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十四章 爱别离,求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日,不过弹指一挥间。

离别之日,慕轻歌没有通知任何人,唯一知晓,并前来送行的,只有这几日一直缠着慕轻歌一家三口的李修沅。

“小司慕,这是干爹给你买的变形金刚,还有这是最新的电游……这是……”

李修沅蹲在小司慕面前,不断的在他怀里塞东西。

慕轻歌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调侃道:“你还真是够夸张的,要不要干脆把一个商场给搬过来?”说完,她抬眸看了看在不远处停放的小货车。

不用李修沅介绍,她神识一扫,就知道货车的车厢里,堆满了小孩的各种玩具、图书,还有各种各样的美食。

另外,‘干爹’这个称呼,也是这几天中,李修沅不断收买小司慕后,软磨硬泡得到的。

“要不是怕你装不下,我真想把整个商场买下来。”李修沅抬起脸,看向慕轻歌自豪的道。

似乎,能这样做,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慕轻歌好笑摇头,也没有辜负好友的好意,抬手一挥,那辆装满了各种物品的小货车,消失在眼前。

去了哪?当然是慕轻歌新构成的小世界。

虽然,如今这方小世界还在雏形阶段,没有萌萌所掌控的那么完善,但是装些东西是足够的。

“卧槽!”

这一幕,惊呆了李修沅,他站起来,看向之前停放货车的地方。

空空如也的场景,让他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又抛下手中东西,跑过去摸了摸,确定真的消失了,才倒吸了口凉气,转眸看向慕轻歌。

“雕虫小技而已。”慕轻歌挑唇笑道。

李修沅白了白眼,“这样子的雕虫小技,请不要吝啬的多交给我一些,谢谢。”

“我倒是想教你几手防身术,免得你又被绑架。”慕轻歌笑道。

李修沅却撇撇嘴,从内心抗拒,“算了吧,我就不是练武的料。大不了,下次我再注意些就行了。”

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慕轻歌嘴角噙着的笑容微微收敛。

“最多就是舍财消灾呗!反正,我最不缺的就是钱!”李修沅走回来,将嘴里含着棒棒糖的小司慕一把抱起来,讨好道:“来,宝贝,叫一声干爹。”

“干爹!”小司慕也是个现实的主,收了李修沅那么多好处,也脆声的叫了一声。

“乖!”李修沅顿时心花怒放,忍不住在小司慕胖乎乎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听了你这声干爹,干爹把全部家产都送给你玩,都乐意啊!”

“你还真是宠孩无度啊!幸好我儿子与你相处时间短。”慕轻歌摇头道。

李修沅却得意的挑眉,“你不懂得宠孩子的乐趣,我不怪你。”

慕轻歌无语。

她在少年时代,就在军营里生活。哪怕到了异世,也是过着与军队相关的日子。虽然挂了一个纨绔的名头,但她的努力却不输于任何人。所以,她的孩子,注定不会因为祖荫与父母的成就,而学会骄纵。

“小宝贝,你说是不是?”调侃了慕轻歌,李修沅又开始逗小司慕。

小司慕眼珠一转,笑出‘咯咯咯’的声音,“干爹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知道娘亲最好!我听娘亲的话!”

“你个臭小子!”李修沅气馁。

“我要下去!”小司慕在他怀中挣扎。

李修沅也没有强迫他,而是顺从小家伙的心意,将他放在了地上。

一脱离李修沅的怀抱,小司慕就撒欢的奔向了那堆心爱的玩具上。虽然,这些玩具他大部分不知道是什么,可是却无法压抑孩子对玩具喜爱的天性。

“儿子,过来。”站在一旁的司陌,突然对小司慕招了招手。

小司慕扭头看向他,本能的想要叛逆一下,可是却被自己父亲那双笑得微冷,充满威胁的眼眸给震了震。

小家伙头皮一紧,屁颠颠的跑向自己父亲。

司陌看向慕轻歌,个中含义,一个眼神变能明了。等小司慕跑过来后,他弯腰将孩子抱在怀中,朝远处走去,留下时间,让慕轻歌与李修沅话别。

父子二人走远了,李修沅脸上灿烂的笑容,才有所收敛。

他看向慕轻歌,心情复杂的道:“不想这一天到来,但还是来了。”

“你不像是多愁善感的人。”慕轻歌笑道。

李修沅露出苦涩的笑容,“那是因为,以前的告别,是知道你还会回来。但是这一次,我是知道,你不会回来了。不,或许你还会再路过这里,也还会回来看看。但是,那个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了。”

“李修沅。”慕轻歌叫出他的名字。

李修沅释然的一笑,“我懂的,你有你的生活,你的生命轨迹已经与我们不一样了。”

“这个世界的慕歌,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慕轻歌沉声道。她不希望自己离开后,好友沉溺在这种离别的情绪之中。

“是啊!慕歌已经牺牲了。如今,我们还能站在这里说道别的话,都是赚来的。一年多前,你可是没有给我一个道别的机会。”李修沅说着,眸中的情绪变得深邃。

那种情感,以前慕轻歌不懂。

但是,在经历了与司陌的生死爱恋之后,她懂得了那眼神中极力隐藏的含义。

‘他对我……’慕轻歌心中一跳。

她没有想到,李修沅对她的感情中,居然还隐藏了男女之爱。

是怪他隐藏得太好?还是怪她太迟钝?

心中叹了口气,慕轻歌没有去戳破这层窗户纸。无论是过去的慕歌,还是如今的慕轻歌,与李修沅之间,都只可能是朋友情谊。

她生生世世的男女之爱,已经毫无保留的给了司陌。

“起码,我还好好的活着。”慕轻歌想要结束这个伤感的话题。“我的本事你也看到了,极少有人能伤到我。”

“能力越强,能称之为对手的人,也会很厉害吧。”李修沅却没有被她蒙蔽。

慕轻歌一愣,竟然无言反驳。

李修沅神色中多了几分认真,他向慕轻歌走近了几步,沉声道:“答应我,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险境,都要先保护好自己。”

慕轻歌微微蹙眉,心情涌现出一些复杂,在李修沅注视的眼神中,缓缓点头。

“这个东西,你随身戴着。”慕轻歌拿出一串项链,递到李修沅面前。

李修沅伸手接过,好奇的道:“怎么好端端的送我项链?”

项链样式很古朴,适合男子佩戴,至于材质,却看不出来,倒不显掉价就是了。

“这项链中,封印着一些阵法。在你遇到生命之危时,可以保你三次性命。”慕轻歌解释。

对于李修沅这种易招绑架的体质,她能做的只有那么多。

当然,她可以让阵法无限量使用。但是,她却不希望好友过多的依赖项链。每个人的生命轨迹,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旁人不能过多干涉。

她留下的三次机会,实际上已经干扰了李修沅的命盘了。

参悟大道,熟知因果生死轮回的道理,慕轻歌不会让李修沅的来生,因为这一生的改名,而遭受格外的磨难。

欠下的,终究要还。

“这么厉害?!”李修沅小心翼翼的观察项链,激动的道:“是你亲手做的?”他在乎的倒不是什么三次保命机会,而是这份心意。

慕轻歌淡淡一笑,“是司陌做的。他对阵法的造诣,比我强。”她一如既往的狠决,在察觉到李修沅的心思后,哪怕再难相见,她也不愿留下一丝令人误会,或抱着希望的遐想。

“你就不能哄哄我?”李修沅眼中难舍失望,但是那种幽怨的表情,却让慕轻歌放心。

只有释然了,放下了,才能看得见属于自己的真正幸福。

“你知道我不会哄人开心的。”慕轻歌笑道。

突然间,她觉得,在她准备动手给李修沅准备这份礼物时,司陌主动的要求由他来做,是不是就是因为提前察觉了李修沅的心思?

‘这个小气的男人!还真是不留半分机会。’慕轻歌在心中暗道。

“虽然不是你亲手做的,但是我还是会听你的话,戴着它,这辈子都不会摘下来。”李修沅说着,将项链挂在了自己脖子上。

“如果三次机会没有用完,你可以传承给你的子孙。”慕轻歌提醒道。

反正里面已经设定了三次机会,不用也是浪费。

“你还真是目光长远,连我子孙后代的福利都想到了。”李修沅调侃道。

慕轻歌挑眉一笑,“我向来都是深谋远虑的。”

“嘚瑟!”李修沅怼了她一句。

“我该走了。”慕轻歌收敛笑容,对李修沅道。

该说的话,还是说了。

李修沅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将不舍得情绪埋藏在心底,他点头道:“走吧。把你们一家三口送走,我也该回公司了。这一个星期,积压的公务,恐怕已经堆积如山,再不去看看,说不定公司倒闭了我都不知道。”

他故作轻松地话,让慕轻歌微笑点头。

“保重。”慕轻歌沉声道。

“你也一样。”李修沅重新露出笑容。

慕轻歌颔首,向后退去。

另一边,司陌感知到话已谈完,抱着小司慕也回到了慕轻歌身边。

突然,慕轻歌眉心射出一道金光,枣核般大小的大千舟,赫然出现在李修沅眼前。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这玄幻的一幕,看着大千舟见风就涨,瞬间就化为了如房屋般大小的体积。

“李修沅,你保重了。”不知何时,已经登上大千舟的慕轻歌,负手站在船头,俯瞰着地面上的李修沅。

李修沅扬起头,看着那悬浮于空,如空中小岛般的大千舟,看着船头上那一袭耀眼红衣,抬手缓缓的挥着。

在他的目送中,大千舟化为一道金光,朝天际射去……

最终,化为一粒不起眼的光华,消失不见。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这佛家八苦……慕歌,这几日我在你身上,是竟尝了个遍啊!”李修沅站在原地,仰望晴朗天空,低声呢喃。

他以为慕歌死了,她的确死了,却又以慕轻歌的身份活着回来。

她说,她已经经历百年,只是因为所在世界不同,所以依然年轻,也寿元悠长。而百年,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是一抔黄土,九幽黄泉。

心中挚爱,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却已为他人妇,他人母。所以,他只能讲那份不可说的情感,更深掩藏,不愿因为自己的私心,而打破如今的祥和。

无法亲身陪伴,只能送上祝福,默默守候。

今日别离,就是生死之别。所有的奢望,也只能存于心中。无论是慕歌也好,慕轻歌也好,都会成为李修沅心中那道最美的风景。

……

天文学说,我们如今通过天文望远镜看到的星辰,是几万年前,甚至几亿万年前的星辰。因为,它们离得太远,它们的影像穿越了无数距离,才能到达这里,被我们所观察到。

或许,在我们看到的事璀璨光华的一幕,但实际上,那颗星辰已经早就消失在宇宙之中,焚烧干净。

许就是这样,才让每个世界的时间,都出现了时间差。

就如同慕轻歌在异世界,经历了百年,地球却不过只是过去了短短一年。

当慕轻歌通过对诛邪的追踪,来到另一个世界时,她也不知道,如今离开地球已经多少时间。

她唯一能肯定的是,无论这些时间相差多远,到达主世界之后,一切都会按照主世界的规律,回到一个固定的时刻。

“这里残留有诛邪的气息,我要下去看看。”大千舟上,慕轻歌望着前方一个世界入口,对司陌道。

司陌转身,看向船舱。

里面,小司慕正在突破他人生以来,第一次晋级大关。

“你留下,看好孩子,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慕轻歌说出自己的决定。

司陌收回视线,牵起慕轻歌的手,“虽说,以你的修为,不要说这些大千世界,就算是主世界也难逢敌手,但是我还是不放心。这大千舟有自身的防御功能,又与你心神相连,就把司慕留下好了。”

慕轻歌无语的道:“有你这样当爹的么?我的战斗力你不相信,非要放着儿子不管?他在大千舟中,的确不会有谁能伤害他,但是万一他在突破时出现什么意外那怎么办?”

司陌皱眉,眼神有些犹豫。

“好了,不用再想。就这么决定吧,你放心我会小心行事。”慕轻歌说完,又拿出一瓶早就炼制好的丹药,递给司陌:“这里面的丹药,可以帮助儿子晋级,在危机关头,可以给他吃一粒。但如果他能靠自己闯过去,最好不过。”

司陌接过丹药,不舍的问:“你要去多久?”

慕轻歌沉吟了一下,“主要是确定诛邪的位置,如果诛邪在这,姜璃一定也会在这。找到了姜璃,恐怕会耽误一些时间。”

司陌微微颔首,“那好,你先去。等司慕出关,我便带他一起来寻你。”

慕轻歌点头,见司陌不情愿的样子,她安抚道:“或许还不等儿子出关,我就带着姜璃回来了。”

“那最好不过了。”司陌笑道。

慕轻歌挑唇一笑,倾身向前,在司陌脸颊上轻啄一口,纵身一跃,跳下大千舟,朝着大千世界的入口而去。

当她融入星海之中,周身被七色光华环绕,一股吸力,将她吸入了入口之中,进入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从云层中坠落,慕轻歌神识快速扫过地面环境,选择了一处城池附近的小树林降落。

她是追寻诛邪气息而来,此刻,她站在小树林中,利用强大的神识感知诛邪的下落,同时也了解这个大千世界的规律……

这个大千世界不小,但是对于慕轻歌的神识来说,想要全面覆盖,却也不是难事,只是,要多花费点时间和精力罢了。

这里的世界,与她记忆中的古代没有太多差别,从装束来说,让她有一种回到临川的感觉。

也好,起码慕轻歌不用再去换一身衣服,惹别人注意。

突然,她皱了皱眉,将神识收回。睁开双眼后,她有些疑惑。诛邪的气息,在外感应时,十分明显。但是,到了这里感应,却变得缥缈起来。

“按道理,不应该是越近,感应越清晰么?”慕轻歌自问了一句。

不死心,慕轻歌收敛心神,再度闭上双眼,将自己收回来的神识,再度释放出去。这一次,她要仔细寻找的是方圆百里的距离。

毕竟,她降落在这里,是因为感受到了诛邪的气息。

那就说明,诛邪就在附近,或者是诛邪曾经出现过在这里。

时间,缓缓流逝。

从天明,到日落,又到夜幕升起。

慕轻歌站在树林之中,身边偶有小兽跑过,却无一个人影出现。

倏地!

她猛地睁开双眼,两道精光从眼眸中射出。她在这一次仔细感应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

蓦然间,慕轻歌的表情变得玩味起来,低声呢喃了一句,“没想到,在这里真的碰上了一个老熟人。”

------题外话------

猜猜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