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的冲撞(六)/驭灵女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丫头,你界有没有许多该死的魔头恶霸或者新鲜尸体?给伯伯挪一群来!”

摊开布满老皮的掌心,血老头一脸期待地朝苏瞳招招,模样竟像是要糖的小孩儿,又可恶又好笑,特别是那张皱纹舒展的老脸,混合着恶魔与稚子的表情。

“死老头儿,你能再不要脸一些?”傲青揉着被血十三捏痛的脖子,一脸不悦。别人不知道苏瞳的术法极限,他却是了解的,大范围挪移星海,以苏瞳现在的能力,一月最多三次,今日接连施术,她体力已尽极限。还有,这混蛋叫自己“老弟”,却自称是瞳瞳的“伯伯”,这是什么个意思?

“给你能如何?”苏瞳用凝重的目光打量血十三,在心中度量战场每一息的变化,之比刃族强军,劣势太多。手里每一份资源,必须物尽其用,在战场上发挥最大的作用。

“给我,我便把第一战舟上究极的力量,抢来!”

感觉苏瞳的凝重,虽然对苏瞳实力的了解没有傲青深刻,不过可以猜想,挪星之术,也近极限,血十三虽狂,却并不是无礼莽撞之人,他低头沉思片刻,一字一句回答。

苏瞳眼前一亮。

因为血老儿用的不是“消灭”,而是“抢来”!

“我曾一念仁慈,留下了一些穷凶极恶之徒一条性命,看来今日……是他们偿还罪债的时候了。”苏瞳深吸一口气,向前伸出的手指,都微微带着颤抖,黑纹如弩絮,自指尖散出。

她出手的速度,比第一战舟上死光由红变黑的速度还要快。就连那些冲入敌军正杀得眼红的众人,都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将要发生。因为那天地震荡的频率,比问剑山和驮山藏地出现时更为明显!

不愿!

不愿此界界尊继续以逆天术法再一次挪移星海,强行改变战局。一枚巨大的红色果实,裹挟着在其腰侧枯萎的二十七枚世界核心愤怒地朝界壁轰击而来!

咔嚓!咔嚓!

声响于末微伊始,而后愈演愈烈!所有人觉得肩头突然传来万钧压力,弱小者直接口喷鲜血,可怕的威压差点震散了封小邪的人仙阵,锦天剑尊猛地抬头,惊恐地看到散发掠夺气息的瘠世界正用力碾压着星空的界壁!

真是疯狂!

不愧是战争之母,自持拥有二十七枚枯萎的世界核心,就敢直接发动这样的攻击,威力远远超过众人想象的极限。

可它还是慢了苏瞳一步!

以气息跌落为代价,就在瘠世界的撞击与第一战舟上死光爆发的前一刻,在苏瞳的奋力拉扯下,一座蜂巢般的巨大石堡突兀地横生于天地间。

看到蜂巢出现,所有界内修士通通张大了嘴巴,他们听说过这是什么地方!

大红莲业火地狱!

此地由苍龙铁天然形成无数封闭隔间,苍龙铁乃是铸造道器的主料之一,坚硬不可切割,寻常苍龙铁都是半个巴掌大小的鳞片形状,能以纯净苍龙铁自成一界,简直是星海奇迹。

自上古起,本界的极寒之地,便沉睡着这样一块苍龙铁蜂巢,蜂巢以外方百数万顷冻土,生机全无,蜂巢内仙灵绝迹,任何术法都无法施放。也不知从哪位界尊突发奇想,于蜂巢内引入业火后,便作为了关押本世界大奸大恶之徒的牢笼。

此物若无界尊修为,就算是道境巅峰亦无法碰触,所以长年横卧在冰雪之中,没有人胆敢染指,到了苏瞳与傲青这里,尤其喜欢打抱不平,二人曾有一段时间最热衷于打劫恶霸,一边劫财,一边将恶霸丢入蜂巢受刑。

这些被深挖出的大毒瘤,无一不作恶多端,或以婴儿入药,或以修士魂魄养鬼,有的服食处子鲜血长达数千年之久,比起一击斩杀,二人更喜欢带着座下道尊欣赏他们在业火中挣扎的画面。

经过多年温养,蜂巢里的业火已提品至顶极大红莲层次,灵魂越是邪恶,在火中受到的折磨越是残酷。

既然血十三要许多恶棍,苏瞳便直接把大红莲业火地狱挪移了过来!

蜂巢出现的同时,便正面承受了来自瘠世界对本界的冲击。

轰!轰轰轰轰!

千层苍龙铁室一个接一个地破碎,仿佛不再是牢不可破的囚笼,而是一块自内腐朽的枯木,从巢内喷出的业火于苍穹喷吐出一朵巨大无比的莲花,因为苏瞳投出的角度巧妙,是以莲花正好炸裂于刃族第一战舟附近,虽然洪河般的火龙在碰触船身时,并没有对那漆黑的船体造成肉眼可见的伤害,可是站在舟外的金属人们就倒霉了……有的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便直接随火融化成铁水。

自开战起就从来没有透过星光的天幕,此时有淡淡星辉散落。

这一刹那,所有人的心情是静谧的,修士们持剑抬头,看着点点星光,还有那发出爆响的花火,仿佛心中的阴霾也被这欢庆的烟花给驱散了。

苏瞳唇角溢出鲜血,却被她迅速用袖角拭去,士气很重要,她必须在人前保持最强的状态。

随业火在空中散落的,是关押在狱里恶徒的尸体,他们不会呼喊,只是保持着瞪大眼珠子的表情,大概到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一生为恶,却有荣幸为保护苍生而死,如果这些恶灵泉下有知,只怕会被再气死一次。

在翻滚的火舌下,亦有三道极为邪恶的气息冉冉升起,在火狱破灭中不死,威压之强,竟不逊色于准界尊!

“哈哈哈哈!该死的林崖,老夫终于从这业火中出来了,老夫妖法长生,已活了万万年之久,而当年封印老夫的你……还在人世吗?”

“杀杀杀!红莲火未烧灭本魔生息,反而成全了本魔的无上炎本界!封邪!有种出来一战!”

只有一白衣人没有说话,其它两魔,皆呼喊先代界尊的名字,叫嚣着要与他们一决生死。

能与先代界尊为敌,自然修为不凡,又能在大红莲业火地狱的破碎中保命,这等狠角色势必底蕴深不可测。

可惜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明媚的天光,他们的狂笑声还没来得及传得太远,头顶瘠世界的碾压之威便无情降临。

喀喇!

刺耳声响起,三魔爆头而亡。

“我就说莫名的自由,绝对没有好事嘛……”破狱后反常没有喜色的白衣老魔哀怨长叹一声,身体骤然化为血沫。

毕竟是世界之力的抗衡,纵然天幕后那妖红的“果实”极希望一举碾碎苏瞳所在的世界,但三息之后,还是不得不停止发力,静静地漂浮在界壁之外。

所有人抬头,就能看到它浩瀚的身体,它取代了静谧沉色的星海,有它存在,之前那灼热的业火莲花就如同一只在巨鲸面前不知所谓蹦跶的小浮游。刺目的红令界中星辰的光芒都变得诡秘起来,还有那缓缓围绕它而周转的二十七枚世界核心,对人心造成了巨大的压迫感。

可以说在刚刚这一刹那,整个界内都感觉到了震动,所有星辰莫名战栗,所有有灵脉皆受伤怒吼!所有远星地整装待发的修士,通通喷出一口心头血。

世界之伤,被众生平分。

只有唤道妖海上的争战者们没有感觉到这种生机被削弱的感觉,因为有一大群万年老魔以身死为代价,替他们承受了来自瘠母的满满恶念。

果然兑现了“有我在,无伤。”的承诺!

最强……辅战界尊!

锦天、盛阳、道鳞子以狂热到近乎于丧失自我的目光追随苏瞳的背影,论单挑,也许苏尊并不出众,可是一旦面对这种大规模的战事,她的优势简直无人可以匹敌!可以预见,征服过二十七个世界的瘠母,也未想到会遇上这样的对手。

“好多尸体!啧啧啧啧!都是道境的!嗷嗷嗷嗷!太奢侈了,太华丽了!”

面对大红莲业火狱的破灭,人人心中都充盈着难以描述的繁杂,只有一人兴奋犹如打了鸡血,迎着尸海冲上前去。

“枯骨化海!”

血十三震臂一扬,界尊气息横扫整片天海。

无数裹着业火的尸体向他裹挟而来,血肉成灰,莹莹白骨却以膜拜天地的姿态堆砌,虽然骷髅们没有脸皮,却诡地呈现虔诚之意。无数骸骨摩擦,发出让众生毛骨悚然的细响。

那是白色的骨海,混杂着邪恶与不可亵渎的神圣。

一座骸骨王座自海上升起,血十三以睥睨之姿端坐其上,头顶配戴着一座骨质皇冠。王座高于骨海百丈,受到骨界万民的敬仰。

好像置身于此骨海里,死骨们又重新有了生命,而其生命的终极意义,便是对魔主的狂热信仰。

苏瞳袖中有什么东西猛烈地摇动,就算隔着储物袋,依旧不能幸免被枯骨海界气息强行召唤!

“咦?”在苏瞳惊诧的目光里,吉吉尾鞭“嗖”地从她袖里飞出,迅速投身骨海盘绕在血十三的王座上。

“原来是这种术。”傲青也挑起了眉头,发觉血十三术法的可怕之处。一旦他登上枯骨王座,便是血腥魔王,在他气息的牵引之下,所有白骨皆是其足下之臣。

若他乐意,一念之间便可剥夺他人体内骨肉。只是此术需以强尊死骨为引,也是越战越强的术。好在此人还知廉耻,并没有以杀养术,而是客气地向苏瞳“借”些恶棍魔头。不然不用刃族出手,他也要把血十三给灭了。

圣陀老祖牙尖打颤,又想起血十三在麓森星上随意扒皮为弓,抽骨射箭的可怕画面。

在吉吉骨鞭,飞入枯骨海的同时,刃族第一战舟顿时传出咔嚓、咔嚓的破灭声响。

耸立在舟首的黑色圆柱开始分崩,不受控制地化为碎片,朝血十三所在的骨海涌来。

苏瞳和傲青一愣之后,顿时明白了圆柱里破灭问剑山的究极力量来自什么,脸上不约而同升起浓浓的愤怒。

至尊骨!

瘠母屠杀二十七个世界后,将界中至强骨血粉碎炼化,制成了第一战舟上的圆柱武器。

此器浸渍着界尊死亡时的愤怒与不甘,是一件极为可怕的魔道至宝,其中蕴藏的险恶,比当年笺舟灭界制器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也只有瘠母这种支配着刃族强兵,以铁骑践踏诸界的存在,才有可能将这样骇人听闻的东西制造出来。

换了旁人,绝对无法看出圆柱的来历,只有血十三这种修魔修骨的异类强者,才在死亡光线发动的刹那,感觉到了自己功法同源的震动。

苏瞳情不自禁喜上眉梢,难怪血十三用了一个“抢”字,瓦解了第一战舟的究极力量,便相当于战局的天平向自己一方大大的倾斜。

看来自己牺牲最后一次星海挪移赌在血十三身上,并没有赌错!

重新又下了雨意封命,她压下心头翻滚的血息,缓缓收回指尖黑纹,若仔细观察,定能发现盘绕在她指尖的黑纹已不是黑色,而化为了淡淡血色。

三次移星极限,短时间里,苏瞳再也无法动用同样的力量。

但就在她收起术法的刹那,左眼却猛然一缩,脑海里回荡起一圈莫名的涟漪……如果仔细分辨,分明是微不可查的一句轻叹!

“道友……”

苏瞳猛地瞪眼,收回的指尖奋力朝天一指!

一缕赤红的纹烟蜿蜒而起,在苏瞳头顶凝出一朵荷色飘云。旁人一眼看去,只道它是界尊祥瑞,断然不可能将它与之前黑纹术联系在一起。

算此一指,今日苏瞳已经挥出第四次移星倒海之术,虽然表情平静,可是体内五脏却似烈火炙烤,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倘若她再出手,就一会出现威压修为大幅度跌落的场面。

在极遥远的星海内,有一片仙气极为浓郁的大地,万兽殿宗主颛平,眼前的雨滴封命不断幻,随着水色交接,颛平老祖的脸色也阴晴不定。

原本苏瞳下的第二道封命,是通知颛平集结力量,要将整个万兽殿拖曳到唤道妖海上参战,可是随后再来的雨意,封命已变,通知颛平老祖率领门下强尊,以最快的速度跨星赴战。

“战局有变,苏尊星海术用在了别的地方,有什么势力,能比我万兽殿更犀利?不妙,不妙……”

颛平老儿连连摇头,化为一道金光直冲天顶,长啸一声:“启程!”

异兽飞天,银芒化为湍急的银河奔流不止。

说来苦逼,如果刃族战士有骨有肉,血十三也不至于被它们迫害得灰头土脸,最后被封印在囚皇之牢里,一身魔道术法,无处施展,所以发现战舟圆柱上的秘密之后,就如同饿狗看到了骨头一般兴奋得直吐唾沫。

在枯骨魔功强大吸引力的召唤下,位于第一战舟上的黑色圆柱解体的速度越来越快,挣脱了刃族第一战舟的束缚后,这些纷飞的骨沫竟奇异地凝出人形!

一、二、三……

众人在心底默默数着,直到第二十七尊黑色的人骨出现在空中。

在他们出现的刹那,血十三座下匍匐的白色人骨皆蓦然站起,隔空遥遥与之对望起来。

看到这一幕,盛阳海尊与道鳞子等人皆有一种眼界被拔高之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那由刃族第一战舟武器分解又重新凝聚的二十七副界尊骨,有如人形者,有如兽形者,也有背负长翼身体修长者,他们种族不同,但骨质的颜色都是一样漆黑发亮,莹似墨玉。

坐在枯骨王座上的血十三缓缓站起,张开双臂,迎接这些黑骨的到来。

与刃族兵士交战的修士们,发出嘹亮的欢呼,不管血十三是毁灭还是接收这二十七尊界尊遗骨,都意味着毁灭问剑山的究极力量再不再会威胁到众人生命。

在沸腾的欢呼声中,只有一个不和谐的尖叫声响起!

“老魔头!那些人骨头是老夫的!”驮山老龟扯着脖子一脸激动:“你要敢独吞,我界至尊傲青大大就会把你打得屁股开花!”

宣誓完自己的主权之后,驮山极为满意,笑眯眯又想起了傲青对自己发起的那些穿心透肺的毒誓,如果他不为自己出手,就得准备好承受死亡的代价!

二十七副界尊骨围绕成一个圆环,缓缓向骨海降临,意欲与它们融合为一体。

血十三对这一幕极为满意,苍老的脸上洋溢起狂妄的笑意。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惊起!

二十七副界尊骨空洞的眼窝内突然点起绿色的野火,他们不约而同张开双臂,加快速度,如一枚枚飞驰的十字骨钉一般,狠狠扎入白色骨海八方!

轰!

血十三惊得跳起,只见自己脚下白色骨海正以二十七个界尊骨所以地为中心,向外辐射层层波浪。

别看海波徐徐,其实所过之处皆灭却,白色骷髅在波纹中刹那成灰,粉碎至比砂还细小的微尘,于是他所掌控的海界,此刻真正变成了白色的海水。

过程看似缓慢,其实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二十七副黑色骨影,散发出冲天凶焰!肉眼可见的黑色光柱直指苍天,若有人不巧在光芒附近征战,立即出现骨肉分崩的惨样。

“不好!被反控了!”

不知根源在哪,但傲青可以感觉得到,血十三此刻的术一定出了问题!他顾不得镇压第二战舟,迅速向血十三的方向奔来。

己方只有三个界尊,却要抗衡两大战舟与万倍我军的刃族,损失任何一人,都将直接造成战局的颠覆,毕竟只有界尊才是巅峰战力。

“你妹的!”

血十三也是个狠角色,感觉不对,立即大手朝自己脑门一拍!拍出自己元神喷出滚滚雷电,舍弃肉身直接逃逸出去,朝着封小邪所在的人仙阵飞来。

红光一闪,封小邪怪叫一声,墨发烧火,眼神立即老气横秋,一脸愤怒!

“老弟不要去救了。”双手叉腰:“刃族阴我!”

傲青一口血飙出,下意识又要一巴掌把自己儿子糊在地上,颤抖着嘴皮子忍了好几次才罢手,毕竟现在占据儿子身体的人是血十三,不过儿子身体这种随时迎客的感觉,还真是让人不爽。

“那二十七位界尊死亡时,都发下了魂飞魄散,不坠轮回的死咒,咒杀刃族战舟。瘠母正是利用了这种怨气,才以他们尸骸凝出类似法宝的究极火炮,可是我强行将圆柱夺来,便嫁接了这二十七位界尊死亡的怨念,术法与自身被封印。”

解释起刚刚才想明白的前因后果,血十三忍不住飙起各种脏话亲切地问候瘠母她姥姥全家。苏瞳最后一次移星力不但白白浪费,还令自己再一次被迫夺舍。

大失败!

“等等!”听完血十三国骂的傲青突然脊背发凉。

封印……

他猛地抬头,死死盯着临空而立的战船。

二十七尊的死亡怨气,既是刃族的炮火,又是束缚第一战舟的枷锁!它们为什么在已经于界内埋下坐标时,还要先去征服血十三所在的世界?又为何与他开战,一直不显露第一战舟的力量?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饵,在血十三在被打得昏头昏脑的时候,突然抛出这本源为骨的究极武器,可以想象,他一定会满心欢喜,奋起掠夺!

第一战舟失去死亡圆柱,同时又获得了一场新生。

杀戮二十七界,积压的怨念已对它造成反噬,然而借着血十三奇异的能力,却能将一切清洗。

好算计!真是个好算计!别看刃族战士一个个冰冷无魂,大概整个世界的脑子,都长在瘠母一个人身上了。

傲青心跳隆隆,虽然第一战舟此刻并没有什么异常,但他笃定,一定会有什么发生。

是什么呢?

锦天剑尊的长剑划过天空,正要与眼前一柄长剑碰撞在一起,可是预期中清脆的剑鸣声并未响起,反是手里劲道刹不住地泄出……

咦?

对手……不见了!

与锦天剑尊一样遭遇的大有人在,圣陀老祖嘴角溢血,眼底绝望之色闪动,只见五位刃族战士化剑而来,朝他胸口洞穿,然而就在他放弃挣扎,仰天长笑之际,已经破开衣衫的剑芒却突然消失了!

“啊啊啊!怎么就没有了?我我我我……我已经逆行功法,要自爆了啊!谁来救我!”圣陀老祖身上光暗明灭,像一个吃了夜明珠的大肉球。

“你小子嘴儿倒甜,赏你一命。”一直藏在人后的驮山老祖老神在在上前一脚,将圣陀踢得鼻青脸肿,同时也卸除他自爆的力量。

第一战舟上高塔塔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尊瘦小的身影,与世人想象不符,谁也没有料到刃尊的身材如此玲珑。

它双目紧闭,四肢又短又粗,表情木讷,皮肤漆黑,质地坚硬,看上去就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幼兽。气息也是极微弱的,外表与身份出入极大。

不过很快大家就开始打自己的嘴巴了,是谁说它小巧玲珑的?

这瘦小的黑影,突然张开大嘴,将倒卷入天的同族们,如浮游草灰一般吸入口中,嘴唇之大,遮天蔽日。

众人目光石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种族。直到它吞吸百万族众后,一摸嘴巴,又将第一战舟囫囵塞入口里,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这才响起。

“我了个去的!”封小邪在识海旁自顾自地嘟哝:“我二伯也会这个,大嘴神功!”

一股可怕的威压从天而降,震得修为低弱者直接坠入唤道妖海里,能勉强立在空中者,不过十指之数!

苏瞳站在傲青身后,向他秘语传声一句,傲青心头一跳,不禁回头凝望苏瞳,脸上依稀有些担忧,而苏瞳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微笑。

再一次占据封小邪身体的血十三,愣愣地看着那尊漆黑又瘦小的刃尊迎风而长,进化速度之快,无人可以阻拦。不管众人如何发出攻击,掷起飞刃,通通都止步于此尊百步之外,仿佛百步内降临的是另一片空间的意志,任谁都不得打扰。

不过一个呼吸之间,第一刃尊已生出了眼睛。

目光是空洞的,但视线却在一个恍惚之后,直直落在枯骨海上二十七尊黑骨之一的有翼界尊骨上。

云成絮散。

明明是在战时,这风却犹如阳春三月天的暖风,没来由地令人心头一荡,想起了家乡与儿时恬静的记忆。

以骨画骨,显然第一刃尊选择了灵族界尊的外形,所以它在须臾之间化为成年的女性,身材变得凹凸有致,背脊上甚至“嘭”地一声,生长出一双金属骨翼!

银白色的翼骨,生涩扇动,自骨缝中凝出金属液体,化为一根根白色羽毛。

所有人的目光皆聚焦在此女变化上,而只有苏瞳,傲青和血十三的视线,透过界壁,看着那高悬于界外的瘠母身上。

妖冶腥红的红色果实,轻轻地震动着,二十七枚枯萎的世界核心,打乱了公转次序,呈现出纷乱的运行状态,可是混乱之中,却又依稀有迹可寻。

苏瞳忍不住长叹一声。

“造物法则。”这是只有世界意识可以操控的力量。瘠世界因为自身缺陷,无法成功孕育有血有肉的生灵,但她通过掠夺二十七世界的本源力量,完美超越了自然造物的温和与等待,令她创造的刃尊,拥有以骨画骨,瞬间成灵的天赋。

若将瘠母形容成一位修士,那么被她毁灭奴役的二十七世界核心,就是她的法器。

“击杀此女,只在其骨成之刻。”血十三咬牙切齿,若不是自己无意之中解除了二十七界尊亡骨对此刃尊的封锁诅咒,她也无法像现在这样,大摇大摆地化形!

从其身上不断拔高的威压来看,一旦完成进化,她的力量将远超于道巅,甚至远超于界尊,成为闻所未闻的跨界行者。

金属进化,令皮肉与羽翼都呈现出极为生动的真实感,肉眼几乎已经无法分辨真假,甚至触感,都极类似于血肉。

选择女性姿态进化的刃尊,空洞的双眼内依稀有了暗涌。她无情的目光扫视天地,一股霸道的精神力席卷乾坤。

“铬灵。”

几乎无人明白这两个音节代表着什么意义,只有苏瞳的心跳猛地一滞。

因为她记得竹竿师兄说过,自己名叫“铬查查”。

为自己命名,证明她完成了自我识知,无形的风似乎散去了,而苏瞳、傲青与血十三几乎同时发动。

“血,降临!”傲青一手指天,磅礴的血气自星海八方疯狂汇聚而来,除了血十三丢下的骨海未曾浸染,整个天幕刹那化为一片血红,无数山岳国度自血渊内升起,倒挂于苍穹,犹如另一个世界的来到。

“这就是血族!可恶啊!老夫为何生而不得成血族?若我先天有血功在身,至尊法就能化骨粟焚血!”

血十三在一旁嫉妒得双眼流脓。连连大吼:“小子,不要输给你爹,给老子爆发血功!”

明明成年日才能在体内唤醒先祖之息,凝结本命血器的封小邪,在血十三不要命的催发之下,皮肤上赤纹隐隐,大有提前结血之意!

“不要乱搞,我儿子残了,你全族都要陪命!”手持血镰的傲青,眼神幽暗,双眉下的紫晕妖冶无疆。连声音都变得魔魅无比。

“我传承无名者之道统,现在看来,只怕是你血族初祖,血族血脉浩瀚,后嗣分布寰宇诸界,可以想象,的确有跨界行者存在。”血十三的表情却凝重起来:“你放心,以我秘法驱动你子血脉,会令他得到天大造化!”桀桀大笑,末了不忘补充一句:“毕竟此界血族传承稀薄,你除了自凝血器之外,就没有其它本族无上心法传承了吧?”

傲青一愣,突然想起为什么自己看血十三神魔三封与枯骨化海术,总有那么一点点不正常的别扭。

原来它们皆是血族祖法,以族外人施展的变体!

不再追究,傲青手持血镰,以血渊之威向硌灵镇压。

直接将人仙阵的守诀交给柳生凉,封小邪挥开众人,光溜溜地迎风而上,仿佛浑身血管破裂,皮肤下耸动着浓浓的赤意。

“啊啊啊!”

皮肉开裂,每一个血族成年都必将面对的生死大关,当年傲青正是因为血器强大,差一点在凝器时身死,现在封小邪出生即拥有堪比古道境的体魄,想要破血凝器,自然更难。

不过须臾之间,封小邪的皮肤寸寸剥落,露出鲜红的肉体,而后浑身血液流尽,只剩一身白肉,驮山看封小邪的眼色都发生了变化,同情之中,还带有淡淡的幸灾乐祸。人都成这个模样了,一定死得不能再死,然而血十三似乎还觉得这不算惨,滚滚白肉继续粉碎,最终只剩下一副玉骨以及骨中包裹的内脏。

好在此刻一体二魂,绝大多数痛苦都被血十三的神魂承受,封小邪本人只是被自己的变化吓得嗷嗷乱叫几声,而血十三则发出了……兴奋且甜蜜的呻吟。

没有什么比剔骨剜肉的伤痛更加滋养他变态的神识了。

一个用力,五脏化水流尽,玉骨寸崩。天空中只剩下一团不知是什么的虚无。

而这虚无之上,突然凝出了一滴金色的血。

血族不死圣血!

有此一血存世,神魂亘古!

血息张扬,眨眼之前重铸了封小邪的所有躯体,仿佛前一刻的异变皆是幻象。与此同时,封小邪的本命血器也开始缔结。只不过他与傲青父子二人,血器的规格极度两极分化,一人无限大,血渊自成国度,一人无限小,浓浓的气血,最终于封小邪的额头,生成了一双血色的小角。

小角不过一指粗细,乍看之下,就像是初生的麒麟。

傲青和血十三选择了进攻,而苏瞳却退后一步,手指唤道妖海,唇间轻吐一句:“洪——祭海魂,泽苍生。”

肉眼可见,氤氲之息袅袅升起,化为浓浓生机悬浮星海,只要见伤,立即可愈合。

嗅到此息,妖修大悲,以悲入道,化为对入侵者的无限怨念,身在母海气息的包裹之中,妖力加倍!

而后苏瞳双手又拍出两件法宝,二物一左一右,自她袖中飞出,一白一黑,四四方方,迎风见长,最后化为了两扇巨大的石碑!

洪与荒!

两大界碑,一直随苏瞳修行,时至今日,俨然被祭炼成了一双守护之宝。

“君守土。”

双手合十,苏瞳闭上双目,表情虔诚而圣洁。她是守域至尊,从地球,到洪荒,再到寰宇大界,所有以她慈悲之眼凝望过的善良生灵,都是她心中最可爱的生命,皆受她意念所守护。

两扇巨门石碑冲入苍穹,一左一右,散发出无上气息,隐隐有一种可将所有刃兵连同铬灵和第二战舟通通锁死之意。

铬灵大惊!

从未有什么波澜的眼睛里,迸发出对苏瞳的侧目之意。

两大战尊来袭击,她并不放在心里,可是尊母亲法旨,那一直以一人之力,守护整个战域的女尊,是定要除去。

铬灵手指苏瞳,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在她尖叫同时,无数灰红色的烟絮,自被瘠母控制的二十七枚世界核心散出,化为缚魂的鬼手,将苏瞳一把握住。

“是囚皇之牢!”血十三认出了这种法则封印。之前自己就在茧中蹲过,不过这一次封印苏瞳的法则气息,比自己遇见的强大数十倍不止,说不定瘠母不死,便不可破除。

“无妨。”见傲青脚步迟疑,苏瞳轻声道出自己的心声,甚至主动趺坐在地,任瘠母以法则将自己封印。一口劲卸去,嘴里的血再也憋不住,如细细涓流一样从嘴角流下,落在青衣上,更显得刺眼。

超出极限地使用移星之术,刚才又洪祭妖海,抛出洪荒之碑,她无力继续掩饰自己的疲惫,修为与威压急速跌落,与其拖他人后腿,反不如原地疗伤。

原来如此……

所有人面露悲怅,苏尊已战至力竭,燃烧唤道妖海的海魂,为众人带来了最后一抹生机!

在这个瞬间,所有修士都心脉震动,因为苏瞳用行动证明了,身为一界至尊的品格。

后世还会有尊临界,然而时刻那清丽如凡的女子,却是谁都无法取代的。

她是此界的魂。

出身界内下下凡尘,一生道心,为守护。

强者主杀,而超越强者之人,才会洗一身戾气,褪一身金玉,勘悟藏锋。

于生,于死,于世间一切荆棘困苦,都不能动摇她的善良和她的追求。

“我界修士,为苏尊而战!”

“无情道如彼,金属铁心不知义,坑杀万界,其罪当诛!我愿有情,我愿追逐界尊的脚步!”无数人、兽、妖修融入黑壳虫控制的人仙阵,一股浩然正气拔地而起。

“我不在,而战魂在。”

苏瞳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整个人便被一枚赤红的巨茧所包裹,这囚皇之牢的规格,远超过给血十三的待遇,它集合了整整二十七枚世界核心的法则,令其内外皆不可破!

趺坐在囚皇之牢内,苏瞳一把散开储物袋里的仙玉,这里隔绝仙气,只能依靠自己携带的仙玉进行恢复,此牢是法则之牢,其中还隐隐散发出一种奇异的符力。无需进一步封印苏瞳,只是这些来自陌生世界的法则,便能令她穷尽一生不得破。

不过此刻,苏瞳并没有过于忐忑。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决定。

初战之后,刃族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除掉,最简单的方式,正是曾困束血十三的囚皇之牢。正因为此,在被封印之前,她势必要消耗自己所有有用的术法,争取吸引最大的敌方战火。

这是阴谋,也是阳谋,无论如何,刃族都不会让她继续活跃于战场,可同样的,完全爆发尽力量她,对战局已无更多作用,需要找一个地方休整。同时,她也暗中留下了一些后手,这些布置,她都已经秘语告知傲青。

接下来……就只有等待。

她闭上双眼,想了想自己留在天空中那朵荷粉色的纹云,想了想自己抛出手的洪荒二碑,想了想极远方那抹熟悉的不死之息,想了想自己那蠢蠢的二师兄……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

永恒封印苏瞳,与杀她没有分别,瘠母轻轻抖动,认定自己还握有战场的主动权。

“该死!该死!这血器怎么用?我怎么没有头绪?”血十三用力地扒拉着头上的小角,本以为以血祖之法提前祭出封小邪的血器,就能增强战威,可是无论他如何催动仙力,这一对看上去发育不良的血角就是没有反应。

难道是血法有误?玩坏了傲青的儿子,这货定会杀了我全家的……

就算面对绝境,血十三还是忍不住地胡思乱想。又想起他那闲不下性子的徒弟……如果不是妖娆和龙觉发现了进入另外世界的通道,何至于失踪百年,害得自己一人苦战,要知道……他可是这一百年才晋升界尊的小鲜肉啊嘤嘤嘤嘤!

也许觉得不够热闹,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刃族第二战舟亦开始变形。谁都没有想到,第二战舟看上去破败不堪,却比第一战舟提前完成了金属进化。

黑塔倒塌,没有吸收任何刃兵,第二战舟直接变成一尊高大兽人,拥有金属山丘般雄壮的肌肉群,一张狰狞的兽脸张显出残忍与强力!

“铬杀。”

金属兽人的威压稍弱于铬灵,可是右臂却环绕着一条亮蓝色的雷环至宝,弥补了二人间实力的差距。

“黑骷髅老子不要了,这雷霆环才是老夫的至宝!”驮山老祖只有讨论宝物归属的时候,才如此中气十足,然而依旧没有什么人搭理他。

血十三情不自禁再次回头眺望自己的枯骨海,海上二十七尊里,有一兽尊的骨形与铬杀相似,看来刃族的究极进化,其实都是借鉴。因为自己的世界意识无法创造生命,它们便复制死于自己手里的强尊身体。

除此之外,他们还配有本命法器!

一切都在模仿外界修士,铬灵身上的意外,始于二十七界尊不屈的怨念,不将其剥离,自己便永远不能进化,可是将它们剥离之后,她又永远失去了先天至宝护体。

好在刃族并没有丰富的感情,之于铬杀那里比自己多的好处,铬灵的眼里,没有嫉妒,甚至没有任何波动。

------题外话------

不但新年要快乐,年后也要红红火火~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