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医生也要痛快!/超能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外发生的这段对话,杜克并不知情。

此时的他,正跟唐邪推杯换盏,聊的好不痛快。

只不过,他喝的始终是茶。

两人的医学理论,建立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基础上,可以说,完全是背道而驰。

但,两人都非常谦卑,为对方的医学理论而折服。

“我一直以为,唐邪是个心比天高的人,没想到,他也能像现在这样,虚心听从另一位医生的理论,而且,是彻彻底底的西医理论。”

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人,苏芊芊忍不住往林若寒身边靠了下,小声的笑道。

林若寒嘴角,也挂着浅浅的微笑:“其实,他也一直想有这么一刻吧,就像他说的,天下医者是一家,中西医的争斗,或许本就是个错误。”

“是啊。”

苏芊芊露出期待之色,“后天的挑战,肯定异常精彩。”

这时,她注意到茶壶的水空了,连忙起身,微笑道:“我来帮你们添水。”

“十分感谢。”

杜克说完,突然自嘲的一笑,“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中医,可以毫不顾忌的饮酒。”

林若寒没好气的瞥了唐邪一眼,揭穿的口吻说道:“事实上是,中医也不能过量饮酒,因为这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中医对脉象的判断。”

“那唐医生他怎么……”

“他眼里面,从来没有这些个规矩。”

伴着林若寒的埋怨,唐邪又斟满一杯酒,纵情大笑:“凭什么不许喝酒啊,医生也要痛快,对不对!”

医生也要痛快!

这六个字,像一记魔音,冲击着杜克的灵魂。

试问,哪一个男人,不想要豪情壮志,把酒言欢。

杜克也迷恋烈酒的辛辣,美酒的绵长,只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他必须把这些情绪,死死压制。

而现在,唐邪让他见到了,医生的另一种活法。

恣意、豪情、波澜壮阔。

这是他从未想过的。

“茶好了。”

一股茶香扑鼻,苏芊芊拿着茶壶走了回来。

然而,杜克却做了个拒绝的手势,他微笑道:“苏小姐,能给我来一杯酒吗,威士忌,最烈的那种。”

“啊?”

苏芊芊微怔住,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林若寒苦笑的捂住双眼:“芊芊,给他拿吧,唉,又一个被唐邪带坏的。”

先是一怔,杜克随即大笑:“哈哈,让林院长看笑话了。”

片刻,他接过苏芊芊递来的威士忌,陶醉的闻了一下,高高举杯:“唐医生,这杯我敬你。”

“好!”

叮的一声,两个杯子碰撞出很好听的声音。

白酒洋酒,中医西医。

这是林若寒在医学界中,见到过最美好的一幕。

半小时过后。

唐邪搀扶着酒意微醺的杜克,把他送到外面:“杜克,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我住的酒店不远,自己走回去就好。”

正推辞之间,不远处,竟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克里斯面容冷冽,沉声道:“杜克,你喝酒了?”

“嗯,喝了。”

“你难道不知道,酒精会对你有多大的影响吗!”

克里斯大声的怒斥着,但发现没什么用处,杜克早已微醺,听不真切他说的什么。

狠狠瞪了唐邪一眼,克里斯语气生硬:“把他交给我吧!”

“照顾好他。”

唐邪也懒得跟克里斯计较,把杜克托付出去,自己便回了酒店。

小护士苏芊芊,还有女王林若寒,都正等待着他。

奇怪的是,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刚才听他在医学上的很多想法,后天的挑战,应该会很有难度。”林若寒告诫道,“而且,我刚刚在网上看到,杜克研发出了一项新技术,对于治疗渐冻症,有着划时代的意义,目前米国正要推行这项新技术,他在这个节点挑战你,应该是志在必得。”

“担心我会输掉挑战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若寒苦笑道,“你在西医界终于有了第一个朋友,不论赢得是谁,我都怕这会影响到你们的友谊。”

这个回答,大大超出了唐邪的意料。

苏芊芊也是说道:“我觉得林院长说的有道理,能够得到杜克医生的承认,对于中医的推广,有很大的积极作用,不要因为这次挑战,而破坏了这种积极作用啊。”

在唐邪与杜克推杯换盏的时候,两个女孩也做了更多的思考,最终,达成共识。

接受这场挑战,似乎错了。

“你们想太多了。”

唐邪哈哈一笑,“对我和杜克而言,这只是一场医学上的切磋而已,况且我若是拒绝了挑战,才是对他的不尊重,并且影响到友谊吧。”

“那……好吧。”

事已至此,林若寒也不好多说什么,“挑战需要的病人,我跟院里的几位教授,会帮你们安排的,你不用想别的,这两天,好好准备就行了。”

这一场挑战,既关乎于两座国家的荣誉,也代表着中西医最高巅峰的碰撞。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这场挑战便不容有失!

转眼,两天时间已过。

一大早,圣华医院便迎来了无数贵客。

媒体、中医界、西医界,甚至其他一些不沾边的领域,也都有大人物到访。

在这个信息时代,如此意义重大的挑战,根本瞒都瞒不住。

早发酵到全球皆知的程度。

“这么多人?”

刚来到医院,唐邪便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

比起上一次对决岛国的人工智能,还要更加夸张。

“是啊,我委托方老接受挑战的时候,这个消息,就不知道被谁流出去了。”

林若寒长叹了一口气,“昨天,我们就把大部分重症病人,转到其他几座医院了,好在你的名号在中海市足够响亮,不然,光是那些病患家属,就不好对付。”

唐邪轻握住她的手:“辛苦你了,若寒。”

“正经点。”

面容闪过一丝红俏,林若寒拍开他的手,“你呢,准备的怎么样?”

唐邪尴尬的摸摸鼻子:“还行,昨天针对西医的理论,做了不少功课。”

在西医方面,林若寒还真没见唐邪这么上心过。

连忙问道:“都做了什么功课?”

“看了一天的《实习医生格蕾》。”

“……”

要不是担心被有心的记者拍到,林若寒真想施展一记《若寒经》,狠狠把这货打出十万八千里。

看美剧,也算是做功课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