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73章 我死后,九皇妹能否别忘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听她提及萧浅嫣,目光微颤,终于是在愧疚。

良久,他才沙哑问,“她身上的毒还没解吗?”

“那毒已经侵入她五脏六腑,难解,即便是医术高明的五毒门门主洛千袭也对此束手无策,目前只能用人参吊着她的命。”她的三皇姐与其说是病了,倒不如说是中毒了,而这毒正是她眼前这位所下。此毒为慢性毒,需要长期服用才起效,而起效时人便已经无力回天,无药可解。

记得离开帝都前她曾去嫣王府探望过三皇姐,那时她就觉得此女精神不济,不像以前那般有活力,她也没多想。如今一计较,才明白,那时三皇姐就已经中此慢性毒,只是还不严重。

想三皇姐一生精明,世上鲜少人能害到她,没想到她最终竟栽在了自己的生父手里。

回到当前,苏零落听得她的话略有动容,他突然急匆匆地从地上爬起,跪至陌悠然跟前,“我想求您,务必治好她。”他语调带了哽咽,听起来凄凄然。

“治不好,你求朕也没用。”陌悠然伤感道。

男子立时瘫软在地,脸色木然,嘴里喃喃道:“我错了,是我错了……”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你是否该说说当初你为何犯下这等错误?虎毒尚不食子,你身为人父,竟对自己的亲女儿下此毒手,实在心狠手辣!”

“那是因为我恨你!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坐上皇位,唯独你不可以!”苏零落翻脸比翻书还快,一瞬间,他眼里的凄哀被仇恨取代,两只手紧握成拳,好似战栗。若非他心知自己打不过眼前的女子,恐怕早已扑向她,将她杀死。

“朕?”陌悠然忽想起自己曾设计苏零落闯入女人澡堂害他受辱的行为,有些心虚,“朕是对你做过不厚道的事情,可那也不至于让你恨朕至此,竟不惜牺牲自己的亲女儿来对付朕。”

“不,我对付你并非因为之前那件事,而是因为你那位生父,与其说我恨你,倒不妨说我更恨那位,只可惜他死了,我无从下手解气,就只能针对你。”苏零落无比坦诚,可能也见事情都到这份上了,自己无再翻盘的机会,多年的憋闷累积在心头,如今死对头在跟前,他突然生出一吐为快的冲动。

“朕听说过,他活着的时候,母皇专宠他一人。不过,他活着的日子也不长,他走后,你就重得恩宠,享尽荣华。如此,你又有什么不满意的?”陌悠然愈加不解。

“重得恩宠,享尽荣华,呵……”苏零落惨然一笑,似乎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重得恩宠,甚至这份恩宠比以前未失宠前更甚,你以为是因为什么?”他凄厉地瞪向女子,苍白的脸上充斥着狰狞的怒色。

陌悠然见男子反应,便知事情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可究竟怎么回事,她一时之间也猜不透。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我后来之所以能重得恩宠,是因为我在先皇心里,是一件能够替代覆华取悦她的替代品!”

他这一句猛然点醒陌悠然,令她恍然察觉眼前这个男子与她那位生父竟有几分神似。

她见过自己父亲的画像,不过这古人的肖像画吧,大多讲究神韵,却不讲究五官细节方面的写实,所以看了那张画像,她只知父亲是个超凡脱俗的美人,却未能对他的脸生出具体的印象,以致于她此时此刻听了男子的话,才恍然发觉一些残酷的真相。

是啊,真相是残酷的。苏零落是何其骄傲的一个男子,先前初入宫时也受宠过一段时日。后来失宠,他怕也没少伤心,定也天天盼着帝王能够再次垂青自己,只是他从未想过,自己哪天能再得圣宠竟是因为另一个男子。

因为像那个男子,他被帝王当作了那个男子的替代品。他没有拒绝的权利,甚至为了讨好帝王特地去模仿那个男子,表面浑不在意,心里有多恨,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想至此,她不禁有些同情眼前这个男子,也渐渐理解他为何如此憎恨她。之前的三皇姐总是欺辱她,大概也是因为有他在暗地里授意,想用她出气。

“我不用你同情!”男子看出她在想什么,更是暴怒。

“苏零落,朕知你心里难受。但你可想过,逝者已矣,而你终究还是活着的,你还能享受酸甜苦辣,可朕的父亲,他已成白骨,确是再也享受不到了。”

“我……”男子无言,他眼里突然盈满泪,其中悲恸宛若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朕有件事还未告诉你,不知你听了心里是否能好受些。”

“你说。”

“你所念之人,她其实还活着。”

苏零落立时怔住,陌悠然又与他说了一些话,也未探究他听没听进去,就径自离开了。

离开时,她未提走灯笼。因此,殿内的男子依然被灯笼的光亮笼罩,他抬手摸了摸温热的灯笼,嘴角忽隐隐约约地有了笑意。

苏零落给萧浅嫣服下的毒药名唤幻生,长期服用,可削弱人的精神,令人产生幻觉,浑身乏力。

而苏零落对萧浅嫣下狠手无非是因为他和萧浅嫣父女俩想法相悖,萧浅嫣由始至终都从未想过篡位,当初既然已经选择退让,便没有反悔的道理。

她与苏零落争执过,当时苏零落也没强逼的意思,结果却在暗地里使了手段。

自从得知萧浅嫣确实身患重病,陌悠然便派了宫里最好的御医过去日日精心护理,只是情况却不见好转。

这天,陌悠然正批阅着奏折,一个侍卫从宫外骑快马从宫外进来,直直冲进御书房内,面色悲痛地禀告道:“陛下,三殿下快不行了,请您过去看她最后一眼。”

“怎么会!”陌悠然立时摔了手上的奏折,又惊又怒。

“陛下您快去吧,三殿下现在还剩一口气,只盼着您过去呢!”侍卫催促道。

“备马!”

“对了,将此事告知禄宝殿的那位,他如果也想见见自己的亲女儿,就送他过来。”

“属下明白。”

女子已大步往外行去,路过之处,带起一阵疾风。

一盏茶功夫未至,她就抵达嫣王府。因主人的状况,嫣王府被笼罩在一片悲伤凄凉的氛围里。

萧浅嫣的院落内跪满了下人和她的男宠,全部哭哭啼啼的。因为他们清楚,若萧浅嫣真的陨落,他们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见帝王亲临,他们连忙向她磕头行礼,但帝王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们,径直进了屋子。

屋内弥漫着浓重的药味,几个被陌悠然派来照料萧浅嫣的御医见她过来,差点吓破胆,连忙战战兢兢地向她施礼。

“陛下,我们尽力了,请您宽恕,也请您节哀。”一个资格老的御医鼓起勇气对她说道,语气颇诚恳。

“你们退下吧。”陌悠然此时看起来异常平静,眼底的哀伤与惶恐却出卖了她。

“是。”

待御医和下人全部退离,屋内陷入了寂静。

陌悠然缓缓走至榻边,生怕脚步声一重惊扰了对方。

榻上的女子已不见半分之前的桀骜风采,塌陷的眼眶,呈灰白色泽的肌肤,瘦削的脸颊,陌悠然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伸手拂了拂女子鬓边的碎发,接着轻柔地唤了声,“三皇姐,朕来看你了。”

榻上的女子听见她的声音,虚弱地睁开眼,嘴角浮现浅浅的笑意,“您来了。”

陌悠然握住她纤细的手,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道:“三皇姐,你有没有什么想与朕说的,尽管说,朕一定答应你。”

“陛下别难过。生死有命,我自己都想开了。”萧浅嫣艰难地撑起身子,陌悠然连忙上前扶她。

出于私心,萧浅嫣顺势靠入她怀里。陌悠然不忍拒绝她,便只好揽住她,发现她的身体竟已轻如鸿毛。

“陛下,我想再叫您一声‘九皇妹’。”萧浅嫣小鸟依人般靠在陌悠然怀里,好像她才是妹妹,陌悠然是姐姐。

“叫吧。”对方是将死之人,陌悠然如今虽看重皇权,但这点宽容度还是有的。

“九皇妹。”

“嗯。”

“其实,我没什么遗愿,无非就是希望我死后,你能善待我父君。我父君以前办事确实有许多欠妥之处,我代他向你道歉。”

“他都把你害成这样了,你还为他说话!”陌悠然见萧浅嫣丝毫不怨怪苏零落,反而为他求情,不禁有些气恼。

“他是有苦衷的,许多事情别人不知,我却是知道的。父君表面光鲜,背地里却藏了诸多众人不知的辛酸。”

“朕知道。”

“九皇妹知道?”

陌悠然点点头,“前些天朕去看过他,他与朕说过这些。”

“父君竟主动与你说了。”萧浅嫣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憋心里这么久,谁都会累。”

“也是。”萧浅嫣释怀一笑,“那九皇妹能答应我刚才的要求吗?”

“朕答应你,会善待你父君。”

“谢谢你,九皇妹。”萧浅嫣盯着她的脸,眼中有丝眷恋。

“还有没有别的事?你快说,朕听着。”陌悠然强忍住眼泪,再次出声询问,却掩不住断断续续的干涩。

“还有……我死后,九皇妹能否别忘了我……”

“就凭你以前对朕做的那些恶事,朕忘不了。”

“我又不是没做过好事,九皇妹太记仇了……”萧浅嫣虚弱一笑,眼睛睁太久,有些累,她索性闭一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凌乱的脚步声。片刻,门被撞开,苏零落闯了进来,他一边跑,一边急急地唤着,“嫣儿,我的嫣儿……”

“父君。”萧浅嫣听着声音,立时睁眼,很惊喜苏零落此时能出现在她面前。一转念,她就猜到苏零落此时能赶过来多半是身边女子暗许的,所以她看向身边女子的眼里又平添感激之意。

见苏零落过来,陌悠然就松开萧浅嫣,将她交给了他。这对父女俩已许久未见对方,如今更是生离死别之际,两人间自然有许多话想说,陌悠然识趣,默默地退出了屋子,心情压抑。

过了半个时辰,苏零落出来了,眼睛已经哭得又红又肿,他一边抹泪一边走至陌悠然跟前,小心翼翼地拽了拽她的袖子,哽咽道:“嫣儿让您进去,她想最后一程由您陪着。”

陌悠然的心猛地揪起,想都不想就冲入了屋里。

萧浅嫣倚在床上,眼睛半垂着,已是进气少出气多的状态。陌悠然连忙上前将她搂进怀里,声音已带哭腔,“三皇姐。”

“九皇妹,我真的快不行了,本来还想看着你当上一位盛世明君,如今却是再也没机会了。”

“别胡说!你一定能活到那时候的。”陌悠然的哭腔更甚。

“九皇妹,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萧浅嫣未理睬她的宽慰话,径自说着自己想说的。

“三皇姐请问。”

萧浅嫣吃力地抬眸瞧了她一眼,眉目含情。

这份情陌悠然读得懂却从未接受过,隐隐约约地,她已猜到女子会问什么。

果不其然,萧浅嫣不见她回应她的眼神,无奈苦笑。紧接着,她启口虚弱地问道:“如若我这辈子是个男子,你可会对我动情?”假设性的问题往往没什么意义,人们明知如此,却依然喜欢在其中寻觅一丝慰藉,此时的萧浅嫣大致就有这样的一份私心。

“会,你若是男子,朕不仅会对你动情,更会娶你。”陌悠然几乎不假思索地回道。

她并非为了慰藉一个将死之人才这样说,而是发自肺腑。

萧浅嫣若是男子,定是个娇俏泼辣的绝美佳人,她不管别的女人喜不喜欢这个调调,反正她自己是喜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