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0章 帮他物理降温/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司承的身体都烫成这样了,还不肯打针吃药。

楚阮也没想到一向强悍如他也会生病。

她到底是有些了解他的。

厉司承的防备心理很重,生病的时候,他大概会更加的顽固。

一时间,她有些犹豫。

他把她给强行软禁在这里,她凭什么还要关心他的死活?

这样想着,她又把他给推开了些。

厉司承却声音低低地喊了一声:“楚阮……”

然后就没声音了。

楚阮想要推开他的手僵住,犹豫了几秒钟,又把他给拉了回来。

也不知道厉司承到底是清醒的,还是没有意识的。

他被拉回来之后,就很自然地圈住了她的腰,还把俊脸贴在她的腹部蹭了蹭。

楚阮:“……”

最终,她叹了口气,有些恼怒地道:“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楚阮看向杰森,说道:“你去打一盆凉水来,多加些冰块在里面,再拿一条干净的毛巾来。”

杰森并不太清楚她要这些是做什么,但是只要她不是想逃走就行。

厉司承的命令是看好她,只要她不跑就行。

杰森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楚阮把注意力,重新转向了睡得昏昏沉沉的厉司承。

摸了摸他的脸和手,皮肤都烫得吓人。

也不知道,她的方法到底管不管用,现在也只好试一试了。

楚阮把厉司承给扶着躺好,然后开始脱他的衣服。

这时候,门再次打开,是杰森端着一盆凉水进来,一脸吃惊地看着她。

拜托,那是什么表情啊?

难道杰森以为她是想对厉司承做点什么吗?

真是想太多了,现在的她可没那个精力。

看见杰森不动,楚阮赶紧叫他:“别愣着,过来帮忙。”

再这样烧下去,厉司承恐怕真的会不行了。

杰森放下水盆,走过来帮她扶起了厉司承。

楚阮淡定地指挥着杰森干活。

“把他的衣服给脱了。”

身后,传来杰森不确定的声音:“脱衣服?”

“嗯。除了内-裤,全部脱光。”楚阮头也不抬地说道。

她走过去,把冰块全都倒进脸盆里,和凉水混在一起。

半天都没听见动静,楚阮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结果发现,杰森像个大木头一样愣在那里,根本没有动。

她催促杰森:“还愣着干嘛?把他的衣服脱掉,我才好给他物理降温。”

杰森这才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黑黑的脸上,闪过一丝羞赧的暗红,然后开始剥厉司承身上的衣服。

楚阮端着装满冰块和冷水的脸盆走过去,杰森已经动作麻利地把厉司承剥了个精光。

她把干净的毛巾在冰水里浸湿之后,擦拭着厉司承的身体。

杰森好奇地问道:“楚小姐,这样就可以治病吗?”

楚阮一边擦拭,一边对着杰森解释道:“是的,用冰水可以做物理降温,或者用白酒也可以。他现在发烧又不肯打针吃药,这样是最有效的办法。”

她用冰冷的湿毛巾,反复地擦拭厉司承发烫的身体。

一遍又一遍,期间杰森还去换了两次水。

楚阮的胳膊,酸疼得好像已经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了,她才停下来。

厉司承的呼吸终于变得平和,身体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发烫,楚阮这才松了口气。

“这样就可以了。”楚阮停了下来。

杰森帮着把厉司承的衣服给穿回去,然后端着脸盆退了出去。

屋子里,就只剩下楚阮和厉司承。

厉司承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些,在楚阮给他拭擦身体的时候,竟然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但是他睡得很不安稳,俊秀的眉头时不时地皱起。

楚阮帮他掖了掖被子,然后拉过房间里的一张沙发,躺在沙发上打算将就一晚上。

她侧躺着,看着厉司承的睡容。

他们之间,到底算不算爱呢?

想着心事,楚阮也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厉司承还是没有醒过来。

楚阮伸手,摸了摸他额头的体温,感觉应该是退烧了。

她松了口气,穿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漱。

等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厉司承已经醒过来了。

他斜靠在床头,虽然看起来还是很虚弱,但是比起昨晚的情况已经好得太多了。

“早。”他看见她,黑眸瞬间一亮,然后勾唇,打了声招呼。

楚阮说:“早,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昨晚是你照顾我吗?”厉司承黑眸透着晶亮望着她。

“举手之劳。”楚阮伸手,动作很熟练的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

确实不烫了,没有发烧了。

楚阮道:“看来烧已经退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厉司承道:“很好,就是肚子有点饿。”

“我让杰森给你送点吃的来。”楚阮走到门口,想去叫人。

“不用叫他。”厉司承阻拦她,顿了顿,看着她说道:“我想吃你煮的面。”

楚阮下意识想要拒绝。

他们之间,似乎还没有到这种地步。

她照顾他,纯粹是属于人道主义。

但是给他煮面的话,她会觉得怪怪的。

楚阮没说话。

厉司承见她不说话,眼神暗了暗,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没什么胃口。除了面,我什么也吃不下,我昨天就一整天没吃饭了。”

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往床上躺去。

好像虚弱得跟坐月子似的。

楚阮忍不住问道:“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吃饭?”

到底,她有些心软了。

“嗯。”厉司承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真的很虚弱。

楚阮挠了挠头,“想吃面是吧?”

厉司承索性闭上了眼睛,似乎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个房间是个套房,除了一间卧室外,厨房和卫生间都设施配备齐全。

楚阮走到厨房,就着现成的材料,手脚麻利地把面给煮上。

他有胃溃疡,不能吃辣椒,她还很细心的给他煮了碗清淡的番茄煎蛋面。

十分钟后,楚阮把面端到厉司承的面前。

他没有半点胃口不好的样子。

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大碗番茄煎蛋面吃得干干净净的,甚至就连面汤都喝得一滴不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