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爹爹,你会来娶娘亲吗?/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小的孩子,是有多么期待,要多么没有安全感,才会用如此希冀又害怕的口吻,询问,他是否是她的爹爹。

或许,这孩子来的意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甚至是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她便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之中。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就是这孩子的出现,他冷寂多年,早已失了温暖的心,又暖了过来。

他还记得,自己幼时也曾经希冀过天伦之乐。

可是,每当看到母妃用一种嫌弃甚至憎恶的眸光,狠狠的瞪着的他的时候;在母妃拿着剑,疯狂的在他身上挥洒的时候;甚至,在知道自己的出生,是多么肮脏,见不得人的时候;他绝望过,挣扎过,也曾不甘过。

然,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也就淡忘,甚至是看透。

父爱母爱,那是什么?重要么?

天伦之乐,那又是什么?他需要么?

不重要,也不需要,他萧璟斓不需要那点微弱的虚情假意。

现在,得知这个孩儿的存在,得知那个女人的存在,他却不那么想。

悲剧蔓延至他的身上,已经足以,他没有妻儿则罢,有,他将倾尽天下所有,让她们成为这世上最尊贵最幸福的人。

他要让她们活在他的羽翼之下,一生无虞。

他的妻儿,理当如此。

五年,已经错过太多。

错过了她孕育孩子,错过了孩子的出生,甚至成长,以至于她们这五年都孤苦无依,甚至受尽非议。

想到这里,萧璟斓恨不得时间能够从来,不然,他就不会认错人。

暖流如滔滔江水般拥入心田,萧璟斓眸中全然是化不去的柔软,搂着小家伙的手,更紧了几分。

九月得到萧璟斓的回到,一颗悬着的心落入肚腹,小颜上是前所未有的欣悦,想起尹穆清对他说的话,九月蹙眉证实道:“爹爹,这些年你去了哪里?真的去南极养了企鹅?还当了别人的上门女婿,生了好多娃娃么?”

萧璟斓刚刚还柔软眸色一下就僵硬起来。

声音沉了几分:“你听谁说的?胡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话是谁说的,这死女人,孩子还这么小,她竟然给她传达这样对他不利的思想,真是岂有此理。

九月眨了眨眼睛,随即蹙眉,看来,娘亲又在胡说,拿他当三岁的小孩子。

这时,又听萧璟斓道:“爹爹就只有你娘亲一个女人,唯你一女,仅此而已。”

“那爹爹你为什么不回家看九月和娘亲?”小家伙知道,爹爹,娘亲,还有他是一家人,理应住在一起。

萧璟斓被问的哑然,眸光锁在九月那精致的小颜上,内心是浓浓的愧色,良久,才低喃道:“因为那时,娘亲不认识爹爹,而爹爹没有心。”

若他有心,便不会一醒来,看见洛漱妤,看见那枚狐尾百合,没有看见本该在女子小臂上的守宫砂,就毅然觉得洛漱妤便是她。

再知道当年洛漱妤确实经过破庙之后,他便再不疑有他。

现在想来,到处都是破绽。

若当真那晚是洛漱妤,她为何五年过去,不说她失身于他之事?若是真的是他理亏,侵犯了她的清白,洛家,早该闹到圣前,求皇上给他做主。

如此看来,她是心虚的,甚至不敢提那晚的之事。

联想到最近发生在洛漱妤身上的事,萧璟斓猜测,洛漱妤身后应该有人。

甚至,知道孩子和她的存在。今夜,才会有人取她性命。

想到这里,萧璟斓周身突然升起一抹戾气。

敢动他的女人和孩子,是在找死!

萧璟斓的话,九月是听不怎么懂的,可是这不影响他突然有了爹爹的那种喜悦心情。高兴的抱着萧璟斓的胳膊,鬼机灵的道:“爹爹,你是不是惹娘亲生气了?所以娘亲才不让你来看我?才把我藏起来在屋子里面,不让九月出去?”

九月的话,让萧璟斓很有种不好的预感,早就注意到这娃娃不对劲,脸色苍白不说,刚刚,似乎一直昏睡着,面对那刀光剑影,她都不醒,那这么大的动静,这娃娃能睡着么?

一想到上次从陌上香坊回府的途中,这娃娃也是,前一秒都还活泼乱跳的,下一刻就能在他的怀中睡得天昏地暗。

如今,又听九月说娘亲将他关在屋子里面,这让萧璟斓如何不疑虑?

伸手抹掉小娃娃脸上不知何时沾染的血迹,萧璟斓蹙眉道:“九月,可是身子不好?”

“如你所见!”门外的尹穆清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穿着萧璟斓宽大的袍子,有些狼狈,再看她手上,提着一挂已经被剥了皮,雪白的田鸡。

她已经回来许久了,她没有料到,萧璟斓会这么快醒来,甚至,没有料到,九月会喊萧璟斓爹爹,萧璟斓还承认的那么欢快。

父子相遇相认,尹穆清并没有觉得有多感动,只是觉得从小没爹又体弱多病的小九月,戚戚然喊别人的爹的画面,让她很心酸。

而,她的眼眶确实已经蓄满泪水。

或许,她不该这么自私,不该因为自己怕麻烦,怕争夺,怕一切勾心斗角,就带着九月也逃避他原本属于他的生活。

也许,九月的存在,于萧璟斓而言,是一个意外。甚至,于皇家来说,更是一个意外。

可是,事实已经如此,九月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是暨墨皇室的血脉,是萧家的后人,他便注定不能逃离属于自己的命运。

而现在已经这样,她也不可能对九月说,萧璟斓不是他的爹,这样,太残忍了。

再说,九月也是萧璟斓的责任,她无权剥夺萧璟斓当父亲的权力,更无权剥夺孩子想要父亲的权力。

想到这里,尹穆清便释怀。

这会儿听到萧璟斓提到九月,尹穆清的心就绞痛不已,一想到这人便是九月的爹,尹穆清便有些不平。

凭什么?凭什么他吃干抹净,提着裤子就走人,而她,就要面对一切?

一个人在别院无人看管,拼死生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就算了,她拼命为这孩子找寻救命的药,他爹还横插一脚,什么都不知道,还乱搅合!

尹穆清对萧璟斓感情没有多少,怨恨倒是蛮多的。

“如你所见,九月身子不好。”

萧璟斓闻言,眉头一皱,只是揽着孩子的手,却握紧了拳头。可是,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他没有再问,尹穆清也没有再说。

只是想着,早该发现的,让子苏瞧瞧才好。

九月看见尹穆清来了,连忙起身,跑了过去:“娘亲,娘亲,他说他是九月的爹,不是九月乱认亲哦!”

爹爹娘亲谁大,自然是娘亲才是第一,九月可不想因为爹爹而惹娘亲生气。

分明,娘亲是不喜欢爹爹的。

所以,小家伙很不讲义气的,将错都推到萧璟斓身上。但是,小家伙还是拉着娘亲的手,劝娘亲不要生爹的气:“娘亲,给你说,九月已经批评过爹爹了,他没有不要我们,也没有当别人的上门女婿呢!”

萧璟斓虽然醒了,可是还是很虚弱,靠在身后的墙上,方能勉强支撑。他看着九月和尹穆清,眸色柔软一片,突然听见小家伙这么维护自己,心下感动又欣慰。

只是听到内容,萧璟斓忍不住补充一句:“更没有打短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对呀对呀,爹爹没有打短命哦!”九月乐滋滋的。

尹穆清看了一眼萧璟斓,见他脸色苍白的吓人,额角全是虚汗,就知道他不过是硬撑。听到父子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答话,尹穆清不知道是喜是忧,甚至有些酸楚。

小白眼狼,从小就维护那个没脸没皮的爹!

尹穆清白眼一翻,表示不想理会二人,进入破庙,直接坐在萧璟斓身边,将手上的东西放在地上,便开始拾掇起周围的干柴,拢起火堆,拿出火折子,生起了火。

好在火折子没有被淋湿,不然九月该饿肚子了。

火一生起来,破庙里面就亮了起来。

尹穆清蹲在地上,手里烤着田鸡,白嫩的肉在高温之下迅速变成金黄色,烤的肥美的油水滋滋作响。

萧璟斓见尹穆清生火,倒是没有阻止,这个时候,手下之人按理也快到了。

所以也不怕那些宵小之辈趁虚而入。

看着尹穆清穿着自己的袍子,顿时有种这女人已经受过他恩宠的错觉。

只是,隐隐约约中,萧璟斓觉得,刚刚,似乎他真的对她做了什么。

那种感觉很真实!

蹙眉!

他真的又在这里临幸了她?

脸上火辣辣的疼,身上到处都疼。

呃……应该没吃到!

萧璟斓确认之后,松了一口气,糊里糊涂吃了她一次,到现在,什么味儿都不记得了,难道还要糊里糊涂一回?

那不可能,亏死了!

九月闻到田鸡的香味,一阵一阵的咽口水,抬眸看着萧璟斓,道:“爹爹,娘亲烤的东西可好吃了,你今晚有口福了!”

尹穆清闻言,嗔了一句:“谁说有他的份儿了?”

萧璟斓眉毛一挑,她这是承认了?

心下顿时有了丝丝期待。

“啊?”小九月惊呼,顿时为萧璟斓打抱不平,拉着尹穆清的胳膊道:“娘亲,行行好咯,你看爹爹多可怜。”

“他哪里可怜了?”尹穆清轻哼一声:“他需要你可怜?”

“他……”九月抓了抓脑袋,看向萧璟斓,哪里可怜,他也不知道。

萧璟斓闻言,有些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本王受伤了,失血过多,该……补补……你说可怜不可怜。”

补他个大头鬼呀!尹穆清忍不住吐槽,而是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伤的太重,需要休息,需要补补。

可是,不该是念着她手里这几只给九月补身子的田鸡。

“给!”手上的田鸡好了,尹穆清递给九月,九月拿过便迫不及待的递到萧璟斓唇边:“爹爹,快,咬一口!可香了。”

小家伙明明想吃,却还是忍不住想让自己的爹爹吃第一口,这可是爹爹见识娘亲的手艺。

萧璟斓看了一眼尹穆清,某人却高傲的给了他一个侧颜,他深吸一口气,朝九月笑了笑:“九月吃就好了!”

“爹爹先吃,九月再吃!”九月一再坚持,盛情难却,萧璟斓只好咬了一口,香嫩可口,原汁原味,确实很好吃。

“不错!”萧璟斓点了点头,赞美道。

九月喜的眉眼都弯成了月牙儿,可爱极了。

转身,将萧璟斓要过的田鸡肉果断塞进尹穆清嘴里:“娘亲,你也吃哦!”

“啊呸呸……”这熊孩子,尹穆清真是火大,小兔崽子做了什么?竟然敢让他吃萧璟斓的口水,真是脏死了!

啊呸……

尹穆清起身,无比嫌弃擦自己的唇。

九月看的偷着乐,拿着尹穆清新烤好的田鸡吃的津津有味。

萧璟见尹穆清如此,自然不悦,吃都吃过了,摸也摸完了,她现在才嫌弃,为时已晚吧!

正想说点什么,只听尹穆清上前,提着九月的领子,就放在萧璟斓的面前,指着萧璟斓的鼻子,对九月道:“九月,他是你的亲爹没错,可是,娘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要想认他,可以!”

萧璟斓禁了声,却眸色一亮,心里穆的紧张开来。

九月也如同萧璟斓一般,眸子中全是期待。

“但是,有几个要求,办不到,那门都没有!”

这哪是给九月提要求,分明是在要挟萧璟斓。

九月看了一眼萧璟斓,然后咽了一下口水,乖巧道:“娘亲,你说就是,九月一定竭尽所能,让娘亲满意。”

萧璟斓竖起耳朵,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对尹穆清接下来的话高度重视。

“第一,你是他萧璟斓的孩子,他必须清楚,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九月是萧家的种,并非没爹的野孩子!”

话落,九月看向萧璟斓,萧璟斓勾唇:“本王的孩儿,当是这天下最尊贵之人。”

不用尹穆清说,他也该让九月认祖归宗,随了他萧璟斓的姓氏!

尹穆清抿了抿唇,并未觉得萧璟斓这话有多令她满意,继续对向着九月,说给萧璟斓听:“第二,九月你只有一个亲娘,若是入了王府,什么乱七八糟八竿子打不着的姨娘庶母,想都别想。”

九月看了一眼萧璟斓,却见萧璟斓道:“璟王府并无姬妾,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哼,说的倒是好听,第一美人养在府中,别说她还留着清白的身子等着嫁人!”尹穆清讽刺出声:“说的比唱的好听,表面不近女色,实则金屋藏娇,一肚子黄水儿,我呸!”

尹穆清这话一出,萧璟斓眸色骤然一变,一股怒意顿时升起,身为王者,是不会有人对自己出言不逊之人还能视而不见,若是以前,不说给她机会等她说完,就是有这个苗头,早该拖出去乱棍打死了!

“你……”

“你什么你?有意见?”尹穆清如何不知萧璟斓染了怒气?可是她却视若无睹,立马瞪了回去,亦怒道:“瞪什么瞪?再瞪本姑娘带着九月远走高飞,想当爹?跟你那什么第一美人生去!”

现在,他恐怕站都站不起来了吧?还想威胁她?可笑!

尹穆清这话一出,萧璟斓当真焉儿了气焰,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心道,这女人似乎不能和她硬碰硬,不然,逃走,她做的出第一次,肯定也做的出第二次。

他想要留她在你身边,看来只能让她知道她的好,让她离不开他!

想到这里,萧璟斓才低声道:“没意见。”

“但是,洛漱妤,并非你想象的那般,若是你不喜欢,本王自然不会留她在府中,碍你的眼!”萧璟斓解释的很委屈,他觉得有些时候,和这个女人说话,是讲不清道理的,她的思想和其她女子不同。

试问,若是其她女子,被他毁了清白,怎么可能还想着要逃?

璟王妃,何等的荣耀?

甚至,她还孕育了他的子嗣,可以说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再无半点委屈。

她竟然不屑一顾!

这让萧璟斓突然升起几分挫败感和无力感。

“难道你还打算让那什么第一美人一直待在你府中,三天两头的找本姑娘麻烦,找九月的麻烦?或是每天做不切实际的梦,想着如何爬上你的床,给九月当后妈?”尹穆清气笑。

“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本王保证!”

“第三,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尹穆清开口:“除了九月,你还得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迎本小姐入府。”

萧璟斓听此,眸色顿时清明了许多:“当真?”

尹穆清蹙眉:“你不愿意?”

“愿意,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风光迎你进门!”萧璟斓心中一喜,这女人心中还是有他的,不然也不会急着嫁给他。

这本就是他想要的,萧璟渊要让他娶墨翎的语嫣公主,他可不能随了他的愿。

他有妻有儿,难道还能让语嫣公主嫁过来做小不成?

而且,有了她,他也并无纳妾的打算。

有她足以。

只不过,萧璟斓还没有高兴完,就听尹穆清继续道:“但是,我们一个婚而不嫁,一个婚而不娶,本小姐虽然是你名义上的王妃,你……却不能对本小姐有非分之想!”

这话一出,萧璟斓顿时怒了:“不可能!”若是她在他面前,他还不碰她,那他还当男人做什么?

“那免谈!”说完,起身,拍了拍屁股,便有离开的打算。

萧璟斓想伸手拉她的手,倒是牵动后背的伤口,疼的钻心,再不敢乱动。

连忙道:“都依你!”答应她又何妨,不过是哄骗小女儿家开心罢了,等她嫁过来,动不动她,还不是他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尹穆清白眼,便也不在看萧璟斓,继续将手里的田鸡烤熟。

小九月吃饱了,看看爹爹,看看娘亲,总觉得不可思议,小手不自觉的拉着二人的衣角,靠在萧璟斓的大腿边,打瞌睡。

而,这会儿,外面逐渐传来吵闹之声,还有无数火把朝这里围了过来,尹穆清顿时一惊,起身防备。

可是,萧璟斓却在此时,伸手拉了她一把,她本就起来的急,如今被他这一拉一扯,她一个站立不稳,便跌了下去,撞入他的胸膛。

适时,破庙门猛的被人踢开,却见是尹承衍,尹凌灏闯了进来。

身后跟着慕恩,宴子苏等人!

众人看到破庙中的这一幕,都愣了。

只见萧璟斓只着了一件单薄的中衣,不仅松松垮垮的挂在肩头,脸上有些可疑的疑似巴掌印的红肿,长发也有些许凌乱,几缕发丝从玉冠中脱离,狼狈的在他耳边招摇!

再看尹穆清,脖子上青紫斑斑,身上还披着萧璟斓的墨色长袍。

大家都是正常男人,不能不知道刚刚,这里上演了什么。

顿时气氛尴尬的不行。

尹承衍看着萧璟斓,无端升起一股怒意,他不曾发火,萧璟斓倒是先发了话:“出去!”

而尹穆清亦是羞得红了脸,下意识的往萧璟斓怀里钻了钻。

这也太丢人了,伸手,使劲掐了一把萧璟斓腰间的软肉。刚刚,他绝对是故意的,故意拉了她一把,让她跌入在他的怀中,然后让爹和大哥刚好撞见他们暧昧不清的一幕。

现在,这么多的人看着,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倒是九月有些意外这么多人来,明晃晃的火把晃眼的很,也躲到了萧璟斓身后。

而萧璟斓感觉到腰间传来的刺痛,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想笑,唇边勾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后来的慕恩等人脸上一阵发白,听了萧璟斓的话,都一惊,连忙退了出去。

这叫什么事呀?

王爷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做这事?

难道兵荒马乱的时候很刺激么?

宴子苏看见萧璟斓这模样,精致的秀眉早已经拧成了疙瘩,阿斓身上的箭伤很严重,根本不予许他做剧烈运动,那么他现在又是在自己找死,还是嫌自己的命太长?

宴子苏此刻,内心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拂袖离去,再不管他的身子。

只是,身为多年的兄弟,他自然是做不出来的,上前,忽略了尹穆清,也忽略了小九月,直接伸手探脉。

萧璟斓自知自己的身体状况,倒也没有在拒绝。

只是,抬眸看了一眼还站在破庙里的尹家父子。

说真的,看到破庙里这一幕,尹家父子脸色都有些难看,不仅没有出去,尹承衍反而变了脸色:“今夜的事,本将需要王爷的解释!”

说罢,上前扯下自己的披风,盖在尹穆清身上,直接将自己女儿抱了起来,转身对尹凌灏道:“凌灏!”

“儿子明白!”话落,尹凌灏,上前抱起九月,便要离开。只不过九月被尹凌灏抱起,却拉着萧璟斓的袍子不放,似乎有些受惊,糯声叫道:“爹爹……”

这一声爹爹,让屋里面所有的人都惊住,甚至,尹承衍都惊了一跳。

攀附皇亲,冒充皇室血脉,这罪可大可小。

这么多人在场,若是有人将此事传了出去,或者璟王当场发作,处置了小九月,他们尹家也只能看着,只能受着。

尹承衍脚步一顿,正想替小九月求情,却不想那即便是坐在地上,也高高在上,端着睥睨之姿的某人,悠悠开口:“嗯,九月不怕,大舅舅并无恶意。”

众人听到萧璟斓的话,无不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小女娃喊璟王爹爹,他竟然答应了?

这门亲是乱承认的么?

除了宴子苏知道求事情的原委,所有不怎么意外,就连尹承衍都甚是惊异。

看了一眼怀中现在已经变成缩头乌龟的某个女子,觉得此事并无简单。

尹凌灏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家伙,然后扫了一眼萧璟斓,突然觉得璟王是不是说错了,似乎,璟王才是外人,他何以这么自以为是的哄骗小九月,让她别怕?

而且既然已经称呼了他为舅舅,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说舅舅没有恶意?

何况,他这亲舅舅,难道还能真的对九月做什么么?

只不过,怀中的小家伙很给璟王面子呀,听完璟王殿下的话,小家伙果真松开了小手,然后攀着尹凌灏的脖子,视线却一直在萧璟斓身上:“爹爹会来娶娘亲的是不是?”

九月人小,自然很多人情世故都不懂,有些场合该说什么话,他自然也不能准确的把握。只是听了刚刚萧璟斓答应尹穆清要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娶他娘亲的话,他是记在了心里。

这会儿,外公和舅舅都来接娘亲回家,娘亲也跑不了了,所以为了以后娘亲和爹爹不在分开,他自然要确认。

稚嫩的童声在静谧处响起,透着几分让人不敢打破的天真可爱,却让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这小娃娃也太异想天开了吧?璟王妃这身份是何等的尊贵,皇家怎么会允许一个不贞的女子嫁入?

只是,更加意外的是,萧璟斓点了点头,沙哑的声线带着几分无力和隐忍:“嗯,会!”

九月这才放心的窝进尹凌灏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趴着假寐。

真好,以后,九月也是有爹爹的人了。

而,萧璟斓话一出,尹家父子不置可否,现下,萧璟斓肯定是在哄骗小孩子了,璟王娶妻,并非他一个人能决定的,皇上那关,恐怕都过不了。

所以,这事不比当真。

尹家父子带着一大一小离开,宴子苏才有些急切的道:“阿斓,你……”

“咳咳……”宴子苏话还没有说话,萧璟斓便蹙眉,随即捂着胸口便是一阵急切的咳嗽,喉间腥甜,一股黑血瞬间喷涌呕出。

宴子苏面色一变:“阿斓!”匆忙点住对面之人的几处大穴。

这人,要气死他,这么重的伤,竟然敢动用内力,那箭刺穿了他的肺,现在一动内力,伤口更加的撕裂了,虽然现在没有性命之忧,如若不好好将养,以后,一辈子就毁了。

“慕恩,准备软轿。”宴子苏话一落,外面候着的慕恩在便急切的让人准备软轿。

破庙外,萧湛拦住尹承衍,看着他怀里的尹穆清,想上前询问,脚步沉重的怎么也挪不动。

今晚,他似乎又错了!

尹穆清自然也看到了萧湛,见他烟青色的长袍上面划了几条口子,发丝也有些凌乱,甚至,那清绝的玉颜上还被刀剑划了一条血痕,虽然很浅,可是在他那毫无瑕疵的脸上,却格外的显眼。

尹穆清自然有些感动:“臣女多谢王爷出手相救。”

萧湛讽刺的想笑,看着她脖子上的青紫,袖子下的手不知不觉的,握紧了拳,唇角勾了勾,开口道:“三小姐无碍便罢,本王并未帮上什么忙,无须言谢。”

这时,却听尹承衍道:“王爷大恩,末将日后将登门拜访,报答王爷今日对小女的搭救之恩。”虽然真的萧湛没有帮什么忙,但是皇家之人的人情,他们还是不能欠,少招惹一个是一个!

擦肩而过,一缕柔软的发丝被风扬起,在萧湛的脸上一扫而过,萧湛全身一颤,头皮竟是一阵发麻。

为何?

他有些恐慌?

他们不过才见过几次面不是吗?

为什么他会有种失去的那种痛意?

呵!真的可笑,他从未拥有过,却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失去和别离。

望天,圆月当空,萧湛的眸色变的异常的空洞无神。

母妃,是不是真的只有登上那个位置,才能拥有一切?

不远处的山丘之上,楼雪胤扶着手边的大树,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发梢上的雨水顺着脸颊滑下,汇集于精美的下颚上,点点滴落。

他脸色苍白,微微蹙眉:“有些迟了,有些迟了……”

“主子,当心身子……”羿行心里不是滋味,主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见身边的男子回答,羿行也不敢答话,良久,才喃喃道:“本公子说过,你……会主动求本公子的。”

……

一路上,尹承衍的面色都有些阴沉,下巴蹦的紧紧的,一看就是动了极大的怒。

尹穆清的心还是有些虚的,可是她不是没有犯什么实质上的错不是?

为什么尹承衍会这般生气?

一到尹府,尹承衍便将尹穆清带回了他的枫雪院。

尹穆清是第一次来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为何待她来这里,却见尹承衍将她放在了地上,然后狠狠的呵斥道:“跪下!”

这一声厉声呵斥,当真让尹穆清小心肝一抖,抬眸,扫了一眼尹承衍,却见他眸色有些猩红的看着对面的一个牌位。

爱妻穆挽清之位。

尹穆清眉头一皱,倒是乖觉的跪了下去。

这是原主的娘,她理应跪。

这会儿,却听尹承衍道:“阿清,你可知道你母亲是怎么去的么?”

尹穆清抬眸,有些诧异,尹承衍竟然主动对她说娘亲。

摇了摇头,她如何会知道?娘亲不是难产死的么?

她皱眉,问道:“听爹爹的意思,母亲她并非难产而亡。”

今天有些忙,加班加点也没有写到一万字,先凑合着吧,哎!上课了,有些心累!

求票票,求花花,各种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