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我是医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多小时之后,北才又一次出现在李泽道面前,当然了,板着一张冷脸,看都不看李泽道一眼,偶尔“不小心”扫一眼,也跟看死人似的没啥区别。

李泽道很没眼力架的凑了上去,看着她笑笑指了指火堆旁的一块上面有一小块地方铺着他那破外套的大石头说道:“爬下去,把裤子脱了吧。”

北瞪大眼睛看着李泽道,那大长腿已然抬了起来了,就要给这个家伙一脚。

“不是说好帮你换药吗。”李泽道晃了晃手里的那草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心思怎么那么不单纯呢?你在想些什么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你想的那种人吗?我只是想帮你的伤口换下药。”

“……不需要。”北冷冷的说道。

“哎!”李泽道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人,为什么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医生是没有性别的,你看有多少男医生在妇科工作?之前你晕过去的时候我脱你裤子帮你取出屁股那石头的时候,我多看了一眼?”

当然,确实没多看一眼,他多看了好几眼。

北面色阴了阴,眼神杀气弥漫,然后冷冷的嘲讽:“你是医生?”

“这个……当然,医生不是我的主要职业,但是以我目前的水平至少比那些大医院的所谓的中医高明多了。”李泽道说道,“算了,随你吧。如果我一味强求的话,倒显得我真有什么目的似的,我只是不忍心看你身上带着伤,想让你的伤口赶紧愈合,毕竟咋们接下来又是车又是飞机的,至少还得折腾个今天才能回到燕京,你总不能一路上都站着或者趴着吧?算了,当我没说。”

李泽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表示反正屁股疼的是你又不是我,然后就要把手里的草药给扔了。

“等等。”北轻轻咬了咬牙的,出声喊道。

“怎么?”李泽道问道。

北没有回应,而是在那石头上趴了下来,当然了,下体压在了李泽道铺在那里的外套上,这样的举动让她觉得难堪,但是好像……有点莫名的刺激。

然后很是艰难的说道:“打晕我。”

李泽道无奈:“也就几分钟的事情,不需要吧?况且……我又不是没看过。”

“你……”北抬头,一脸愤怒的瞪着李泽道,一副就想踹人的架势了。

“呃……我的意思是我又不是没见过屁股。”李泽道赶紧解释道,“我的女人很多,你是知道的,所以,我真的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面对你。”

北想了想,也是,他那金屋里可是藏着好几位娇妻的,所以或许他真的没有其它的目的,毕竟他都已经有了那么多国色天香的女人了,怎么还可能会对外面其它的女人感兴趣?所以确实只是想给自己治疗伤口吧……这个人本来就有多管闲事的毛病不是?

突然觉得这种想法那是在贬低自己,自己怎么可能比他的那些女人差?于是北狠狠地瞪了李泽道一眼,银牙咬了咬说道:“你要是敢多看一眼或者是……有多余的动作,我杀了你!”

然后紧紧的闭上眼睛,只不过眼角在轻轻的颤抖着,那长长的性感的睫毛也跟着在轻轻的颤抖,可想而知,她的心里其实压根就没有她表面看起来如此平静的,而是波动起伏很大。

闭着眼睛等了半天,李泽道却是没有多余的动作,于是北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看着还站在那边的李泽道怒道:“不是要换药吗?”

李泽道指了指她身上穿的皮裤无奈的说道:“在你清醒的情况下你觉得我有胆子帮你脱裤子吗?还不得被你活活打死?所以,你自己脱一下,我先捣药。”

他的捣药就是把那草药的叶子塞进嘴里,然后嚼了起来了。

北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是的,轻轻的一点一点的褪下自己的皮裤以及内裤……这个女人此时一点都不冷漠不暴力,她对自己是多么温柔啊。

然后,她那饱满圆润弹性十足的臀部又一次出现在李泽道面前,当然,那简单包扎着的伤口看起来也如此的触目惊心。

李泽道看着偷偷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很是很脆的就把嘴里嚼着的药的药汁给吞下肚了,差点一个没忍住的,直接吐出来。

接触到北那如同杀人一般的眼神,李泽道赶紧指了指自己的嘴,表示自己还得嚼两下,北眼里的杀气弥漫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提上裤子然后一会儿又主动脱下一次吧?要知道,刚刚脱裤子的举动已然耗尽她大多数的勇气了。

“快点!”她冷声喝道,然后紧紧的闭上自己的眼睛。

李泽道知道,自己在不快一点的话,这个女人肯定会认为自己故意吃她豆腐……开什么玩笑,自己那种人吗?不是!好吧,李泽道其实是害怕这个女人的耐性没了,到时自己就死定了!

当下他赶紧走到跟前,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打开那简陋的包扎,然后把上面涂抹着的已然大半的药渣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清理掉。

也不知道是疼又或者是羞涩难堪还是这些情绪都有的原因,她的身体在颤抖,然后臀部自然也紧随着在颤。

“简直作孽啊,别这样颤行不行?我是那种很正常的男人好不好?另外……这种药很不好喝啊。”李泽道很是无奈,这么会儿功夫,他不由自主的吞咽了几次……药。

好在李泽道的抵抗力极为强悍,仔细轻柔且快速的把伤口上的药渣清理掉,然后把嘴里那满口药吞在手心上,微微捏了捏,然后轻轻的涂抹在那伤口。

北的翘臀剧烈的颤抖了下,然后那原本紧闭的双腿不由自主的稍微分开了下。

“咕咚!”这回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嘴里残留的那些药一股脑儿的吞下去了。

当下赶紧将她那伤口仔细的包扎好,说了一句可以了然后转身洗手去,洗手的功夫着实喘了好几口粗气,妈蛋啊,这真的是太刺激了。

洗完手之后,起身回头,北早就从那块石头上起身,并且已经提上她那皮裤了。

“这件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起。”北冷冰冰的说道,说话的时候,没有看李泽道的眼睛。

虽然她很努力的想说服自己,他是医生,自己是病人,那只是治疗而已,但是关键是她确实是病人,但是这家伙……不像是医生啊,所以心里觉得很不对劲。

上回晕了不知道没感觉也就罢了,这回可是清楚的感受到他那火辣辣的眼睛以及听到了他那吞咽口水的声音,这让她别扭却又觉得……骄傲?北很想否认做自己出现了这种情绪,但是那种情绪偏偏却又很是清晰的存在,这让她恼怒难堪异常。

“什么事儿?”李泽道一脸茫然的问道。

“我那里受伤的事。”北看李泽道的眼神就跟死人似的没啥区别。

“啊,你受伤了?”

北盯着李泽道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我没受伤。”

李泽道想,你就是逼我,我也不能承认啊。

到时候你要是拿着这事儿威胁我住进我那别墅,我可怎么办?这回真没房间了啊。

两个小时之后,天空已然露出一丝鱼肚白了,此时,李泽道他们之前抵达狼村之前所经过的那片密林的洪水基本已然消退下去了,只不过远远看去,就能看到树木被冲垮了不少,甚至,这密林里若是还有狗熊,只怕说不定的也给淹死了,毕竟虽然狗熊会游泳,但是可不是什么游泳能手,游不长的,况且,那水流的威力当真太大了点。

“可以离开了。”北看着李泽道说。心里莫名的,竟然有着一丝难以言明的不舍。她很确定自己其实很不喜欢这个鬼地方,所以真正的原因是……她很是干脆的把自己的想法掐断。

李泽道伸了伸懒腰说道:“太好了,总算可以走了。”

他说太好了……北很想打人。

两人收拾了一番,这打算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上那显得有些气喘吁吁的声音已然传了过来:“李泽道……李泽道……你还没走,那真是太好了。”

李泽道回头看去,却见上正从山上边跑下来,边朝自己挥手。

正如北所说的那样,被你那蜘蛛咬了之后,上的身体确实变得不协调,僵硬异常,现在往下走的姿势就好像机器人在移动似的,速度自然大打折扣了,难怪,这样的一个高手此时气喘吁吁的,脸上都是汗。

“怎么了?”李泽道笑呵呵的看着来到跟前的上说道,“总不会是想在我离开之前送我点这边的土特产什么的让我带回去吧?”

上笑了笑说道:“这边的土特产倒也没啥稀奇的,无非就是狼皮熊掌什么的,家家户户都存有一些的呢,想要的话你可以带一点回去。”

李泽道感慨:“都是土豪啊,那就准备一车让我带回去吧。”

怎么听都像是土匪进村打劫,所以上果断的换了个话题:“我已经把那两个人给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