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十一章 三生 (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十一章三生(四)

“这样——,也行?!”实在跟不上自家老父亲的思路,冯平,冯可,冯正哥仨以目互视,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只有老二冯吉,又低头沉吟了片刻,然后笑着提醒道:“阿爷,此计甚妙。但是有可能瞒得过群臣,瞒得过陛下,却未必瞒得过赵匡胤,更瞒不过郑子明的眼睛!”

“老夫今天至少帮陛下赚了一百多万贯,他们哥俩跟陛下恨不得用同一个鼻孔出气,怎么可能跳出来拆穿老夫!”冯道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愈发得意。

“您,你是说,今天,今天捐出那么的家财,是,是故意而为?”冯平,冯可,冯正哥仨彻底晕头,瞪圆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追问。

“不完全是故意,但也差不多!老夫最初并没想捐,但那王全斌跳出来像疯狗般四下乱咬,肯定是受了人指使。而唐王常克功,恐怕更是早就跟陛下对过了说辞!只有拿他开了头,陛下才可以借机从别人手中敲出更多的钱来!所以,所以老夫,就顺势是在火上添了捆干柴!”冯道点了点头,收起笑容,脸色的表情迅速变得无比认真,“你们几个听好了,老夫接下来的话,可是关乎身家性命。历来由乱入治,都必须先整顿官场。只有将那些庸官,贪官都尽量淘汰,朝廷的命令才能不折不扣地往下推行。所以,老夫今天带头捐出部分家财,相当于跟陛下立了个约定,过去的钱财无论是怎么得来的,都到此为止,朝廷不能再翻旧账。而从今往后,冯家的每一文钱,都必须来得干干净净。否则,一旦被陛下揪住杀鸡儆猴,就谁都别喊冤!”

“啊!”冯平,冯可,冯正哥仨终于明白了自家父亲的睿智和良苦用心,张开嘴巴,不停地点头。

“唉!”冯道轻轻叹了口气,将目光再度转向次子冯吉,“老二,你平素跟赵匡胤和郑子明往来多么?为父记得你当年从辽东逃归时,曾经跟他们有过一段渊源。”

“还,还行!”想起自己当年被柴荣等人俘虏时的窝囊模样,冯吉脸色微微一红,讪讪点头,“这次王峻逼宫,孩儿也派人偷偷郑子明送了信过去。虽然到达的晚了,但肯定送到了他手上,并且他前几天还亲口向孩儿表示过感谢。”

“好!好!”冯道老怀大慰,捋着胡须连连点头。膝下四个儿子,终于还能找出一个聪明的,冯家的富贵不至于三世而斩,“下次早朝,不,明天一早,你就去郑子明府上。跟他说,此番北征,愿意在他帐下做个帐房,帮打理粮草辎重。”

“这……”放着皇帝身边的秘书正字不做,却去沧州军中做个帐房先生,冯吉心中本能地产生了一股抗拒之意。但很快,他就将这股不该有的心态压了下去,冲着自家父亲郑重拱手,“孩儿明白了,孩儿明天一早就过去。”

“嗯!”冯道满意地举起酒盏,深深饮了一大口,然后对着灯光,轻轻摇晃里边的酒浆,“老夫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草木有枯有荣,四季轮回交替,老去的终归要老去,新人终归要换掉旧人,此乃天道,谁也改变不了,尔等好自为之!”

他今年七十有四,历仕后唐、后晋、辽国、后汉、大周,前后伺候过十几个皇帝,享尽了荣华富贵,也看腻了乱世当中的杀戮血腥。原本以为这辈子就稀里糊涂混到底了,谁料想,临到老,却又发现了乱世即将结束的端倪。如此,他怎么可能不努力再多活上几年?看九州重整,看儿孙们如何在太平年月大展身手!

四兄弟知道老父今完喝酒喝得有点猛,不敢再啰嗦,小心翼翼岔开话题,一边闲聊,一边开动筷子,陪着冯道将晚餐吃完。然后各自回房去整理思路,小心翼翼地去谋划未来。

第二天一大早,冯吉便带了几份冯道亲笔所做的字画,去了郑子明府邸拜访。本以为自己得了老父的指点,可以抢占先机。谁料归德侯府的大门口,早已挤得停不下来马车。好在归德侯府的大总管宁采臣,跟他曾经有过数面之缘,悄悄地领他从侧门进去夹了个塞儿,才不至于从早晨等到日落。而那郑子明,也的确还念着冯吉当年冒死替石重贵向中原传递禅位诏书的旧情,弄清楚了此人的来意之后,当即就答应,想办法将此人调到自己帐下担任记室参军之职,只待明年开了春,一道建功立业。

怀着几分兴奋与忐忑,冯吉与其他几位得到承诺的官员们,分头下去准备。数日后,果然就等到了朝廷的圣旨和新的任命文书。然后又在忙碌中过了一个年,不等黄河上的浮冰完全融化,便登上了大船,扬帆而下,先取水路前往博州湖。然后又在湖的北岸换了战马,风驰电掣赶向沧州。

冯吉和其他十几个刚刚调到郑子明麾下的文武原本以为大伙抢先一步出发,是为了替皇帝陛下御驾亲征做开路先锋,因此个个都兴奋得心潮澎湃。然而眼看着队伍就穿过了沧州城,又直接奔向了东海之滨,才忽然发觉各自先前的判断肯定有误。可到了这时候,却是谁也没胆子再打退堂鼓,否则即便郑子明好说话,前来担任明法参军的符昭义,也饶不过他们。

不过,郑子明也没让大伙担心太久。将队伍在东海畔一处秘密渔港里安顿下来之后,立刻把所有六品以上文武官员招进了中军帐。指着一幅巨大的舆图,揭开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各位同僚,各位兄弟,废话郑某就不多说了,此战,乃是雪耻之战。陛下会带领禁军和殿前军,北上太原,亲自充当诱饵,替我等引开伪汉、幽州韩氏和辽国三国兵马。而诸君与郑某,本月十五日,将从此港登船,取海路直扑泥沽,再逆着漳河与桑干河,水陆并进,一鼓作气拿下幽州韩氏老巢!”

“啊——”冯吉等新来者顿时人人都被惊了个目瞪口呆。而赵匡胤、高怀亮、潘美、陶大春、李顺儿等人,却早就盼着这一天,纷纷站直了身体,大声回应道:“遵命!我等但凭大将军驱策!”

“啊,遵命!”冯吉和其他一干新调入郑子明帐下的文武见状,也只好硬着头皮附和,“我等,我等愿唯大将军马首是瞻!”

“好!”郑子明微笑着冲众人点头,旋即起身抓起第一支令箭,“云麾将军将军高怀亮,忠武将军潘美听令!”

“末将在!”高怀亮和潘美二人毫不犹豫各自上前一步,并肩向郑子明施礼。

“你二人领海舟十艘,沙船二十只,沧州军第一厢五千弟兄。三日后清早率先出发,取了泥沽港,替主力肃清所有登陆障碍!”

“遵命!”高怀亮和潘美兴奋异常,回答声音格外响亮。

“宣威将军陶大春,定远将军李顺听令!”郑子明冲二人笑了笑,嘉许地拿出第二支令箭。

“末将在!”陶大春和李顺两个也干脆利落的出列行礼,静候自家主帅调遣。

“你们两个领海舟四十艘,骑兵三千,战马六千,做第二队。登岸后,稍事修正,立刻沿着漳水向西展开进攻,五十里内,所有军寨和私堡,一并拿下勿论!”

“是!”陶大春和李顺上前接过令箭,满脸自豪。

“壮武将军王全斌,明威将军杨光义……”

“辅国将军石守信,怀化将军刘审琦、司仓参军李安远……”

郑子明抓起第四,第五,第六支令箭,将早已在沙盘上推演了无数遍的任务,一一向众将分派。

“大帅……”赵匡胤此番特意辞去了殿前军的差事,让柴荣将自己调到郑子明麾下做副手,就是为了早日替晶娘报仇雪恨。等来等去,却始终听不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心里着起了急,冲着帅案方向连连拱手。

郑子明却故意对他视而不见,继续调兵遣将。眼看着一万五千沧州军和其他几支临时补充过来的兵马都快被分派完了,才稍微犹豫了一下,抓起一直纯黑色的令箭,“怀义大将军赵匡胤……”

“末将在!”军中可没法摆什么二哥架子,赵匡胤扯开嗓子大吼了一声,快步上前去抢令箭。

“二哥!”郑子明深深看了他一眼,将令箭郑重按进了他的掌心,“你带三千骑兵,乘坐大船在泥沽上岸。然后不用等任何人,绕开沿途所有城池,一路潜行到飞狐关下!若是韩匡嗣不回救老巢,你就直接取了飞狐关,断了他粮道。如果韩匡嗣不顾一切往会赶,你就以飞狐关为依托,将其挡在岭外。等我先取了幽州之后,咱们再兄弟合兵一处,让他血债血偿!”

“末将,遵命!”赵匡胤红着眼睛,深深俯首。

当年拒马河上的誓言,依然在耳畔回荡。

赵匡胤回来了,赵匡胤回来杀你阿爷了,晶娘,你还在等着么?

“其他所有人,跟我一道押送辎重,最后登船!”郑子明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迅速扫过全场:“此番出征,不破燕都,誓不回头!”

“不破燕都,誓不回头!”

“不破燕都,誓不回头!”

“不破燕都,誓不回头!”

……

众文武心中热血沸腾,红着脸,大声重复。杀气穿透中军帐顶,直冲霄汉。

……………………

“你不是说,在你的梦中,二哥会杀了你,篡了大哥后人的江山么?”当晚,郑子明与三位妻子依依话别的时候,陶三春忽然发问。

“是啊,与其等着他将来变心,不如现在……”呼延云将手抬起来,轻轻下切。

常婉莹依旧不喜欢给丈夫乱出主意,但双目之中,却隐隐也露出了两点寒芒。郑子明曾经梦到过的事情,很多后来都变成了事实。所以,她宁愿做一些违心的举动,也不愿意让自嘉丈夫将来冒上无辜被杀的风险。

“我这些年来,一直在想方设法给大哥调养身体,到目前来说,效果相当不错。”郑子明笑了笑,非常自信的摇头。“我不相信人一定会变坏,也不会轻易让二哥再有机会执掌殿前军。我相信,只要大哥不过早亡故,梦里的事情,就不会在现实中出现。我已经提前看到了,便不会重蹈覆辙!”

在自己的妻子面前,他没必要说假话。很多年前,当他在陶家庄醒来时,他就梦见了自己被赵匡胤杀死的惨剧。

从那时起,他已经在想方设法,避免梦境变为现实。

这,对赵匡胤不公平,对其他所有人来说,却是最大的公平。

他早就不再只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山贼宁小肥。

他同时还是亡国之君的儿子石延宝,是大周世宗的结义兄弟郑子明!

他现在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他会努力让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此生此世都过得幸福,惬意,不受任何伤害。

全书终

感谢各位读者君的一路陪伴,酒徒在此深深俯首。《乱世宏图》,是大宋三部曲第一部,有很多不足之处,也有很多遗憾的地方,但酒徒一直做最大努力,把它写好,让这个梦境般的故事更为真实。

接下来,酒徒会休息一段时间,去还两笔人情。大宋三部曲第二部,过些日子依旧会在发布,届时,期待您的欣赏。

谢谢,敬礼。

酒徒

2017年7月28日星期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