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二十三章 失踪的归不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吴勉的光芒之下,归不归的位置多少有些尴尬。除了动脑筋算计谁之外,一般动手的时侯,老家伙都是在一遍看热闹的。加上白发男人怼天怼地的暴脾气,归不归出手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了。

不过他毕竟也是当年徐福的弟子之一,虽说不是广字辈的近徒。可也比大多数广字辈的弟子要强上不少。归不归同一时期的老人除了长生不老的人之外,大多数都已经相继凋零。在术法上面强过归不归的也只有那么几个人,这个时间登州城来说,术法在老家伙之上的也只有头白发的吴勉了。

“就算是皇宫,老家伙也应该回来了”随着时间慢慢流逝,百无求的心里开始越来越底起来。二愣子看着刚才归不归消失的位置。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早知道的话,老子刚才就跟着一起过去了。现在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谁知道那个老家伙是不是自己偷偷摸摸的去自杀了?不想跟老子一起轮回,你就直说”

“不等了”看着天色慢慢的阴了下来,吴勉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当下他主动站了起来,顺着刚才归不归穿墙而过的位置,就要再次走过去。这个时侯,百无求和小任叁都凑了过来。两只妖物也觉得这件事古怪,谁知道一会吴勉会不会和归不归一样有去无回?

在两只妖物的死磨活劝之下。吴勉应答带着它们俩一起过府查看。已经带上这两只妖物,索性连邱芳也一并带上。白发男人也不想带着归不归和补天石回来的时侯,发现家里少了个人。

带上了施展不出来术法的邱芳,吴勉便变了计划。他施展出来隐身之法,将自己和二妖、邱芳隐住身型之后,直接从靠山王府的大门进去。

在邱芳的指引之下,吴勉直接奔着密室的方向走去。一路走过去还是没有发现归不归的气息,那个老家伙好像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一直走到了后堂的一个角门附近,邱芳指着角门的方向说道:“角门后面再过一道暗门就是密室了,当初我就是在门角和密室相隔的位置和守卫相遇的。刚才任叁没有见到守卫,说不定现在他已经回来了……”

没等邱芳说完,吴勉已经打开了角门,就他在要走进去的一瞬间,角门里面突然冒出来一道寒光。白发男人不清楚寒光是什么,当下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寒光从他身边掠过的时侯,吴勉才看清这是几根比发丝粗点有限的几根铜针。针尖上面闪烁这蓝洼洼的光芒,似乎是淬了剧毒一般。

“小孩子的玩意儿”吴勉有些不屑的说了一句之后,对着铜针吹了口气。几根铜针竟然瞬间着起了火,在落地的同时已经化成了铜水。烧熔了铜针之后,白发男人冷笑着继续向角门里面走去,就在吴勉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角门之内的时侯。他的身体突然古怪的扭曲了起来,随后竟然在两只妖物和邱芳的面前,凭空消失在了角门之内

两只妖物和邱芳见到之后都是大惊失色。百无求第一个冲到角门里面,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也没有发现吴勉的一点行踪。看到二愣子没有像白发男人一样失踪,小任叁和邱芳也到了角门里面。仔仔细细的找寻了

一圈,也没有发现吴勉的踪影。

找不到吴勉和归不归的踪影,百无求对着身后的小任叁说道:“我们家的老家伙八成也是怎么失踪的。这叫什么事?丢了一个又搭上了一点。任老三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要是知道应该怎么办还站在这里的话,我们人参就是萝卜。”小任叁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的大侄子一眼之后,转头对着邱芳继续说道:“那个谁上次你也是怎么吃的亏吗?你是怎么逃脱出来的?”

“我倒没有这样的遭遇,在角门里面遇到了护卫,动手之后我发现不敌这才败走的。”说到这里,邱芳顿了一下之后,对着空气说道:“看来上次你并没有将我放在眼里,要不然的话那次我已经陷入你的法阵当中了,是吗?”

邱芳的话刚刚说完,空气当中便传来了一个冷笑的声音,随后一个被黑雾笼罩全身的男人凭空出现在角门外面。这个人堵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一人二妖说道:“月余不见,邱芳你怎么变成这样的光景了?原本我还想要与你再战一番的。现在的你,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

这个时侯,百无求冲着这个男人大声喊道:“别废话!你吓唬谁啊?有本事就把老子的爹和他叔叔都放出来!你和他们俩再战一局。能撑过一句话的功夫就算你臝”

说话的时侯。二愣子已经从怀里摸出来一个陶土烧成的哨子。这是当年归不归炼制出来的可以召唤出来另外一个百无求的发器。老家伙说过如果百无求遇到什么危险的时侯,而吴勉、归不归又不在身边的时侯,只要吹响了哨子便可以化险为夷。

就在百无求将哨子塞进嘴里的时侯,雾气当中的男人已经看出来哨子的古怪,突然对着二愣子做了一个手势,那个随时都会被吹响的哨子突然爆开。四溅的陶土碎片还将百无求的脸颊炸伤。二愣子的嘴边的皮肤直接被炸烂,鲜血滴滴答答的流淌了下来。

“如果你们还敢轻举妄动的话,一会被炸掉的就不止是脸了。”雾气当中的男人说完之后,又对着邱芳说道:“怎么说你也是方士出身,躲藏在靠山王的身边意欲何为?

是不是奉了杨素的指派,来靠山王殿下身边手机消息的?”

“我听说靠山王殿下收集了一块罕见的玄黄石。打算过来鉴赏一下。”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不在身边,邱芳只能靠自己的本事了。当下他索性直接点题,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也看到我的样子了,我需要用玄黄石来炼制丹药,可以化解我身上的病疾。原本打算直接向靠山王殿下索要的,不过怕他不舍得割爱这才出此下策的。”

“就为了一块玄黄石?”被雾气笼罩的男人不相信邱芳的话,玄黄石只是罕有却并非找不到。邱芳的身后是广仁、火山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为了一块玄黄石便到靠山王的府上行苟且之事?

看到雾中男人不信自己的话,邱芳继续说道:“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先将那块玄黄石借我。等我治好了身上的病疾之后,自然会回来向靠山王殿下请罪的。到时候邱芳愿在殿下身边为奴,我愿对天地发誓今日所说的话决不食言。”

“宝库当中都是靠山王殿下的私藏。不是我可以做主的。”顿了一下之后,雾中男人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前后两次来窥视宝库,第一次看在大方师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第二次还带了帮手一起前来,如果我还能放你活着离幵王府的话,靠山王殿下回来我不好交代。”

说话的时侯,这人的手中缓缓地冒出来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就在他要动手的前一刻,邱芳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冲着雾中男人说道:“你也说到我是带着帮手来的,真的以为凭着一个法阵便能将他们囚起来吗?

你不应该将他们俩囚在一个地方的”

邱芳说到这里的时侯,雾中男人身前身后的空气突然扭曲了起来。男人发觉那两个人已经破了自己的法阵,当下知道不是对手急忙转身向后逃去。几乎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从扭曲的空气当中窜出来一柄非刀非剑的法器,横在半空中等着他自己将脖子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