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29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逸紫龙耀天诀运转到极致,三条紫龙涨大丈许,几乎就要破体而出,不过以萧逸现在的修为,这紫龙还无法离体,说到底还是法力所化,没有自己的神韵。

紫色龙影从那九条剑气之中划过,接连将其中六条剑气打散,但是最后三道剑气,却是朝着晏初瑶的哥哥晏初影射去,这剑气锐利无比,并且因为那陈门主飞剑的缘故,居然隐约有些克制妖族气息,如果被这剑气射中,那晏初影恐怕要重伤!

萧逸怒吼一声,周围天地间仿佛又淡淡异样波动闪过,只见萧逸天刑剑上,金色密文遍布,瞬间飞了出去,叮当交响之声响起,那天刑瞬间将三道剑气斩断,生生停在了那晏初影头上。

“快走!”晏初瑶急忙扶起他哥哥离开此处,而萧逸却是拦住了那陈门主,让他无法去阻挡二人离开。

“混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与妖族为伍,将被我正道仙门所有弟子追杀!”那陈门主勃然大怒,“得罪了北亲王,你的死期也到了!”

萧逸冷笑一声,“呦!这北亲王算那根葱,陈门主不愧为万剑门掌门,这胆子倒是奇特。”

萧逸微微摆了摆手,却是笑道:“对了,陈门主哪只眼睛看到我与妖族为伍了,我过来追杀妖族,陈门主不由分说便跟我动起手来,我倒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那陈门主脸色一变,怒哼道:“既然如此,不必多言,待我将你拿下,交给北亲王处置!”这陈门主话语之中,对北亲王似乎有深深的忌惮畏惧,萧逸却是有些觉得奇怪,这世俗的一个亲王,难道有什么奇特之处,居然让这化形境的万剑门门主害怕?

那陈门主身上法力波动越发剧烈起来,便见淡淡绿光闪过,那陈门主法象化身出现,乃是一只巨大的穿山甲模样的异兽,那异兽身上有锐利的鳞片,那鳞片十分奇特,仿佛千万把小剑一般。

“太古剑兽?”萧逸如今的见识却是广博了许多,这异兽的模样,却是让他想起了曾经在一本古籍上见到的一只古修仙界的仙兽,模样便是如此,那仙兽名为太古剑兽,乃是木属性仙兽,据说天赋神通与剑道有关,乃是十分奇特的仙兽。

“咦?你这小子见识倒是不弱,我这法象乃是以太古剑兽血脉为引修炼,历经百年才有如此成就,现在已经引动那太古剑兽的剑之大道!”陈门主一阵猖狂大笑,仿佛萧逸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我劝你现在便投降,看在你同为修仙者的份上,我还能替你求情,如若不然,谁来了也保不了你!”陈门主越发的飘飘然,而对面萧逸,却是已经摩拳擦掌,想要试试这太古剑兽的威力了!

不过以那太古剑兽血液为引修炼出的法象,真实威力能有那异兽几成,就不得而知了。

萧逸此刻心中起了好胜之心,右脚在地面上一踏,那岩石地面便龟裂开来,紫色法力侵入地下,接二连三的爆炸之声响起,却是萧逸发动了金炸术,点爆了大地之中的金之力。

一时间尘土飞扬,萧逸双手印诀接连打出,三道金色光线朝着那陈门主法象化身射去,瞬间而至。

“雕虫小技!”那陈门主的声音微微回荡起来,萧逸玄脉十三绽放出的金光射中那异兽鳞甲,居然仿佛被反射了一般,对那异兽毫无伤害,金光反射到楼阁之上,顿时将楼阁洞穿。

那异兽剑尾一甩,轰隆巨响,萧逸听闻呼呼风声,顿时脚下生风,险险避开那异兽剑尾扫击,数道剑光随着那异兽横扫从它身上鳞片上绽放出来,射向萧逸。

萧逸连退十步,心中却是萌生退意,现在还不是跟他打的时候,闻书阁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而那小狐狸只要寻到了小白,自然有掩盖妖气的办法,现在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萧逸看着那漫天飞扑过来的剑气,全身微微闪耀了一下金光,虚灵金身!

尘土飞扬过后,那陈门主居然失去了萧逸的踪迹,要知道他可是以化形境的灵识锁定了萧逸,萧逸居然硬生生的逃掉了!

那陈门主法象化身消散,眼睛扫视着周围,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逸一路狂奔回客栈,甚至连飞剑都不敢使用,谁知道那陈门主会不会还有别的手段,如今还是先离开这溢阳城为妙。

回到房间之中,却见晏初影正吞下一颗丹药,自然是白静用来掩盖气息的丹药,见萧逸回来,那晏初影脸色微变。

“哥哥,别动,他不是坏人!”晏初瑶按住晏初影,不让他动弹。

萧逸嘴角轻轻一撇,我在外面帮你挡住敌人,你还在这里猜疑我?早知道刚才就不动手救人了!

见萧逸脸色古怪,晏初瑶却是温柔一笑,说道:“不要见怪!”

萧逸见那晏初瑶笑的妩媚无比,心中那一点怒气顿时消散了,他大大咧咧坐下,开口道:“小狐狸,你可知道那北亲王背后有什么势力?我今天听那陈门主的话,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方才一直在打斗,萧逸没工夫去想,现在回想起来,那陈门主实力不弱,居然如此惧怕北亲王,那北亲王必然有什么依仗。

晏初瑶开口说道:“我原本以为我以狐媚之术将他迷惑住了,后来才发现,那全都是假象,他必然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只是就连那陈师道也是后来才看出来我身份的,我狐族狐媚之术更是极难被看破,我想那北亲王背后恐怕有个修为至少是灵寂境的修仙者。”

萧逸微微沉吟了一下,对白静说道:“小白,我们明日便出发,离开这里,正好去一下北影妖宗,我倒是想看看这北影妖宗在搞什么!”

萧逸知道那几只出逃的妖族,恐怕早已经投奔北影妖宗,自己这一路追过去,必然会遇见大批北影妖宗高手,只是此时却不能畏手畏脚,那尸鬼殿已然向仙道门派宣战,这一番攻入闻书阁之中,已经是直接宣战!

既然迟早都要拼斗,何不乘着现在还有时间,多磨练一下自己?

萧逸其实并没有什么野心,但是他至少要保护住七绝门一门诸多师兄弟,还有嫣然等人,有时候不是想争,而是不得不争!

微微叹了口气,萧逸留下那晏初瑶与白静三人聊天,自己却是离开了客栈,以前一直是个潇洒性子,倒是更加留恋这凡俗之事,总感觉这样才更加让人舒服!

自己答应了白静要补偿她,可是这想来想去,恐怕也只有寻些古修仙界流传下来的仙丹妙药,帮她化去所有妖气,真正化为蛟龙。

只是这一时半会儿,萧逸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这种丹药。

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走着,萧逸体内归元真龙经不断流转,却是没有再去控制,任由它自行吸纳周围灵气。

正走着,却见三匹骏马疾驰而过,其中一人看见萧逸,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神色,却是微微一踢马腹,便朝着萧逸撞过来。

萧逸虽然完全没有看路,但是灵识自然而然感受到危险,只是这骏马虽然力道比常人大了许多,但是面对修炼紫龙耀天诀炼体的萧逸,自然是不够看的。

只见萧逸看似随意的伸出右手在那马匹前面微微一带,整匹骏马便仿佛被战车撞开了一般,朝着一侧倒下去,这还是萧逸完全没有动用法力得缘故。

那马上的年轻人哎呦一声顿时跌了个狗啃泥,这花岗岩路面何其坚硬,那年轻人就算身强体壮,也撞的不轻,只见他摇头晃脑了片刻,这才拿着马鞭走了上来,开口道:“哪里来的不开眼的混蛋,居然敢冲撞本大爷的马匹?”

萧逸抬头看过去,这不是那日八宝斋之中遇到的那公子哥柳申元么?真是冤家路窄,这都能遇到,萧逸心头微微有些郁闷,这感觉就跟走路踩到狗屎一样,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总觉得恶心。

“狗屎!呸,柳公子!有何指教?”萧逸当年做公子哥的时候,可比这柳申元上镜多了,这人一看就是个脓包,萧逸实在提不起兴致来逗他,不过眼见周围三个人围了上来,萧逸却也不想以法力欺负普通人。

这柳申元却是拿出折扇来,一脸无赖道:“你冲撞了我的马,现在我马受伤了,我也受伤了,你看着赔偿个几百两银子来吧!”这柳申元倒也不笨,却原来是想着敲诈一笔。

萧逸眉头一挑,说道:“这却是奇怪了,你在官道上,我在官道旁,要说冲撞,也是你这马撞了我吧?”原来这碧沙王朝规矩倒是跟蓝玉王朝差不多,城内官道上才可行马,道旁自然是行人。

“少废话,我说是你撞了就是你撞了,怎么着?想打架?”这柳申元身后,两个高大的家丁蠢蠢欲动。

萧逸微微一笑,眸子深处却是闪过一丝冷意,只见他一把抓起这柳申元的右手,微微一用力,那骨骼咔咔作响声便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