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管家/神医狂妻:异能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的梅斯看见这些丰盛的食品,不禁吞了口唾沫,随即抬头纹道:“倾城小姐,这些都能吃吧?”

凤倾城点了点头,把这些事物往梅斯面前一推,便开口说道:“这些全都给你把。我和无涯已经不需要食物了。”

听见这话,梅斯便道了声谢,随即便迫不及待地猛地一抓那面包,一手拿起酒瓶便吃喝起来。

月亮渐渐消失,大地被太阳照亮。梅斯睡得很香,此时一觉爬起来,便出去走了走,却无意中听说昨天晚上在这府邸当中上演了一出惊天的闹剧。

来龙去脉这些府邸中的众人也是众说纷坛说不清个所以然,但有一个相同的说词便是昨晚的宴会当中,梅斯的叔叔竟然当中脱了衣服,便饥渴地扑向那场中的妓女,上演了一幅幅春宫图。

被他宴请来的宾客都惊呆了,纷纷各自迅速离开。而时间发生之后,直到现在也没梅斯的叔叔露过面,这一次实在是丢脸丢到老家去了。

而梅斯听见,当即就明白,这一场闹剧肯定是倾城小姐一手造成的。而现在他叔叔也没有找麻烦上门,看来倾城小姐是做得天衣无缝啊。

梅斯想到他叔叔那窘迫样子,心中便不禁欢喜,走路也更欢快了些。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身边有人叫了一声:“喂,前面的给我停下!”

梅斯听见不禁一愣,随即回身看去,就看见几个家丁拿着棍棒便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这些个家丁将梅斯团团围住在中间,为首的伸手去推梅斯喝道。梅斯踉跄几步撞倒后面家丁这才站稳,他心中有些慌乱,难道是昨晚的事情暴露了?不对!

梅斯一眼就看见了躲藏在远处的管家,他正负手笑着看着这边。不用多说,这些家丁肯定也是那管家派来为难他梅斯的了。

梅斯恨得牙痒痒,这管家怎么就像是一只疯狗一样,咬住人就不放。可梅斯的实力不强,和这些家丁最多也是持平而已,面对这情况又能有什么办法?

家丁们围成一个圈,将梅斯围在里面,个个手里都运气了灵力。

竟都是稀有。

虽然梅斯也是稀有,可毕竟家丁的人数多,若是他们要车轮战……

梅斯不敢细想,只觉得自己的胜利的把握不大。

就在家丁们动手之前,梅斯一个踮脚,就轻轻松松地浮在了半空,随后,他双手为刀,夹杂着灵力,朝着一个家丁就去。

那个家丁似乎动作有些迟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梅斯轻轻松松地打倒在地。

梅斯一见这家丁的情况,就知道了管家带的这些人多半是些绣花枕头,于是便斗志大涨,运气灵力就打进了家丁堆里。

让人眼花缭乱的灵力纷纷显出,梅斯轻松地游动在家丁堆中,和他们交着手。

而一边看着的管家见此,心知不妙,暗暗骂着这些家丁蠢货废物的同时,还想要找东西阴梅斯。

可梅斯毕竟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实力稀有,在管家的暗器还没打中他之前被梅斯一个灵力飞刀,击落在地。

就在梅斯和管家在暗下比斗的时候,唐西因为在自己宴上公然与妓女苟合的事件,在京城里一传十十传百,被人编成顺口溜或者歌谣,到处传唱散布,闹得满城风雨。

最后,闹到了唐西的上司,刑部侍郎方拓天那里。

“混账!我见他能力尚可,让他做了这个城防队长…可如今,他闹得是个什么事!这简直就是当众扇我耳光!!真以为他可以翻天了吗?!”

震怒的方拓天手下一用力,就把自己身边的梨花木椅拍得个粉碎。

一边的传话的小侍卫吓得浑身发抖,畏畏缩缩地往角落里面挪。

“你,去把唐西给我命人绑来!”方拓天朝着小侍卫一指,吓得小侍卫又是一个抖缩。

小侍卫得了命令,立刻撒腿跑出了屋子,传命令去了。

当梅斯知道自己叔叔被绑去的时候,他正在和管家带的人单挑。

管家手下的人,个个出手不留情,而梅斯想来想去,也没顾及得太多,尽全力和他们打。

“什么?!”管家忽然惊叫了出来,然后他朝着梅斯看了一眼,对着与梅斯交手的几个人招了招手。

管家的手下立刻跳开,跑到管家身边,而疑惑的梅斯也收了手,站在原地。

梅斯就那么眼看着管家等人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出于好奇,他跟了上去。

而在半路,他碰到了凤倾城:“倾城小姐。”

凤倾城朝着他点了点头,直接说到:“我听说你的叔叔被刑部侍郎带过去了,这个时候你去看看吧。”

梅斯似乎知道了凤倾城的画外音,点了点头,就朝着刑部侍郎那边去了。

凤倾城看着梅斯离去的背影,心里暗暗地为梅斯的一点就通赞许。

而在刑部侍郎办公的地方,唐西被人捆绑着,两个人将他按在了地上,跪对着方拓天。

“唐西,你可认罪?!”方拓天蓦地一拍身边的桌子,指着唐西,厉声责问。

唐西昂起头,看着方拓天,面上闪过一丝愤恨,声音断续:“属,属下知罪。”

“知罪?!你知道什么罪!根据我朝律法,你这可是死罪!你竟然还不知道早日自首……”

方拓天越说越生气,最后直接大手一扬:“来人!将他拖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梅斯到了。他还没进门,就听见了方拓天的声音,他特意在门外听了一会儿,知道了方拓天为何而生气后,就卡着时间,进了屋。

“大人!刀下留人!”梅斯一边大喊,一边快去地走到唐西的身边,然后半跪下。

方拓天被人这么忽然一打断,心里微微不满,抬眼看去,就看到了梅斯。

他看着梅斯,围着梅斯转了一圈,然后停下来,问到:“你…你就是当年那个没当上城防队长的人?”

梅斯应声,接着方拓天又问了一句:“我记得你和唐西,是叔侄关系?”

一边的唐西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颤,侧头看向身边的梅斯,生怕梅斯发现自己当年使下绊子让他做不了城防队长,被派到远地去的事情。

可梅斯却好像并没有想起这件事:“回大人,正是。”

“我记得,你的实力也不错啊…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够打败他,我就撤销你叔叔他的死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如何?”

方拓天指着屋子里面的一个站在角落里面的人。那个人半个身子笼罩在阴影中,很难看清面容和身型。不过就他散发出的气势来讲,梅斯若是和他对上手,胜负难知。

梅斯听了方拓天的话后,看了看那个人,然后朝着方拓天点头应到:“好。谢大人仁慈。”

站在角落的那个人走了出来,梅斯一见他的身型,为自己深深地担忧了一下。

身高比梅斯高出了一个头,体型也比梅斯大得不知道多少。

若是用虎背熊腰来形容这个人,是明显正确得不能再正确了。

金二,也就是那个人,走了出去,梅斯立刻跟上。两人快步走到练武场的台子上,互相一抱拳,就算是完成了准备工作了。

金二率先出手,一股子蓝色的灵力流转在他的双拳上,朝着梅斯就是一拳。

梅斯的速度很快,微一弯腰,就躲过了金二的一个拳头。

可金二的另一只拳头见势偷袭,奔着梅斯的右手臂就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