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血脉初显威!/超能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邪,你别太狂妄!”

成无尊目光如冰,声音极沉,“这里是大罗天山,我玉清殿之地,不是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地方!”

他的耐心,俨然是到了极点。

但他着实也忘了,面对的这几人,若是耍起浑来,根本没人是他们的对手。

只见暴君跨前一步,雄赳赳气昂昂的道:“真是笑话,现在哪块地不是国家的,你占着这一座山头,交过租金吗,要不我打给土地局查一查,你要是交了还好,没交的话,就是占山为王,跟土匪山贼无异!”

“你!”

成无尊只觉得一口怒血涌上,引燃了他体内的某根导火线,随时都可能爆发。

玉清殿是堂堂武者至尊,竟被羞辱成山匪一类,他还能保持殿主风度,站在原地,就已经非常不易了。

就在他准备直接挑起战火的时刻,突然,陈谦的声音响起。

竟是劝他:“殿主,不如让门内长老,跟他们再打一场。”

“再打?”

成无尊眉头紧皱,压抑怒火,“师兄,你觉得殿内的伤者还不够吗?”

陈谦用极细微的气声开口:“殿主,唐邪口中的果儿,应该是他身边那个女子,看上去,那女子的修为最多是先天境,不说长老,就是让弟子出战,能击杀她的也大有人在。”

闻言,成无尊不由一怔,凝神感知,发现米果儿的内气果然不强。

最多在先天四品左右。

沉吟间,成无尊微微点头:“好,不过还是让长老出战,不容再有失了。”

“我明白。”

说着,陈谦目光投入剩下的长老之中,轻轻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心领神会,站了出来。

看到来人,唐邪不由的眉峰一挑。

竟然还是个熟人。

永清真人。

“脸皮真是厚的可以,老大明明说的是弟子,你们派个老家伙出来。”

暴君故意用阴阳怪气的口吻说道,“我倒想知道,这个永清真人是你们中谁的弟子?”

永清真人本来战意满满,想着替众位师兄报仇,谁知,还没打就被怼了,脸色顿时燥红起来,不知道怎么应答。

陈谦牙关一咬,索性也不管什么脸皮了,开始信口开河:“玉清殿中,我年岁最长,与年小的永清师弟亦师亦友,严格来说,他也算是我的弟子,怎么,不接受的话,直接让唐邪与我们殿主打啊。”

“好吧,这解释完美,一点漏洞都没有。”

暴君兄弟几人都嘲弄起来。

不过,唐邪却不像争论的样子,转过头去:“果儿,你觉得怎么样?”

“我想试试。”

“好,那你就跟永清真人打。”

唐邪露出一抹灿然的微笑,“打不过也没事,有我们呢。”

“嗯!”

米果儿深吸口气,下一秒,引剑出鞘。

嗡。

雪白色的白牙剑蓦然腾空,稳稳落在她的手心。

这一式干脆劲练,引来不少人击节赞叹。

“这剑真是漂亮,是唐邪专门为她铸造的吧。”

“唐邪手中有一把雪龙圣剑,与这白牙剑,倒是珠联璧合,如同一对圣剑。”

“只可惜,这女孩修为浅了点,恐怕发挥不出太多白牙剑的力量,这一战,她恐怕要输。”

人们评头论足的时候,米果儿已经娇喝一声,凝聚内气,向永清真人冲了上去。

看似每一记挥剑,都是寻常剑招,仔细回味,却又不似那么回事,其中藏着无数的精妙之处。

“有《心剑诀》的影子,也有些其他招数,难不成,这功法是唐邪为这女子所创?”

望到这一幕,成无尊不由暗惊失色。

即便是他,编写功法的能力,也难称大师,可从米果儿一招一式,他察觉出这部功法的不同寻常。

五品,绝对的大师之作!

“就算是女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永清真人斩出数剑,势如破竹,众长老之中,唯独他不修剑气,苦心钻研近身剑,只要欺身游走,哪怕修为高他一个小境界,他也有底气一拼。

更何况,米果儿的修为不过尔尔。

但,当两人剑锋相抵,开始过招的那一刻。

变故忽生。

永清真人的剑招就像生锈的齿轮,不能再流畅的运转,原本是潮水般的进攻,很快就像是泡沫一样破碎,永清真人钻研半生的近身剑,根本不是米果儿的对手。

“喝!”

米果儿的皓腕也不知怎么翻转,白牙剑赫然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点在了永清真人的剑锋上。

所谓打蛇打七寸,就像是击中了那把剑的七寸之处,叮的一声,这一把接近灵兵的长剑,倏然崩断。

而永清真人,因这一幕彻底震惊,一时忘记卸力,用肉身强行接下米果儿这一剑。

噗。

一口脓血,瞬间将他的前胸染红。

全场死寂。

谁也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

陈谦目瞪口呆,心中把那一剑不断颠倒,滚动回忆,却还是想不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殊不见,旁边的成无尊已脸色狂变,眼眸中跳动着疯狂的光芒。

“朱雀玄脉!”

“师兄,你说什么?”

陈谦一时没有听清,下一秒,才猛地回味过来,“你是说,这女子身具朱雀玄脉!”

成无尊没有回应,但看他那心乱如麻的神色,可以确信此话的真实性。

“内气化形,朱雀神鸟,世上竟真的有这种血脉。”

回想有关朱雀玄脉的种种记载,陈谦脸色便一阵变幻。

饶是以他的阅历,竟然都想象不出,眼前这女子未来的上限有多高。

“这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可怕。”

对比玉清殿几百年来的底蕴,轮回的这些核心,让成无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除了可怕,他想不出第二个形容。

“殿主不必感叹,一旦您能拿下唐邪,这些天赋,自然能尽归我玉清殿所有。”

看出成无尊的担忧,陈谦开口劝道,“只要展现绝对的力量,还怕驯服不了一群桀骜的年轻人嘛?”

这话,像是一抹急芒,瞬间穿入成无尊的心海。

“不错。”

成无尊心中念念有词,“就算驯服不住他们,也能用仆心锁,强行牵制,让他们沦为我玉清殿的奴隶!”

想到这,成无尊不由见猎心喜,大踏步向前,豪气干云:“唐邪,我承认你手中势力的强大,但你别忘了,今天这一战的主角,是你我才对!”

“成殿主按捺不住了!”

“主角要登场了吗?”

“王见王,这一战终于要开始!”

所有人的脸色,皆齐齐凛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