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1039 扮猪吃老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我一拳把坦克放倒以后,骨头对我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这很正常,这个世界本就是以实力为尊。十分钟后,我来到了骨头的办公室,

并且成为了他的座上宾。骨头很激动,但他并不冲动,终究是比年轻人多了几分沉稳,又仔细问着我的来历和目的我一一道来,说我不图别的,也不计划在这小城做点什么,我就是天生喜欢打架,辗转各地没有对手,听说这里有个疯子挺厉害的,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败绩了所以想来和他较量量较。

我一再承诺,说我只要能和疯子斗上斗,所有的奖励都给骨头,我分文不要我不缺钱,就是想和人打架。

我这样的人,华夏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有人天生就是喜欢打架,比如这座小城的地下皇帝疯子。

听完我的讲述,骨头没有再对我怀疑什么了,乐呵呵说:“凭你的实力,拿到冠军不是问题。不过我提醒你,‘疯子只是他的绰号,我们这里没人这么叫他,大家都会恭敬地叫上一声五哥,你也要改口了。”

五哥?

估计这个五哥家中排行老五,才会有了这个呼称。确实,“疯子”毕竟不太好听,除了和他平级或是比他高级,一般人还是老老实实叫五哥吧。

我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接着,骨头又喜滋滋说:“今年有个叫乌鸡的,野心勃勃想要拿到冠军,我打听了,这人是省级的散打冠军,坦克也不是他的对手。我本来还发愁怎么办呢,没想到你就横空出世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有你出战,乌鸡肯定要玩完了。”

我心里想,我是福星还是灾星,不用多久你就会知道的,至于什么乌鸡,我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省级的散打冠军对我来说也不过是盘小菜。

骨头对我充满信心,我也对我自己充满信心。

一切都很顺利。

借着骨头的名义,我顺利地报上了名,比武大会将在三天以后开始。

虽然我并没把这场小城里的比武大当回事,但是还积极努力地准备着。别的不说,我服下提气丸已经一个多月了,体内仍旧没有一点反应,那种熟悉的澎湃感始终不来,虽然一道清人让我不要着急,但我怎么能不急呢?

这三天来,我努力冲击着第四十五处穴道,可惜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我只能暂时放弃,全身心地应对接下来的比武大会。

三天以后,比武大会终于召开,就在这座小城的比武场里,据说比武场就是疯子建的,这人嗜武也到了一定境界。

比武大会召开的那天晚上,整个比武场里座无虚席,小城不大,却也坐了好几百人。但凡比武大会,总要有开幕式的,这里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传说中的疯子并未出现,只有各位老大挨个上去致辞,表达对“五哥”的崇敬以及未来的愿景,并且详细讲述了比武大会的比赛规则各地的比赛规则大同小异,这里不再多说。

我问骨头怎么没有见到五哥,骨头说五哥看不上这种场面,只有冠军决选出来,决斗的那天才会出现。

开幕式完了以后,比武大会终于正式开启。

小城的比武大会规模不大,报名的只有三四十人,为期一共五天。不用多说在这小旮旯里,哪里有人是我对手,我很轻松地过关斩将,一路潇洒地到达半赛,遇到的对手无一例外被我一拳搞定。

太弱了,实在是太弱了。

路走来,我连打神棍都没用。然而说句实话,我也就在这种地方逞逞威风了,前段时间跟着一清道人没少受气,现在终于能够大展一下我的神威。

除我之外,还有另外一人也是过关斩将,一样没人是他对手,这个人就是乌鸡。骨头之前说过他的,省级的散打冠军,能有这个表现也不意外。我观祭了他下,确实挺厉害的,很正统的习武者,在普通人里已经算佼佼者,骨头手下的坦克确实比不上他。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乌鸡在半决赛的时候,都要很吃力才能获胜。可想而知,他在和我对上以后,也会很快就被我击败的。

到了半决赛的时候,局势基本上已经很明朗了,大家都知道最终决赛将是我和乌鸡。大家都很期待我和乌鸡的终极对决,并且还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是我的粉丝,一部分人是乌鸡的粉丝,两边争执不下,各有支持对象。

我心里想,这争个屁,乌鸡怎么可能是我对手,他都不够资格和我打的。

可惜凡人眼拙,看不出个高低,别人看不出来,乌鸡自己却是能看出来的。我在观察乌鸡的同时,乌鸡也有在观察我,毕竟我是另外一个佼佼者。每

个和我遇上的对手,都会被我轻轻松松击败,乌鸡身为武人当然能够看出门道。

半决赛完了以后,已经确定最终决赛是我和乌鸡了。乌鸡专程找到了我,主动伸出手来和我握手,说:“王峰,你挺厉害的,我可能要输在你手上了。”

搁到平时,乌鸡都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但我也没有表现出傲慢的姿态,仍旧握住他手,说你别这么讲,决赛还没正式开打,谁知道最终结果呢?

乌鸡缩回了手,用力搓了两下,像是给自己打气,也像是在向我示威,握着拳头说道:“你说得没错,不到最后一刻,不能轻言放弃!明天的决赛,我一定会好好和你打的,没准你就输在我手上了呢?”

我心里觉得好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说明天见。

回到宾馆以后,我把情况和一清道人说了一下。

比赛的这几天里,一清道人因为看守六指天眼,所以没能去看,只有刘鑫每天陪我。

清道人点着头说:“等你拿到冠军,就能和疯子同台决斗了。”

这也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第二天的晚上,我便如约来到比武场,今天晚上,是我和乌鸡的最终决斗,争夺这场比武大会的冠军,奖励十分丰厚,足以让人疯狂。这天晚上,来的人也很多,几乎达到千名,据说附近城市的也来看热闹了。

万众期待之中,我和乌鸡分别走上擂台,台下的欢呼声顿时达到顶点,几乎要把房顶给掀翻了。

我不是第一次参加比武大会,对这样的场面也习以为常,所以十分淡定。乌鸡好像是第一次,表现的有点激动,不断举手示意,脸颊也涨红了。骨头告诉我说,乌鸡是另外一个老大专门请来参加比赛的,乌鸡之前虽然参加过很多正规比赛,但还是第一次打这样的黑拳,所以激动也很正常。

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虽然现场既没有红旗,也没有锣鼓但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形容热闹的词汇了在主持人的控场下,现场终于慢慢安静下来。因为是决赛,所以显得隆重

点,主持人分别介绍了我和乌鸡,说我们两个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小城里的比武大会,但是我们的专业素养和实战水平都超越了以往,给今年比武大会带来了不一样的新鲜感,将比武大会的档次也拔高很多等等。

但凡当主持人的,口才都是非常棒的,将我们两人说成势均力敌、棋逢对手,还说今晚注定将是一场龙争虎斗,大

大勾起了人们的胃口,大家对这决赛也就

更期待了。

主持人说完以后,轮到裁判上场。我和乌鸡相距五米,裁判站在中央将手高高举起,接着猛地往下一挥,尖锐的哨声也响彻满场。

决赛,开启!

这一瞬间,现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屏起呼吸看着我和乌鸡。我没主动攻击,而是看着乌鸡,等着他来攻我。根据我之前的观察,乌鸡的武力一般,属于被我一拳就能放倒的那种,所以我也不用太费劲了。

乌鸡却没急着攻我,而是小心翼翼地绕着我转圈,今天晚上,他穿了一身黑色的练功服,看上去整洁、利索、潇洒。

我仍没动,只是眼睛跟着他转圈,全身上下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终于,乌鸡动了,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整个人如同闪电一般朝我袭来。乌鸡今天的状态不错,看上去比之前的每天都好,看来他也做了充分的准备。

“嗡!”

乌鸡举拳朝我打来,他的拳头冲破空气,发出嗡嗡的破空之声,看上去确实要比坦克的拳头厉害很多。我也没有怠慢,跟着一拳打出,同样没用炎烧拳,我怕把乌鸡伤得太严重了,甚至故意收敛了几分力道。

双拳交汇。

这一拳,我本来是势在必得的,很有把握一拳就将乌鸡击飞。然而,就在我们的拳头即将相撞的时候,我还是察觉到了丝危险的气息,乌鸡的拳头似乎更猛、更快了一点。

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疑惑,乌鸡的实力好像一瞬间提升很多,就好像他昨天晚上有了什么奇遇似的,今天整个人都不太一样了。

但我想再畜力已经来不及了,“砰”的声,两只拳头相撞,几乎进发出了天地之威。让我吃惊的是,我感觉自己的整条手臂发麻,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贯入我的身体,让我整个人都忍不住往后倒退,噔噔噔地连续退后了七八步才停下。

“好强!”

虽然我没受什么伤,但是我的心中依旧吃惊,因为乌鸡强的程度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这家伙,难道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他有这样的实力,在半决赛时不可能那么吃力啊。

在我往后倒退的时候,乌鸡也猛地往后退去,和我一样连着退了七八步才停下。但他比我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些,他捂着自己的拳头,不断“嘶嘶”吸着涼气,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还忍不住轻轻哀嚎了两声,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冲我拱着手说:“厉害,厉害,服了!”

在这座小城之中,除了疯子以外,没想到还有人能挡住我的一拳。很明显的,这个乌鸡之前隐藏了实力,所以才有今天的表现。不过这也正常,人人都喜欢藏手的,我不也是一直隐藏实力吗?

我笑了笑,同样冲着乌鸡拱手,说你也很厉害。

对于台下的观众来说,我们只是打了拳而已,然后各自后退数步,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厉害。不过,他们还是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大声呼唤着:“再来、再来!”

乌鸡呼了口气,没有废话,第二次朝我攻了过来。

同样的一拳,再次朝我砸来!这一次,虽然我仍然没用炎烧拳,但也没有再收敛力道了。这个乌鸡超过我的想象,我也不必再隐藏自己的实力。所以,当他这一拳砸来的时候,我也毫不犹豫狠狠一拳撞了上去。

不是我吹牛逼,我这全力一拳打出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五的千虫君子,也未必能够抗住!

砰!

双拳再次相撞,我又感受到了一股力道直冲我的身体,比起之前的那股力道还要更猛、更强,让我的整条手臂都酸麻起来。我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竟然又往后退去,噔噔噔地连续退了三四步才站住身体。

当然,乌鸡就惨了一点,整个人都往后摔飞出去,捂着自己的胳膊嗷嗷惨叫。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吃力地站了起来,背靠着栏杆说道:“厉害、厉害,真是服气。”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挺吃惊了,一般人绝对扛不住我这一拳的,乌鸡不仅能把我逼得倒退数步,而且他不用多久就站起来了,就凭他的这个表现,排进华夏风云榜前五十都不成问题。

这绝对不是一个省级的散打冠军能做到的!

这家伙,隐藏的也太深了一点!

两个回合过去,乌鸡就给了我两重震惊。我的眉头微微皱起,重新审视起眼前气喘吁吁的乌鸡来。乌鸡三十多岁的样子,身上的腱子肉很结实,看着十分谦虚谨慎,实际体內蕴藏着巨大的力量能够挡住我的全力一击,这个乌鸡绝对不同凡响。

没想到在这小城之中,还能遇到这样的高手。

乌鸡气喘吁吁地看着我,咬牙切齿地说:“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不会认输的,我会坚持到底,战至最后一刻!”

现场人人都能看出,刚才的两拳对撞之后,乌鸡吃了很大的一个亏,显然和我不是一个级别;但他不抛弃、不放弃,眼神坚定、气势雄壮,显然不会轻易认输。

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都是受欢迎的大家都喜欢看这种坚持不懈、自强不息的戏,所以现场自发地为他鼓起了掌,欢呼声和叫好声也响彻整个比武场,几乎人人都被他打动了、感动了,希望他能逆袭翻身。

虽然之前被打飞的是他,但在不知不觉之中,他赢得了人心和舆论。

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我之前对他的轻视是错误的,没想到这小小的城中也有藏龙卧虎的人。

“王峰,不要再手下留情了,尽快把他收拾了吧!”台下传来骨头的叫声骨头能够看出,这个乌鸡不是我的对手,希望我能尽快把他干掉,免得夜长梦

多我冲着他点了点头。

我也发现,这个乌鸡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我不能再和他墨迹下去了,本以为是场轻轻松松的打斗,结果连着两拳还没将他搞定,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当然也怪乌鸡的演技太好,明明实力不错,何必装这个逼?

我对乌鸡本来没有什么恶感,但他这么一闹,让我觉得他很虚伪,对他的印象也就不太好了,他想干什么呢,故意装弱,来扮猪吃老虎?

我冷哼一声,朝着乌鸡奔了上去是的,第三次,我选择主动攻击,我要用最快的时间将他搞定!

靠着栏杆的乌鸡,看到我主动攻击以后,立刻站直了身体,做出迎击的姿态来。转瞬之间,我就已经奔到他的身前,这一次我不仅使出十成的力道,体内的龙脉之力更是汹涌而出,穿过右手腕处的阳谷穴后,整个右拳燃烧起来,红的像块烙铁,丝丝白气渗出。

嗡!

更快、更猛、更霸道!

我敢保证,乌鸡一旦接了我拳,保准让他的哀嚎声比之前的每一次都惨烈,这通红的一拳,狠狠朝着乌鸡的头砸去,乌鸡当然同样举起他的拳头,迎击我这一拳。然而,就在双拳相交的刹那,他似乎发现了我拳头上的古怪,眼神之中迅速闪过一丝诧异,接着猛地收回自己的拳,然后脑袋也硬生生偏离开来,我这拳从他脸颊旁边滑出,竟然打了个空。

说句实话,整个华夏能躲开我这一拳的人,真不多了。

而乌鸡,不仅能够躲开,甚至身体还想陀螺一样旋转起来,狠狠一脚扫向我的腰间,我的脚步便“砰砰砰”地连续往旁边闪了好几步。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将我踢开以后,乌鸡的面色惨白,使劲拍着自己胸口,心有余悸地说:“王峰你那是什么拳,也太可怕了一点!如果不小心被打中了,恐怕我现在已经爬不起来了吧?”

乌鸡浑身哆嗦,看样子真的是被吓到现场也晌起了窃窃私语,说乌鸡的气势已经不行了,这样下去非得输在我手上不可。

看上去,我该一鼓作气地干掉乌鸡才对但我却站在原地没动。

许久、许久,我才轻轻叹了口气我抬起头,看着乌鸡说道:“你到底是谁?”

乌鸡愣了一下,似乎很诧异我的这个问题,说道:“我是乌鸡啊,省级的散打冠军,你不是知道的吗?”

我摇了摇头,说都现在了,你又何必装呢?以你的实力,绝不可能只是一个散打冠军。

乌鸡摸了摸头,说道:“你这真是高抬我了,我真的就只是个散打冠军而已,你看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

“有意思吗?”我冷笑着说:“你一次又次地装弱,结果一次比一次强,你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呢,喜欢这种扮猪吃老虎的快感,还是不想让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

眼前的这个对手,能有这样的实力,绝非籍籍无名之辈现场众人也发现了情况似乎不太对劲,慢慢安静下来,古怪地看着我和乌鸡。

乌鸡脸上的谦虚、讨好、恐惧、惊吓,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麻木,身上也散发着重重杀气,盯着我沉沉地说:“我的身份,你没必要知道!只是我生活落魄,单纯想来这里赚点钱而已,我是不想让人发现我真正的实力,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地装弱!昨天的半决赛,我一拳就能把那家伙打飞,我故意打得很吃力,就是不想让人注意到我,我不想出什么风头!结果我倒霉催的,竟然遇到了你.,.我以为战胜你不需要太久,没想到我都打到这种程度了,还是不能将你击败!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以你的实力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你又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呢?”

听着乌鸡的话,我的心中顿时一紧我的目的也不纯啊,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乌鸡?

乌鸡冷笑着说:“既然大家各怀鬼胎,那就谁也别说谁了!你既然看出我的实力不凡,我也懒得再和你演戏了,我也明着跟你说,我就是冲着奖励来的,你最好不要拦我的路!聪明点的,赶紧认输、自己滚蛋!否则的话,等我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到时候你想跑都来不及了!”

原来乌鸡表面上对我尊敬,做出一副畏惧我的模样,实际上从来没有看得起我。

台下众人也都听得呆了,估计看了这么多届比武大会,也没见过这种情况。

但我,只是觉得好笑而已。

“是么?”

我冷冷地笑着说道∶“那也不怕瞒你,其实我也一直没有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

“唰”的一声,我抽出了自己的打神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