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章 冰雪魔道/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更是没有人能料到的变化,即使司马冰心如今展现出的力量已经远超寻常天阶,但能否接下,依旧谁也说不准,但更让众人惊奇的是,就在劫雷命中的一瞬间,司马冰心却连同身后的巨大妖都形影,一起消失不见,不知去向。

“……怎、怎么搞的?”

正清醒过来的司马令公,看着渐渐恢复清朗的天空,压根弄不清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也是在场大多数人共同的心声。

“不对!”

温去病却心念一闪,明白过来,跟着身影从原处消失,武苍霓、尚盖勇也紧跟着离开,追着他的去向,进入空间边际。

------------------------------------------------------------------------

醒悟过来,从原地消失,温去病要追随司马冰心的踪迹前往的地方,就是空间的最边缘,始界的最外侧,这里是始界与其他的空间最近的地方,仅仅一道次元裂缝相隔,在封神结界封禁下的始界,想要前往这个位置,途中要承受空间乱流与法则排斥,没有三重天阶的修为,就是想来也来不了。

但这一回过来,温去病只觉得一路上遇到的无论是空间乱流,还是法则排斥,都比上趟要弱化许多,很显然,这一切与封神台刚刚再次受到的严重破坏关系不小,如今只要有天阶境界,便能踏足该处,换句话说,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过来了,这……可非常不利安全。

这处地方与其他世界实在太近,如果有心人做些什么,很可能绕过封神台的封禁,打通通道,让其他世界的高位存在降临,亦或是将破坏力牵连引向已经残破不堪的封神台,彻底打破始界的最后防御。如果有时间,应该在这里也做些布置,至少撑到封神台崩溃……

不过,焦头烂额之际,现在也顾不上这许多了,自己现在有种强烈而不详的感觉,冰心的事情没有完,必须要紧追着看下去。

当终于来到始界的最外侧,温去病看到武苍霓还未赶至,尚盖勇却已经到了,正神情严肃地望向前方。

“……你来得迟了。”

尚盖勇伸手指向次元裂缝中的某处,看似不远,实则已经不知相距多少亿万里,一个渺小的影子,正在当中载浮载沉。

这样的距离以及法则之力的作用,寻常目视无用,只能用心去“看”,感受那方的气息,温去病很快就确认了司马冰心的气息,还有,在彻底脱出始界,不受遮挡之后,益发清晰的妖都之气。

在封神台正常运作时,即使是万古存在,想要脱出始界,去别的世界、别的空间,都不是那么容易,但随着封神台半毁,即使大能也能自行离开,遨游诸天,如今封神台更是崩溃在即,后头又有太古妖都的庞大力量支持,司马冰心虽然方才登天证道,却成功从始界破出,转移了出去。

这样的空间转移,通常能躲开很多的追踪攻击,可以做到跨界攻击的手段,即使在大能之中,也没多少存在能使得出来,可面对天劫,区区空间转移就毫无意义,人转移到哪,劫雷就跟着落到哪,还顺着因果牵连,有份涉及的一起打。

刚刚在冰心消失前,众人就亲眼见到,劫雷追着她打落,更还透过她,万道金蛇打落到和她联结,并不断提供能量的太古妖都内部。

在始界时,太古妖都显现出来的只是一个朦胧虚影,本身位于不同次元,没有任何人能够攻击到妖都,但劫雷代表着天道法则,超脱于次元位面之上,这一下确实透过冰心,打入了妖都。

而在这里,温去病更清楚地看见,即使脱出始界,通过次元裂缝转移了亿万里,最后的那道雷击还在继续,整场雷劫的最后三道,一道接着一道,分别化成雷龙、电虎、火凤,轰袭向司马冰心。

因为触动了辅助渡劫的惩罚机制,这三道最后的劫雷,威能都比正常强度要猛得太多,莫说寻常天阶者不可匹敌,就算是大能,硬挨一记都要殒落,可以说是必死的危局。

然而,存在于太古妖都中的神秘力量,却是拚了命也要护住这块道标,保住这唯一的开门钥匙,不管落在司马冰心身上的天劫威能有多强烈,都不管不顾地全数吸摄过去,由整座太古妖都、一个如今独立的世界来承受。

万古历劫以来,像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辅助登天者度劫的一方,被认定是一个残破的世界,最终劫雷的惩罚性轰击,被分散到整个世界去承受。

连着三道强横无匹的劫雷,先后都劈得司马冰心半死不活,虽然劫雷只是稍稍沾身,威能尚未释放,就被太古妖都中的神秘力量抽走,由整个世界承受化散,冰心本身又有高速重生的异能发动,可连着三次,哪怕只是轻微的能量散出,都是整个身体爆开,而后重组,一条命去了七八成,险之又险地幸存下来。

而作为承受这三道无匹劫雷的主力,太古妖都连续遭受雷、电、火三重肆虐,完全是受到了一次毁灭性的浩劫打击,宫殿摧毁,大地开裂,建物成灰,本就在封神之战中就败落的死亡都市,彻底成了断垣残壁,充满荒芜的气息。

只是,温去病、尚盖勇都确实感受到,在那劫雷破坏下化为一片空无的太古妖都当中,却有着某些超乎自身理解范围的东西,真正开始运作,或者说……被劫雷从禁锢中释放了!

原本的太古妖都,在封神之战中失落,在那个人的布置被次元封断,本是在一种绝对的禁锢之下,空间隔离、时间停顿,堪称永恒禁绝,哪怕之前诡异地与司马冰心连结,异动连连,这种封冻的状态也依然维持,没有任何力量能从外界打入。

但天道法则降下的劫雷却不属于寻常力量,超越次元,不受时空限制,在连续三道劫雷狂轰下,妖都倾毁,烈焰焚烧于焦土之上,天空有漆黑暴雷横过,却代表着昔日被冻结的时间打开,光阴重新开始流逝,封禁已然彻底被破坏,里头原本被禁锢住的东西……活起来了。

刹那间,温去病、尚盖勇心里都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甚至,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恐惧,而在莫名远处,最后三道劫雷打完,空中依旧秧云盘旋,似乎对这个结局感到不满,很想要持续打下,却恪于法则限制,最终只得轰轰隆隆,极度不甘地消失。

哪怕度劫的情况和过程实在特异,怎样也好,司马冰心最终度过了这场威力乱七八糟的雷劫,淬体完成,上应天道法则,登天称尊,开辟大道。

天阶度劫中的铁律,但凡一分付出,就有一分收获,渡劫时承受的雷劫威力有多大、受的痛苦有多强,最后所得的成就便越高,能挺过这种变态雷劫的司马冰心,站上天阶的起点,也不照道理,新开辟的法界,极寒冻绝,直接就在天阶二重的末段位置上。

遥遥感应,虚空之中,一颗六角冰晶的虚像,不住旋转、放大,最终演化成一条寒冰大道,与司马冰心相连,直贯法界。

“……是冰之大道……元素类的啊……”

尚盖勇见状不禁低声自语,如果只有前半句花,温去病不好说什么,但后半句话,却是明显意有所指。

魔族的修途,通常就是追求舍弃肉身,自在超脱,而肉身元素化,就是这条路子上的直接表现,所以魔族的天阶者、大能,过半都是走的元素类的大道。

司马冰心虽然能在这种情况下登天成功,该说一句恭喜,但此刻的她,究竟是怎样的存在?看起来……却不太像是己方这边的。

温去病心头也乱成一片,只能随口应道:“你该庆幸了,她不在始界中成道,否则冰之大道的几个登天异象,都是在比大场面的,在神都那种地方,死个几千万人就能摆平,都算走运的。你这人道之主到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遥远的彼方,连接大道,法界塑造完成的司马冰心一身的衣裙,都转为雪一般的白,连同重塑血肉之后的头脸,都变成一种完全没有血色的苍白,比从前更美,却是一种让人打从心里发寒的冷艳,甚至所呵出的每一口气息,都拉出长长的白霜,世界以她为中心,不住延伸着被冻结的面积……

一切到此,看似都已成定局,再没有什么人可以插手干涉,温去病、尚盖勇彼岸相望,徒叹奈何,却不知道,司马冰心证道之后,却要去往何方,是否还会归来始界,更没想到会异变突发,漆黑的天幕骤然破开,一只黑色大手横伸而来。

天黑,手如墨,这只大手最初并不是很容易察觉的,但它的存在感实在太强,这一下伸出,几乎横断了整个天空,明明是漆黑无光的手,可是只是遥遥观看感应,温去病、尚盖勇却都生出一股刺痛的感觉,不光是肉眼受创,更还被侵染心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