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太极高手乔金宝/官涯无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上班,楚天齐就到了县委楼,来在书记办公室外。对面小屋关着,秘书吴海亮并未如期出来招呼。

难道乔金宝出去了?带着疑惑,楚天齐敲响了屋门。

“笃笃”声响过,并没有声音传出。

楚天齐便再次敲了三下,还是没人答声。

真出去啦?楚天齐下意识的拧了一下门把手,屋门应声开了。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屋里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人,正是县委书记乔金宝。

“县长,书记他……”伴着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小吴,不着急,我自己进去。”回头冲着楼梯处快步赶来的吴海亮一笑,楚天齐推门进了屋子。

乔金宝也听到了声响,抬起头来:“县长啊,请进,请进。”

“大早上登门,不打扰书记工作吧?”楚天齐说着,径直向办公桌走去。

“就是工作再忙,也不能挡了县长的大驾呀,请坐。”说着话,乔金宝站了起来,“你来的正好,上周在市里开会,得到了半盒好茶,给你尝尝。”

“那我还真有口福。”说着话,楚天齐已经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乔金宝稍微忙活了一会儿,把一杯热茶放到楚天齐面前。

陶醉的吸了吸鼻子,然后轻轻抿了一口,楚天齐一边吧咂嘴,一边不停的叨咕着:“香,真香。”

“那就好好品品,走时再拿点。”说话间,乔金宝拿起一份文件,放到面前。

楚天齐把茶杯推到一边,看着对方:“书记,我想向你请教点事。”

“说吧。”乔金宝抬起头来。

楚天齐说道:“这次九部委下发文件,书记组织了我们大家学习,这非常及时,也非常有必要。好多同志都表示,回去以后一定立即进行传达,深刻领会文件精神,对照文件要求,做好分管工作。”

“那就好,那就好,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好多。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我已经责成老夏跟进,严厉查处传达不及时、传达走样现象。”说到这里,乔金宝话题一转,“现在是九部委联合下文,省、市也接到了相关文件,肯定也会有进一步的细致要求。现在,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九部委文件指示精神,待省、市文件相继下发后,还需要再做一些具体部署。”

等?等什么等?还不是拖?想到这里,楚天齐接了话:“书记,省、市文件要求肯定更具体,不过九部委联合发的文也已经很明确。文件明确指出了针对地区,安平是标准的农业县,也有部分自然旅游景区,正好符合了文件适用区域。文件还分别对新申报、已开工和未开工项目做了具体要求,我们县里已经有了参照依据,正好可以比照执行。”

“文件是有了一些要求,但毕竟是面对所有适用地区,而每个区域却又有各自不同的特点。你就拿咱们安平来说,肯定和*市周边郊区县有区别,和你老家玉赤也有不同。不同区域还是需要有差异的操作方式,否则难免以偏盖全,甚至偏差太大。省、市毕竟非常了解当地实情,相关政策也更准确,针对性也更强,执行下来不会有偏差。”停了一下,乔金宝又说,“虽然部委的来头要大,但毕竟我们隶属于晋北省新河市,受省委、市委直接领导。按照省、市要求具体去做,肯定不会有错,否则难免有隔着锅台上炕之嫌,后果会很严重。”

“话虽这么说,可要是省、市一直不下文的话,我们难道就没有具体举动吗?”觉得话有些直,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假如省、市先向我们要方案,或是直接下来检查,我们要是没有具体举措的话,难免要担责任。”

“在官场上,越级行为是最被声讨和排斥的,若是县里弄过这么一次,以后的路会很难走。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不但党委领导要受到影响,政府主官的麻烦会更大。”乔金宝语速很缓,但话意却很重,“人和事皆同以理,若是个人出现越级,那要承担的后果会更重。”

什么意思?警告?楚天齐顿觉不悦,但仍心平气和的说:“既然部委文件被直接下发到县、区,而且针对的主体也是具体执行区域,那就是在指导我们执行。若是我们不去严格执行的话,部委追责会更严厉,甚至会上升到国务院层面,到时就是想通融一下,根本连话都说不上。”

“会吗?”反问过后,乔金宝笑了,“县长可是在发改委工作过,万一有那种情况出现,还望县长为了安平县发展,能够利用关系活动活动。”

妈的,反倒把球先踢了过来。暗道对方“狡猾”,楚天齐说出了直接目的:“书记,县委是把文件精神传达了,那政府就必须按照文件精神具体执行,我打算尽快去落实推进,还请书记能够支持。”

“你这么一讲,我真是感觉惭愧,看来以前对县长支持的不够,县长都变相提意见了。”乔金宝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当然了,县委肯定会支持政府工作,但也要注意方式,不能随便伸手,否则难免落下伸手过长的话柄。这次县委该传达也传达了,该督促也督促了,对政府也只能建议,政府若是自有主意,县委也不便过多干涉。至于政府内部,人们是按正确方式适当等待,还是支持铤而走险,那就不是我这个县委书记该过问的了。”

大帽子又来了,直接把我的想法定性成了“铤而走险”,真亏你乔金宝想的出来,难道你上辈子是开帽子工厂的?楚天齐心中甚是不悦,说话也就更直了一些:“严格执行国家部委文件,是每个党员干部都应遵守的规矩,按说那些执行部门没有排斥的道理。尤其按照项目运行状态,文件都有具体要求,执行起来并不模糊。当然了,要是真有想不明白的,我可以给他们往透讲讲,要是故意顶着不办,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既然县长这么有信心,我也就不多言了。不过还是再提醒一下,若是因此引起省、市领导或是下属反弹,县长还是要早有预案,以免到时手忙脚乱,以免给县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说着,乔金宝拿起了那半盒茶叶,“来,县长,找个小袋,我给你带点。”

这不是变相端茶送客,撵我走吗?不过该说的已经说了,再说也不会有什么积极结果。于是楚天齐站起身来:“不必了,反正我经常过来,下次来了再喝。”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看着那个离去的高挑身影,乔金宝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换,微笑霎时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冷笑。

“叮呤呤”,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乔金宝迅速来到门口,拉开屋门看了看,又立即关上。然后快步回到桌前,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领导。”

“九部委文件收到了吗?具体落实措施定了吗?怎么做?”手机里的声音透着威严,“你俩这几天处的怎么样?”

“领导,我俩处的很好,我对他的工作非常支持,他也很支持我的工作。文件收到了,具体措施……”一边走向里屋,乔金宝一边斟酌着措辞。

……

回到办公室,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笑了。苦笑,也带着一丝无奈。

在找乔金宝之前,楚天齐也预测过乔金宝的想法,以为乔金宝肯定是顾左右言其它,尽量转移话题。为此他还根据对方可能的做法,列出了几套应对方案。

在找到乔金宝,向对方委婉讲说想法后。楚天齐注意到,一开始对方就在转移话题,但却不是一味的躲,更不是防守为主。渐渐的,对方看似还在退让,但却已经在伺机反攻,而且对方反攻的很巧妙,是用省、市领导来压自己,而且还先入为主,把自己放到了非正义的一方。

乔金宝显然是不支持自己马上进入操作状态,但给出的理由却冠冕堂皇,而且不无教训意味,说什么“隔着锅台上炕,后果严重”。本来对方是消极抗拒上级政策,拒不具体执行,但却被对方包装成了“大局当先”,还不会留下相关话柄。

显然乔金宝早就预测到,自己要想实施一些政策,必须要经过相关的副职及部门负责人。而那些人大都是乔金宝的人,与乔金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在那些项目中肯定也是盘根错节,岂会轻易对自己积极响应?正是因为有这种担忧,也是出于对县委一把手的尊重,楚天齐才专门去找了乔金宝,结果乔金宝却是这样的态度。可自己要实施一些政策,显然又离不开这些人的支持、配合,也根本无法绕开。自己该怎么办呢?当然不能任由乔金宝摆布。可又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调动那些下属积极性,或是牵制那些人呢?

想了一通,有了几个方案,但都漏洞不少,楚天齐一时难做决断。

当初只以为乔金宝言过其实,善于假话、官话、套话,现在看来,还是一个太极高手,不但会躲避,而且还会以柔制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