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钦若赞现身!/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八十九章

“呵呵,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十个证据里面只要有九个是真的,最后一个是真还是假就没有人去在意了。万赫裴罗做贼心虚,不打自招了,大食使者是真是假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揭了呢?”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不合适,但薛千军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个问题他忍了很久,有如百抓挠心一般,不吐不快,就算被军法处置他也认了。

“那我们就真的冤枉他了。”

王冲淡淡道。

“啊!”

薛千军一下子呆住了,嘴张得大大的。

王冲洒然一笑,瞥了眼薛千军一眼,一挥衣袖,离开了。

薛千军怔怔的站在那里,半晌,突然明白了什么,不由笑了起来。什么冤枉,侯爷根本就是逗他!

“侯爷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

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薛千军很快追了上去。

……

夜色渐暮,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冲儿,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王冲正在四下巡视的时候,王冲的父亲王严和大哥王符一身戎装,突然从大军中走了过来。王严眉头紧皱,似乎看起来有些不安。

“大食人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这实在不是正常的现象。”

“这一战,他们大约损失了八九万的兵力,但是大部分是步兵,只有两三成左右的骑兵,剩下的二十多万主力骑兵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完全有能力发起反击,到现在还保持着平静,确实不正常。”

王冲的大哥王符也开口道。

王符一身玄色战甲,身姿挺拔,气宇轩昂,虽然年纪轻轻,但王符战场的经验却极其丰富,同样拥有极其敏锐的直觉。

王冲没有说话,扭过头来,越过前方的重重大军眺望远处,只见地平线处,茫茫的大食铁骑排成一个巨大的弧形,既不远也不近,和大唐互相对峙着。王冲拿下了一个万赫裴罗,和高仙芝一起处理了葛罗禄部落,又把携带的辎重全部运入了城中,整个过程,大食人那边一直没有动静,异常的平静,看不出任何进攻的趋势。

“呵,事有反常必有妖,大食向来凶狠好斗,睚眦必报,这么沉得住气可不是他们的风格。没有意外,他们应该是在等人。”

王冲哂然一笑,只是看了一眼,立即了然于胸。

“等人?等什么人?!”

听到王冲的话,王严和王符父子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大为意外。两人只是觉得大食人的反应有些不对劲,但是王冲却一口笃定对方在等人。

“不知道。但是很快就会知道了!”

王冲摇了摇头,很快向后招了招手:

“张雀,加大巡逻范围,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都要第一个知道!”

“是!属下明白。”

张雀的声音很快从身后传来,然后随着一阵哒哒的脚步声,迅速离去。

……

夜色渐深,当王冲率领的碛西都护军在怛罗斯周围积极布防的时候,葱岭以东,遥远的西域,安西四镇中的疏勒镇。

一户人家正在屋中安睡。作为家庭之中的男主人睡在床沿,女主人睡在里面,中间是三四岁的小孩。

怛罗斯之战,聚集了东西方两大帝国数十万的军队,气氛紧张无比。大战透露出来的危险气息,使得往日繁华的安西四镇,几乎变成了空城。能在这个时候留下的人已经不多了,留下来的几乎有不能离开的理由。

“嗡!”

突然之间,床板震动了两下。男主人迷糊中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素和,不要乱动。”

小孩子胡乱的抓了几下空中,紧贴着里面的女主人,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阿达,我没有。”

房间里恢复了寂静,但是很快,床板再次震动起来,而且比上次震动还要大。这次连女主人都有些生气了:

“素和,别淘气,睡觉的时候不要乱动。”

“阿帕,真的不是我。”

小孩委屈道。

就在小孩说话的时候,床板再次震动了,而且像筛糠一般抖动,这次连男女主人都察觉到不对了。小孩子淘气绝不会有这么厉害。

“怎么回事?是地震了吗?”

睡在里间的女主人有些害怕了。也就在这个时候,黑夜里,突然传来一阵长长的马嘶声。男主人脸色一变,迅速的伸出一根手指,嘘了一声,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女主人察觉到了什么,搂着小孩,缩到了墙角,浑身瑟瑟,一动不敢动。

“轰隆隆!”

就这么一会儿,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厉害,开始还是如筛糠一般,后来连整个房间都剧烈的颤动起来。颤动声中,还夹杂着阵阵的马蹄声,马蹄声沉重如雷,在夜空中回荡。男主人浑身颤颤,犹豫了一下,缩着身子,壮着胆子,快步走到窗边,悄悄的推开窗子,露出一丝缝隙,只是看了一眼,顿时脸色苍白,如遭重击,仓皇的缩了回来。

希聿聿,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战马的喷嚏声从窗外传来,一阵阵淡淡的亮光从窗外传来,只不过片刻的时间,一头巨大的战马虚影从外面投射过来,落在了窗子上。就在一家三口惊慌的目光中,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前面不远就是碎叶城了,安西都护府就在那里。高仙芝去了怛罗斯,带走了九成以上的兵力,剩下一个封常清和几千安西都护军在那里。我们要不要过去顺便把他们消灭呢?”

火光摇曳,那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必了。都乌思力从东边过来,他率领的突厥大军从龟兹出发,离那里更近,封常清和留守的那些安西都护军就交给他了。”

窗外一片沉默,片刻之后,另一个声音回应道,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儒雅。

“我现在担心的是大食那边。怛罗斯城外有三十多万大食兵马,而且大食人向来凶狠,甚至比我们还要好战。我本来以为,大食人数量占了兵马的优势,对付十几万番汉混合的碛西都护军易如反掌,没想到他居然赢了。"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战马蹄哒,一匹高大健壮的战马从后面走了上来,虚影投射在窗户外面。

房间里,一家三口摒住呼吸,抱成一团瑟瑟发抖,早就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呵,放心,艾布穆斯/林还没有那么容易输!能做上大食帝国东方总督的人,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失败?更何况,大食主力尚存,这一战还远没有结束。"

那儒雅的声音胸有成竹道:

"而且,我已经收到艾布*的回信,他已经做好准备,只等我们到达,到时候三方配合,一起消灭大唐的军队。"

"怛罗斯不是西南,艾布穆斯/林也不是阁罗凤,这一战,不管是安西都护军还是碛西都护军,都不会有任何的幸理!如果这样,唐人都能幸存下来,他就真的可以称得上'兵圣'了!"

窗外突然一片静默,另外两道身影没有说话,但都点了点头。

“兵贵神速,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碛西都护军和他都不知道我们已经出发了,他们都被大食人吸引了注意力,只要能够瞒过他们的耳目,我们就能够突袭一拨,打他个措手不及。”

最开始的那个沙哑的声音道,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期待。

“嗯,不过也不要太大意,碛西都护军有一支鹰鹫小队,每次出征,都有这些鹰鹫在外围侦查、巡视。这段时间虽然我们昼伏夜出,日夜疾行,但是如果不能瞒过他的鹰雀耳目,还是功亏一篑,不可能偷袭得了他。”

第三个洪亮的声音道。

“呵呵,几只鸟雀而已,不必太过担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他不会有机会发现的。”

中间那道儒雅的声音,成竹在胸道。

“驾!”

最后一句,三人一夹马腹,疾驰而去。

房间里,一家三口宛如死里逃生般,长出了一口气。

……

疏勒、龟兹,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怛罗斯那场大战的时候,夜色中,成千上万的战马,正从这两个地方蜂拥而过。这两股势力,一股进入碎叶城中,而一股则绕道碎叶,从另一个更隐蔽的道路横穿过去,披星戴月,以惊人的速度翻越葱岭,向着怛罗斯城行去。

轰隆隆,大地震动,黄沙漫天,一股股烟尘在星月下冲天而起。烟尘中,成千上万的战马正在疾行中。

虽然天空依然一片黑暗,但是距离天亮已经越来越近。

“大相,前面不远就是白石岭,距离怛罗斯城只有五、六十里了。”

战马蹄哒,沉重如雷,一匹健壮的战马,逆着大军,疾驰而来,在一道欣长的身影面前停了下来,一脸尊敬。

在他正前方,三道高大的人影并肩而立,中间那道欣长的身影,一身儒袍,气度雍容,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双狭长的眼眸,精芒四射,透露出无穷的睿智和锋芒,仿佛看透了世间所有的秘密。仔细看去,俨然就是那个从乌斯藏王都地牢中走出,洗尽铅华的大钦若赞。

脱去囚服的大钦若赞,重新穿上儒袍,少了一份西南那个“大钦若赞”的潇洒俊逸,多了一份风雨过后的凌厉和从容。在他的马鞍旁,多了一块白色布袋,布袋中一截白色的扇柄露了出来,扇柄微微显旧,从形状上看,正是他从不离身的那柄羽扇。

从进入地牢起,大钦若赞就将这柄羽扇收了起来,换上了一柄青色长剑。

“嗡!”

大钦若赞抬手做了一个手势,大军立即停了下来。左右,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的目光也集中到了大钦若赞的身上。

“拿地图来!”

大钦若赞看着前方,突然开口道。嗡,马蹄阵阵,很快,一名赤甲的乌斯藏亲卫急策而上,迅速的从背上取出一根表面有着古朴、美丽花纹的金属轴筒,打开盖子,取出一张老旧泛黄,用布帛做成,卷成一团的地图递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