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章 欢喜新院/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即使明面上不愿意承认,但武苍霓很清楚这个事实,己方长期追随那个人一路走来,看着他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把各种远超自身实力的强敌一一辗过,在心里累积的形象,就是“匪夷所思、不可战胜”,如果说山陆陵是战神,那团长就是天,神再厉害也翻不出天去。

何况自己等人当初之所以能一路赢过超越自身的强敌,跟着团长本来就是最大的原因,对上他底气自然不足,理性上就该把自己估弱三分……

想到天菩萨身上,可能还有那个人传下来的后手,实力又稳压自己这边一筹,武苍霓就觉得此番不可冒进,否则可能直接掉坑里去,死都死得不明不白,而这也正是尚盖勇的想法。

况且,还有一点关键也让尚盖勇很在意。

当初碎星团垮台时,天斗剑阁出力甚多,积极追杀,十字庵、鲲鹏学宫却是选择置身事外,袖手旁观,欢喜院也是一样,而后当数年后,碎星者积蓄力量归来,帝都之战爆发,萧剑笏、月光神尼却站到碎星团对立面,与龙仙儿一道维持了李家地位,欢喜院却依然维持了沉默。

不仅仅是在这件事上,天菩萨如今已经秘密成就大能,肯定在新帝国成立时,起码也有天阶,符合这些年的种种传闻,换句话说,凭着这份实力,她早就足以成为天下邪魔之首,在九外道中如神明一般的存在,只要她稍微有点意思,根本没有亢金龙活跃的余地,甚至早在百族大战结束后,就能统领九外道,威压天下。

但她这些年异常低调,从不张扬,甚至没让人知道她已证天阶,当真藏得好深,舍弃原本唾手可得的尊荣与发展,宁愿让欢喜院只是九外道中的一名普通成员,只是依靠种种流言震慑敌手,不至于被打上门来,对一切都沉默以对,似乎什么也不关心。

若非当真天性恬淡,不重名利,就是暗中有重大图谋,而关于前者,尚盖勇打死都不会这么想。

那么……暗中怀有重大图谋而隐忍多时的她,为什么现在决定站出来?而且还是在萧剑笏、月光神尼都开始向碎星团示好时,选择了站在碎星团的对立面!她的图谋究竟是什么?她早些年的隐忍,是在顾忌什么?

“……那个人……如今还好吗?”

纱帐后,传来一把轻柔好听的柔音,语气充满真挚的怀念,又非常亲切,像是一个妻子在晚辈面前,怀念久别的丈夫,但这话听在武苍霓、尚盖勇耳中,感觉非常别扭。

尚、武两人都没有回答,这问题的答案,自己不可能知道,但天菩萨的口气确实是非常古怪。

从以前到现在,别人口中提起那个家伙,不是咬牙切齿,就是怨毒刻骨,再不然就是讳莫如深,总之没什么人盼着他好,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哪个人提起他,语气是那么期待,两人都很想问:妳真的那么想看见他?真的有这么怀念他?

……这可真不是普通交情啊!

“那个人的事,与碎星团再无关系。”尚盖勇冷冷道:“欢喜院这次是要替心魔阁出头,把事情揽在身上?欢喜院这些年不问世事,跟心魔阁怕是没这种交情吧,天菩萨这次出头却是为何?”

“……欢喜院这三字,是当初士笔那个小滑头的坏心眼,这些年来,让我们为你们白扛了心魔阁这许多怨恨,也是累人,自今而后,世上再无欢喜院,我已允诺心魔阁正名。”

柔和的声音,带着几分慵倦,持续传来,“燕姣然的尸首,并不在此地,这里也没有你们真正想要找寻的东西,何必恃强凌弱,逼着他们不放?真要逼得他们走上绝路,一心报复,两位也没甚好处,两位能否看在过去情分上,给我一个面子,今日就此作罢呢?”

一番话说完,以令符力量编织出的纱帐之影骤然消失,天菩萨传来的神念和力量直接离场,竟然没等尚、武两人的回答,仿佛全不担心他们的想法。

实力不够,就是跪地求饶,也不会有人理睬,但当有着足够镇压一切的实力,哪怕嘴里说着软话,也是不容质疑的意志!

武苍霓、尚盖勇对看一眼,脸上都是苦笑,对方确实很会做人,如果天菩萨持续在这里,己方直接退缩,就好像被她轻易逼退的一样,传出去不好听,说不得要先做上一场,才好收手,所以她话说完,就直接离场,把决定的选择留给己方。

然而,如果己方听不懂她的劝告,坚持要“恃强凌弱”,那么,身为大能的天菩萨,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出面惩戒己方,也来恃强凌弱,那就是己方自讨没趣了。

“……今日就给菩萨面子,心魔阁谨记别再惹到我们头上!”

武苍霓抛下这一句,与尚盖勇一同离开,虽然藉机搜索司马冰心线索的目的没有达成,但纯以探索来说,今天已经得到够多的讯息,应该见好就收了。何况天菩萨的话语中隐约透出信息,似乎知道己方想要搜寻的东西为何,也知道并不在此处,那也没必要在此浪费时间了。

两人破空而走,转眼无踪,也直到他们彻底消失,方圆千里内再无气息,心魔阁才结束了封闭警戒,出来与援兵见礼。

绝体、绝命两大法王,率着一众弟子,摆开邪道仪仗,奏乐鸣炮,迎接欢喜院的七大天女,感谢天菩萨相助之恩。

一直以来,天菩萨都刻意低调,从不参与九外道的团体事务,也不出来替欢喜院争什么福利,但哪怕她什么都不作,九外道中又有谁敢无视这一尊大神?虽然天菩萨自百族大战之后再无出手,不曾在世人面前展现过天阶之力,但种种流言不曾少过,九外道中的高层,也都是直接把她当做天阶对待的。

“黑帝”亢金龙大会九外道,踩着封刀盟一步登天,更一统天下邪魔,威风八面,这是外界所共知的事实,但几乎不为外界所知的一点,却是九外道大会后,天菩萨打破了过往沉默,表示支持亢金龙。

正因为有她的支持,亢金龙才能如此迅速地统合诸家邪魔,成为一代黑帝,所以当亢金龙殒落的消息一出,九外道中各邪魔便开始纳闷,现在代理人没了,天菩萨是要继续沉寂?还是会另扶代理人?又或者……她本人要站出来了?

现在,答案看起来明显了……

心魔阁众邪人对这一点尤其在意,趁着接触,要向七大天女问个明白,但想归想,首先处理的问题却是……

“多谢诸位援手,我心魔院上下同感盛情!”

绝体法王在报名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强调了自家名称,仿佛在宣示主权,而他身后的其余心魔阁弟子,都是同样的态度,就连整个菱体洞天,都仍持续处于肃杀、警戒的氛围当中,充满了紧张气息,仿佛敌人仍在,一点都没因为碎星团的天阶者离开而舒缓。

对于心魔阁这份表态,七大天女都晓得其中是什么意思,柔情天女笑着掩口,道:“心魔院的各位不用担心,黑帝虽然已经殒落,但我们之前的承诺,仍然有效,诸位也当听到了刚刚菩萨和碎星团的对话,有天菩萨指示,我们如今已经改名避让了。”

亢金龙身亡,心魔阁上下着实担忧不已,生怕天菩萨会推翻先前承诺,阻碍宗门的正名大业,现在听到对方确认,心里一颗大石终于落了地,人人脸泛喜色,都是松了一口气,种种变化,看在七大天女眼里,都是暗自好笑。

“……诸位。”

绝命法王向贵宾拱手,正要开口,旁边的李月白忽然道:“且慢,如今我派正名,贵派应该也改了宗名,敢问欢喜小筑如今……”

“李兄却是误会了,敝派并没有改叫欢喜小筑……”

柔情天女细语媚笑,最擅引人情动,但话语听在心魔阁众人耳中,却有若雷震,晴天霹雳,如果只有自家改名,欢喜院没有跟着改,那九外道之中岂不是有两家院?那自家这个*的学术机构,与欢喜院这个乱七八糟的组织并列,怎能得到江湖同道尊重?万一被人误解,以为自家这个学术机构,其实是欢喜院那种淫秽肮脏之地,那该怎么办?

刹时,心魔阁众人各个目露凶光,想要质疑对方食言,可是转念想到对方门中有一名大能坐镇,哪有自家耍横的余地,各个又灰心丧气。

“……那个……”

李月白不免有些懊悔自己闹热提的问题,一下子捅了个马蜂窝,进退两难,现在只能硬着头皮问道:“未敢请教,贵派的新名为何?敝宗当隆重遣使,厚礼相贺。”

“呵呵,不过区区小事,何必弄得那么隆重?”

柔情天女抿唇而笑,话却让心魔阁众人越听越不是味道,名不正则言不顺,姓名关乎性命,对方却认为是小事,那自家人这些年为了正名而抛颅洒血,岂不都是傻瓜?这算是在当面讽刺?若非对方如今靠山太硬,只怕就要出手扫灭奸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