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六十三章,释解/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山王推想来推想去,在郡王们心里,应该想得到太子出彩,因此地的主帅是自己,面上有光的先是自己。长平郡王不可能来添太子出彩。反而认为殿下身份不同,对他告个自己黑状还差不多。

但如果想对太子告黑状,那更应该背后嘀咕去才对。

深夜见自己?

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帐篷外面传来脚步声,梁山王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现放着太上皇没亮身份,躲在人后,凡事只有看的更清。哪个不长眼的要寻衅自己,尽管来吧。

一包袱珠宝闪到王爷的眼。

长平郡王背着它进来,行过礼,就往一旁的椅子上,放下包袱,打开来,对着梁山王深深又行一个大礼:“受王爷照顾良多,此许微物,请王爷笑纳。”

饶是梁山王想事儿不比别人慢,也流露出惊相。微张着嘴,微瞪着眼,看傻子似的,扫一眼珠宝,估量出价值不错,再扫一眼长平郡王,估量着这人傻到几分。

代代梁山王都有专属于自己的手段,比如老王,他偏向的是郡王,任由郡王们侵吞国公地方而视而不见,而郡王们相当有把柄在老王手里,相对好使唤。到萧观手里,他把握的稳。龙家老国公既然是小倌儿亲舅父,是充当小倌儿成长岁月里父亲身份的人,这还用思虑吗?国公们要翻身。

辅老国公不可能只对小倌儿说他自己的难,而不把别的国公说出来不是。

有些情势,梁山王、郡王加上国公们在同一阵营。有时情势,梁山王自成一个阵营,郡王们是一个阵营,国公们另外是一个。

老国公在说自己时,极容易的就把国公们一起说进去。

而天下大势,此消彼长,国公们也应该翻身。大倌对国公们重新看重。那么,必然的就与郡王们面和心不和。

但运道不错,面和心不和的人不是全部。

陈留郡王本就向着岳父龙家,他与王爷的不和不包括在梁山王向着国公们里面。

项城郡王自从让拿进京,就让小倌儿收了魂魄似的,他家的子弟赶考上京又在小倌家学附读,项城郡王从此老实做人,再没有非分之想。

江左郡王萧德宝,除去和战哥吵闹——这是青梅竹马般的怨气,打小儿积攒。对加福却极好——这是青梅竹马般的情谊,打小儿积攒。他们父子是表面上让梁山王父子唾弃,背后却不用担心的人。

公认靖和郡王通过张豪抱住袁家大腿,有加福在,好似南天门天王全在这里,他也不敢怎么样。

东安世子关在京中昭狱。

算过算去,余下的长平、渭北和汉川三个年长郡王,是生事情的人。

结果,送一包袱东西,这叫哪门子平地生波?

“你,让马踩了?”梁山王嘟囔。

长平郡王装没听见,堆笑把来意徐徐说出:“这是数件家藏饰品,早就想献给王爷,一时没有找到合适机会。恰好,太子殿下和府上小哥儿小姑娘到来,请王爷不弃留下,有中意的,以您名义呈上去,也是太子往边城来一趟的念想,给小哥儿和小姑娘行囊中多件物事。”

梁山王还在懵懂中,回想下今天没有上报惊马,也没有惊兽,谁打坏面前这位的脑袋,让他六月里飞雪,往老子这里殷勤到十分。

呸呸!

六月雪足以形容惊异,却是奇冤,老子哪有冤屈给过他。

纵然给过,梁山王也不准备承认,只是把自己提醒的想到一点。沉声道:“你和谁又争地方争马争新兵?”

长平郡王维持笑容不改:“一切由王爷分派,争它何来。”

梁山王愈发觉得诡异,寻思面前这个人笑的全无芥蒂,旧日对自己年青袭帅位的不满、分派战役的不满、上报军功上的不满……都不知去了哪里。

春夜寒风从帐帘外进来,梁山王顿时明白了,吼一声:“鬼上身!”对着长平郡王劈面一记巴掌。

长平郡王万没有想到王爷的心思丰富到如此地步,再见到他的巴掌来的并不迅急,身为一个人,敏捷的躲开。

对面,梁山王端着下巴纳闷:“我听过的古记里说,鬼上身的人身法滞,这就不是鬼,是人,这犯的哪门子混?”

长平郡王啼笑皆非:“您怎么想到鬼上身这话?”

“我小的时候什么书都爱听,我孙子来了,这几天搜罗胸中古记儿,附近就是战场,可不想的都是鬼话。”梁山王也算机灵,没想起来话里骂了自己。

长平郡王对着王爷“鬼话”也没听出来,只为话意更加好笑:“当兵的煞气重,哪个不长眼的鬼敢缠我?”

“好吧,你是人,那么说吧,礼下于人,要么必有所求,要么不怀好意,你打的什么主意?”梁山王直勾勾盯着他。

长平郡王认真又下一礼,把心事和盘托出:“自我少年入军中,数十年弹指一挥间,年老伤病,不能再侍候王爷,膝下犬子虽不堪,已侍候王爷也有二十年以上,容我卸了差使,以后给他当个老慕僚吧。”

原来是这件。

梁山王长长出一口气,暗暗又出了心头一口提防之气。这口气自他接过老王帅位开始就存在心底,历年有增也有减,直到此时此刻,长平郡王算对他服软,这口气才敢不再撑着。

长平郡王固然怕梁山王刁难,梁山王也怕他们袭爵不好好的讲,是一场新的发难。

轻易示好,主动的过问袭爵,又怕让长平郡王等人小瞧,反而是示弱的举动。没有原因,梁山王是不会主动过问。

长平郡王以前不知道京里对他什么看法,也想过他可以为袭爵结交京官,但未必就能知道忠毅侯和宫里的心思,万一让发现,只起反作用。

梁山王等他为儿子主动服软,或者求和。长平郡王没有把握不敢前来。两下里蓄了劲直到今天,长平郡王完全弄清楚。太上皇对他没有别的看法,那么宫中就不会。那么,袭爵的事情主要在梁山王手里。

至于他的亲家忠毅侯的态度,太上皇的态度就能决定袁侯爷有没有在宫里乱说过话,既然没有不用顾虑。

长平郡王就来了。

两个人目光互撞,一瞬就闪开,彼此都知道此时臣服,将成下一代的定局。

梁山王不是年青时候,没有乘胜追击,他没有得意地笑。

长平郡王神色镇静,也没有为从此低头而窘迫。

袁家两次出游,来了两届太子,他和有袁家加福为儿媳的梁山王还争什么呢?早已不是对手。

梁山王认真说了声好,长平郡王道谢过,转身就走。

“且住。”

身后传来呼声。

长平郡王回头含笑:“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其实心里打鼓,莫非有变?

“本王这几天心情好,还有要袭爵的,麻烦你去说一声。”梁山王板着脸,并没有取笑的意思。

是让我去知会汉川和渭北吗?

长平郡王诧异地道:“王爷,您叫来他们亲自说,岂不是恩威施加?”挺起胸膛献一个现成的殷勤:“他们若想的歪,我不会放过。”

长平郡王的臣服,梁山王与这几位郡王的局面确实来个大改变。立威也正是时候。但他摆摆手,眸中有疲倦之色:“不用了!猜了这些年心思,你们不累,我累。你去说吧。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本王继续候着他。”

对着他的倦意,长平郡王也黯然了。几十年勾心斗角,他也觉劳累。

袁家的几个孩子浮现在脑海中。

打拳时傲气小模样,说起游玩时绘声绘色小模样……都让长平郡王放弃与梁山王的继续对峙。

袁家教导孩子的方式,长平郡王自问比不了。那么他为了儿子,不早早的向梁山王和解,难道等着告老以后,看着世子在第一次出游中随行的战哥和加福手中吃苦头吗?

出游,手里有些钱财,家家都办得。但忠毅侯出游办了许多大事,在他回京后一一传到外省,长平郡王掂量的出份量。

把他的累和袁征等小孩子的轻快放在一起,长平郡王的劳累顿时加重如万钧。

他没有心思多进言,答应一声是,转身就走。

“且住!”

又一声呼声把他叫住。

长平郡王回身等候。

梁山王手指包袱:“东西我收下来,不过你说话不对,我得纠正。你说送给我家小哥儿小姑娘,这话得改。要把长女说在前面才行。我家有长女呢。”

长平郡王有姑、有姐、有女、有孙女儿,这会儿也没有心情,难以理解梁山王的这句话。当他是怪癖性,再说这要求也不难,重新说了一遍:“给小姑娘小哥儿行囊中多件物事。”

梁山王呵呵笑着,亲自送他到帐篷外面。

萧战等人已到,随着梁山王一起进来。多出几个梁山王没有找来的人。

太子、齐王世子、萧烨萧炫、袁乖宝小夫妻、白大帅三姐弟、袁征三兄弟和小小龙氏兄弟中的龙存让,龙存直。

梁山王把包袱呈到太子面前:“这是加福和战哥历年在集市上所购,刚找出来,本打算明天送给老太爷、殿下赏玩,余下的再一人给一件,刚好您过来,请您先挑选。”

太子就挑选了一件猫眼石的簪子,给老太爷挑了一件扳指。齐王世子挑过,萧烨萧炫让乖宝舅舅和弟妹们先挑,“腾”,跳出几个人到中间。

确切来说,是几个孩子。

白大帅、萧镇、袁征、袁律和沈晖指手画脚:“东西不着急,快说去哪里打仗?”

银哥永远是不着急性子,笑眯眯走上来,拍着小胸脯:“还有我一个。”

把个梁山王乐的,抱起萧银亲了亲,说话时,先安慰长女和长子:“祖父个个疼,但是先抱最小的。”眼睛转动,把袁征、袁律和沈晖也说进去的神态。

下一句才是询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不认为儿子萧战会泄密,瞪的是褚大路。

褚大路不怕他,回瞪过去:“不是我。”

“是我猜出来的。”袁征昂着小脑袋。

“我也是。”

“还有我。”

长子长女和袁律、沈晖一起跟上,一时间大帐的烛光下面,数个小身子显摆的乱晃动,一地的碎影。

太子小声问齐王世子萧晗:“这风头不应该是我出吗?我最大啊。”萧晗装模作样寻思下:“王爷才刚说过,最小的要抱着,最小的也要让着吧。咱们大了,只能退后。”

这两个也是认出梁山王父子不陪着打猎透着奇怪,后面又遇上袁征等说出疑惑,寻求哥哥们支持,他们也就在这里。

“好吧,最小的要让着。”太子满面无奈:“其实我也不大啊。”嘻嘻地笑:“不把黑加福算进去,不把镇哥、银哥他们算进去,我还可以算孩子。”

白大帅耳朵尖,小眼神儿翻着过来一记。

梁山王花了些钟点把孩子们哄好,请太子和齐王世子上坐,陈留郡王的孙子让他们随意,他坐下来时,左手抱着长女,右手抱着袁征,让长子带着银哥站到左边,右边是袁律和沈晖。

“呵呵,都贴着祖父站,祖父一会儿也离不开你们。”

居然没有乐晕,没忘记招呼袁乖宝:“小儿子哎,带上你媳妇跟爹坐并排。”

对小小龙氏兄弟大白眼:“不讨喜的祖父,不讨喜的爹,爱坐哪里坐哪里。”

说到这里一愣神:“战哥,把你忘记了,呵呵,你坐到小儿子身边。”

“哧”,褚大路冷笑一声,这位把他忘记。这都什么人,见到别人家的儿子也霸,孙子也霸。

袁征率先理论,仰起可爱的小面容:“您只是大祖父,可不是祖父。”

袁律附合:“是啊,不能蒙过去。”

沈晖附合:“大这个字必然带上,不然就成了亲祖父。”

梁山王打算执迷不悟,孙子在手,笑得合不拢嘴:“二祖父不在,哪有大小之分,我就是亲的。”

这般不要面皮的人,安书兰很想看在静姝的份上向着他,可是……。还是算了吧。

冲着静姝才坐在这里,这才说得过去。安书兰随袁乖宝坐下。褚大路自己寻个位子坐下,算大家坐定,由他说起来。

“他们躲在五十里外的小山谷,是去年就来窥视新城,王爷拉起巡逻圈,把他们围在中间走不了。听他们语气也不想走,想把迎来的贵人身份弄明白。”

太子奇怪:“去年就到,至少有小半年,却还没弄明白我的身份?”太子往新城来时,没有带倚仗。但在大同,却是全副倚仗摆开,不用打听,上街上瞅一眼就知道。

褚大路忍俊不禁:“他们认为新城再建几座,就离他们越来越近,威胁越来越大,他们眼里只打量新城,而殿下在大同,王爷防范上不差,他们不敢去,也因没听到风声而想不到去。”

太子对梁山王送去肃然起敬的眸光,口吻中带出新的恭敬。以前的恭敬是出自老臣。此时的恭敬发自内心请教。

“过路的商人总有往大同进货卖货或歇脚的,他们竟然不传?”

梁山王满面红光:“回殿下,这还是皇上和齐王殿下巡视扬州那年,上的奏章所提,不管本国还是异邦商人,只要不当内奸,都可以受到庇护。遇到强盗时,遇到异邦兵马时,都可以寻求我出兵追讨财物。老太爷和殿下到大同以前,我就命知会一应人等,最近两年封锁一切消息,违者必罚。”

太子和齐王世子齐齐送过来笑容,又异口同声问道:“两年?王爷好生谨慎。”

梁山王嘿嘿承认:“回二位殿下,臣请罪,这里有臣的私意。臣父子常年在边城,见孙子们不容易。有劳老太爷和殿下送他们过来,臣盼着多呆几天。”

------题外话------

召唤春暖。

没有关键错别字。

如果有,重感冒的人难免头晕脑胀,看不见啊看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