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南洋巨富(三)/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了500两银子的运作费用之后,张振勋得的两广总督衙门的回应是,建议他去找海外华人想法,因为海外华人更善于应对洋人。

这时张振勋回归中华己有10年,早己明白清廷官场的运作习惯,这分明就是不想向北京通报的推托之辞,不过也提醒了张振勋,确实可以找海外华人那边去想点法。

张振勋当然听说过海外华人的事迹,知道他们击败了八国联军,将清廷从亡国的边缘又拉了回来,就这一点来说,海外华人确实要比清廷强得多,而且现在海外华人实际形同割据,并且对外的宣传都是一付要全力維护民族利益的姿态出现,只是不知道他们对南洋华侨是什么态度。但即然朝廷不愿管,只能从海外华人这边碰碰运气了。

在穿越者组织上海工商代表团时,也邀请过张振勋,虽然张振勋未能参加,但也知道盛宣怀、严信厚、朱葆三等人这时正在青岛考查,于是张振勋连夜从广州赶到青岛,请盛宣怀等人引见,和华东政府取得联络。

而让张振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海外华人竟然只用了一夜时间就做出了决定,出动军舰到爪哇进行武装护侨行动,并且马上就要派遣一艘军舰先行,这可是张振勋想都不敢想的最好结果了,看来海外华人到是真的可以依靠的力量。

于是张振勋立刻道:“秦议长,如此再好也不过了,如果贵众武装护侨,一应的费用都由在下来承担,而且在下还愿意额外再支助贵众100万两白银,以酬谢贵众之劳。”

秦铮笑了一笑,道:“张先生不必如此,其实我们也是华夏的海外遗民出身,张先生一介商人,尚且能为南洋华侨的利益奔走,而大家既然同属华夏一脉,我们又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因此也无需张先生破费。”

张振勋听了,站起身来,向秦铮躬身一揖,声音也不禁有些哽咽道:“贵众如此高义,在下代表南洋数百万华人感谢贵众的恩德了。”

秦铮也起身道:“张先生不必如此,来,坐下说话。”两人重新落座之后,秦铮又道:“我们和清廷不同,清廷把华侨视为天朝弃民,但我们却把南洋华侨视为华夏同胞兄弟,兄弟有难,岂能不出手相助,既然清廷不管南洋华侨,那么我们来管。不过这一次护侨行动,我们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张先生相助。”

张振勋忙道:“贵众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只要是在下做得到,必然不会推辞。”

秦铮道:“张先生应是知道,我们初归国内,对南洋的情况不熟,张先生久在南洋居住,而且生意遍及南洋各地,对南洋的情况自然熟悉,另外我们出兵护侨,难免要和荷兰殖民当局打交道,而张先生和荷兰殖民当局有些来往关系,因此希望张先生能够派几个得力的人员协助我们。”

张振勋点了点头,道:“此及小事一件,在下可以马上安排。”

秦铮又道:“南洋气候炎热、疾病众多,我们的士兵多为北方人,恐怕水土不服,而且时间紧迫,也来不准备药物,因此还张先生多准备一些避暑、淸热、消毒、去火的药物,另外我们的军队到达爪哇之后,必会收容大量的难民,需要大量的帐蓬、食物安置。”

张振勋道:“此事也好办,在下在爪哇开了数家药店,尽可供军前所用,帐蓬、食物之类,更是不用贵众担心。”

秦铮道:“还有便是此地距离爪哇有万里之遥,军舰航行,需要补充燃煤、饮水、食物,还请张先生能够安排供应。”

张振勋呵呵笑道:“在下在爪哇开有两家航运公司,南洋诸国皆有在下的码头,因此尽可以供应贵众的军舰使用。”

见张振勋回答得这么痛快,秦铮反到有些觉得不大靠谱,道:“我们这次护侨,必然会和荷兰殖民当局发生冲突,甚致会兵革相见,而张先生在南洋的产业众多,尚需依附荷兰殖民当局,如果名目张胆的协助我们,恐怕会对张先生不利啊,因此如果张先生有那些不便之处,不妨先提出来,我们可以再行协商,如果明帮不行,暗助也是可以,不至于为了这次护侨,而连累张先生。”

张振勋听了,心里也不禁颇为感动,因为海外华人确实是在为自己考虑,张振勋归国10年,见了太多清廷的官员,只管自己的官职政绩,需要商人出钱的时候狮子大开口,但却根本不考虑商人的利益,倒是海外华人能充份替自己作想,确实是要有人情味得多。张振勋当然淸楚,如果自己帮助海外华人,荷兰殖民当局必然会对自已进行报复,虽然不会真对自己下手,但肯定会侵吞一些自己的产业。

于是张振勋道:“秦议长尽管放心吧,大不了就是损失一些钱财而己。在下身无所长,就是多年积蓄了些许钱财,但钱财不过是些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和用来做些有用的事情,如果能够多挽救一些南洋华侨的性命,就算是损失一些身外之物也没什么可惜的。”

秦铮点了点头,也赞许道:“张先生在真不愧为义士啊。”

张振勋道:“秦议长过奖了,在下只想尽己所能,为国家,为南洋华人做些事情,只可惜能力有限,这次护侨之举,还要倚仗贵众之力。”

秦铮点了点头,又想了一想,道:“张先生,南洋华人这数百年以来,一直都受欺压,我们对此也略知一二,而历代朝廷均视南洋华人为天朝弃民,无人为南洋华侨做主,现在我们也希望为南洋华人做些事情。可以借这次护侨到是一个机会,我们有一个想法,就是由我们牵头,成立一个以維护南洋华侨的利益为主的合作组织,把所有的南洋华人都组织起来,大家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不仅可以维护所有南洋华侨的利益,而且还能加强南洋各华人之间的联系,商贸来往等等,那时还要请张先生出面帮我们策划周旋。”

张振勋听了,也不甴得全身一震。张振勋当然清楚,其实南洋华侨的人数众多,而且又有大量的财富,完全可以主导南洋,但这数百年以来饱受欺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南洋华侨的身后没有一个庞大的政府势力支持,其次是南洋华侨自身一盘散沙,没有统一的组织;如果华东政府能够出面为南洋华人撑腰,并且充份整合组织南洋华人的力量,那么以后南洋华侨确实不用再害怕受欺了,只是张振勋怀疑,华东政府有这个能力吗?

张振勋是昨天到达青岛,晚上到是和盛宣怀等人谈了大半夜,对华东政府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也肯定海外华人在各方面的能力都要比清廷强得多,但他们现在只占领山东一隅,只是完成这次护侨行动或者可行,但要整合南洋华侨,并且支撑起南洋华侨的保护伞,张振勋心里可没有底。毕竟张振勋己是年过六旬的老人,饱经世故,而且又见过大世面,当然不会被轻易被几句话给忽悠。

现在张振勋和荷兰殖民当局的关系良好,排华运动基本也不会落到他的头上来,那怕是这一次为穿越者的护侨行动提供帮助,也可以花一点钱打发。但张振勋也明白,一但自己参与海外华人整合、组织南洋华人的事情,那么就等于彻底和荷兰殖民当局撕破了脸,因为殖民者是绝不希望看到一个统一的华人组织成立;如果海外华人成功到还好办,自已可以背靠海外华人和荷兰殖民当局周旋,而一但海外华人失败,那么自己在爪哇几乎沒有了立足之地。虽然现在张振勋己在中国大量投资,生意偏及南洋,但仍然有6成以上的产业在爪哇,尽管刚才张振勋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但现在让他拿所有的身家性命来作一场豪赌,张振勋还下不了这个决心。

好在是秦铮也看出了张振勋的为难之处,笑道:“这只是我们现在的一个想法,而且也还不成熟,而且一但张先生答应下来,确实是要冒很大的风险,因此张先生不妨慢慢考虑,不用马上回答我们。”

张振勋听了,心里也不由的赞叹,海外华人果然是做事大气,也不强人所难,到确实是有几分上位者的气度,因此道:“多谢贵众体谅。”

秦铮又道:“不瞒张先生说,我们打算借这次护侨行动,会逼迫荷兰殖民当局,在爪哇获得一个据点,做为我们在爪哇的立足之地,一来可以方便我们和南洋之间的贸易来往;二来也可以更好的保护南洋华侨,如果我们能够达到这个目标,是否就可以协商成立南洋华侨组织的事情呢?”

张振勋想了一想,海外华人如果真的做到了这一步,那么自己也确实没有必要再犹豫了,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如果贵众真能做到这一步,在下必当唯贵众马首是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