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李靖麻烦大了!/向胜利前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准确的说,这两个家伙不是密探,而应该是被人收买的内奸。

在大家的指认和三三两两的汇报中,这两个内奸的基本资料很快就补齐了。

先前被同伴拉着当挡板的家伙叫李德生,而被小黄拉这同归于尽的叫孙海。

之所以说他俩是被收买的内奸,是因为这两人可不是才加入突击团的,而是他俩原本就是鸽子山李靖的人马,并且,李德生加入李靖已经两年多,而孙海就更久了,快四年了。

要知道,土匪也是有讲究的,尤其是在加入和提升上。除非你特别优秀,由大当家的亲自点将,还得获得山寨几个当家的认可,才可以特事特办,否则,一般来说,光是让你当‘学徒——不是正式的土匪’,怎么着也要两三年,然后才可视情况成为一名正式的土匪——当‘土匪学徒’的待遇跟别的行业学徒的待遇差不多,而且,多半是炮灰性质,并且基本上没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的资格,但要派人当敢死队的时候, 首先就会想到你。只有成了正式的山寨土匪,你才有资格享受抢劫后的果实。

尤其是李靖,原本就是江湖人物,身手了得,很快就成为李靖手下的一员战将,到鸽子山人马加入突击团的时候,孙海已经是李靖手下一个头目的。加入突击团之后,这个李靖也成了排长,不久就因其作战勇敢而被提升为副连长。

由此可见,孙海能在四年内就混得一个头目,本事自然不小。

而李德生就是李靖手底下的一个士兵。

这就是他俩的基本资料。而更多的资料,比如说他俩到底是被谁收买的,还是有别的目的等等信息,暂时想都不用想,也没时间去调查,目前,一切都以打退小鬼子为第一要务。

看着电报中心详细的把事情经过一说,并且专门介绍了两个内奸的资料,刚刚赶到三桥县县城里设置的前敌总指挥部的张青山和田国忠,还有胡英泽,三人的眉头都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

三人都是聪明之辈,而且,考虑事情,第一反应自然是从军人的角度出发。

也就是说,三人的心里同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说,这两个内奸是被小鬼子收买的还算好的,最少咱们内部没有大的矛盾。可问题是,这俩内奸要是被五营长李靖派去的,那可就是大问题了。

要知道,一个江湖人物从加入到成为山寨一个头目,只用了短短四年时间,这里面,虽说需要自己的本事,但更重要的是,必须要获得山寨大当家的认可,尤其是忠心度方面,必然是极高的。而这种忠心于李靖的人物,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吗?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不是李靖派去的?

如果是小鬼子下令的,那还好点,可万一时李靖派去的,那问题可就大了:你李靖要干什么?

尤其是,李靖作为五营长,不仅手握一个营的战士,而且知道很多突击团内部的高度机密。这种突击团内部中高层干部,且不说叛变,就算是有了别的心思,那对突击团造成的麻烦绝对不小。更何况,他一旦被小鬼子收买,那么,就不仅仅是突击团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此战胜负,甚至会直接影响到根据地此次对抗小鬼子大举进攻的大问题。

别的不说,光是把突击团的战略战术向小鬼子透露的话,这仗根本就不用打,自己这边必输无疑。

因为临时指挥部内比较忙碌,而且人多嘴杂,不是商量这等机密的地方,所以,在胡英泽的带领下,三人一起来到一间小房子内,也就是胡英泽昨天睡觉的地方。

给他俩倒了开水,又后给自己倒了杯水后,胡英泽放下茶壶,对张青山郑重的说:“老张,你是前敌总指挥,说说你对这事的看法。”

“很简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见张青山沉声的说出这话,田国忠就要张口,却被胡英泽抢先一步。

“老张,这可不是儿戏,而是关乎到根据地整个抗战的大局……怎么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还是说详细点吧。”

“第一,李靖虽然是过年的时候才加入到咱们突击团来,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大家都知道,从咱们突击团成立到现在,李靖他们对咱们是大力支持的,并且,时刻跟咱们处于同一条战线上。说的直白点,从当初到现在,李靖虽然有点滑头,可他却从没有违抗过咱们的任何命令,而且执行的不仅一丝不苟,更是很好的完成了咱们的任务。这等生死与共同志,难道就因为他以前是土匪出身而对其有所怀疑?咱们共产党人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而且是必须要有的,这点,我想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张青山这话说的有点重,几乎是等同于替李靖做了担保,只是没有挑明而已。

“第二,咱们从大势上分析。”

张青山喝了口水,点了根烟后,徐徐道:“就目前而言,小鬼子兵锋确实比我们强,我们处于弱势的一方。可相对来说,咱们也没有弱的毫无希望不是,怎么着也有抵抗之力,要不然,小鬼子何以对咱们这么重视?尤其是我们突击团,不管是装备还是训练,又或者是吃穿,虽然比不上小鬼子,可比咱们的友军,那都是最好的。从这些来说,形势还不明朗,大家都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相反,希望是越来越大,也就是说,跟着咱们八路军干,并不比别的队伍差……”

“从个人前途上分析,李靖已经是营长了,只要他能安下心来,好好地当他的营长,将来怎么差,一个团长是跑不了的。而且,就李靖的性子来说,虽然有点墙头草,可是,在形势还没有明朗,尤其是咱们突击团现在也算是兵强马壮之时,李靖有必要给自己祖宗丢脸,去给小鬼子当狗?况且,李靖虽然是江湖人物出身,可他还是有血性的,这点,从他敢于率领队伍跟小鬼子硬碰硬的干就看得出来。更何况,大家别忘了,李靖当初可是跟我们建议,他想亲自带人当敢死队,在鸽子山的那个洞里设伏。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轻易被小鬼子收买……从这方方面面来说,小鬼子就算要收买他,总不可能给他个师长吧?最多也就是团长,而且,兵马也多不了多少,毕竟,小鬼子不是蠢货,不会一上来就给他提供大量的武器弹药……所以,大家觉得,李靖有必要但叛徒吗?”

说完,见胡、田二人还是眉头紧皱,张青山笑嘻嘻地开玩笑:“其实吧,小鬼子要真的蠢到一上来就给发大量的武器弹药,那根本就不用收买李靖,直接收买我得了。我保证立马当‘叛徒’……”

说到这儿,张青山笑而不语,故意露出得意之色。

好在胡、田二人对张青山的性子很了解,一听张青山这话,立马对张青山翻白眼,显然,二人都理解张青山这话的意思:等接过小鬼子送来的大量武器弹药后,这叛徒就会再次叛回来,用小鬼子送来的武器,狠狠地打击小鬼子……当然,前提是小鬼子会这么蠢。可是,小鬼子会这么蠢吗?显然不是,那么,这样的分析,也就证明了,最少在短时间内,小鬼子是无法收买李靖的。

田国忠和胡英泽对视了一眼后,田国忠正色道:“老张,我虽然同意你的意见,可问题是,事关重大,一个不好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更会连累到整个根据地,甚至会间接影响到整个抗战大局,所以,为慎重起见,我提议,暂时停了李靖五营长的职务,等战后,或者是这事彻底调查清楚后,再回复李营长的职务也不迟。”

这话说的好听,可仔细想想,就一句话:田国忠已经对李靖有了不信任。

说的更为严重点:考虑过这样做对李靖的影响吗?考虑过李靖个人的感受吗?说的难听点,这事要真的跟李靖没关系,而你如此一来,让李靖今后如何自处,还如何带兵。说的严重点,搞不好,原本没有别的想法的李靖,经过这事后,还真就有了别的想法,到时候,可就真的有大麻烦了。

所以,一听这话,张青山原本笑着的脸色,立马就垮了。

但还没等张青山说话,一旁的胡英泽却道:“我赞成老田的说法。”

说着,对田国忠微微点了下头,看向张青山,正色道:“老张,不管你说破大天,说的理由任何人都无法反对。但我只提一点:这一仗之重要大家都清楚,无论是你我,还是突击团,甚至是整个根据地,承受得起这样的损失吗?敢这样赌吗?现在值得这样赌一把吗?”

在墙上立马被问的哑口无言,只得看看胡英泽,再看看田国忠,却见田国忠点头正色道:“我也是这个意思,现在,咱们不能赌,更何况是这种一个不好就全盘皆输的赌,太不值得了。别说李靖同志,就是你我,也一样。”

“老张,你是前敌总指挥,肩上肩负着咱们上万战士的性命,更是肩负着根据地安全的重任,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

张青山无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