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六百八十八章 无人包厢 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情况?沈晗青坐牢了?判了二十年?无期?”我震惊道。

金昔也有点蒙,睁大眼睛开口问道:“总决赛因为作弊被查出来,所以判刑二十年?太可怕了吧。”

郭佳被金昔逗笑了,说道:“比赛作弊可没有违法...顶多是禁赛而已,沈晗青被判刑,是因为他涉嫌集资赌博。”

我皱眉问道:“王诗楠还是成功把沈晗青举报了?”

想到临走前沈晗青知晓一切的模样,我很难想象究竟有谁能把他拉下马,他几乎将能算计到的一切都算计进去了,王诗楠难道有什么特殊法子,还是出人意料的做到了?

郭佳摇了摇头,说道:“不,不可能是王诗楠,她还差太远。你一定猜不到,举报他的人是谁。”

我记得沈晗青说他在主办方那边也有人,要想举报沈晗青,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要有进入现场的比赛门票。第二,要是比赛方的内部人员。第三,还得有一定的社会背景,因为沈晗青安插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想一次满足这三个条件,太难了,我是不知道我有哪个朋友能做到这些。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瞪大眼睛对他问道:“不会是钟醒吧?”

郭佳哈哈一笑,说道:“他忙得很,哪有心思插手你的事情?”

“不是他?那我想不到是谁了,似乎没有谁了吧?”我皱眉问道。

郭佳淡淡地说道:“葛靖!”

“葛靖?!”我震惊无比地说道。

“这个人是...在你们训练基地的那个人吗?他还有一个自闭症的女儿?”金昔听完以后,对我问道。

“对...”

金昔和我一起去过葛靖的家,所以她对这个人有印象。

我对金昔点了点头,然后迅速对郭佳问道:“怎么可能是葛靖?他和沈晗青有什么关系?!敌对?”

郭佳说道:“他和沈晗青没关系,但却是有能力举报沈晗青的人。”

葛靖是我们战队的赞助商...门票自然不用说,他可以很轻松的观看任何一场英雄联盟的比赛,而且由于我们战队打入总决赛的关系,赞助商老板在主办方的眼里,十分重要,是一个可以很轻松的进入比赛内部的人员,更重要的是...葛靖的背景身份深不可测,据说是搞社团的,黑白两道通吃,自然也不必怕沈晗青的人。

所以在不看其动机的情况下,葛靖确实是有条件举报沈晗青的。

我想了想后,又对葛靖问道:“葛靖为什么要举报沈晗青?他的那些举报材料又是怎么来的?这些和他作弊又有联系吗?”

“还有!”我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沈晗青不是还和我们说过,他和LPL所有战队都有交易吗?只要把他举报,那么所有的战队岂不是都要受到牵连?而且我们好像也逃不出干系,参与外围的那些大老板,还有LPL背后的大佬都会来找我们麻烦...”我对郭佳问道。

“你看我们现在有事吗?”郭佳摊了摊手,看着我说道。

“呃...”我挠了挠头,觉得事情的发展愈发让人摸不着头脑。

郭佳说道:“有人在沈晗青身边,长期收集沈晗青的证据,并且把沈晗青的单人证据给提取了出来,也就是在不损害其他人利益的情况下,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沈晗青参与了不法行为,沈晗青固然和许多人合作。知道许多事情,可是,如果那人提供的证据没有直接把那些人指出来,那么这些东西沈晗青自己知道也没办法,他要是把所有人都抖出来,那么他的下场可能会很凄惨。”

“简单来说,就是沈晗青背后的这个人,在不危害其他人的情况下,隐匿了相当长的时间,搜集到了沈晗青单人的足够证据,兵不血刃的把他送到了牢房。”

“同时。这个人利用葛靖,可能和葛靖达成了某种协议,要求葛靖那些这些证据去举报,事后会给他好处的吧。”

“而既然沈晗青没办法将那些大佬供出来,那他有没有把我们供出来呢?一个星期前,沈晗青的确这么做了,他第一个指出的,就是我们FYW战队,他说我们有大量和他合作交易外围的证据。”

“他可能是利用张子扬,将一些文件藏在了我们在海城的训练中心,如果警方搜到这些文件,那么我们所有人都逃不出干系。”郭佳说道。

我紧张地问道:“然后呢?其实这件事情已经被你知道了?”

郭佳笑着说道:“我哪有那么厉害?我完全不知道,我当时只知道张子扬是沈晗青的人,但是没想到张子扬帮沈晗青做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想到沈晗青的后手藏得如此深,会把文件藏在我们的训练中心。”

“那我们为什么没事?”我好奇道。

郭佳说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沈晗青来到我们训练中心的门口,然后把你气得吐血...”

我苦笑着说道:“当然记得。”

那天我怎么可能忘记?

那天秦郁对我说的话,让我刻骨铭心,一夜白头。

那天金昔死死的护住我,与我在同一间病房,吐露心声,让我重新看到希望。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才知道金昔的心迹,最终和她在一起了。

这么重要的一天,但我每每想起的时候,却仍然还是会心痛。

郭佳说道:“那天张帆宇带人来砸我们训练中心,表面上是在搞破坏,其实...他们将那些藏在我们训练中心的文件,全部销毁了。”

我诧异道:“啊?张帆宇是在帮我们?”

郭佳摇了摇头,说道:“不,他没有在帮我们,他只是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完了而已,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事情。当我们将那些损坏的家具给换掉时,那些藏在其中的文件,顺带着也被换掉了。”

“如果想得再仔细一点,当初我们没办法在夏凝别墅里进行训练,受到黑客攻击,其实也很好解释了,表面上是张帆宇来捣鬼,其实...或许是秦郁害怕张子扬又将资料放到别墅内,所以一直不让我们继续待在里面。”郭佳说道。

“可是,咱们IP地址受到攻击,不也是张子扬透露出去的吗?”我皱眉对郭佳问道。

郭佳笑着对我说道:“徐争,你现在还不明白张子扬是向着你,还是沈晗青吗?”

一瞬间,恍然大悟。

“现在看来,沈晗青究竟有没有利用鼠标作弊,是被人陷害还是腾讯官方为了掩饰背后巨大的黑暗交易,而找出来的一个幌子,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没有办法翻身了。”

我怔怔的楞在了原地。

“指使这一切的人,是不是都是同一个人?”我对郭佳问道。

郭佳叹了一口气,从桌子上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个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吧?”

秦郁...

郭佳继续说道:“那天我们训练中心的门口,来了两辆车,沈晗青和秦郁是坐前头的那辆,金昔和DY战队的其他成员,是坐后面那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送个资料,明明来几个人就够了。为什么金昔的那辆车也要跟在后面?明明不顺路,为什么也要来到现场OB?”

我明白了,原来那天金昔看到这一切...也是秦郁有意为之的。

我心脏如狠狠遭受到了一记重击,在这一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也什么都懂了...

与我作对,将我玩弄于鼓掌的沈晗青,最终结果是被她彻底送进了监狱。

长期暗中破坏,唆使着与我敌对的张帆宇,其实是被她利用,毁掉了沈晗青陷害我们的一切证据,而张帆宇的最终结果是在堵钟醒的时候被钟醒废掉。

而一直与我隔了一张薄纱的金昔,在她的有意无意安排下...在我对她极度的愤恨与失望的情况下...

让我和金昔最终走到了一起。

如今,我的前方的一切道路都被扫平,再也没有人随意插手我人生。没有与我敌对的对手,我甚至...

有了另外一个爱人。

我获得了名义上的总冠军,有一身月入百万的电竞技术,有了挚爱,人生圆满。

但不知为何,两行眼泪从我脸颊上滑落。

郭佳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徐争,其实...这些东西,要是换成别人和你说,一定不知道这其中的关联,也永远解释不清楚这里面有什么联系。因为她压根就没想过要把这一切告诉你,她只希望你过得好,想让你永远不知道,甚至都不想让你记住她。但我早就想清楚,如果你来找我,我一定要告诉你真相,否则我良心不安。她那个时候过来找我,当脱下第一件衣服的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对你一定是真心的,一个人的笑容可以说谎,可是眼神永远不会骗人。”

爱一个人绝不潇洒,为自己留了后步的,也就不是爱。

秦郁一条后步都没有留。

此时,看着旁边一脸无措的金昔,我亦无话可说。

她成功了,我已经没办法回头。

只能按照既定路程走下去。

人生有两个悲剧,第一是想得到的得不到,第二是想得到的得到了。

在这一刹那,我真的懂了。

原来世间真的有一种思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粗犷而忧伤。

我逐渐笑了出来,眼泪却瞬间脸颊一直不停的往下掉。

也许一个人在真正无可奈何的时候,除了微笑,也只好微笑了。

……

五年以后。

永猎双子网咖的老板已经易主,现在这个网咖,叫“指尖浮生”。

老板是我,老板娘是金昔。

里面的装饰,机子配件,整体的布置风格,全部焕然一新,按照我和金昔的想法装修的,颇有资调。

唯一没变的,是永猎双子网咖的包厢,永猎双子网咖有四个最著名的包厢。

艾欧尼亚,黑色玫瑰,守望之海,水晶之痕。

这四个包厢,全部得到了保留,除了“守望之海”这个包厢以外,其他三个包厢,都经过了装修,可供玩家正常上网。

然而“守望之海”这个包厢,我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里面的机子永远是空闲的,这个包厢被反锁,只有我有钥匙,三天打扫一次,装修也没变,还是永猎双子网咖的老样子,五年来从没变过。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就是想这么做,也没人知道我期待什么,又或许没人知道在我期待。

我已经五年没有见过秦郁了。

“爸爸,前面有个叔叔在看电影。电影上的叔叔阿姨没穿衣服在打架。”一个可爱的女孩儿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手指着某处,她遗传了金昔所有的优点,可爱,漂亮,精致得像个瓷娃娃。

这是我和金昔的女儿,叫徐望舒,今年五岁。望舒,是月亮的意思。

我蹲下身子,将她抱了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贼兮兮地对她说道:“你帮爸爸去问那个叔叔网址是啥?”

此时,站在我旁边美丽娇俏,气质十足,却仍然少女模样的人瞪着眼睛看着我,说道:“徐争,你想死?”

虽说嫁人生女,怎么也是一个少妇了,但其实金昔今年才23岁,年轻又漂亮,在外头对谁都非常凶的绝美少妇,可是与我单独一起的时候温柔的要命。非常棒。

我抱着女儿朝她撇了撇嘴,说道:“怎么了嘛?”

金昔比划着手指,红着脸说道:“有要自己的女儿去问...网址的吗?”

我哈哈一笑,一只手抱着女儿,另外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说道:“小孩子懂啥?我让女儿过去,那人肯定不好意思再看了,咱们得讲规矩,懂手段,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滴!”

金昔却充耳不闻,拍开了我的手,对女儿说道:“望舒,你去不去?”

女儿十分乖巧,并不能听懂金昔话里隐藏的火气,很开心的从我身上下来,屁颠屁颠的跑到之前的机子上,要网址去了。

“望舒!你给我站住!”金昔双手叉腰,叫住了女儿。

“妈妈好凶。”女儿停下脚步,不明所以,只觉得妈妈语气不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哈哈一笑,连忙冲上去把女儿抱了起来。对她说道:“不要网址了,不要网址了,来,我们画画去,不理妈妈了。”

我女儿一个劲的在哭,被我抱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椅子旁,从她幼儿园的书包里拿出了白纸和画笔,然后在她耳边悄悄说道:“你在纸上画几个歪歪扭扭的泥巴,然后问妈妈这是什么,妈妈如果说是歪泥,你就说我也爱你。妈妈就不会生你气了。”

“嗯!”

我女儿一听到我这话,立马就止住了哭泣,然后擤着鼻子,在白纸上画了起来。

我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擦干净了女儿的鼻涕,此时,女儿的画也画好了。

“快去...”我拍了拍她的屁股,随后,女儿拿着画好的画纸朝着金昔跑过去了。

“妈妈,你猜猜我画的什么?”女儿有些胆怯地对双手环胸,一脸严肃的金昔说道。

金昔看了一眼。发现女儿用棕色画笔涂了歪歪扭扭的几大坨不明物体,说道:“你这个是什么?歪泥?”

“妈...妈妈,我也爱你。”女儿睁着一双委屈巴巴的大眼睛,对金昔说道。

金昔愣了愣,起初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看到了在旁边笑得一脸贼相的我,她似乎明白了,没好气的笑了出来,蹲下身子抱起了女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走。我们回家,不理这个坏爸爸了,妈妈最爱你!”

金昔拿起女儿的包,对我说道:“我们先回家了,别玩太晚,晚上早点回来,我给你煮了汤。”

“嗯。”我站起身,坐在收银台前,点了点头。

“走之前我也要亲一下。”我指了指自己的脸,笑嘻嘻地说道。

“老板,老板娘。又在秀恩爱啊?老板娘,我要上机!”此时,进来了一个男客人,笑着对我们说道。

金昔的脸红了红,转过头瞪着那人,说道:“上什么机?!要上机去对面的足浴城找!”

随后,金昔抱着女儿离开了收银台。

“爸爸拜拜!”女儿被金昔抱在怀里,对我拼命摇着手,脸上挂着可爱灿烂的笑容。

我对她也摇了摇手,说道:“望舒拜拜!还有妈妈,妈妈也拜拜!”

金昔反过头嗔了我一眼。随后笑着带着女儿回去了。

“老板,老板娘可真凶啊,要不是你脾气好,这网咖的客人都得让老板娘凶走了!”那小伙子看着金昔的背影,半开玩笑地对我说道。

“她凶一点才好,不凶我才不自在。”我笑着摇摇头,说道。

“老板,你还是个抖M啊?”他哈哈大笑道。

我笑着说道:“这才不是什么抖M,爱情应该给人一种自由感,而不是囚禁感,知道吗?”

“知道,知道!老板怕老婆呗!”

那人激活身份证笑着走后,我坐在收银台前,枕着椅子的靠背,摇着懒椅,悠悠的舒了一口气。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

我拨了拨茶盖,品了一口茶。

干净的痛苦一定会沉淀,沉淀成悠闲,悠闲是痛苦的补偿,痛苦是悠闲的衬垫。

我每天都在这里待到凌晨一点,才肯回去。看看时间,还有六个小时,每天晚上的这六个小时,就是我最悠闲的时候。

所有人来到你的生命里自有她的意义。人最难的,就是学会怎么平静的面对离别,而这个世界的吊诡之处就在于——当你学会了平静地对待别离时,那个人亦在心里永远不会走了。

我转过头,每当我像此时这样,看着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真正打开的无人包厢,我都会泛起苦笑。

守望之海。

大概是英雄联盟里名字最美的一个服务器了。

周一的晚上,人格外少。也没有老顾客跑来和我聊天,几个小时之后,网咖内的歌放着陈奕迅的《不来也不去》,这是我最喜欢的歌,百无聊赖的我,听着歌声,感觉眼皮子在往下掉,伏在收银台前打起了盹,迷迷糊糊地睁着双眼,看到外边的月亮很圆。

月色很美。

我是名为“指尖浮生”大网咖的收银员兼老板,网咖人手很够。但每天都只有我一个人上夜班。

直到凌晨的一点钟,网咖罕见的进来了一个人,个头高挑,穿着红色露脐小T恤和比内裤还短的火辣小热裤,一双白腻的长腿就这么明晃晃的露在了外面,很是惹火,长长的头发顺直的披在肩上,伏在收银台上的我,隔老远都闻得到她头上的发香味,她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一双桃花眼儿亮晶晶的。很有神,一进来就问我:“老板,你们这个网咖有没人的包厢吗?最好要安静一点的。”

她声音很甜,软软濡濡的,听着就让人觉得亲近。

真的很让人觉得亲近。

“有啊,有一个,叫守望之海。”

“那包厢包夜要多少钱?帮我开卡吧。”

“20。”

“好。”她开始翻着自己的包,似乎准备掏钱拿身份证了。

她把身份证递给了我,身份证上的头像被一张HelloKitty的照片拿透明胶给遮住了,只能知道她的名字。

我坐直了身子,热泪滚滚往下掉。看着那张身份证,笑着对她说道:“你身份证上怎么还粘着一张卡通头贴,不想让别人看到你吗?”

门外月华如霜,门内风姿绰约,她伸手拉下口罩,乌发黛眉,香腮度雪,花貌如昨,似真似幻。

“是啊,因为我长得丑,见不得人呀!你见过美女这么晚还跑出来上网的吗?还不是因为丑,不怕被人劫色。”

我的喉咙动了动,似有千万种话语藏于心间,回忆如雾,往事如烟,一张口,我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终,所有话都被我咽了下去。

“美女,你真会开玩笑。”

……

(全书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