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你有别的作用!/超能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剑青嘴角抽动,眼眸涌现一丝不悦。

“臭小子,这种时候你还揶揄我。”

“哈哈!”

顾天扬大笑两声,随后滔滔不绝,说起唐邪的过往事迹。

当说到唐邪在剑道之上,已经达到以意御剑的境界,陆剑青彻底惊呆。

许久,都难回神。

“我铸剑一生,不知道见过多少天才,像你年纪轻轻,就能以意御剑,已经是第一人,而像他这样,身负光环重重,竟也是以意御剑的造诣,这……”

语气停滞了半天,陆剑青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似乎看出他的窘迫,顾天扬接着说道:“我们在思恨楼的首长,白老,曾经说过,像老大这样的人,一百年,也难出现一个!”

“说的没错!”

陆剑青用力点头,眼中跳动着万般激动,“我在想,该去寻找一种什么样的顶级材料,才能铸造出适合他的宝剑。”

嘴角露出个玩味的笑容,顾天扬道:“这个……你恐怕还真没辙。”

“低估我的铸剑技术是不是?”

“别,我可没这个意思,陆老头,你注意到老大背上那个布棍没有?”

“早看到了,应该是一把剑。”

不愧是铸剑大师,纵然剑身被包裹住,也难逃法眼。

而在这方面,他一如既往地高傲:“我不相信,我铸造出来的宝剑,会不如他身上这一把,除非那是……”

越说下去,他就越发现,顾天扬的眼神有问题。

像是在等待他接下来的话一样。

“不会吧?”

倏地,陆剑青脸色一变,“你说他背上这把,是二十七神兵?”

顾天扬嘿笑着点点头:“你没发现,楚正豪看到那把剑时,脸上都成了屎黄色么……老大的兵刃正是雪龙圣剑,而且,圣剑已经认主,与老大心意相通!”

陆剑青无话可说了。

他此时唯一的感觉,就是庆幸。

如果半小时前,他答应楚正豪的示好,就意味着,他要跟唐邪这种恐怖存在为敌了。

守护顾天扬,应该是他此生,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这些念头,顾天扬并不知道,见他沉默,顾天扬只当是震撼太深,便给他足够的时间消化,自己则重新聚精会神,观察起唐邪三人的《刑天阵》。

此时,刑天阵生出变化。

三人不再并肩成一条横线,而是脚步变幻,拉扯出无数的幻影。

即便在顾天扬眼中,也有许多变化捕捉不清,只能看到三道留痕,如同烟火在夜空留下的尾焰,快到极致。

“所有长老,六合聚顶!”

楚正豪仓惶大吼。

仅有的一只左手,开始慌乱起来,其他长老,更是乱作一团。

剑阵中防御最强的六合聚顶,被他们演变成一个漏洞百出的残阵。

与刑天阵,轰然撞上。

轰!

响声震彻山谷,刺破苍穹。

就好像用锋利无比的一把剑,生生斩向一张蛛网。

其中力量悬殊,可见一斑。

那座被无数武者艳羡仰慕的六合剑阵,彻底崩溃,不成样子。

几位长老尽皆飞向天空,下饺子般,一个个砸落地面。

而楚正豪,纹丝未动。

不是他修为精湛,化解掉这股冲击,而是唐邪在出招时,刻意收势,只震破他的丹田,没有形成重伤。

噗!

一口血箭喷出,险些刺破地面。

“我的天!”

所有武者都惊呆了。

战神刑天,此阵,当得起这个名号。

今日,太清殿恐遭遇灭顶之灾,不会错了。

当武者们清醒过来,不少人都抱头鼠窜,场面乱不堪言。

作为武者界领袖,维持秩序,有一些九门弟子认为,他们责无旁贷。

责任感爆棚,这些人纷纷大喊。

“放轻松,楚殿主还未言败,也许,他也藏有底牌。”

“没错,雪龙宝丹是一等一的灵丹妙药,他炼化全部药力,实力可能不止于此。”

“我们再等等看,万一楚殿主赢了,我们逃走,岂不是要被太清殿记恨!”

这些话,缓和了部分逃兵的情绪。

有些人停下来,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眺望过去,凝视着楚正豪。

一秒钟。

五秒钟。

十秒钟。

终于,楚正豪缓缓抬起了头。

振声说道:“我承认,你们很强,但你们想没想过,我体内的雪龙宝丹,实际上,还未炼化完全,刚才那一击,恰好帮我打破桎梏,炼化掉最后的药力。”

“打破桎梏?”

不少人都提起精神,面露喜色。

楚殿主果然还有未用的底牌!

那些打飞四散的长老们,也都是握起拳头,振奋不已。

可以说,所有的视觉焦点,此刻都集中在楚正豪的身上。

然后,只见他猛地转身,脚底抹油……

直接跑了!

简直是最标准的逃兵模样!

“什,什么?”

所有人跌破眼镜,不能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不是说打破了桎梏吗,扭头就跑,这算怎么回事?

“跳梁小丑!”

唐邪冷哼一声,直接化作一道璀璨的疾光,向楚正豪狂掠而去。

后发先至,强行拦截在他的身前。

感觉到唐邪的气息破空而降,楚正豪像一头受惊的母鹿般,仓促停下,等再想变幻方向,另两个方位,也被钢盾、暴君阻截住。

他有种不安的预感,这种三角阵型,他不可能逃出生天。

“楚殿主,你不是打破桎梏了吗?”

暴君抱着手臂,笑眯眯的盯着他,“给我们哥几个看一看呗。”

楚正豪面皮抽动,燥红的脸色,诉说着他此时有多么的尴尬。

内气早就乱作一团,什么打破桎梏,不过是他想为逃跑,而说出的缓兵之计罢了。

“卧槽,要被楚殿主坑死了!”

“大家快跑啊,他没有后招了,太清殿完了!”

“哎,你们别走啊,也许这是楚殿主的计策,古时不还有回马枪一说……卧槽我编不下去了,你们等等我!”

众武者已经大乱,树倒猢狲散,疯狂的逃窜起来。

他们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离唐邪这几个瘟神远点,再特么远一点啊!

“唐,唐邪……”

这时候,楚正豪已经面无人色,声音打鼓,“我太清殿数百年基业,不能亡啊,看在这份上,你就再给我……给我一次机会吧!”

见识到《刑天阵》的强蛮之后,楚正豪的那一丝骄傲,被彻底击碎,心境中,只剩下浓浓的绝望。

他像一只癞皮狗,委曲求全。

只求活着。

“放心,暂时还不会让你死,你有……别的作用。”

唐邪神色笑了笑,淡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