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唐邪的人生巅峰!/超能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果儿的话并不隐晦,更何况,唐邪什么脑子,一瞬间就听懂了。

面容立即就红到了极点。

快速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果儿,那什么,我是去万符殿修行,没什么生命危险,你不必……”

“我不是这个意思。”

米果儿低着头,声若莺语,“那本双修功法,我全部学成了,还有我的修为,也已经冲破通神,可以像军神说的那样,帮你提高修为了。”

唐邪这才恍然。

说到底,这丫头还是对自己的离开有所顾虑,愿意用身体,来换他修为飞涨。

心中涌出一丝怜惜,唐邪在米果儿身旁坐下:“果儿,我一生不弱于人,在地球上是,在这圣域里面也是!”

“我知道。”

米果儿说完,美眸中蓦地闪过一丝落寞,“你是不是嫌弃我?”

这话听的唐邪一脸懵。

如此惊艳的一枚大美妞,他何来嫌弃啊!

“那你不是嫌弃我是什么呢?”

米果儿歪着脑袋,“还是说,你不行啊?”

“……”

作为男人,最不能听到的莫过于不行二字,尤其这话还是从一个女孩口中说出来。

刹那间,唐邪火气冲涌,身体向前欺近了几分。

与米果儿之间,只相隔不到一个手掌。

呼。

温热的吐息,吹在唐邪面颊,虽轻柔无比,却像在他的脑海里掀起了一阵狂风,把所有的理智,吹熄殆尽。

“果儿,你真的决定了?”

保留着仅存的那丁点儿神智,唐邪与米果儿四目相对,问道。

米果儿轻抿娇唇,微微点头。

这个动作,无异让她的杀伤力,提升顶点。

唐邪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热,缓缓的伸出手,将米果儿抱进床榻。

纱幔落下,光线柔和。

这里不是地球,没有什么迪奥、圣罗兰之类的化妆品,但正因为如此,米果儿姣好的面容,更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美妙绝伦。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平时,米果儿的俏皮更引人注目,而现在,这么近的距离看过去,唐邪才意识到米果儿的美,是多么的惊心动魄。

“你,你别看我行吗。”

米果儿羞答答的,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美玉,等待一位匠人,完成这一块绝伦的艺术品。

唐邪点头,目光却没有半点挪移。

笑话,这种关头,哪怕把眼眸瞪到充血,也绝不妥协啊!

米果儿无奈了。

只能强忍着羞意,轻解罗衫。

几分钟后。

这对天作之合,终于交融。

极致的身体升华之间,米果儿的朱雀玄脉,自动触发,一股空前灼热的力量,汇入唐邪身体,数百条经络,一瞬间滚烫无比。

偏偏,唐邪感觉不出半点痛苦,反倒觉得万重力量,如火山喷发,疯狂充入他的四肢百骸。

这,就是朱雀之力。

合欢双修带来的妙处,无穷无尽,不仅对于唐邪,于米果儿而言,也是一样。

玄脉中,原本有许多滞涩的地方,在唐邪拿掉一血的瞬间,都尽数打通。

“嗯?”

唐邪微怔,不由瞪大眼眸。

仿佛看到米果儿身下,有一对烈焰双翅,无形张开。

“怎,怎么了?”

初经人事,米果儿无比娇羞,立即被唐邪肆无忌惮的注目,看的羞涩。

唐邪轻笑摇头:“没什么,我们继续。”

“不是结束了吗?”

“还早呢。”

唐邪哈哈一笑,向着二血冲击。

殊不知,此时在不远处的厢房中,林若寒、天使一众女孩,都坐在一起,面容红润。

“真是没想到,咱们这里面最勇敢的丫头,竟然是小果儿。”

白媚率先打破沉默,只是,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许颤抖,“我们这些做姐姐的,真是自愧不如。”

女孩们相视一怔,不由得苦笑起来。

“看样子,大家太礼让了也不好。”

戴安娜毕竟是异国思想,比几人更放得开一些,莞尔一笑,调侃道,“等小果儿出来,谁下一个进去?”

“噗。”

白媚顿时笑喷出来。

瞟了一眼唐邪的房间:“你当他是种猪啊,这么精力旺盛,一只小朱雀,足够把他榨干净了。”

小朱雀?

众人一怔,随即都回过神来,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唯独林若寒没笑。

而是颇为汗颜的看了看女孩们:“他是种猪,那咱们是什么?”

“……”

瞬间冷场。

直到又几十分钟过去,房间内,才重新响起声音。

天使轻声说道:“这太久了吧,小果儿……吃的消吗?”

米果儿吃不吃得消,众女孩不知道。

反正她们脸上的羞意,短时间是消不掉了。

这时候,唐邪房间。

米果儿依偎在唐邪怀里,眉目之间,并不显得疲惫,反而更加光彩照人,比起之前,少了一丝俏皮,多了一丝柔美。

由女孩到女人,这种转变让她的美,更添风致。

“累吗?”

米果儿轻声问道。

唐邪一边用手指绕着她的发丝,一边好笑的说:“你还想?”

“不,不想了!”

米果儿吓一跳,轻推了唐邪一把,“我都圣人模式了,想什么啊!”

圣人……

唐邪汗颜一笑。

得,就算完成女人的蜕变,这丫头骨子里,还是那个鬼马精灵。

不过,回想起刚刚那一段美好的旅程,唐邪仍有些恍惚。

人生巅峰啊。

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想到这,唐邪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弧度。

“笑什么啊你,不许再回味了!”

看到这一幕,米果儿小脸娇羞,连忙转移开话题,“我问你,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唐邪老实回答:“心满意足。”

“我说的不是这个!”

“啊,你指修为啊……”

唐邪哈哈一笑,轻轻坐起,调集全身内气,感悟修为。

突然间,他面容滞住。

米果儿看的紧张,可又怕惊扰到他,不敢多话。

下一刻,唐邪蓦地又激动起来。

“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终于被我给捅破了!”

看到他高兴的像个孩子,米果儿脸上一阵苍白闪过。

完了完了。

这只狗熊不会是傻了吧。

他……足足取了自己五血,竟然到现在才后知后觉的说,破了自己的处子之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