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此等天骄!/超能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战来的很快,快到超出了成浩的意料。

他原本以为,靠上清殿之力,即便不能覆灭唐邪一伙,也足以与之周旋,甚至,将其重创。

不然,他也不会带着区区二十几名弟子,赶赴洞玄山顶。

扬言帮战,实际上,是担心上清殿在这一战中斩杀唐邪,在武者界中树立威望,压玉清殿一头。

而他这一出现,代表了玉清殿,等到立威之时,玉清殿也不至于分不到半点名分。

但现在,这所有的计划,全都付之一炬!

上清殿不但要沦为武者界的笑柄,甚至,要付出更加可怕的代价。

成浩不假思索,掏出了手机。

“永清师兄,出大事了!”

寥寥数言,成浩将洞玄山上发生的一切,统统向永清真人汇报出来。

话虽少,却足以震撼灵魂。

听筒另一端,静寂无声,只有厚重的呼吸,令人觉得备受压迫。

“荒谬,这太荒谬了!”

永清真人倏地开口,声音难以置信,“唐邪一伙,究竟是哪里修成的怪胎!”

成浩苦涩的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又是沉默许久,永清真人突然说道:“成师弟,你再待在那里,已经没什么必要了,趁着没人发现,你抓紧离开洞玄山。”

“好,那龙殿主他们……”

“龙行云自作聪明,即便被覆灭,也是他咎由自取。”

“嗯,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成浩向着演武场方向最后看了眼,那漫天的厮杀声音,像深夜中隔壁的装修声,令他头皮发麻。

猛地打了个激灵,成浩一挥手:“我们走!”

但,刚走两步,成浩就猛地停下,僵在原地。

直升机的舱门前面,一道年轻身影,正戏谑的看着他。

那双眼睛,与他从望远镜中,看到的唐邪、暴君几人,一模一样。

慵懒、凛冽、危险十足!

“成长老,你想往哪里走啊?”

年轻人嘿嘿笑了两声,脚尖一点,犹如移形换影,顷刻间便出现在成浩面前。

此时,演武场内的战斗,已趋近白热化。

上清殿剩下的那两位长老,实力俱都不凡,距离通神境,也只差临门一脚。

对付他们,暴君、钢盾、白龙三人,只得联手。

这样就把龙行云丢给了唐邪一人。

“妈蛋,修罗那边怎么还没结束,如果有他在,咱们结成刑天阵,很快就能帮老大的忙了。”

双拳如雨点般砸落出去,伴着飞沙走石,暴君狠声说道。

钢盾不言,看似是专心战斗,实际上,心中也有着同样的负担。

反倒是白龙,每一剑都是强势斩出,毫无保留,片刻,一剑将两名长老的攻势破解掉,她趁机说道:“你们对唐邪,连一点信心都没有么?”

暴君与钢盾齐齐怔住。

下一秒,兄弟两个相视一笑。

“说的也是,通神境而已,老大不知杀了几个了。”

“跟白龙嫂子一比,咱们的境界还不够啊。”

说罢,两人不再有任何挂碍,全力一战,原本有些迟滞的攻势,顿时变得狂暴如瀑,再加上白龙剑意精纯,竟是将拉锯战,一点点变成了碾压战。

而他们的对话,也传到了龙行云的耳朵里面。

眉头一拧,龙行云不屑说道:“我知道你杀过通神武者,但是,通神境之间,亦有区别。”

“这话没错。”

唐邪流露一抹邪魅的笑容,“但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一剑杀之。”

龙行云目露狞色,煞气森森。

“口出狂言!”

随着龙行云声音而来的是,断金圣剑逆斩而上,一道灿金之色的剑气,如一面城墙,横向推进,轰隆隆的碾压过来。

唐邪脸色骤变。

如今,他在炼器一途,是实打实的灵级大师,一眼就看的出来,这是件真正的灵兵。

二十七神兵之一!

“好剑!”

眼中绽出一抹精芒,随即间,唐邪竟凭着一幅肉身,向前一跨步,迎面撞向了那道剑气。

龙行云瞬间怔住。

连剑都忘了收,仍保持着上斩的姿态,停在半空。

那金色剑气,猛地撞在唐邪身上,剧烈爆炸,化为无数道细碎的小剑气,向着四周涌去。

地面被击穿出无数小洞,坑坑洼洼,像是一块巨大的奶酪。

但离奇的是,唐邪除了衣服有些焦黑,竟没有半分损伤。

“怎么会?”

龙行云见状,面皮扯动,又是震骇,又是愤怒。

刚才他那一剑,剑出有名。

那正是《上清毁星剑》之中的逆星斩。

而且,龙行云又集合了传承之地中的一些功法,将这一招精炼到炉火纯青,只讨论这一招的话,威力上已经达到五品之列!

唐邪竟以身试剑,凭着内气护体,硬生生抗下了这一击。

像是有一记无形的巴掌,凌空抽来,打的龙行云脸上火辣作痛。

“剑是好剑,可惜剑诀次了一点。”

唐邪沉吟着,似在回味刚才那一剑,“剑意不够精纯,应该是混入了其他的功法,龙殿主,你在传承之地里学到的,是内功心法之类吧?”

“你竟然……”

龙行云听的哑口无言,目瞪口呆。

那传承之地中,藏有一部功法,名为《九元诀》,没有招式,却有极显著的增益作用。

也正是靠它,龙行云对《上清毁星剑》有了不少新的见解,正逐步改进,可大大增强它的威力。

但,唯一一个缺点就是,新功法的加入,会使剑意变得驳杂,虽在威力上无限接近五品,但实际上,永远都不可能跨越过去。

因为五品的标志,是返璞归真,龙行云所做的,完全是逆向而行。

这一切,唐邪只在一瞬之间,就全都猜到了。

龙行云自忖历经了武者界无数风雨变幻,却从未见过,有谁能在二十多岁,做到唐邪这样。

此等天骄,除了可怕,他竟想不到第二个词。

想到这,龙行云蓦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面色阴沉,五官都恨不得拧在一起:“唐邪,就算我倾尽门派之力,也要把你的性命,留在这洞玄山上!”

心中的那番话,他没有说出口。

那是两殿这场斩杀行动的真实理由。

武者界中,决不允许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