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343:无相殿上代殿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句带着淡淡笑意的话在空中传开,但谁都没有忽略过那笑意背后藏着的一丝嘲讽或者说是轻蔑。

只见半空中,来人是一名银发老者,而银发老者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象征着无相殿的白色教袍,但令轩辕天心诧异的却是,那老者教袍上的图腾却是一朵金色的优昙华。

老者一出现之后,在他身后扭曲的空间里再度走出两道身影,是两个身穿白色劲装的年轻男子,而他们的胸口处所绣着的图腾同样是一朵金色的优昙华,只不过却比先前那银发老者多了两把交叉的剑纹。

这三人一出现,轩辕天心和皇明月便同时沉了脸。

又是三个帝境巅峰,特别是那个银发老者,身上所散发的气息甚至比当初那个仇水和仇枭都要给人一种压迫力。

獠牙和秋棠四人飞快地赶到轩辕天心和皇明月的身边,一行人的目光中有着忌惮的同时又有着几分疑惑,无相殿出了四大供奉外,怎么还有如此厉害的角色?而这个老家伙又是谁?

别说是轩辕天心,就连皇明月看着老者的目光中都是有着一丝疑惑闪过。

似乎是知道他们在心中疑惑什么般,银发老者冲着几人淡淡一笑,道:“倒是老夫忘了自报家门了,几百年未出现在人前,一些规矩也给忘了个干净。”话落,再次一笑,道:“老夫诸无我,也不知道这西大陆可还有人记得老夫。”

诸无我?

轩辕天心等人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之色,不过皇明月在茫然过后似想起了什么般,看着半空中的银发老者迟疑道:“诸无我?无相殿上一代的殿主?!”

什么?

轩辕天心等人闻言一惊,而半空中的诸无我闻言后却是含笑看着皇明月道:“原来还有人记得,妖王殿下果然是好记性。”

皇明月眸光一沉,不动声色将轩辕天心给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盯着半空中的三人冷笑道:“当年元烬成为殿主,对外可是说得上代殿主已经陨落,不曾想本该陨落的惹不仅没有死,反而还好好的活着。爷该说是你们无相殿的心思深沉呢?还是该说你们无相殿的筹谋太深?”

无相殿的上一代殿主居然没死,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只怕整个西大陆都会哗然。

诸无我闻言淡淡一笑,道:“本该是要死的,不过老夫运气后,跨过了那一层生死大关,所以侥幸又能多活一段时日。”

跨过了那一层生死大关?

皇明月闻言瞳孔一缩,诸无我在几百年前就是帝境巅峰的修为,而帝境强者的寿命最多不过一千年,如今他不仅还好好活着,更说自己跨过了那一层生死大关,岂不是表示他如今的修为是……。

不仅皇明月想到了这个问题,轩辕天心等人同样想到了这个问题,然而令他们觉得更吃惊的是,这个老家伙倘若已经成功的突破了帝境,为何他还没有飞升离去,还能待在西大陆?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便被大圣给瞧了出来,“你身上有禁制,这道禁制压制了你本来的实力,也瞒过了你的气息没被天地规则所发现,所以你即便到了人仙境,所以也能够待在这里。”

诸无我闻言诧异地看了大圣一眼,不过他也没有任何隐瞒,笑着点头道:“看来你们当中还是有高人在,一眼就将老夫身上的秘密给瞧了出来。”说着,含笑回头看了自己身后的两个年轻男子一眼,道:“起初你们还不愿意老夫跟着你们一道来,如今瞧瞧老夫还是来对了,若只是你们二人,只怕还无法将他们给擒回去。”

这话一落,大圣的神色顿时一冷,嗤声道:“将我们擒回去?这话你倒是也敢说!不过是一个小小人仙境而已,别说你现在身上有禁制,发挥不出人仙境的实力,即便你身上没有这层禁制,你们只怕也做不到。”

对于大圣的这番话,诸无我也不生气,目光奇特地打量了大圣一番,道:“虽然不晓得你究竟是个什么来历,但老夫也能看出来如今的你并不是本体。能将一道神念分离出来得如此逼真,想来你的确是一位大能,但可惜的是,任你本身实力滔天,可如今也不过只是一道神念。”

大圣闻言眼中有着寒芒一闪,冷声笑道:“是吗?本大圣即便只是一道神念,要收拾一个小小人仙境的你却绰绰有余。”话落,看了一眼身边的轩辕天心,道:“丫头,带着人跟着小子退开点。”

“大圣。”一听大圣要出手,轩辕天心立刻神色一变,大圣如今只是一道神念,他能够一直存在,是因为这道神念中的神力,倘若神力一旦消耗殆尽,那大圣的这道神念就要面临消失的危险了啊。

似知道轩辕天心在担心什么般,大圣冲她挑眉一笑,道:“丫头,你就这么不相信为师吗?不过是一个人仙境的家伙而已,你觉得本大圣会输?”

轩辕天心一滞,但看着大圣带笑的目光,她只能摇头咬牙道:“大圣您自然不会输,谁输都不会是您输,您是可与天齐的齐天大圣。”

大圣闻言傲然一笑,道:“对,我是齐天大圣,敢与天齐敢砸凌霄的齐天大圣。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说着,一把将她和皇明月推开,目光直视半空中的诸无我,道:“这个老东西交给本大圣,剩下的那两个小东西,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轩辕天心闻言一把召出追魂枪,咬牙沉声道:“大圣放心,定然不会让那二人打扰到您。”

“那便好。”大圣闻言点头,随即一步踏出掠上了半空,身上宽大的衣袍随风而动,偏头打量着诸无我,笑道:“小老儿,你猴爷爷跟你玩玩。”

诸无我脸上的笑意一淡,瞥了大圣一眼,只侧头对身后的二人,道:“那些人便交给你们二人的,别的人无所谓,那位妖王妃要活捉。”

两个年轻男子闻言点头,沉声道:“是,老殿主。”

话落,二人瞬间掠下了半空,战斗一触即发。

大圣手掌一翻,拿出了那根黑不溜秋的黑棍子,一指对面的诸无我,笑道:“好多年都没有动过手,正好拿你给猴爷爷松松筋骨。”

诸无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大圣手中的黑色棒子,冷笑道:“大言不惭,届时你这道神念被打散了,希望那位妖王妃不会哭。”

“呸!”大圣闻言呸了一声,将手中的棒子舞得呼呼作响,道:“本大圣的徒儿可不是个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待会儿你的那两个小崽子被打死了,你这小老儿别哭才是真的。”话落,目光一眯,“本大圣向来不爱跟人打嘴仗,既然你不先动手,那本大圣就动手了,看棒——!”

‘唰——!’

大圣化作一道残影,抡着棒子便朝诸无我砸了过去。

空中已经开打,轩辕天心瞥了一眼上方,最后将目光落在掠下来的两个年轻男子身上,沉声对着身边几人道:“速战速决,我担心大圣那边。”

皇明月阴沉着脸点头,正欲要拿出那般妖刀,却被轩辕天心一挡,道:“你的修为还没有恢复,能不动手最好不要动手,那两个家伙虽然是帝境巅峰,可加上我和獠牙,再有金翅和秋棠他们也并不是拦不住。”

闻言,皇明月的脸色更难看了,目光阴鸷地道:“爷还不是个吃软饭的,就算修为只恢复了一半,爷可不是废物。”

见皇明月脸色难看,轩辕天心也知道他肯定是心中窝火了,皱了皱眉,道:“那你带上秋棠四人和金翅拦住一人,我跟獠牙解决一人,分工合作。”

见轩辕天心将大半战力都分给了自己,皇明月既然心里不痛快,但也没有再说什么,点头道:“你小心点儿。”

轩辕天心闻言冲他一笑,“放心,我都还没嫁给你呢,可舍不得栽在这里,更不愿意被他们给活捉回去。”

话落,只见皇明月原本还阴沉着的脸色顿时如雨过天晴般,细长妖娆的凤眸亮晶晶地看着轩辕天心,道:“你的意思是…等这事儿结束后,你就愿意嫁给爷了?”

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收了脸上的笑容,不过还是点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不能出事儿,你也不能出事儿。”

“好!”皇明月笑了,笑得眉眼生花。

不过这边皇明月笑得开心,对面无相殿的那二位也笑了,但却冷笑,“看来你们商量好了?是不是可以动手了?”

闻言,皇明月脸上的笑意一收,俊美如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阴鸷之色,“妞,你先挑一个人。”

轩辕天心闻言也是冷着脸点点头,将目光落在了左边的那人身上。

当她的目光一锁定后,被锁定的人却是笑了,侧头对身边的人道:“裘阳,看来妖王妃是选定我了。”

叫裘阳的男子点点头,道:“殿主有令,要活捉妖王妃,卫席你待会儿小心点儿,伤了还没什么,若是死了只怕你不好跟殿主交代。”

叫卫席的男子闻言点头,颇为不满地道:“这的确是个麻烦,跟我交手后的人可都没有活的,你就好了,随便出手都没什么顾忌。”

这二人的话,不仅让得皇明月黑了脸,就连轩辕天心的脸色也黑了下来。

“獠牙!”轩辕天心咬牙怒道:“动手!”

‘唰——!’

轩辕天心拎着追魂枪当先掠了出去,獠牙紧随其后。

活捉她,小看她什么的,轩辕天心根本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这两个家伙想要对皇明月下杀手!

而轩辕天心在掠出去后,皇明月右手一探,那把血色妖刀也再度出现,目光阴冷地看着裘阳,周身杀气暴涨,“爷今日若让你活着离开葬妖谷,爷就不叫皇明月!”

‘唳——!’

金翅大鹏也是猛地发出一声长啸,然后化作了本体。

裘阳瞥了一眼空中的庞然大物,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只见他抬手在虚空一划,撕裂的空间中猛地蹿出一头浑身带着雷电之力的金雕,道:“畜生还是交给畜生来解决。”目光看向皇明月,冷笑道:“这几年我听得最多的便是妖王皇明月如何如何的厉害,如何如何的天赋过人,今日正好让我看看,你这位妖王究竟有多厉害多天赋过人。”

‘轰——!’

轰鸣之声在无回涧猛地响起,战斗也正式打响。

整个宽广的平原上被分成了四个战圈,大圣和诸无我打得难解难分,不远处的金翅大鹏也跟那只金雕斗得不分高下,而皇明月带着秋棠四人对上了裘阳,轩辕天心带着獠牙对上了卫席。

虽然动静很大,且每个战圈似乎都各不相关,但随着时间一长,战斗便渐渐开始出现了变化。

首先出现变化的是金翅大鹏这边,金翅大鹏虽然被锁神圈给封印了真身,当它好歹也是灵山神禽,更是大鹏王,对上同时飞禽类金雕,它占有明显的优势,单单是来自它血脉间威压,就足够金雕喝一壶的,倘若不是有着裘阳的命令,那只金雕只怕在一跟金翅大鹏动手后,就想要立刻逃跑。

随着缠斗的时间一长,金雕就明显出现了败势,甚至在金翅大鹏的威压下,它好几次都是不敢出手,所以也只能被金翅大鹏给压着打。

至于皇明月这边,虽然有着秋棠四人,但秋棠四人皆是王境,再加上皇明月的修为并没有完全恢复,对上一个帝境巅峰的裘阳明显有些吃力,不过皇明月的底牌众多,再加上他的天语能力,尝尝能搞得裘阳措手不及。虽说无法取胜,但也能够跟裘阳纠缠下去。

而轩辕天心这边,在她带着獠牙对卫席出手后,便是一鼓作气的穷追猛打。因为轩辕天心知道,大圣那边不能拖,皇明月的那边也不能拖。

大圣那道神念中的神力一旦消耗过大,便会影响大圣的战斗力,皇明月这边也是,本来修为都没有恢复,若是一直再跟对手纠缠下去,时间一长便会出现败势。

轩辕天心的目光中渐渐染上了狠色,出手也越来越狠厉。

今日这一战,不管从哪来看他们都不占优势,唯一的机会便是她这里,只要她尽快了解决了对手,就能腾出手去帮皇明月,一旦将裘阳也给解决了,他们就可以所有人联手去对付诸无我,即便到时候打不过,他们还能跑。

轩辕天心一边下狠手,一边在脑子里快速的思考着,在想通所有关键之后,只见她握着追魂枪一个横扫而出,在逼退卫席之后,獠牙也再度提枪追了过去。

见獠牙每一枪扫出便带出一大片狼王焰,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体内剧烈波动的气息,然后将追魂枪猛地一收,然后翻手拿出了一道符纸,往天空一抛,双手迅速结印,喝道:“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

‘嗡——!’

符纸化作金光,直冲卫席而去。

这边轩辕天心刚一出手,不远处的卫席早有所提防,当下脚步一踏,便想要闪开那道掠来金光。然而獠牙又岂会让他如愿,立刻长枪出手,喝道:“狼啸皓月千军扫——!”

‘轰——!’

一枪横扫而出,卫席神色微变,那一枪的力道含了獠牙一身修为,即便卫席是帝境巅峰强者都不敢徒手去挡,只能噌地一声抽出长剑挡了过去。而他的这一挡,虽然挡住了獠牙的这一枪,却也被震得蹭蹭蹭地朝后退了数步,因为他这一退,那道金光也掠了过来,并立刻如灵蛇般将他给层层缠绕。

定住了!

轩辕天心眸光一亮,心中自己的定身咒定然定不住卫席多久,但只要一瞬就可以了。

“帝寒天——霜天冰龙!”

‘吼——!’

冰雪巨龙陡然出现,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气朝着卫席扑了过去。

然而当冰雪巨龙刚刚扑过去后,卫席也是大喝一声,猛地震开了定身咒,当下一拳动着龙头轰了过去,“无相伏虎拳——!”

‘砰——!’

一声巨响,仿佛连天地都抖了抖,而冰雪巨龙在一吼之后居然被卫席这一拳给直接打碎了。

轩辕天心眸光一凝,心道不愧是帝境巅峰前者,然后眸光再次一变,再度出手:“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烈火燎原!”话落,只见她眸中碧绿之光瞬间一闪,那翻腾而出的火海瞬间变成了一种碧绿色。

卫席皱眉看着这扑面而来的火海,虽然心中诧异这火的颜色居然如此古怪,但也没有多想,当下双手结印,然后喝道:“无相般若——万般皆空,万般皆法,洪水滔天,灭火!”

‘哗——!’

巨浪陡然出现,一个大浪翻腾扑向了熊熊烈火。然而巨浪都已经全部扑了进去,当火海不仅没有被熄灭,反而轰的一声再度暴涨,并朝着卫席再度扑了过去。

卫席神色一变,想要退走,可轩辕天心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一掌对着卫席拍了过去,当察觉到身后劲风袭来后,卫席想都没想便是猛地回身一拳打了出去。

‘砰——!’

一声闷响,轩辕天心倒飞而出,当下便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而卫席同样被这一掌给拍得退了数丈方才停下。

獠牙一见轩辕天心受伤,立刻丢下卫席朝轩辕天心掠了过去,“没事儿吧?”

轩辕天心深吸了一口气,抬手一把抹掉唇边的血迹,森然道:“没事儿,有事儿的该是他!”话落,轩辕天心居然也不再追击,而是停在原地,目光森冷地盯着卫席。

獠牙闻言一愣,随后似想到了什么,一双血色的双眸也是立刻冷笑着看向卫席。

被二人如此给盯住,卫席心中陡然一紧,而轩辕天心却冷笑道:“真以为让我吐血这么容易?”

“你……”卫席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正欲开口询问她做了什么,却不料轩辕天心再度冷笑一声,然后双手猛地结印,那一双狭长的双眸瞬间变成了碧绿之色。

卫席瞳孔一缩,紧跟着体内瞬间传来一股剧痛,仿佛有着火在体能燃烧。

“唔!”卫席一脸痛苦地捂住心口,脸色惨白,额前青筋凸起,瞪着眼睛看着轩辕天心厉声问道:“你做了什么?”

轩辕天心冷笑:“你猜。”

卫席:“……”

轩辕天心再度开口,却不是对卫席说的,而是对獠牙说的,“有没有见个从体内开始被烧死的人?”

獠牙嘴角一抽,想要摇头说没有,但轩辕天心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回答,而是双手再度结印,喝道:“心火,给我烧了他!”

‘轰——!’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响起,让得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过来。

只见刚刚还好好的卫席,整个人被都一种碧青之火给包围,而令人觉得诡异的是,他即便被火给包围了,但是他看上去却没事儿,那火仿佛并不能灼伤他,可是当他一口开,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他口中有火苗在跳动。

直到卫席渐渐停止了挣扎,轩辕天心方才一挥手,撤掉了青莲心火。

半空中,大圣打了一个哆嗦,对着脸色阴沉无比的诸无我,道:“看吧,死了一个,本大圣就说你那两个小崽子是奈何不了本大圣的徒儿的,你还不信。”

------题外话------

卡文了,越到这种时候就越卡文,每个字每段话都要考虑很久才敢敲出来,都快要纠结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