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泼天大祸/小村那些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出门前,杨小宝最后瞥了一眼阳台,那里已经没了赵定均的人影,下场不问可知。

下楼拿了车,杨小宝一路狂奔,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到达了位于海州市南郊的韦家庄园。在眼下的非常时刻,也只有韦庄能够帮到忙了。

杨小宝来过多次的熟人,门口的警卫没有多作留难盘问,直接就放他进去了。最幸运的是韦庄本人恰巧也逗留在庄园里。原本他也是要按照到外地视察,这一场突然其来的台风打来了他的行程,让他不得不在庄园里暂作停留。

“韦首长,我从来没有拿任何事情找过你帮忙,但是现在我很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杨小宝闯进了韦庄的书房,劈头就是这一句话。

“你这么神通广大,还能需要我来帮你的忙?”韦庄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本来还想调侃几句,看到杨小宝面色凝重,立刻止住了笑意:“你说,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忙。”

“我需要你帮我救一个人……”杨小宝把燕紫受困在南山岛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

当然了,有很多不便提起的细节,自然是一带而过,比如他和燕紫的私人关系等等。至于其中牵涉到的赵定均等人的通敌叛国与阴谋陷害,因为事关重大,杨小宝不想把无关之人牵扯进去,同样也是略过不提。

“你的红颜知己不少啊!这位女市长我见过一面,很干练,有前途。”韦庄会心一笑,点了点头。他是何等精明之人,杨小宝虽然不提,但是这也并不难猜到,“你专程跑过来,就是为了想救她脱困?”

杨小宝点了点头:“她现在困在南山岛,交通中断,音讯隔绝,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除了找你,我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再说也来不及了。”

韦庄并没有马上答应或是拒绝,面色凝重地在书房里来回踱了几步,这才皱眉说道:“你想过没有?她是市长,是政府干部,省市两级民政部门还有海上救援力量不可能不顾她的死活,更别说上面还有几百号居民——我能调动的资源,你也能,地方政府肯定也能。”

这话的言下之意,自然是他本人其实也并没有更好的方法。台风是不认人的,救援船开航不了就是开航不了,不管是多么大的领导下命令也是一样。

韦庄唯一能比杨小宝或者地方做得好的,也不过就是能够利用手中的权力调派大吨位的救援船去南山岛。可是这样听起来好像能够解决问题,但仔细一想却并没有什么卵用。南山岛那种小地方是不可能有深水码头的,大吨位船只吃水深,根本无法靠迫近岸,还是需要小舢板或是小气垫船接驳。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之下,把人往那种小船上送,那跟杀人也没什区别。

“不,有一样东西只能地方政府调动不了,我也调不动不了。”杨小宝对这个问题想好了,抬头凝视着韦庄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潜艇。我需要你派出海军的潜艇。”

潜艇不惧风浪,吃水也浅,对地形条件的要求也没有那么苛刻,靠泊也方便,确实是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状况下的最佳救援方式。

这一点也是杨小宝在决定跑来面见韦庄之前,就已经想好的。这个办法其实也是得益于赵定均的给他的启发,此人所想出来让海事局派船的办法虽然不成功,但也无意之中给了杨小宝一个有用的思路。然而难处在于潜艇是军用船只,只有海军才有。

杨小宝自己虽然也在军队里混上了一个大校,但是毕竟从来没有正经服过一天的役,更不用说在军队里面,特情部门与海军作战部门相隔迥异,压根儿不是一个路数。他就算想找人帮忙,也压根不知道找谁。如果求助于神通广大的红星公司出面,也未必办不到,但是涉及的层级的需要协调的部门机关太多,等到海军的潜艇派出来,黄花菜早就凉了。

“好,我答应你。”韦庄稍作考虑,立刻一口答应了。他虽然并不是军队出身,但以他的层级和地位,动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海军调派潜艇到南山岛救人还是可以做到的,这毕竟也是光明正大的事情,用不着顾虑政治影响。

杨小宝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就不说谢谢了,从现在开始,咱们就两清了。”

“有你这么这感谢人的吗?”韦庄又好气又好笑,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拿起书房里红色电话坐机,开始拨打电话。这部红色电话是整个庄园里的独一份儿,连接着专用保密线路,同时还有多条备用通讯线路,与民用通讯是分开的,断不致于发生像赵定均那样困在招待所里连一个电话都打不出去的窘境。

“好了,我就不打搅你了。”杨小宝知道韦庄既然已经答应,就肯定会做到,也不再多说,转身径直往外走。到了书房门口忽然像想起什么似,回过头看了一眼韦庄:“我最后想提醒你一件事,我没有来过这里,我们也不认识,这对你有好处。”

韦庄愣了一下,忽然意识这话里的味道儿有一种不祥的意味儿,这个年轻人向来都是嬉皮笑脸,一副天塌下来也只当被子盖的满不在乎样儿,这么严肃认真的说话那还真是头一遭。

凡有破例,必定不祥。韦庄赶忙放下听筒追了出来,叫住杨小宝:“外面这么大风大雨,你想去哪里?到底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了?”

杨小宝笑了笑,淡淡说道:“也没什么,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你应该是闯祸了对吧?”韦庄微微皱眉,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脾气禀性很清楚,属于胆大包天,无所不为的那种,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干不出来的。但韦庄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闯个祸,惹点事而已,他也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你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得上你的忙。”

“不了。我的事情你一来你帮不上忙,二来就算你在能力帮得上,在原则上也一定不愿意帮。你跟我这种做事不择手段的,只求结果正义的人不一样,你是一个很清高的人。我很欣赏你的清高,我不想破坏你的原则,也不想破坏我们的交情。所以,我没有来过。”

说完这话,杨小宝再不停步,转身就走。

“等一下。”韦庄还是很固执地叫住了杨小宝,沉声说道:“你说说看,也许我会再帮你一次,就像你帮过我很多次一样。”

“也没什么。”杨小宝叹了口气,轻描淡写地说道:“就是我在过来之前,弄死了两三个人。”

“人命重如山,这事是不小。”韦庄面色凝重,眉头紧皱,狐疑看着杨小宝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弄死的这三个人不是一般人吧?是不是还得你的那位市长红颜知己身陷险境有关?你这小子什么都好,就在女人身上容易犯糊涂,着急起来就什么都敢干!”

这话里有一股前辈批评后辈的意思,但语气还是善意的,韦庄的嘴角还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人命案件虽然牵涉重大,但他到这个时候依然觉到此事可以摆平。

“韦老头子,也不枉你认识我这么久,还真是了解我!”杨小宝哈哈大笑起来,自嘲地说道:“我也不瞒你了,你猜得一点儿也没错。死的在三个人里面,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副市长,还有一个嘛,级别就更高一点,好像是省里的一个高官。”

韦庄不由得骇然失色,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如果是普通的刑事案子,就算案子再重大,他也从中操纵调和的能力。但是一下子涉及到三个政府高官的被害,其中还有一个是中央直管干部,这种捅破天级别的大案,是任谁也无法一手掩盖与平息的。

退一万讲,既使他有这个能量,这种事情也是插手不得的,因为这等于是赌上了自己毕生的政治声誉。他眼看就是要退下来安享晚年的人了,对于他来说,个人声誉是比起现实的权位更加重要的东西。

踌躇良久,韦庄长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下这样的手,但我相信他们一定有该死的理由。但是很抱歉,你说对了,我帮不上这个忙。你从来都不认识我,你今天也没有来过这里。”

“你还忘了一件事。”杨小宝淡淡说道,“我从来也没有找过你帮忙救过燕市长,你纯粹是出于关心南山岛那几百个居民的安危,这才会出面协调海军派潜艇的。还有,我什么都没有跟你说过。”

说完这些,杨小宝笑了一下,轻描淡写补充了一句:“趁着这件案子还没有爆发,整个海州市还没有全城戒严搜捕我,我还得去了结一点恩怨。”

韦庄默默地点了点头,眼看着杨小宝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一股沉重的无力之感涌上了心头。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今天这样无能为力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