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番外四 云欢(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欢,小名珠珠,为明公主杜云夕和睿王云深的嫡长女——云深在还政于楚天湛后便被他册封为睿亲王。本身也是先帝册封的公主,封号为昭,身份再尊贵不过。

她容貌肖似当年名动天下的第一美人孟芷芸,比起她那以容貌著称的父母更胜一筹,一举一动皆是万般风情,眉目如画,清丽难言。

身份高贵,倾城倾国,这样的她不可避免从小就受到众多人的吹捧。尤其等云欢及笄后,试探她亲事的人更如同过江之鲫,令她烦不胜烦。

对于她的将来,她早就心中有数。尽管知晓父母并不赞同,她依旧想嫁给楚天湛,一方面是因为两人从小相识,可谓是情投意合。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将母亲和皇后伯母、婉姨的大业继续下去。

因为这些年潜移默化的改变,大楚女子的地位不复过往那边地位,女子甚至可以为官。就像是她娘,这段时间便打算推行女子科举一事。因此楚天湛的妻子身份尤其重要,这关系着她们的政策能不能一直延续下去。

云欢不由望向了铜镜,镜子中的自己秀丽绝伦,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只要她一个清浅笑意,便足够倾倒全京城的男人。

她垂下长而微卷的眼睫毛,不再看镜中的自己,而是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小姐,夫人有事找您。”她的丫鬟清秋低声说道。

云欢回过神来,心中已经猜测出娘亲找她的来意,面上却只是盈盈一笑,语笑嫣然,“难不成娘那边又做了什么美食不成?”

清秋抿唇一笑,“立夏姑姑来找我时,我嗅到了荷花酥的味道。”

云欢莞尔一笑,“小绵羊要是知道自己出门一趟错过了娘亲自做的荷花酥,只怕要悔青肠子了。”

她那弟弟小绵羊最爱的点心便是荷花酥了。

云欢站起身,直接去云夕那边。

才进屋,便看到桌上摆放着几碟的糕点,除了弟弟爱吃的荷花酥,还有她喜欢的云片糕和枣泥山药糕,一旁还有一碗调好的玫瑰清露。

云欢嘴角勾了勾,唇边的笑意比蜜还要甜蜜。

她拿起筷子,将桌上的点心一样样品尝了,然后又喝了玫瑰清露,“还是娘的手艺好,咱们家里的厨娘怎么也做不出娘的这味道。”

她煞有其事地点头,“定是因为娘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大美人,不是凡尘所有,所以做的点心也多了几分脱俗的仙气。”

云夕直接被宝贝女儿给逗乐了。她家珠珠从小就口齿伶俐,凭借那张比蜜还甜的嘴不知哄了多少长辈的好东西。

她伸手点了点珠珠的额头,动作充满了爱怜,“你嘴再甜,我明天也不会给你做点心的。”

珠珠十分遗憾地叹气,“娘不疼我了。”

云夕道:“胡说,小布丁和小绵羊还时常说我偏心,重女轻男呢。”

在他们云府,珠珠这个女儿在云夕和云深心中的地位,明显要凌驾于两个儿子之上,毕竟女儿得娇养。更何况云欢着实是个可人疼的,聪明伶俐又懂事,哪个长辈不喜欢。

云欢回忆起从小到大父母对她的偏宠,不由得意一笑,眼睛像是盛满了星光。

云夕看着娇美的女儿,心中又是疼爱又是骄傲,只是……再心疼珠珠,珠珠终究有出嫁的一天。

她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珠珠,你当真要进宫选秀吗?”

再两个月,便是选秀,而且这是楚天湛当政后所进行的第一场大选,不知多少人家使出浑身解数,想将自己家的女儿送进宫中当妃子。

云夕并不希望女儿进宫,一方面是珠珠也算得上是楚天湛的堂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注定珠珠会走上一条比其他人都要艰难的道路,得面对不知道多少的明枪暗箭,即使宫里有杨叶卿和苏婉的保护也是一样。

珠珠神色变得认真起来,不复先前撒娇的模样,“我早就想好了,总该有人将娘你们那些事业继承下去。”

将来她的孩子,她也会从小让他们耳濡目染。

她忽的俏皮一笑,说道:“更何况,我也是喜欢天湛哥哥的。”

云夕道:“你就不怕他变心吗?毕竟他作为天子,能够三宫六院,坐拥三千。”

尽管云夕知晓天湛是他们夫妻两看着长大的,不是那种负心薄幸之人,天湛更是保证过,若是能娶珠珠,定会一生一世一双人。

珠珠说道:“若是真有那么一天,那么我会给他纳一堆的嫔妃,同他再无瓜葛。”

云夕嘴角抽了抽,珠珠是打算给他送美人掏空他身体吗?

不过对于自己的闺女她还是很了解的,这丫头从来就不是会吃亏的主。

她叹了口气,珠珠并非一时被感情迷惑而做下的决定,她早已经有了觉悟。她不知道这条路是否正确,却无法阻止女儿。

她伸手摩挲着女儿比最上等的丝绸还要来得顺滑的头发,声音温柔,“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我们是你的依靠。”

珠珠眉飞色舞,“那是当然。”

云夕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给珠珠准备起了进宫选秀的衣服。

大楚的选秀一共持续半个月,这半个月,所有的秀女皆是住在宫里。入了初选的秀女,两个住一间屋子,有一个宫女服侍。

云夕早就打点好了一切,就只等待那一天。

她想了想,终究不放心女儿,决定到时候也要进宫看看。

这回上报参与选秀的女子一共有一千零六二,不过这么多人,单单初选便会刷掉一半。主持选秀的太后杨叶卿,贵太妃苏婉,太妃尤氏,另外还有太嫔李氏和沈氏。

十月一号便是选秀的第一天,各种华美的马车井然有序地停靠在皇宫前,倒是没有哪家胆敢仗着自己的身份飞扬跋扈,毕竟太后直接将他宫里的內侍派来监督,若是做的不好,落了他的眼,只怕到时候就要被直接撂牌子了。

也不是每个秀女皆为了进宫当妃子,一部分人则只是单纯地想要通过选秀来抬高自己的身价。毕竟能够留到最后的,在大家的心目中肯定比一开始就出局的秀女要优秀的多。

云欢今日穿着一袭画裙,衣褶飘飘,宛若仙人。她只是简单地梳了个凌虚发髻,再带上一个碧绿的簪子,颜如朝华,令人不能逼视。

她从马车上下来,周围瞬间安静了一瞬,像是大家都被其容光所摄。

“云欢姐姐。”一道亲热的声音响起,云欢转过头,看到来人后,嘴角不由翘了翘,黑白分明的眼睛染上了几分真实的笑意。

身着粉衣的美貌少女笑盈盈地来到她身边,眉目还带着英气,这位正是陶欢欢的女儿洛颜。陶欢欢同云夕交情一直不错,连带着她们的儿女也是从小相熟的姐妹。

“颜儿。”

洛颜走到她身边,低声说道:“姐姐你最近都不怎么出门了呢。”

云欢道:“最近我和家里的姑姑学习香道呢。”

说学香道只是借口罢了,这些从小都上过课的,哪里需要现在临死抱佛脚。只不过是云七叔叔他们等人给她再紧急培训一下一些药理知识,以免她一不小心中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外出被人算计。

京城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上个月礼部尚书的女儿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惊了马,因此摔了下去,众目睽睽中跌到一家境中落的举人怀里。

只是礼部尚书也是硬气,让人送了礼物给那举人,却半点没有要讲女儿嫁过去的意思。

说起来,这位小姐也是选秀的热门,出了这事后,便没有再将名字报上选秀名册。

洛颜点点头,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黑了心肝的人算计那王家小姐,弄得我娘杯弓蛇影,这个月都不许我外出骑马玩耍呢。”

洛颜同她娘一个性子,不爱琴棋书画,只喜欢舞刀弄枪,甚至还拜了陈波飞为师傅。

云欢听她叽叽喳喳的,神色温和了许多。

洛颜还嘀咕道:“说起来,今年的秀女,除了姐姐以外,名声最大的便是那位十全姑娘苏惠华。”

苏惠华名声之响亮,即使是云欢在家里也曾耳闻,据说她贤良淑德,体贴温柔,孝顺恭谨,总之就是无一处不好的完美人。

说起来,苏惠华便是当初厚脸皮跑来云夕这边借银子省亲的苏夫人的孙女。当时的苏家三房,为了抱先皇楚龄的大腿,将姐妹花苏悦和苏媛送进宫,甚至为了讨好楚龄,同无为子道长他们那一房产生龌蹉,后来正式分房。

只可惜楚龄没几年便驾崩了,苏悦和苏媛也只能在后宫中当太嫔,仰杨叶卿这个太后的鼻息,更别说提拔三房了。

苏家三房失去了苏家嫡系作为靠山,加上先前苏媛得宠时十分跋扈,得罪了不少人,很快就被整了,若不是还有苏这个姓氏,早就被踩在泥里了。

想到苏家三房过往的经历,云欢也不是傻子,哪里不明白,苏家三房这回目标便是送苏惠华进宫,而且从那十全姑娘苏惠华名声之盛,便知道他们野心不小。

她嘴角勾起了讽刺的笑意:在明眼人眼中,这苏惠华不过是笑话一个罢了。

等进了宫后,洛颜也是知道分寸,不再跟云欢说八卦。

主持选秀初选的便是杨叶卿、苏婉等后宫嫔妃宫里的姑姑。

秀女们按照名牌上的身份,排成了一列列。身份高的好处这时候便体现出来了,身份越好,排名越前面。

比如云欢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个。

那些严肃的姑姑,在见到她时,都柔和了眼神——云欢也是经常进宫的人,同这些姑姑很是熟悉。

“留牌子。”

简单的一句话,便决定云欢过了初选。至于检查是否是在室女,这就不需要了。宫里这些嬷嬷都眼力出众,是不是一眼就可以看出。

留了牌子的人皆被请到了另一个大殿内。

这初选便持续了一个早上,最后被留下来的是四百名的秀女,其中不乏一些她所熟悉的朋友,比如周怡。

初选后,宫女们给每个通过的秀女颁发了一个木牌,木牌上写着宫殿屋子的名字。所有的宫女都被安排在漪澜殿和霁月殿中。

两个秀女住一个屋里,每间屋子都有一个宫女服侍。

云欢所在屋子采光很好,屋内放着两张大床,两个梳妆台和一个衣柜。

服侍她们的宫女还是熟人,正是苏婉宫殿中的二等宫女华音。华音把其中一个柜子的交给了云欢,又问云欢是否要喝茶?

云欢摆摆手,“不必了,我现在还不渴呢。”

她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这屋子显然被打扫过的,干干净净,窗明几净。她将自己的衣服和首饰放在柜子中,锁上后,又从袖子口摸出了个锁,上了第二层。

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等了一会儿,她的室友也来了。

云欢见了来人,眼中多了几分的笑意,来人也算得上是她的熟人——杨曦。杨曦是当今太后杨叶卿嫡亲的侄女,云欢在宫里见过她好几回。

杨曦容貌只能说是清秀,性情温婉。室友是她,总比是其他人要来得好。其他人的分配情况她并不知道,但她能够确定的是她这边肯定是被刻意安排的。

杨曦见了她也很是欢喜,让云欢觉得好玩的是,她这趟选秀,居然还将她的棋盘给带了过来。

她将衣服首饰直接放床上,便迫不及待地摆了一个棋盘给云欢看。

两人对弈了一回后,便有宫女请她们去用午餐。

四百个宫女,一共安排了四十张的桌子。

选秀一共分为三次的选拔,初选,复选和终选。复选是在三天后,这三天内,会有宫里的姑姑给秀女们讲解一些规矩。

用过午膳以后,云欢的一些朋友们也过来同她打招呼。秀女们都有各自相熟的朋友,因此也分为了一个个的小团体。

大家一交流,云欢才知道洛颜的屋子同她也就隔着两间房,她对面的屋子恰好住着那位十全姑娘苏惠华。

姑姑们上课是从明天开始,也就意味着她们这个下午是自由活动的时间。一些鲜少进宫的人,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去逛附近的花园,更有甚者抱着看能不能凑巧面见天颜的想法。

对云欢而言,她对皇宫里的景致早就看得不爱看了,所以只是兴致缺缺。她十分干脆地回自己的屋里,与其出门逛花园,还不如和杨曦下棋呢。杨曦性格内向,也抱着同样的看法。

两天时间转瞬而过,再一天便要进行第二场的复选。

第二场复选便是考试,楚天湛还会亲自过来,考试的题目也是楚天湛所出,一共分为两场,一天一场。

于是在考试前,大家都开始临时抱佛脚了起来,随处可见抱着四书五经在研读的人。

云欢最不怕的便是考试,在考前一天,还很有闲情逸致地看着一本小说,看得津津有味的。

至于杨曦,她则是去她的表姐那边说话。

“姐姐,我能借一些你的胭脂水粉吗?”

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云欢抬起头,进屋的是杨曦的庶妹杨雪。杨雪的皮肤有些黝黑,五官倒是不错,只是头发梳得很是老气,厚厚的刘海盖住了额头。若不是她也算是太后杨叶卿的娘家侄女,只怕第一关就被刷下了。

云欢和杨雪并不熟,毕竟两人一个身份尊贵的嫡长女,一个是仰人鼻息的庶妹,原本就不是一个道上的。

她放下书本,玩味一笑,“你没带胭脂水粉吗?”不可能吧?进宫的秀女们,哪个不是准备的好好的。

杨雪的眼眶微微发红,说道;“李姑娘不小心摔了我的包袱,我带来的那些都不能用了。”

云欢想了想,直接对屋里的宫女华音说道:“姑姑能否帮我同贵太妃娘娘要一份胭脂水粉回来,也好给杨雪姑娘用。”

杨雪像是受到惊吓一般,摆手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哪里能为了我这样的人惊动了娘娘。”

云欢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杨雪不好惊动婉姨,就很好意思惊动她吗?按照关系,她要求助也应该找杨曦,偏偏趁着杨曦不在,跑来找她要,摆明就是暗示说杨曦这个嫡姐欺负她。

云欢最讨厌这种心机深沉的人。

她慢条斯理说道:“毕竟我也只带了一份的胭脂水粉过来。再说,我的胭脂是我娘亲自给我调配的,虽然适合我,但不一定适合别人的皮肤,若是出事了,那就不好了。”

杨雪垂下头,说道:“多谢姐姐怜惜,帮了我这回。”

华音出屋去拿一份新的,云欢则是继续看她的小说,当杨雪不存在。

等华音回来后,杨雪拿到了胭脂水粉,同她道谢后便离开了。

等杨曦回来后,云欢并不曾隐瞒她这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你那庶妹可不是省油的灯。”

杨曦这样好脾气的人都怒了,“她若是来找我,姐妹一场,我怎么可能不给她?”杨曦的亲娘杨夫人算得上是贤惠人,也不曾苛待过几个庶女庶子,偏偏杨雪在人前总是一副怯弱的样子,仿佛受到欺负一样。

云欢安抚了她一回后,杨曦心情才平复了许多。

第二天一大早,宫女华音便将她们两人唤醒。

云欢选了件紫色裙子换上,她穿浅色衣服显得仙气飘飘,着紫色则是明艳不可方物,秀色照人,让屋子颇有一室生辉的感觉。

云欢走出屋子,对面的门也打开,苏惠华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打了个照面。苏惠华身着藕色衣裙,走的是一贯的端庄路线。

只可惜她和云欢一对比,原本的端庄便显出了几分的木讷和俗气。

云欢和她没有什么交情,也懒得虚与委蛇,连招呼都没打,直接同杨曦飘飘然离开。

苏惠华恰好弯腰要对云欢行礼——毕竟云欢也是被册封的公主,只是她膝盖弯曲了一半,云欢人已经走了,看起来半点都没把她这个十全姑娘放在眼中,这就显得她的动作有些尴尬了。

苏惠华深呼吸一口气,面上依旧是温婉动人的模样,倒是她身边的姑娘为她抱不平,“就算是公主,也不能这样无视人吧。”

“我想公主并非故意的,她只是没看到罢了。”

“噗嗤。”一道嘲笑声响起,洛颜直接说道“真当你主子是哪个名牌上的人物,人人都得认识她不成?”

这话一出,刚刚说闲话的那姑娘脸色涨得通红,洛颜摆明是在嘲笑她是苏惠华的奴婢,跟屁虫。

苏惠华柔柔道;“洛姑娘,就算秀秀的家世不如我们,你也不该这样侮辱她的。”

洛颜恒了哼,“我没见过哪个大家小姐跟个碎嘴丫鬟似的跟在别人旁边,这才误解了她身份,真是对不起~”

她还想要继续捅刀,云欢的声音已经遥遥传了过来,“颜儿,你同不相干的人说什么呢,没得浪费时间在她们身上。”|

云欢的声音虽远,传过来时却依旧十分清晰。

洛颜扫了她们一眼,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云欢姐姐的听力可好了。”

然后小跑着追了上去,只留下那秀秀姑娘脸上闪过惶恐——她原本就是看云欢走远了,才会那样说话来讨好苏惠华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