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迷梦一生/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逐步登上台阶,如今成为黑暗帝王的龙晋涛的心头无比复杂,这几年里发生的一切,充满了非现实感,而回首自己的这一生,当真是如梦似幻,尤其是在那一天,被龙仙儿这疯女人拦下之后,整个人生就扭曲到成了一场完全不真实的幻梦。

如今的自己,莫名其妙就从原本密侦司统领这种高级打手,一跃成为这个庞大“帝国”的实质掌控者,无论是叫帝国,还是什么见鬼的联邦,体制和名称或许有些改变,但在自己看来,全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东西,而自己联邦最高统治者的身份,也并不是自封,是宫内宫外,甚至大地上所有人、仙、妖、魔的公认,甚至连鬼族都这么认知着。

事情如此剧烈变化的关键,还得回溯到几年前,封神台崩坏,世间一切剧变开始的那一天。

当时,自己接受密令,神妃让自己带着密侦司的高手,配合玉虚真宗的仙尊,联合撒网,全力绞杀九外道的邪人,帮助碎星团完成大业,让尚盖勇成为货真价实的人道之主。

得到这个命令的自己,一度非常错愕。有些事情一早就在自己的预料中,像是神妃这些年坐看碎星团崛起,自己就料到她必有后手,历来真正的大事与盟约,她都是亲力亲为,从不假手于人,而且以她的手腕,帝都之战时既然能拉拢萧剑笏、月光神尼,那么如今要说动玉虚真宗合作,也是情理中事。

但到这一刻还摆出这么一副架势,毫无保留,哪怕拚尽身家也要援助碎星团,助其成事,特别是助跟己方最难以和解的尚盖勇成为人皇,这种荒唐举动自己就完全无法理解了。

“……我理解,我们是没必要和碎星团拚到不共戴天,适当与他们释出善意,也是交涉手腕,如今封神台不稳,妖魔对人间虎视眈眈,的确不是人族内讧的好时候,但这些……是不是有点过了?”

对着又下了荒唐指令的神妃,龙晋涛一如过往无数次的那样提出质疑,“碎星团如今对我们的敌意是事实,而且妳我心知肚明,他们既然把当年的帐算在我们头上,那双方矛盾是不可能化消的,即使化消了又如何?我们一路走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奉尚盖勇为主,向他竭尽忠诚吗?”

这在龙晋涛而言,是最不可思议的一点。

碎星团那帮人巧妙制造形势,以四镇民心为根基,堂而皇之地让尚盖勇行人道,并且迅速修练出雏形,以此来压制鬼气,这在李氏正统王朝仍存的情况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情形。

有大能支持,王朝政权在手,如果龙仙儿有意阻止,他们一千一万个不可能成功,可她却在握有绝对优势时,静静地什么也不作,坐失良机,到如今……尚盖勇其势已成,如果真让他摆脱鬼族束缚,借助人道成就大能,到时登高一呼,举兵统一四境,自己都不知接下去己方要拿什么去打?

那……难道龙仙儿这些年作这么多,不惜反叛李昀峰,背叛那个人的计划,推翻李家正统,又压着不选帝皇登基,令真命天子出缺,就是为了推尚盖勇成为新的人族帝皇?这简直是脑残到极点的答案。

自己想不通龙仙儿的目的,但自己现在与她同在一艘船上,脱身不得,照她这么干下去,前头显然是死路一条,而自己也会跟着一同陪葬。

当年暗中谋夺龙家家主之位,事败逃亡,后来又执掌密侦司,操控天下大权,在神妃带领下,密谋反叛李家,造反上位……自己的人生,就是一连串的力争上游与不甘屈居人下,始终是在谋取更进一步的权位,虽然近日颇有些感慨,觉得权位尽虚妄,高处不可凭,看开了一些东西,但也没有看开到要这么去舔碎星团的脚趾,当尚盖勇的奴才啊!

自己心里甚至还有一个怀疑,随着温去病的身份曝光,神妃与温去病年少时的过往,于自己早就不是秘密,在自己看来,这两个人之间明摆着有点什么。

龙仙儿能谋善断,虽然时常表现有些疯癫,但事后看来往往是有深意在,不可能是那种会为了感情,忘却理智,放弃一切的蠢人,可除此之外,她这段时间的行为根本没有合理解释,自己只能怀疑,她会否为了温去病,疯得比自己理解的还要厉害?

眼看龙仙儿越玩越偏,在作死的道路上发足狂奔,自己进行了劝阻,而她也一如过往无数次遭到劝阻那样,压根充耳不闻,自己在出面拦截秋艳红时,还非常扼腕地感叹,这下真要陪那个疯女人一条路走到黑,莫名其妙就成为碎星团的走狗了!只希望这次兔死狗烹的结局不要来的太快……

这个心理预估,却只中了一半……

秋艳红不好杀,又有一堆护符藏身和地泉剑在手,她只求保命逃逸,自己的追杀并没有太大效果,认真打起来,她甚至还有跟自己拚个同归于尽的能耐……自己怎么可能为了碎星团的安危去和她拚命,当然是做做样子,脱离核心战场后放水兼放人。

然后等自己回来,整个世界都彻底变了……封神台塌了,诸天神魔回归,连自己的老板都换人了。

……碎星团四武神中的“百难臆度”韦士笔,就是李昀峰!

这个事实真相,即使以自己饱经历练的心境,也直接被震得晕头转向,压根不能理解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荒唐事,跟着,才体会过来,当初碎星团那个人的谋算中的深深恶意。

……这才叫算无遗策,这才叫摆布天下于掌上!

当初谁都以为看清了那个人的短处,只顾着领着手下征战妖魔,却没建立政权,偏偏行事遭人嫉恨,以致最后被李家清算,辛苦建立的碎星团被兔死狗烹,毁于一旦;后来神妃出世,李家垮台,很多人又自以为看懂了他的安排,原来一切是他的布局,碎星团不过是特意打造出的用完就丢的工具,神妃才是他的真正后手,只不过他还是算差一着,后手叛变,终是把李家给掀了,可见算计不能尽如人意。

……却不料,事情兜兜弯弯一大圈,最终所有人都愕然发现,什么也没能逃出他的掌中,连神妃都只是他留下的后手之一,他真正的继承人,一早便已经摆在身边,打退妖魔,随手覆灭碎星团,扫开所有前路障碍,再由他一早安排好的继承人走上前台,开创朗朗乾坤,清平盛世。

如果不是意外频频,好好的封神台突然要崩,诸天神魔太快回归,照他原有的计画一直走下去,人族真会享有一段罕有的太平盛世。

前前后后,瞬间想通了那个人的整个手笔,桀傲如龙晋涛,也不禁拜服,如此翻手为云覆为雨的能耐,如此算无遗策的谋划,就是自己自认了得,也是远远不及。

而关于他留下的这名继承人……

龙晋涛回想到过往谒见经验,那个初时温和平稳的皇帝,似乎因为忌惮碎星余孽和消失的那个人,渐渐变得神经紧张,偏激易怒,更满口无上皇威的天子言语,越来越像一个高高在上,不知人世疾苦的帝皇,却也越来越不像原本的他,如今想来……

……那个家伙!是打从刚登基未久,结束对碎星团的清洗,那个人不知所踪,就开始训练替身顶位,进行这个计画了吧!

这个计划的持续时间太长,为了能取信于人,替身必须要修炼人道,而急于速成的强行灌输众生之力,导致最终走火入魔的结果,就是那种超级违和的言行,把某个原本还算正常的生物,硬生生在众生之力同化下,弄成了帝皇的样板。

甚至连那个替身的真面目,自己大概也能猜想得到,当初新帝国建立,密侦司甫创建时,曾经扣押了一名妖族的帝江妖王,最擅长变化人形,维妙维肖,密侦司原本有大用,但不知何时失了踪影,自己曾经问过神妃此事,对方直接搪塞过去,将此事划为绝密。

擒住帝江妖王,加以洗脑,让他相信自己就是李昀峰,修炼人道,再加上走火入魔后满满的帝皇作派,作个替身足够,不但可以瞒过众臣,甚至连复起的碎星团也给一道瞒过,成功上演一出公子献头的戏码,瞒天过海,让韦士笔得以重新回到碎星团去。

龙仙儿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不作为,也有了解释,她的持续静默,放任碎星团行动,是为了配合老板的行动,而为了让老板的行动顺利,她打从帝都之战前,就不断卖力演出,利用各种敌意放大,把碎星团的目光牢牢吸引在自己身上。

碎星团的几名首脑,都不是易与之辈,尚盖勇粗中有细,武苍霓智勇双全,温去病更是无比刁钻,想要把他们全数瞒过,成功潜入,这个瞒天过海之局,不但得布置周密,还要够强烈,将他们的注意力彻底引来,韦士笔此番能够成功潜伏,龙仙儿居功不小。

那段时间里,龙仙儿可以说是豁出全力在支持老板的行动,一面要吸引碎星团目光和仇恨,一面要顶着恶名造老板的反,还要替暂不在位的老板稳住大局,让骤然失去真命天子,更持续保持空缺的大地局势不至于因为复起的碎星团的掀波,有太大的动荡……一根蜡烛何止两头烧。

而这么大的压力,这么困难的计划,她一个人全部顶住,把秘密保守得严严实实,没有对任何人透漏,连自己这个应该是她心腹和最重要打手的人物,都被彻底蒙在鼓里,直至事情底定,“老板”归来,才晓得先前密侦司所谓的造反、脱离李家控制,从头到尾就是一场大笑话。

“龙卿,这一路辛苦了,往后对你将有重用,继续好好干吧。”

封神台崩毁时,李昀峰从天而降,对着龙晋涛这么说着,还伸出手拍了拍他肩头,似乎是要示意亲善,释放出“你当初的谋反愚行,朕全部赦免,不用在意这些小事,继续努力干活吧”的讯息。

龙晋涛自认一直是个天生反骨的男人,对于别人自以为是的高高在上,素来就有非常强烈的反感,无论对面是谁,所以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要挥拳狠狠在这张自信但是讨嫌的笑脸上重重打一记。

考虑到李昀峰在刚刚的连番大战中出力不浅,伤势极其严重,胸腹之间的伤口,甚至还在止不住地猛出血,这一拳得手的希望委实不小,然而……

抬头看见李昀峰身后的天空,妖星、魔星乱舞,万鬼啸空,妖魔乱世,亡灵天灾已经近在咫尺,纵是桀傲如己,也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一个人族内鬨的好时机,妖魔鬼族都已经打到门口了,再不齐心协力,人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百族大战时候人族的凄惨情况,如今的小辈们或许印象不深,自己可是历历在目。

“遵命!陛下。”

一声称呼,龙晋涛单膝跪拜,向归来的君王表示臣服,而之后,李昀峰展现惊天能耐,连同佛、道两门,把人族危倾的大势给稳定下来。

短暂臣服,是有意义的……但龙晋涛做梦也没想到的是,才没过多久,连这声“陛下”都有了不同意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