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绝命只一战/乱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骑兵转进,往往一日可达数百里,在狭窄的河西中部,南北宽度也不过数百里,如果不能撤到北方的草原上去,最终等待张元佐的结局很可能就是兵败乃至全军覆没。

当阻挡北上的山体峭壁终于消失以后,横档在张元佐面前的则是连绵不绝的沙漠,在不知具体地形的情况下,显然不能贸然进入。

张元佐开始觉得左支右拙了,原本顺利的战斗在一瞬间居然就完败了。他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带着身边的兄弟逃出去,绝不能让神威军第一次出兵就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索性有一点还是他颇为欣慰的,那就是在向东部撤退的途中,基本可以断定追兵将大部主力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也就说明,对付其余分兵撤离的兄弟,其兵力是远远不足的。

当然,这一定是大食兵的主将意识到张元佐的所在才有此决定,毕竟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这是古今中外都通行的道理。

一旦干掉了一支军队的主将,那么这支军队也就基本散架了,即便还能苟延残喘,也失去了原本的威胁。

如此种种,张元佐更是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放弃,千万要坚持住,只要逃过了张掖再往东,北面就是茫茫的林地,遁入林地之中,大食兵便再难追击了。

不过,此处距离张掖北面的甘俊山还有至少三四百里的距离,能不能坚持到那里还在未知之数。

优素福就在距离张元佐所部之西的五十里处,他优哉游哉的看着西斜落日,一战就打垮了这支*骑兵,又俘获了数千匹战马,他的心情实在是还不错。

他的心情也只能说还不错,因为这些军马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只不过放在删丹马场一直没有腾出手来处置安排而已。现在损失了大半,虽然又夺回来了一些,但比起从前总归是不尽人意。

然则,不尽人意的事情比起击败这支实力强劲的唐兵而言,自然就算不得什么了。

因为他已经发现,与之对抗的唐兵其实并非唐人,而是盘踞在高原上的吐蕃人。争夺葱岭一带进入西域的几处山口时,大食就已经先后与吐蕃有过几次规模不大不小的冲突。

大食的前锋也着实吃了几次亏,因而对吐蕃骑兵的实力,优素福一直不敢小觑。现在不过略施小计,就让这支吐蕃奇兵陷入疲于奔命的境地,实在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

很快,便又陆续有探马回报,酒泉的波斯人重新投降了大食,投降逃窜往西部的唐朝骑兵被拒之门外,其中一部向北逃进了沙漠之中,另一部则继续向西赶赴敦煌方向。

优素福冷笑,逃进沙漠之中就等同于自寻死路,而奔往敦煌,那里同样屯驻有重兵,一样是在劫难逃。

他现在唯一惦记的则是这股一路仓皇东逃的唐朝骑兵。

原本以为很容易就能追的上,现在看来倒要费一番功夫了。

除了追击以外,优素福还决定在他们的毕竟之路上予以堵截。早在半日之前,传令兵就已经被他派往张掖大营,明日一早,在张掖河与若水的北岸,将布满堵截唐朝骑兵的伏兵。

所以,在做出此种安排之后,优素福便不急着追击那股仓皇逃窜的骑兵了,他只须徐徐向前,便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们赶到已经布下的天罗地网里。

实际上,这支唐朝骑兵的出现,对大食的军心产生了很大的震撼,从凉州到酒泉,这支骑兵闹出了惊天的动静,烧掉休屠城囤积的草料且不算,单单是一把火烧了删丹的数百里草场,以及兵不血刃的攻陷酒泉,又一战全歼哈西姆的部众,种种所为已经让联军中的许多部族开始人心惶惶了。

也正因为如此,优素福必须以雷霆手段彻底消灭这支钻进大象肚子里的老鼠,以彻底震慑那些有不轨之心的小鬼们。

现在,距离圆满成功之差一步之遥了。

今夜可以睡个好觉了。优素福锦衣玉食习惯了,就算远征也不愿意把自己折腾的狼狈不堪,他现在打算好好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明日便只看好戏。

日落之前,哈西姆亢奋异常的来见优素福。他奉命收拢战马,经过了将近三个时辰的努力,所得战马竟在五千匹左右,这真是一笔意外之财。而在此之前,优素福就许诺过,这些收拢的战马都将拨付给他,重建一支崭新的骑兵。

有了这五千匹战马,重心纠集部众组建骑兵的目标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哈西姆作为阿巴斯的心腹,虽然暗中与优素福没少做阳奉阴违的事,但经过这次劫难之后,心中也不免对其生出了许多敬服之心。

“将军,今日收拢战马五千匹,唐朝骑兵失去了这么多的马力,一定逃不远的,为何不乘胜追击呢?”

按照哈西姆的设想,此时正应该一举将其消灭,而优素福偏偏总是出人意表,现在反而优哉游哉的安营扎寨了。

到现在,优素福知道已经基本收服了哈西姆,此人作为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家族近支,算得上权贵一族,又是呼罗珊总督阿巴斯的心腹,留在他的身边不过是监视而已。

很显然,呼罗珊总督对优素福的态度是既重用又怀疑,不过,好在阿巴斯还是个知道轻重的人,没有在东征事宜上做手脚,不但没有做手脚,还倾尽全力的支持,甚至于向泰西封的朝廷争取了更多的利益,以为东征军铺平道路。

优素福转过身,眼睛看向了西方,似乎要穿过重重山峦,看一看此刻的呼罗珊是否也红霞满天。

不过,这可不是他在作着毫无意义的心潮起伏,同样出身高贵的他,对于这些蝇营狗苟的争权夺利实在已经司空见惯,只是有些不适应远征的鞍马劳顿而已。

他想打个哈欠,但在哈西姆面前,还要保持作为东征主帅的威严,因而生生的憋了回去。

“知道我为什么现在要安营扎寨,不再继续追击吗?”

“小人心思愚蠢,不知道,请将军告知!”

哈西姆是个很善于察言观色和谄媚的人,自然要用自己的愚蠢来烘托出优素福的睿智,实际上他已经基本猜测得出,优素福之所以如此的优哉游哉,应该是已经做了部署,那些唐朝骑兵应该已经插翅难逃了。

优素福哼了一声,他自然看得出来哈西姆的小心思,但还是乐于接受了对方的谄媚。

“我已经在张掖河与若水的河口布下了天罗地网,唐朝骑兵向东走的越快,便离死神越近……”

说到这里,优素福的脸上居然摆出了一副不忍心的样子。

“眼看着这支勇悍的骑兵就要走向毁灭,还真有些于心不忍呢!”

哈西姆赶紧附和道:

“将军的智慧就像大海一样,难以令人一眼看透,唐朝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一头撞上来,只能说是他们倒霉!”

优素福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好了,好了,早些回去休息,明日一早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你呢!”

哈西姆肃容道:

“请将军吩咐,哈西姆作为将军最忠实的仆人,一定竭心尽力……”

优素福笑道:

“不要担心,到了这地步,已经没什么困难的任务了,你不过是带着兵堵在唐朝骑兵的身后,至于收网歼敌的任务,就交给张掖那里军队好了!”

原本哈西姆还有些担心会领到什么难以胜任的任务,现在听说只是这么简单,竟有些跃跃欲试了。毕竟谁也不嫌功劳多,可转念又一想,抢功这种事是最遭人恨的,与其抢这千把人头的功劳,不如踏踏实实的收拢部众,将骑兵像模像样的重新组建起来。

所以,哈西姆没有再争取进击唐兵的任务,而是选择了乖乖的离开。

张元佐已经精疲力竭,即便日落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身周被黑暗所笼罩,依旧没有放弃向东再向东。

只有尽快的脱离大食兵的控制范围才能称得上是安全,而向东也必然距离张掖越来越近,那里有着超过十万人的大食联军。

对他而言,这几乎是一道难以翻越过去的坎。

张元佐自问连他都能想到的问题,以大食人主将的聪明与狡猾,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但现实往往便是如此,哪怕有一丝的侥幸都要赌一把,总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就擒吧?

有那么几次,张元佐甚至已经打算一狠心钻进北方的沙漠中,但他也明白,进入沙漠里就等于放弃了所有生的希望,即便没有大食兵的围追堵截,他们也只能在沙漠里渴死,饿死,困死。

不到最后一刻,万不能做此等选择。

张元佐是个心思坚定的人,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时,一望无尽的草地上出现了一条漫长的黑线,他知道,这一刻还是来了,来的无可逃避。

此时,他的脑中只徘徊着一个念头,那就是,即便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有所价值。与其毫无意义的死在沙漠里,不如与大食人拼了,现在多杀死一个大食人,等到丞相提大军赶来时,便少费一番气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