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八百三十章 双龙聚首全新启程(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昀自然看得出,胡命桥阻拦韩晦烛,其实已经偏向了杨璟,但胡命桥是他的贴身死士,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之人,他的心里虽然不悦,但能用这一次机会,换取胡命桥下半生最坚定的忠诚,赵昀认为是值得的。

韩晦烛的血泪流下来之后,似乎也开始失去视力,但他并没有恼羞成怒,也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默默地站着,似乎在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

过得片刻,他才朝赵昀请命道:“官家,事已至此,杨璟此子逆反之意昭然若揭,留之不得,臣恳请官家下旨,将杨璟捉拿归案!”

赵昀也知道,杨璟若离开临安,从此天高海阔,再无任何东西能够困住杨璟这条潜龙,此时便朝韩晦烛道。

“此事便交由韩真人与胡卿家去办吧,另外,派人到国舅府去看一看,朕今早就宣召国舅,此时他却仍未入宫,朕有些不安...”

守候在外头的徐佛等人自是各行其是,韩晦烛虽然在赵昀前面能够保持镇定,可出了宫殿之后,整个人都在浑身颤抖!

他是皂阁山的符箓大宗师,若眼睛看不见,他如何画符?如何配药?如何跟人动手?

他绝不容许杨璟全须全尾地离开临安!

韩晦烛和胡命桥点兵点将,准备捉拿杨璟之时,杨璟已经出了皇宫,正打算赶回家中,却被一辆黑色马车给拦了下来。

“侯爷...瑞国公主殿下有请!”

那马夫压低声音,朝杨璟如此说道,杨璟也没太多犹豫,便登上马车,钻进了车厢。

许是出来得匆忙,这马车并不大,杨璟钻进去之后,与瑞国公主几乎是身子挨着身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处子芳香扑鼻而入,杨璟心中不免感到可叹。

“杨大哥...天孙儿知道,今后只怕再难相见...天孙儿...天孙儿的心意,杨大哥可曾感受得到?”

她也知道杨璟即将离开,往后的人生之中,只怕再与杨璟无缘,眼下也顾不得羞涩,当即袒露了心迹。

杨璟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朝瑞国公主温柔一笑道:“你是个好女孩儿,杨大哥一辈子忘不了你...”

杨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虽然委婉,但瑞国公主也知道,杨璟一直知道她的心意,只是也一直将她当成妹子罢了。

虽说如此,可能够让杨璟铭记一生,她的心里始终觉得甜蜜且满足,她也知道杨璟接下来要逃命,并不敢耽搁杨璟的时间,将一只锦囊交到了杨璟的手中。

“杨大哥,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聚,小妹没别的东西,这礼物请大哥一定要收下!”

杨璟轻轻捏了捏那锦囊,里头四四方方一块令牌样的东西,杨璟顿时会意,内心涌起温暖来,不由将瑞国公主拥入了怀中。

这一个拥抱并无男女之情,也是杨璟发自内心,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而后在她耳边轻声道:“照顾好段妃和小皇子,小妹你可明白?”

瑞国公主微微一愕,双眼圆睁,仿佛有些难以置信,可很快又变得暗淡下来,眼中有过憎恨,但却有一闪而过,最终变成了无奈的接受。

“杨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

瑞国公主感受着这倾城一抱,又是永别一抱,心中既是羞涩甜蜜,又是肝肠寸断,欢喜又悲伤的眼泪哗啦啦直流,可惜那恋恋不舍的成熟体温,终究还是与她的身体分开,下了马车,很快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瑞国公主正要往回走,却有一道身影出现在马车边上,那大内高手假扮的马夫,竟然后知后觉!

“什么人!”

马夫从马鞭之中抽出一支缝衣针般的细剑,而瑞国公主却认得来人的面容,朝那马夫道:“不碍事的。”

马夫虽然没有放下武器,仍旧警戒着,却没有阻拦,那人便走了过来,瑞国公主才抹去眼泪,朝那人说道。

“姒锦姐姐还有什么话要交托?”

姒锦走到马车边上,朝瑞国公主道:“谢谢你送的大礼,我替他给你送个回礼,不过这礼物需要你父亲来拆,你可信得过我,可敢收下?”

瑞国公主见得姒锦抱着一个四方锦盒,迟疑了一阵,也受不了姒锦激她,当即咬牙,倔强地说道:“姒锦姐姐的礼物,小妹自然是要收的...”

姒锦笑了笑,也没再多说,将锦盒放在车辕上,就要离开,瑞国公主却朝她说了句:“姒锦姐姐,小妹...小妹好羡慕你,你可知道?”

姒锦没有转身,也没有扭头,却将自己的短刀摘下来,虽然带鞘,但还是掉转刀头,将刀柄递给了瑞国公主。

“这是我私人送你的,希望你不要有用到的一天...”瑞国公主突然发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也有着如此可爱而温暖人心的一面,不由将短刀接了过来。

姒锦眼看要走,却又补充了一句,朝瑞国公主说道:“对了,这柄刀是他送给我的...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谙人情世故,不懂礼尚往来,你若愿意,这柄刀便算是他送的,我相信这也是他的意思...”

姒锦果断离开,虽然没有回头,却能够感受到瑞国公主趴在马车厢里,耸动肩头抽泣了起来。

姒锦并没有停留太久,回到住处之时,王道明和杨璟等人已经准备就绪,一家老小换了轻快便装,只等着外出的姒锦了。

“人都齐了,这就出发吧。”杨璟如此说着,姒锦也没多说什么,踏上马车,李彧早已准备好了十几辆一模一样的马车作为伪装,轰隆一声便散开,往四处八方城门快行,只希望韩晦烛和胡命桥不会这么快发现他们的故布疑兵之策。

而此时的瑞国公主,也回到了皇宫,这才刚刚到了门禁处,便遇到了外出的胡命桥等人,瑞国公主心里满满都是杨璟离开的背影,也没什么心情,便把那锦盒交给了胡命桥。

听说是姒锦所赠,胡命桥不由大吃一惊,心说瑞国公主还是太过单纯,毫无心机,差点就让人害了官家!

可当他小心翼翼打开那锦盒之时,不由松了一口气,但却有皱起眉头来。

旁边的韩晦烛嗅闻到浓烈的血腥气,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心里却是透亮,朝胡命桥道:“贾似道?”

胡命桥又低头扫了一眼,那头颅并无太多血迹,双眸怒睁,满脸惊恐,毛玻璃一般的眼珠子,还透着一股难以置信。

胡命桥点了点头,也不需再把锦盒送到赵昀面前,只是让内等子给赵昀禀报,自己则与韩晦烛,领着上前禁卫,追击杨璟去了!

杨璟等人毕竟先走一步,可城防上却是颜明直和徐佛在掌控,得到旨意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经封锁了城门!

不过杨璟将瑞国公主所赠的锦囊交给了李彧,凭着李彧皇城司的身份,再加上锦囊之中的公主府通行令牌,他们终于是有惊无险地出了城门。

到了城外之后,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杨璟才朝姒锦问道:“你适才去哪里了?”

他也是明知故问,因为他能够嗅闻到姒锦身上的血腥气,这丫头许久不开张,眼下做的这桩事,杨璟也说不上是不是好事,但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姒锦撇了撇嘴,朝杨璟道:“这不是抛开过往,重新开始么,总得有人来祭奠过往的日子不是?”

杨璟呵呵一笑,在她脸上捏了一把,朝她笑骂道:“就你这张小嘴厉害!”

姒锦抓住杨璟的手,悄悄摸了摸他的手指,在他耳边道:“就你知道我嘴巴厉害...”

杨璟听得这充满暗示的话语,不由心头一荡,整个人都酥了,这个大魔王可真是极品了...

不过他们的轻松并未能够持续多久,胡命桥和韩晦烛就追了上来!

“要不要阻拦一下?”李彧骑着马来到马车边上,朝杨璟请示道,杨璟却摇了摇头。

“全速前行吧,韩晦烛中了鹿姐姐的桃花迷障蛊,七天之内必定癫狂至死,往后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至于胡命桥,还是放过他吧...”

李彧听得杨璟如此一说,也就不再言语,数量马车在官道上疾驰,一路向北!

胡命桥和韩晦烛领着人马追了上来,不过因为王道明指示李彧用十几辆马车故布疑兵,他们到底是花了不少时间,才确认了杨璟的车队。

只是没想到,这才追到半路,杨璟却在官道上埋了地雷,轰隆隆将他们炸了个半死,想要追击已经不成了!

王道明坐在马车之中,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因为杨璟终于还是答应北上了!

他们一路往北,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便顺利来到了两淮路,不过李庭芝和杜庶的人,却早已收到快马密报,如今全军戒备,把守住了所有的关口!

杨璟等人被阻隔在淮河南岸,胡命桥的人也一路追击过来,眼看着无法过河,王道明却也不着急。

到了夜间,李庭芝和杜庶不敢睡觉,领着亲兵出来巡夜,却见得对岸火光冲天,那火把如同天上的星尘一般密集而明亮,义军整齐洪亮地高喊着,喊声划破夜空,直抵天庭!

“恭迎副宗主!”

“恭迎副宗主!”

“恭迎副宗主!”

李庭芝此时终于知道,对岸十六万八千九百多人,只为了来迎接杨璟!

他和杜庶相视一眼,忧心忡忡,看着对岸的星火,仿佛这些火把,要将这夜晚,烧成白天,要将这夜空中的银河,都煮沸一般!

他们知道,这是要变天了!

而在杨璟顺利渡河的同时,在遥远的南方,黑天部落的首领洛丹等人,也迎来了一位熟悉的老朋友,那便是广南的黑衣壮头人,江满渔。

不过,这次江满渔却带着一个陌生女子,这名女子自称姓宋,身穿素服,似乎还在服丧,她的身边,跟着一名年轻高手,江满渔称他徐凤武少侠。

而洛丹等人都知道,这位服丧的女子,是杨璟的妻妾之一,而且是极其重要的人物,往后南方的事情,几乎都要这位女子经手,诸多头人也不由崇敬万分。

西南矩州的通判杨敬亭,此时在府衙里头闷坐着,轻声叹息,眼中却又如同两团烈焰再烧。

而他的面前,是一名黑衣斥候,就在刚才,这位斥候送回情报,那些夜郎人汇聚仙云山,打开了武库!

在大理,高泰祥死后,高氏由高采芝和高文姐弟掌控着,此时他们也同样接到了一个消息,开始整顿兵马!

此时的杨璟终于踏过淮河,与宗云用力相拥,两人隆重跪拜了师父王道明之后,宗云满脸紧张,朝姒锦道:“我能看看她吗?”

姒锦低头看了看正在吃拳头的杨锦宁,没有太多迟疑,便将杨锦宁送到了宗云的怀里。

宗云抱着这女娃,只觉得比整座天下都要珍贵,杨锦宁粉嘟嘟的小手,摸了宗云的下巴一把,被胡茬子刺了一下,顿时皱起眉头来,眼看着要哭了,宗云也是急得满头冒汗,便是十几万大军陷入重围,也不及杨锦宁皱一皱眉头!

“干爹是个粗人,也没什么好礼物,便只能用两淮三十七座城池,给侄女儿当见面礼了!”

宗云如此说着,便朝厌胜军的郑公禹等人下令道:“整顿队伍,准备出击!”

宗云意气风发,突然转向身边的杨璟,不由朝他问道:“喂,你在想什么?还在犹豫?”

杨璟此时却摇了摇头,轻轻将眼睛上的蒙眼布解了下来,陡然睁开双眸,那眸子仿佛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而深邃。

“既然无法看到它改变,那便看着它新生吧!”杨璟如是说道,而后与宗云相视一眼,两人同时抽出腰间兵刃,直指对岸,近乎咆哮一般下令道。

“出击!”

(全书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