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出家人不杀生?/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族的妖们虽然大多都是桀骜不羁且还十分的散漫,但关于妖神帝君的事情却一直都被记在了妖族的典籍之中,几乎每个妖族族人从出生之后就一直是听着妖神帝君的事迹长大的,这当然也包括了苍朔在内。

对于这位妖族唯一的统治者,苍朔一直以来都是在心中抱着敬畏的心态,然而当他真的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妖神帝君之后,并在经过一段时日的接触之后,苍朔觉得当年撰写妖族典籍的那人若不是个傻子就是个瞎子。

这位妖神帝君哪里是作天作地,他分明是个作死天作死地的存在……

自跟轩辕天心他们分散之后,苍朔十分不幸的跟这位帝君给传送到了一起,然而当帝君得知自己的小媳妇儿丢了后,那脸色几乎不能用黑如锅底来形容了,因为锅底都没有他的脸色黑啊。

“小豹子,你到底能不能感应到爷媳妇儿的准确方位?”

阴测测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即便苍朔不回头看去都能想象到身后的某位爷此时绝对是用着一种‘倘若你无法感应到爷媳妇儿的准确方位,爷就将你给宰了’的眼神盯着自己。

一想到这位爷只要离开了轩辕天心的视线就会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苍朔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闷声道:“凭着我体内的锁魂封印咒只隐约能感应个大概。”

明月大爷啧了一声,一脚踢开了脚边的一块小石子,看着苍朔的目光中充满了嫌弃的意味,“就算是被分散,为什么会是你这只小豹子跟爷分到了一起,就算是那个小雪女也好啊,至少本命契约的感应要准确一点儿。”

被嫌弃得彻底的苍朔木着一张脸,心中呵呵两声暗道我还不愿意跟您这位大爷在一起呢,嘴上却说着:“我不是小豹子。”

“那就是小凶兽。”明月大爷不在意地哼了哼。

苍朔:“……”尼玛还不如叫小豹子呢!

而另一边,在一堆残垣断壁中,金翅大鹏也同样一脸发懵地看着四周,在确定了跟大伙分散后,抽着嘴角看向身边的魅姬,问道:“你可能感应到小五的方位?”

魅姬将目光落向远方,似乎在感应了一瞬后,十分精确地朝一个方位指去,道:“那边,不过距离我们有些远,所以大概方向能够知道,但若要再详细一点儿的就没办法了。”

“知道个大概方位就行了。”金翅大鹏跳下一处断壁,道:“尽快去跟小五会合。”

话音一落,二人没有任何迟疑地朝前方快速掠去。

……

……

“你就不能动一下手吗?”

大殿之中,气氛有些紧张,轩辕天心被一群已经因为宝贝而红了眼的三眼妖虎族的人给团团围在了中间,面对着这十多个杀气腾腾的三眼妖虎族族人,轩辕天心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瞪向了角落里看好戏的梵音。

明明是很紧张的气氛,梵音却跟出门踏青的翩翩公子般,懒洋洋地依靠在一根断柱旁,笑得十分无害地道:“我是出家人,不杀生的。”

轩辕天心小脸黑了黑,正想要开口送他呵呵二字,对面三眼妖虎族的人就已经按耐不住了。

“女人,将你先前得到的宝贝交出来。”身穿灰色劲装的中年男人眼瞳中闪烁着凶光,狞笑着看着轩辕天心道:“只要你将宝贝交出来,我们还可以放你们二人安然离开这里。”

轩辕天心闻言默了默,然后将抓在手中的一件来自神族的神器紧了紧,面无表情地看着说话的中年男人,问道:“你猜我信不信你让我们安然离开的这番保证?”

“你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那中年男人闻言哈地一笑,眼中带着嘲讽之色,“如今这般情况,你也只能相信我的话。”说着,语气一沉,道:“将宝贝交出来,否则我不介意用你们二人打打牙祭。”

瞧着这些人脸上张狂的笑容,轩辕天心却翻手就将她找到的那件神器给放进了古金镯内,然后淡声道:“不交,有本事你们就来抢。”

话音一落,只见四周的三眼妖虎族那些家伙顿时神色阴沉了下来,特别是那个中年男人,盯着她的目光中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杀气。

“敬酒不吃吃罚酒。”中年男人冷冷一笑,连话都还没说完便朝着轩辕天心暴掠了过去,“那老子就抢给你看看!”

瞧着他探来的一爪,轩辕天心双眸微眯,当即脚下一闪避开了这掏心的一爪,然后果断地抬腿就是狠辣的一鞭腿朝着男人的脑袋甩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响起,轩辕天心跟中年男人同时退了数步,她避开了那一爪,而这中年男人也反应极快地挡下了她的那一腿。

一次交手之后,男人脸上张狂的笑意也顿时凝了凝,瞧着若无其事站定的轩辕天心,杀气腾腾的双眸一眯,冷笑道:“难怪如此嚣张,原来也是有着几分本事的。”话音顿了顿,随即神色一狠,接着道:“但就凭你们区区二人就想要从我们三眼妖虎族的手中安然退走,简直是痴人说梦。”

话音一落,只见中年男人的体内猛地冲出一股煞气,伴随着一声虎啸声,他居然直接选择了半兽化了。

不仅是他,就连大殿内其他的三眼妖虎族族人也是齐齐发出一声虎啸,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了半兽化。

大殿内的虎啸声一声接着一声,就连附近想要进来寻宝的其他人在听到这番动静后都选择了默默地避开这处大殿。

看着自己四周的家伙们都变成了一种人身虎头的怪物后,轩辕天心的眼中也是渐渐地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神色阴郁地盯着已经变身完毕的中年男人,声音冷的就跟从腊月天里的寒风般,“倘若我这种不将自己找到的宝贝交出来的就叫做嚣张的话,那你们这种不要脸的想要抢人宝贝的又算什么?!”

“我们也是嚣张。”中年男人冷冷一笑,道:“不过嚣张也是需要本钱的,而我们有那个本钱,你们二人却没有。”

没有嚣张的本钱?

轩辕天心微微垂眸,敛下了眼底深处的森冷杀意,那心中想要打开杀戒的欲望开始蠢蠢欲动。

见她垂眸不说话,中年男人还以为她害怕了,立刻得意地一笑,然后抬手一挥,对着身边的族人命令道:“动手,将这二人速度解决了,免得动静太大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一声令下之后,只见中年男人身边的十多人立刻动了,且还分成了两拨,一拨朝着轩辕天心攻了过去,而另一拨人却找上了角落里一脸无害的梵音。

见状,梵音无奈地揉了揉眉心,然后将趴在自己肩头上的锦毛鼠给塞入了袖中并轻声嘱咐了一句藏好后,方才有些郁郁地道:“我佛慈悲,你们连出家人都不放过么。”

“出家人?”一名三眼妖虎族的人狰狞一笑,然后抬起巨大的虎爪便朝着梵音拍了过去,“你若不说自己是出家人的话,我们尚且还能留你个全尸,至于现在嘛…难道你不晓得我们妖族之人向来最讨厌的便是梵境中的那些和尚?”

一阵罡风扑面而来,梵音瞧着那带着倒勾的利爪直冲自己的脸拍来,然后也不见他有什么大动作,在三眼妖虎族族人都还没有看清的时候就已经一副云淡风轻地避到了一旁去。

云淡风轻的梵音脸上带着干净纯粹又无害的微笑,明明端得是一身宝庄严像,然而出手却极快,只是抬手挥出一道金光,只见那刚刚出手的三眼妖虎族的人立刻惨叫一声被金光给一分为二。

鲜血撒了一地,甚至连他身边的同伴因为躲避不及都被喷了半身的血。

大殿的角落陡然一静,剩下的几名三眼妖虎族的人看着梵音的目光顿时僵硬了起来,而梵音却依然带着干净纯粹又无害的微笑,对着僵硬住的几人温文尔雅地道:“我佛慈悲,这位施主虽然身死,但却能够早登极乐也是一件喜事。”

三眼妖虎族的几人:“……”我喜你麻痹啊!都被分尸了还是一件喜事儿?还特么我佛慈悲,这是一个假和尚吧?!

这边因为梵音突来的凶残令得几名三眼妖虎族的族人给惊住了后,不远处也是跟着传来一声巨响,然后便听到一阵阵砰砰巨响伴随着惨叫声在大殿内响起。

轩辕天心脸色阴冷,脚下有着碧绿色的火焰缓缓升腾,而那些围攻她的三眼妖虎族族人的身上皆是燃起了大火,一个个被烧成了火球,且不管他们怎么在地上打滚都是无法将身上燃烧着的碧绿火焰给扑灭。

不过眨眼间,十来个三眼妖虎便死的只剩下了一半,而看着自己的族人被烧死的惨状,先前那名极为嚣张的中年男人的脸上也是出现了惊骇之色,目光惊恐地看着轩辕天心,厉声问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轩辕天心目光淡漠地看向他,淡淡道:“我做了什么,你难道没看见吗?”

中年男人闻言一噎,他当然看见了,但他看见的却是这个女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她的脚下就升起了一团火,紧跟着他身边的那些同伴就一个接着一个的自燃了起来。

如此莫测的实力,如此诡异的火焰,中年男人的心中已经有了悔意,若早知道这个女人如此的凶残且厉害,他们之前就不该为了一件神器去招惹她。

男人的眼中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退意,然而如今已经不是他想退走便能退走的了,轩辕天心看着他的目光虽然淡漠,但眼底深处的杀意却没有任何的掩饰。

当清楚瞧见了她眼中的杀意后,中年男人心中一紧,这个女人是真的想要杀了他们!

似乎是被轩辕天心给吓到了,男人身边还剩下的三个人也开始脸色发白了起来,脚下也在不断地往后退去。

“走什么?”轩辕天心的目光一转,落向了那三个不断后退的人,眉峰一挑,面无表情地道:“不想要宝贝了吗?”

话音一落,只见刚刚还在慢慢后退的三人立刻转身朝大殿的侧门跑去,甚至连那个领头的中年男人都不管了。

然而……

轩辕天心看着仓皇而逃的三人,缓缓抬起了右手,然后在虚空轻轻一握,淡淡道:“天道谶言——以言之力,万物我为主宰,空间绞杀!”

‘嗡——!’

侧门四周的空间猛地扭曲,然后逃跑的三人被扯入了扭曲的空间内,随即三声惨叫传了出来,跟着又是砰砰砰三声闷响,从扭曲的空间里掉出了三具扭曲得不成型的尸体。

“你——!”当看见那三具扭曲的尸体后,中年男人的双眼顿时一红,目光狠厉地瞪向轩辕天心,厉声道:“你是言灵师?你是人族!”

轩辕天心回眸,看着他奇怪道:“我有说过我是妖族吗?”

中年男人心尖一跳,喝道:“你一个人族之人居然跑到了我妖界,还屠杀我妖族之人,倘若这个消息传出去,你将受到整个妖族的追杀。”

“那让消息传不出去就好了。”轩辕天心无所谓地道。

中年男人闻言猛地一闪,随即化作一道残影直追轩辕天心,然而却在轩辕天心避开的一瞬间,他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朝着轩辕天心身后的另一道侧门掠去。

男人的眼中有着阴毒之色闪过,只有他离开了这里,一旦将消息传出去,这个女人将会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唰——!’

可就在他快要接近侧门时,一道身影却后来居上的挡在了侧门口。

“想要跑?”轩辕天心抬眸冲着神色大变的中年男人冷冷一笑,道:“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见去路被阻,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狠色,然后大吼一声,抬起虎爪就朝轩辕天心拍了过去。

只听一声闷响,轩辕天心这次却没有再避开他这一爪,而是微微侧身然后闪电般地出手并快速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一声咔嚓轻响,男人的双眼立刻瞪大,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大殿,而他的右手却以一种古怪扭曲的姿势屋无力地垂了下去。

轩辕天心居然生生将他的手腕给折断了!

惨叫声令得轩辕天心眉心微蹙,似乎是觉得太刺耳,松开了擒住他手腕的手,然后抬起一脚将人再度给踹了回去。

男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然后如一个炮弹般倒飞而出,并擦着地面直直砸向了角落里。

梵音一边道了一句我佛慈悲,一边又弄死了最后一个三眼妖虎族族人后,方才不紧不慢地侧眸看向被踹飞过来的人,然后又看向不远处缓步而来的轩辕天心,道:“你差一点点就扔我身上了。”

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脚步却不停,“不是还没有扔到吗?”

“那万一要是扔到了呢?”梵音瞅着在中年男人面前站定的轩辕天心,道:“会砸到我的。”

轩辕天心一手将中年男人给拎了起来,斜眼看了过去,“会砸到你?你猜我信不信?”

梵音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诚恳道:“不信。”

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将手中拎着的人又给丢了过去,这次是直接丢在了梵音的脚边。

“你这又是作何?”梵音先是看了一眼脚边半死不活的人,然后抬眸看向轩辕天心问道。

“解决他。”轩辕天心不带一丝犹豫地道。

梵音眨眨眼,微笑:“我是出家人,出家人不杀生。”

轩辕天心呵呵冷笑了一声,目光落下了他脚边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嗤声道:“我没看出来你不杀生,不仅没有看出来,你杀生还杀得十分有艺术。个个都被一分为二,且还被分割的十分匀称。”

梵音一听见她那‘呵呵’的一声就眉心突突一跳,垂眸看向自己脚边的那些据说被分割的十分匀称的尸体,然后抬眸微笑道:“完美主义者都是这样,多一份少一分都觉得不好看。”

“你还知道什么是完美主义?”轩辕天心奇怪地瞅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朝一旁的侧门走去,“解决掉他,然后该离开这里了。”

“我轮回了十世,有一世转生在了一个名叫华夏的国家。”梵音含笑跟了上去。

然而轩辕天心的却猛地转身看了过来,梵音瞧着她眼中快速闪过的神色,继续笑道:“完美主义这个词,是在那一世学会的。”

轩辕天心闻言抿了抿唇,然后又一言不发地转身。

“你为何不动手继续杀了?”梵音也不在意她又转了过去,含笑问道:“明明你自己就能解决掉的,为何要丢给我处理?”

轩辕天心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侧门,淡淡道:“再杀就控制不住了。”

梵音闻言挑眉,随即无声笑了笑,跟着她走了出去,然而在他踏出侧门的瞬间,袖袍却微微晃动了一下,只见他的人刚一出走大殿的侧门,那倒在地上还活着的中年男人立刻砰地一声被诡异的一分为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