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生变/死人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铜巨像很大,即便是胸口,也有足足十余米高。方才全力爆发抵挡铜像那一击,已经让我体内真元几乎完全耗尽,再加上受创严重,往下坠落之时,我已经完全没有力量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十余米的距离不算高,以我的肉身强度,并不会造成什么危害,但此时毕竟已经受伤,摔到地上,难免会让伤势加重。

所幸的是,胖子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况,见我坠落,立刻便急速飘飞过来。半空中横抱住了我的身体,带着我重新回到了高台之上。

落地之后,我忍不住又咳了一口血沫,胖子关切的问我怎么样了,伤的严重不严重。

阳神圆满的全力一击。即便在我拼尽了全部真元的情况下,依旧不是我能抵挡的,若不是吴越的琴音依旧起了点作用,恐怕我这行险一击,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这种情况下,伤势自然不会轻。

我张了张嘴,想开口说话,但胸口一阵阵的发闷,喉咙里都是呕出来的淤血,根本说不出话来,只好对着胖子摇了摇头,示意他放心,然后赶紧忍着剧痛,控制这玉环内的真龙气缓缓流出,转化为道炁真元。滋养着自己的身体。

这时,吴越也回到了高台上,快步走到我旁边,脸上带着担忧,正准备开口说话,但就在此时,四周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

胖子和吴越的目光立刻转了过去,我虽然胸口依旧剧痛,但也强咬着牙抬眼看去。

只见方才尽数跌倒于地上的青铜巨像,却有小部分重新站了起来,正是九个九宫阵内,身上带着锁孔的那九尊铜像。

第一眼看到我吓了一跳,以为我的推测有误,小鼎并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九尊铜像并非恢复了灵智,他们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动作,而且也不是站起来的,而是飘起来的……

九尊铜像的胸口中,九枚小鼎同时传出嗡嗡的响声,而且散发着一种暗色光芒,往上飘飞起来,竟是生生把九尊硕大的铜像也带着飞到了半空中!

我们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这奇异景象之中,我更是惊讶的连玉环内的真龙气都忘记了吸收。

九尊铜像越飞越高,一直到洞顶最上方,也不知是不是撞到洞顶再无法往上飞了,才终于停了下来。

而此时,九州鼎内的嗡鸣声也变得更加剧烈,整个山洞内,都似乎在嗡鸣震颤一般。紧接着,九尊铜像又有了动静。它们变幻方向,开始往前飘飞,很快便围成了一个圆圈,彼此首尾交接,在洞顶开始旋转起来。

以九州鼎来破阵。只是我心里的猜测,找到了锁孔,铜像也停止了攻击,基本上证明了我的猜测没错,但此时这情形,我却不知因何引发,更不知是不是破阵之后的开门仪式。

等了一会儿之后,空中九尊铜像转动的速度越发快了,但除此之外,依旧没有其他动静。

我有些着急了,转头对胖子问道,“胖子,这阵法,到底破了没有?”

胖子转过头来,脸上则是带着笑。点点头道,“不用担心,这十绝古阵,确实已经破掉了。”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心里一松。论阵法一道。胖子可是权威,他说破了,那肯定是破了。

只是这阵法既然破了,为何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开门?

心里还疑惑着,胖子这时候却是开口了。他对我和吴越道,“十绝古阵,名为十绝,但布阵之时却只布九阵,阵阵相扣。不过第十阵还是存在的,只有在阵法被破之时才会显露出来。此时这些铜像的动静,应该就是第十阵马上就要出现。等第十个阵法出现之后,其阵法内隐藏的功效才能全部显现,所以现在也不用着急。”

原来如此,之前胖子解释十绝阵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疑惑。原来这“十绝阵”内的“十”字,居然是这么来的。

既然胖子说了没事,那我就彻底放松下来,收回目光,继续全力吸收玉环内的真龙气,一边恢复体内真元,一边静静等待着结果。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洞顶的九尊塑像,突然间同时停了下来,九州鼎也不再震颤,反而是那九尊铜像不知何时,重又齐齐睁开了眼,没有往我们这边看,反而是同时仰头朝天,集体大声嘶吼起来。

随着这九尊塑像的动作。我们三人的目光顿时也跟了过去,抬头往天上看去,只见得原本光滑的弧形穹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漆黑硕大的九宫大阵,正在不停旋转,而那九尊铜像,则是隐入阵法之中,瞬间消去了踪迹。

经过胖子刚才的解释,我大概也清楚了,这应该就是十绝阵中的最后一阵。方才那九州鼎既然压制了前九个九宫阵,想必最后一个阵法,同样也会被压制下去,最终顺利开门。

就在我心思放松的时候,胖子却突然喝了一声不好,拉住我和吴越便冲下了高台。

跳下高台之后,胖子并有停下,而是一把把我横抱起来,疯狂往我们来时的洞口出跑去,口中还大喊着让吴越也赶紧跟上。

吴越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胖子如此着急,自然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会是什么好事,也跟着我们奔跑了起来。

就在胖子带着我们离开高台之后,穹顶之上的九宫大阵也跟着运作了起来,只见那漆黑的九宫阵法之上,突然投下一道漆黑的光幕,那光幕仿佛浓硫酸一般,甫一坠落,原本光洁无暇的高台便跟着变得漆黑起来。随后,更是流沙一般,化作无数道黑色的细流,张牙舞爪的往四周的铜像淌去。

跑出去几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无数的黑影在我们身后紧追不舍,就连那些坚硬无比的青铜塑像,也没能抵过那些黑影的侵蚀,若不是胖子发现得早,带着我们即时逃脱的话,我们一行人直面那些黑影,结果可想而知。

胖子累的气喘吁吁,一边跑一边向我们解释道,“这里乃是天方地圆的格局。在阵法一道上,这样的格局便代表着天地,阵破,则天地破。布阵者将十绝阵置于这样的格局之中,哪里是要开门。根本就是要把破阵之人置于死地。还好胖爷我在阵法一道上造诣非凡,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不然咱们行人就要跟着玩儿完……”

怎么会这样?我眉头紧皱了起来,从当初蚩尤肩髀冢看,蚩尤的墓葬之中,显然是给后人留下了东西,希望后人进入,从而获取。虽然设置了障碍,但障碍是给其他人设置的,手持九州鼎的九鼎家族后人,可以安然进入。

照理推测,头颅冢内也应该是同样的情况,为什么会这样?

我心里想不明白,侧身看了看一旁的吴越,显然她也没有预料到大阵破除之后,会是这样的情况,一脸错愕的望着我,目光中还带着歉意。

一边思索着,胖子和吴越都没有稍停半刻,不多时我们便重新回到了先前那个狭窄阴暗的山洞,等我们喘匀了气,转身往十绝古阵的方向看去,只见原本空旷明亮的山洞之中,哪里还有十绝古阵的影子,就连光线也变得极其阴暗,一浪接着一浪的阴气在黑暗中不断上涌,仿佛是九幽之中涌出来的阴风,让人不寒而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