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赛珍改拍卖?/超能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眼前的这些炼器师,每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内,拥有极高的建树。

等炼器师们走近,陆剑青也就不再讲解,而是笑孜孜的迎了上去。

“各位,好久不见啊。”

陆剑青虽然笑脸相迎,却是负手而立,神色间隐隐透露出些许倨傲,看的出来,他在炼器界的地位还是很足的。

这几人纷纷与陆剑青打起招呼。

“陆师傅真是艺高人胆大,停办十几年的赛珍大会,竟然又在你这里开启了,在下心悦诚服。”

“不想想看,老陆是什么人,多少年前他在咱们炼器界,就是首屈一指的大师了。”

“我也很期待,想看看陆师傅会拿什么宝贝出来,跟咱们一较高下,想必,肯定要轰动武者界吧。”

都是故人见面时经常会说的话,唐邪他们听了一阵,也就没有兴趣。

就在这时,那位叫做南柯梦的美妇人突然转过头来,正巧与他们对视上。

唐邪几人顿时一个激灵。

南柯梦不由得眼眸一亮:“陆师傅什么时候收了这几个小帅哥做弟子啊?”

弟子……

陆剑青嘴角不由得抽动两下,别说是他,就是在场所有炼器师在内,也不够格做唐邪的师父啊。

不过,为了掩饰唐邪身份,陆剑青没说破,打着哈哈道:“我陆某人何时收过弟子,这几人都是我请来的护卫,虽说赛珍大会的名望不如以往,但这毕竟是炼器界最大的盛举,万一被某些恶徒盯上,大家这几年来最得意之作,岂不就落入他人之手了。”

“陆师傅考虑的周到。”

南柯梦娇媚一笑,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故意提到了唐邪等人,“听说太清殿与唐邪一战,就是在这饮剑谷内,万一那几个恶徒还没走,倒真的是有些麻烦。”

旁边,唐邪几人不由得微皱眉头。

说了半天,合着这恶徒就是他们啊。

“放心,就算是唐邪他们,也没胆量在这里夺宝。”

此时,一道洪亮如钟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名中年男子,正缓步走来。

让唐邪感到意外的是,所有炼器师的神情,纷纷流露出恭敬。

陆剑青亦是如此:“段大师。”

炼器师之间,都是以师傅相称,辈分平等,面对此人时,却尊称为大师。

唐邪他们的目光立即集中在这人身上。

只见他身着一件紫色长衣,袖口上,各自绣着一柄宝剑,让他本就深重的威严,更添数倍。

“武者界中的几位大人物,对这次赛珍大会甚是关注,有他们坐镇,纵使他唐邪多生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胡来!”

这位段大师神色倨傲,透着一股帝王说话的感觉。

但听他的意思,他也不过是那几位大人物的发言人而已。

唐邪多看了他几眼,没有说什么。

“有大人物要来,是哪几位?”

“玉清殿,永清真人,上清殿金溟、金域两位长老,以及三清榜中几位无派系的强者。”

这话一出,顿时使得陆剑青他们面色一凝。

宋镜的脾性与陆剑青如出一辙,对这些武者门派没什么好印象,冷不丁的说道:“这咱们炼器界的盛会,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赛珍大会上,除了优胜者有资格挑选胜利品之外,其他人能得到什么?”

段大师高冷的转过视线,直视着宋镜,“宋师傅,难道你不觉得这种赛制很无趣么?”

宋镜被问的一怔。

“诚然,这赛制是陈旧了些,只不过……”

不给他说完的机会,段大师便中途打断:“如果大会上,出现拍卖环节,所有展品,由这些武者大能进行竞价,我们岂不是能得到更多。”

陆剑青面容变了,发表着自己的不满:“段大师,我们不是要举办拍卖会,这些武者怎么能一厢情愿。”

“嗯?”

一挥手,段大师眸光渐渐如铁,凝视着陆剑青,“陆师傅,如果你不愿召开赛珍大会,那可以退出,这场拍卖会,由我主持。”

说完,他径直转身,把几人甩在脑后,一个人向大厅走去了。

留下陆剑青他们,伴随着一阵低气压飘过。

还是唐邪打破沉默,好奇道:“陆师傅,这位段大师是什么人?”

“他是当今炼器界的第一人,段长松。”

陆剑青挤出一丝苦笑,“传闻,天底下任何一件凡兵,只要给他过目一眼,便能看透其炼制的手段,并且,轻松效仿之。”

唐邪点头赞叹:“确实厉害。”

不过,心中又加了句:“可惜也只是凡兵而已。”

“听说段大师独来独往,很少跟三清殿有什么交集,这次,怎么会帮他们发声呢?”宋镜脸色低沉的问道。

“这谁知道。”

南柯梦翻个白眼,随即,环视每一个人,“我只好奇,你们是打算参加赛珍大会,还是参加段大师的拍卖会。”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陆剑青一眼。

眼神中均有一丝愧疚,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我理解大家的选择。”

陆剑青笑着耸耸肩。

“陆师傅,两殿毕竟是武者界至尊,得罪他们,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是啊,而且炼器师的工作,本来就是为武者铸造兵器,由他们竞拍展品,也理所当然。”

“连段大师都站在武者那边了,咱们还坚持什么呢,干脆,就把赛珍大会的赛制改掉算了。”

炼器师们各有各的道理,都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只有宋镜面色犹豫,想继续力挺陆剑青,却又无法下定决心。

殊不见,陆剑青已经暗暗与唐邪交汇个眼神。

佯装出苦笑的神色,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好拂了大家的意思。”

“老陆,你是说?”宋镜微愕的抬起头。

“就改拍卖会吧。”

闻言,宋镜一言不发,半晌才长叹口气:“唉,难为你了。”

不仅是他,众人俱都以为,陆剑青是迫于形势,不得已才屈服。

而事实上,这正是陆剑青与唐邪要看到的场景。

两殿,果然向炼器界伸手了。

而且是直接伸向了炼器界的第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