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是反派——琴卷 2/绣色可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三爷何等人物,怎么会与我等小人计较。”楚瑜弯了大眼,笑盈盈地看着琴笙,一副无比真诚模样。

这人说他坏,但是几次三番,她遇险的紧急关头,却是他在出手。

比如当初那副在风烟山上绣的太后绣像,不知怎么在运回宫后,却令太后中毒昏迷不醒,龙颜大怒。

就算最后阿逸暗中一力查清了此事与她无关,又想法子将真相呈上。

这已经是很不容易,阿逸那时尚且是罪臣之子的身份,一手布局到最后,洗清了她的嫌疑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

但太后中毒事到底还是因为她献上的那一幅绣像,这关系没法脱。

只能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皮肉之苦,打个半死总免不得。

在她都认命被架至刑司上刑时,却是皇帝亲自下旨将她放了。

待得她进了御书房,才发现了原来出手救了她的竟是琴三爷。

这也是她第一次见识到琴三爷对皇帝的影响力。

那般威严深沉的帝王在琴笙面前竟那般言听计从,言听计从到讨好,琴笙却依然平静如水,习以为常。

阿逸甚至怀疑琴笙是皇帝在外头的私生子,皇帝对他的好,充满了补偿的意味。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和她的推测。

不过这个推测足以让她对这个神秘的男人多了几分忌惮。

比对宫少辰的忌惮更多。

因为,他想要抓住她,对她怎么样,太容易……

比如那次在宫里,皇帝把她交给了他,只因为他问皇帝要她。

而一贯多疑又威严的皇帝陛下竟然没有问任何原因,就把她像个不起眼的东西一样扔给他。

甚至为他在宫里安排寝殿堂,连守卫他住所的地方都不是大内禁卫,而是曜司的人马。

要知道宫前有下马石、解刀门。

若无宣召,就算是上将军带刀入宫,都是谋反杀头的罪名。

说他是好人。

但落在他手里那一刻,她求告无门,像只被他拽在手心里,待宰的鱼儿,还得被他细细地把鳞片都刮掉。

如果不是阿逸那时候在外头,合纵连横,利用了英吉利使节闹出事儿,要她亲自出面解释方能不影响两国邦交。

只怕,她半条命都要没了。

皇帝不得已让人进来要人的时候,

她被点了哑穴和麻穴,上身剥得只剩一件肚兜,瘫在桌上,背上全是他刺青的针,疼得浑身都抖颤,一身大汗淋漓。

她是他手下的人形纸,他是那拿她皮做刺绣的绣师。

最终,他痛快放了她走。

甚至推波助澜,让她成了所有出口洋人贡品绣物织造的督造使。

包括帮着阿逸对付宫少辰。

……

这样的事,不是一件,两件。

似敌,似友。

她摸不透。

唯一好点的,就是他不像宫少辰,对她有别念头。

可楚瑜知道,这个男人,是危险的存在,她身上有他也想要的藏海图。

保不齐,哪天,他就剥了她的皮。

“我在楚姑娘的心里,就这般不堪?”琴笙忽然挑了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楚瑜吓了一跳,睨着他,不做声。

这人是会读心术么?

琴笙似觉得她警惕的样子很有趣,莫测眼底的笑意渐深。

他抬手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请。”

楚瑜看了眼琴笙握杯的手,他指尖透明似的白,握在碧玉杯子上,很好看。

她从没有见过哪个人能把白衣服穿得那般好看,人都说公子如玉,白衣胜雪。

琴笙肤色那种近乎透明的苍白,硬生生压下他一身雪衣。

神仙一般除尘脱俗的人物,可是,她却觉得危险。

她抬起眼,看着琴笙,笑了笑:“我们这种人物,心里怎么想,您也不该放在眼里的,这杯茶喝了,我还有事,告辞。”

说着,她接过茶杯就想一饮而尽。

但是在触碰茶杯那一刻,他的手指微张,手腕一送,修长的五指仿佛无意的将她的手和杯子都握在了手里。

感受到属于男人掌心的微凉的温度和细腻的触感,楚瑜瞬间一僵。

她立刻挣了一下,想要把手抽回来。

但是她的手在半空中,捏着那只杯子,被他握得——纹丝不动。

楚瑜脸上没了笑,面无表情地看他:“三爷,您是天上仙,我是凡夫俗子,没得玷污了你的清白。”

琴笙敛眉垂眸,神色平静无波“楚姑娘,你是一尾鱼,滑不丢手,不捏牢了,怕是带着你这一身漂亮的鱼皮没入水里,找不到,说不得还要咬人一口。”

楚瑜心底有些没底,他的手很大,冰凉如玉,捏住她的手时,一点都不像他的人一样缥缈温柔,反而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包裹与控制。

让人无处可逃。

楚瑜挑眉,大眼咕噜一转:“我哪有这种本事。”

琴笙抬眼睨着楚瑜,淡淡道:“那日你在唐门地宫为了防着宫少辰强行掳走你,吞下唐门能靠着你自己催动毒力的焚心丹,威胁他若是敢轻举妄动,你便玉石俱焚,烧了你这身皮……。”

楚瑜嘀咕:“那不是三爷您指点迷津,我才能拿到焚心丹么?我这也是听你的呀”

琴笙道:“但本尊并没有让你毁掉金曜藏起来的焚心丹解药,你找不到他将解药放具体放在地宫里的哪一具棺木里,在金曜忙着控制局时,索性一把火烧了所有的棺木,不过是为了让本尊以后也投鼠忌器,轻易动不得你,算盘打得不错。”

楚瑜下意识地撒谎:“谁说的,那一场火明明是宫少辰的手下打斗时,不小心……。”

“是吗?”琴笙那莫测深邃的目光看得楚瑜忍不住心虚的别开脸。

下一刻,琴笙忽然手腕一收,将她上半身扯了过来。

楚瑜哪里是他的对手,只得抬手撑着桌面,抵着自己的身子,才勉强没有掉他怀里:“三爷,你想怎么样?”

琴笙幽幽的目光一寸寸掠过她细腻的肌肤,忽然轻轻地弯起精致的唇角,似笑非笑地在她耳边柔声道:“本尊一贯知道楚姑娘,是个聪明人,与聪明人打交道,一贯省功夫,不若这般……。”

楚瑜哪里听得到他说什么,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近得她目光所及都是他肤光如玉,如画眉目勾人魂魄,鼻息间都是他身上淡淡的冷香,还有他一寸寸喷在自己娇嫩皮肤上的潮润呼吸,撩拨着所有的感官。

有些人,但凡他愿和颜悦色地舍了些温柔出来,便教人色授神予。

他说些了什么,都不假思索地想要答应,只为博美人一笑。

楚瑜浑身僵硬,暗自恶狠狠地骂了一声“妖神”。

她费了好大心机,暗中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大腿上的肉才让自己聚精会神地听他在说什么。

“合作?”她终于抓住对方说话里的关键。

琴笙微笑:“是。”

曜司和封逸、她一同合作,先行御敌于外,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楚瑜稳了稳心神,沉吟了一会,才硬着头皮道:“我与逸哥儿商量好了,再给火曜他们传信罢。”

琴笙不答,只垂眸。

楚瑜有些无奈地盯着他捏住自己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只好苦笑:“三爷,我是你这尊大佛手里的猴儿,能蹿哪里,都蹿不出你的五指山不是?”

琴笙沉吟着,稳坐如泰山,八风不动,也不知在想什么。

在楚瑜一颗心悬得七上八下时,他才淡淡道:“嗯。”

楚瑜这才暗自松了口气,随后,她直起身,迫不及待地谄媚一笑:“好,那我就不打扰三爷了,这就告辞,马上回去找逸哥儿商量。”

琴笙却没有马上松开她的手。

她扭了扭手腕:“三爷?”

琴笙抬起绒薄的眼皮,看着她:“不知楚姑娘这一尾鱼,除了有鱼食会过来,还有什么能抓得住?”

楚瑜心底咯噔一下,随后笑得灿烂:“我记得三爷不爱吃鱼,抓鱼做什么?”

琴笙幽深如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光:“你倒是还记得?”

楚瑜点头如捣蒜:“是。”

琴笙慢慢地松开了手,指尖还轻轻地在她脉搏上画了一下,似笑非笑:“这倒是难得。”

楚瑜只觉得手腕一阵酥麻,她是见识过琴笙蛊惑人心的能耐,赶紧收敛了心神,随手抱了拳,转身就走。

琴笙垂下眸子,端起杯子,忽然淡淡地道:“慢走,小姑姑。”

那一声“小姑姑”,让她忍不住心头忽一颤。

一瞬间,在这烟雨葱茏的树林中,她生出一种错觉来,仿佛现在还是在许久之前的风烟山上。

有白衣无双的少年,在树下翘首等谁回家。

……

她有些心神不宁地回了竹屋,远远地就看见一道熟悉的素衣修影站在竹屋门口。

楚瑜见状,立刻搁下了水罐子,飞奔过去,着急地道:“你怎么出来了,阿逸!”

“我还好。”俊秀斯文的青年抬手将她揽在怀里,深邃的的修目睨着她:“琴三爷找你麻烦了?”

楚瑜一愣,忍不住嘀咕:“你还真是诸葛转生么?”

这辈子她见过两个手腕莫测,几是算无遗策的人,一个是琴三爷,一个就是封逸了。

“我没事儿,糊弄过去了,不过有些别的事……。”楚瑜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封逸抬手将她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修目里闪过幽暗深沉的光:“如今,我的势力还是弱了些,但五年后,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找你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