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死战非死战/乱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逃了一路,张元佐的锐气被磨平了不少,但在发现自己已经身陷重围之时,他也不想再继续逃跑了,与其这么窝囊的逃下去,不如轰轰烈烈的与大食人拼个你死我活。

“不怕死的,跟我冲!”

这是他最后的怒吼,神威军的吐蕃骑兵也都奔逃的精疲力竭,知道再逃下去也是个死,不如趁着还有一点力气的时候,多杀几个人,也好拉足了殉葬的人。

实际上,这些吐蕃人早就在鬼门关前转了不知多少遍,也不差这一遍了,是以对生和死的留恋与恐惧甚至还不如战场上热血沸腾的激动。他们呼号着, 用一种格外尖利高亢的语调发泄着内心的情绪。

所有的骑兵,所有的战马都跟随着张元佐做最后的冲锋,这是他们西征以来最后的一战,就算全军战殁,在最后一个人死去之前,也要让大食人尝到疼痛的滋味。

姗姗来迟的哈西姆抵达战场时,唐朝骑兵已经对堵截的大食步卒军阵发起了不知道多少次冲锋,大食军步卒也为此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所谓困兽之斗,哈西姆的脑子里跳出了这个想法,他又开始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如果自己急吼吼的赶来争功,恐怕也要被拼死一战、狗急跳墙的唐人狠狠咬上几口吧。

所以,哈西姆选择了坐山观虎斗,并没有急于敢上前去“争功”,这也是他在优素福那里得到的暗示,而做出的选择,可说是名正言顺,就算步卒因此而付出了更多的代价,这个责任也轮不到他的头上。

眼看着,双方又激战在一处,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

马鞍上所挂箭囊里的箭矢已经全部射空,他只能扔掉了骑弩,抽出马刀,嗷嗷叫着直冲向大食步卒军阵。这是第一次正面的冲阵,此前数次的骑射骚扰已经几乎耗光了他们所有的精力,现在是时候做最后一搏了。

“杀!”

随着一声大喝,所有骑兵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催促胯下战马加速,再加速。大食步卒对骑兵也早有准备,他们在最外围排开了为数不少的长枪兵,但经过前番的骑弩齐射以后,死伤不少,也出现了许多缺口,临时补上来的步卒并不足以在短时间内补上这个缺口。

所以,骑兵的第一次直冲军阵就获得了预想之外的效果,挡在最前面的大食步卒很快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远处观战的哈西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虽然他料到了围歼这些唐朝残兵会有些麻烦,但也没料到,这些唐朝残兵居然死到临头了还能有如此战斗力。

虽然他也曾败在这支唐朝军队手里,但那是对方士气正旺,势力正强劲的时刻,他的部下本就不占优势,又有受到突然袭击的劣势,即便败了也是正常。

可那些以逸待劳的步卒就不同了,唐朝骑兵被追赶的丢盔弃甲,连战马都抛弃了大半,到现在几乎只剩下等死一条道,可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在这些人手里吃了大亏。

仅仅经过哈西姆的目测,步卒的损失可能超过一千人。而唐朝残兵的数目也仅仅不到两千人,这个杀伤的比例几乎已经等同于其自身的人数。在哈西姆看来,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就算如此,哈西姆还是打算再看看,现在贸然行动,谁知道会不会吃力不讨好呢?

大食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阿巴斯总督和优素福的矛盾,时时在这支联军中若隐若现。不过,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造成什么过分的影响,联军一直都维持着不错的默契,一路高歌猛进。

优素福在取得了屡次大胜以后,其声望也在联军中达到了顶点,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掩盖了各方势力的裂痕。

张元佐已经杀红了眼,仅仅一次冲锋,被他手中马刀收割调性命的倒霉蛋就超过十个人。

这次冲击浅尝辄止,他们很快脱离了与大食步卒的接触,由侧翼驰驱到数百步开外以后,重新积蓄马力,准备开始第二次冲锋。

正面冲阵不是明智的选择,现在他将目标选在了步卒军阵的左翼,那里没有多少长枪兵,刀盾兵和长弓手都无法有效的抵御骑兵,这一次他相信可以对大食兵造成更大的伤亡!

“杀!”

又是一个杀字,所有人再次紧密的发起了冲击,就像下山的洪流,其势不可阻挡。

大食兵毕竟不是乌合之众,他们很快就做出了反应,长弓手以齐射进行压制,一面又以小股的骑兵与侧翼进行袭扰钳制。但是,这样做并不能完全阻挡住唐朝骑兵的冲击,最终第二次碰撞也无可阻挡的发生了。

只不过,这一次张元佐大有陷入泥沼中的错觉,再想脱离却是千难万难了。

原来,大食步卒做出的反应不单单是以小股骑兵钳制骚扰,更是用人海战术将他们彻底的困在了军阵之中,如此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一个个被耗死在军阵里,直至最后一人。

远处观战的哈西姆竟还叹了口气,似乎在为唐朝骑兵有所惋惜。

他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是优素福。优素福带领着大队人马终于赶了上来。

“怎么,还有些惋惜吗?”

实际上,哈西姆怎么会对将自己打的全军覆没的唐朝人而惋惜呢?他叹气不过是感慨唐朝人最后的爆发也萎顿的太快,仅仅两次强冲军阵就彻底的陷于了重围之中,想要逃出生天,已经是做梦了!

当然,哈西姆不会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他指着远处的战场。

“这个唐朝的将军也是位英雄,如果将军能收降此人,可是如雄鹰再填翅膀啊!”

优素福大笑。

“你不了解唐人的习惯,他们所鄙视的就是那些反复投降的人,甚至有过叛降经历的人,就再也不能担任官吏,甚至会被处死。所以,这个曾经打败你的人绝不会投降,只会选择死战!”

看着优素福有些玩味的眼神,哈西姆竟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好像他口中反复投降的人也在暗指自己。

不过,大食人对待叛降的态度,并没有唐人那种近似于变态的严苛。不论你曾经投降过谁,只要真心归顺,谁又会在意那些过去呢?

再者,放眼大食国内的英雄们,哪一个没有精彩的过去呢?

所谓从一而终的人,恐怕比长了翅膀的野狼还少见呢!

哈西姆咳嗽了一阵。

“这就是唐人愚蠢的地方,也注定了他们无法挡住将军的兵锋!”

在这一瞬间,哈西姆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如果优素福果真能征服东方的唐人,那么他必然将是东方总督的不二人选。而且,就算优素福有意做东方帝国的哈里发,恐怕远在泰西封的阿拔斯朝廷也很难予以约束吧。

想到这些,哈西姆竟像发现了宝藏了一样,如果优素福真有做东方哈里发的想法,那么必然会大封总督来帮助他统治一个如此庞大的帝国。

比起在呼罗珊总督后下做一个小小的仆臣,能够成为与之比肩的一方总督,无疑具有更大的诱惑。

他看了一眼目光深邃,踌躇满志的优素福,心下愈发的坚定了,他一定要亲自见证这个人成为东方帝国的哈里发。

优素福的目光从战场收了回来,战局已经确定,那些唐朝残兵的命运将无可避免的走向死亡。他看到哈里发眯起了眼睛,眼珠似乎在转个不停,不知道这个家伙又再生出什么想法,便问道:

“你对唐人的真正战斗力有什么看法?”

哈西姆想也不想的答道:

“唐人虽然很强,但在将军面前,还是苍狼面前的土鼠,难以匹敌……”

优素福对哈西姆的拍马不置可否,只说道:

“这五千骑兵不过是个开始,最初我的确大意了,让他们在河西闹出了不小的麻烦,但也多亏了他们,也使我联军小心警惕,就算他们的主力赶到,也绝难再有更多的进展……”

张元佐觉得自己的手臂好似有千斤之重,每一次挥起落下都有如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的马刀已经不知饮了多少大食兵的鲜血。跟在他身边的活人越来越少,大食兵就像蚂蚁一样不断的涌过来,杀了一个便会有七八个顶上来……

难道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

张元佐不甘心,他嘶哑的嗓子里又发出了一声“杀”!

围聚在他身边的数百人似乎也爆发出了最后的全部力量,高呼着向前厮杀。。

优素福的眉毛忽然一挑,在战场更往东的地方,他忽然发现了一条黑线。一条蠕动的黑线!

他马上意识到,这并不是一条简单的黑线,而是一支一字排开,以战斗阵型全速前进的骑兵!

难道是唐朝人的援兵到了?

这个想法让他第一次有些慌乱,因为所有的计划里,唯独没有针对唐朝骑兵做过预先的设想,所以更没有事先的布置。

与此同时,哈西姆也发现了远处的异常,他指着那条越来越近的黑线,失声道:

“骑兵,唐朝的骑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