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事故,胎气动/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说的情意绵绵,听的尹穆清嘴角一抽。碍于萧璟渊在,她倒是没有作死的和璟王殿下唱反调。

萧璟渊却一愣,随即勃然大怒:“混账!”

这一声龙啸般的怒吼,当真让尹穆清吓坏了胆,屋里的侍卫无不噗通的一下,跪在地上:“皇上息怒!”

再看萧璟斓,靠在尹穆清肩头闭眸养神,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哪里受了影响?

这会儿,宴子苏的声音不急不躁的响起:“皇上,王需要休息,不知,血参可带来了?”

萧璟渊一来,不曾先给他血参,他就料定,皇上是没有将血参带来了。

萧璟渊听此,果真怒色降下,看向宴子苏:“皇宫的血参出了些问题,朕已经让人快马加鞭去勒老王爷那里去讨要了,最迟,今日午时便会到,会不会耽误你治伤?”

勒老王爷住在城外,颐养天年,一来一回,就算跑死几匹马恐怕也在午时之前在城外拿不回来。

宴子苏暗自庆幸尹穆清还算有些良心,不然拖下去,阿斓的伤当真要出问题了。

“最坏,也只能这样了。”宴子苏这么说,萧璟斓抬了抬眼皮,看,看了一眼宴子苏。

宴子苏这话无疑是骗取萧璟渊的怜悯,萧璟斓是不屑的。

他是真关心也罢,假关怀也好,他都不需要。

“皇兄,臣弟有伤在身,便不送了!”

这无疑是在赶人,萧璟渊心里本就牵挂着萧璟斓,但是看这人似乎根本就不领情,他一时有些挫败,看了一眼尹穆清,本还想呵斥几句,顺便处置了,却不想他才看过去,便听萧璟斓道:“臣弟的人,就不劳皇兄训诫了,王妃胆子小,别给臣弟吓坏了!”

萧璟渊嘴角一抽,吓坏了?他可没有看出这丫头有吓坏了的样子。萧璟渊轻哼了一声,对尹穆清道:“你是尹家的那个女儿?”

得阿斓这么关怀,除了洛家的那个病美人,便是尹家的那个嫡女了。萧璟渊很容易便猜出了尹穆清的身份。

天子问话,尹穆清再不可能无视,起身便要下跪行礼,却不想她刚有这个动作,小手就被人握住:“本王的王妃不必对任何人下跪!”

“呃……”尹穆清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完美到无法挑剔的侧颜,还有那长而卷翘的睫毛。

当他的王妃,还有这等好事?

这可是赚了。

再看萧璟渊,似乎气的鼻子都歪了,在屋里来回走了一趟,才对萧璟斓道:“你迟早死了这份心,不管是洛家的那个第一美人,还是尹家的这个臭丫头,你一个都不许想!你的王妃,只能是君语嫣!”

回答萧璟渊的,是萧璟斓几声压制的咳嗽之声,萧璟渊一急,想上前安抚几句,却不想宴子苏上前一步,伸手探了脉。

须臾,便起身,行礼道:“皇上,王需要休息,您就……”

你就被在这里刺激他了,再刺激,某人又要动用内力,使用苦肉计,折腾自己了。

宴子苏的话,萧璟渊如何不清楚?还想说什么,却又怕真的让萧璟斓动了怒,于身体有害,只好妥协。

反正,这事不急,来日方长不是?

语嫣公主条件多好?娶她,百利无一害。

他已经打听好了,语嫣公主不仅贵为公主,还才貌双全,且性子温和,待人和善,是个难得的女子。

看了一眼尹穆清,见尹穆清不卑不吭的眸色,萧璟渊心道,哪里像这个?不懂规矩就罢了,还有个孩子。

也不知承衍那老狐狸是怎么教的女儿。

甩了甩袖子,萧璟渊气呼呼的走了。

待萧璟渊离开,尹穆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世人都说今上宠璟王,没想到还真是如此,瞧他,若是有胡子,定是被你气的胡子都翘上天了。”

尹穆清这话一出,萧璟斓眸色黯了黯,随即伸手,摸了摸自己被药水浸湿的领子,咬牙切齿道:“王妃,你解释一下?”

尹穆清的笑声戛然而止,看见萧璟斓黑色的寝衣湿濡一片,药味刺鼻,她连打几声哈哈:“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真的。”

宴子苏见二人相处,无声的出去熬制血参了。

蹙眉,皇宫里面明明有血参,为何还要大老远去寻勒老王爷?

被药水浸透的衣服,萧璟斓自然是不会再穿,拉住想要离开的尹穆清,嗤声道:“王妃不替本王更衣?”

尹穆清一恼:“你想的美,还有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你称呼靠谱一点哈,谁是你的王妃了?”

听此,萧璟斓微愣,随即,一声轻呼。

“嘶……痛……”萧璟斓皱眉,低呼了一声,松开尹穆清的手,喃喃自语:“阿清不愿意帮忙,本王自己来便是!”

作势,撑着身子便要起身,艰难的动作,配上那隐忍的表情,尹穆清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伸手制止他的动作,无语道:“能不找事么?不就是一件衣服么,本小姐来行不?别装的就像本小姐欺负了你一般,瞎折腾自己,别真的残了死了,本小姐还得费心费力去给九月找后爹!”

尹穆清这话一出,萧璟斓脸色顿时变了又变:“找后爹?你休想!”

亲爹还没死呢,就想着要找后爹,这死女人,咒他是不是?

她这一辈子,休想和其他野男人有任何不清不楚。

“女人,记住,别让那些丑男人靠近你三尺之内,否则……”

“否则怎样?就你现在这幅德行,还能做什么?”尹穆清活了两世的人,有什么没有见过的?自然不会学那小姑娘矫情,手上动作不停,不过三两下就脱了某人身上的黑色寝衣:“别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就能随意威胁人,本姑娘从来都吃那一套!你衣服放哪里的?”

萧璟斓见某人脱衣服这手法熟练到家,不仅没有因为他是男人而羞涩,更没有因为他身上有伤而有所束缚,从容淡定,似乎这动作她练习了无数遍。

他脸色瞬间黑了个透彻,听尹穆清问他衣服在哪里,不悦道:“女人,你究竟给多少人脱过衣服?”

尹穆清抬眸,看着萧璟斓,不解道:“怎么?技术熟练到了让你惊叹的地步?”

“说!”腕上的大手更加的用力了,萧璟斓心中早已是天翻地覆!醋意翻天。

尹穆清却不以为意的道:“你可能不知道,本姑娘的出场费是很高的,到目前为止,也就小九月一个人享受过本小姐的待遇,现在,再加上你一个。以后会有多少个,本小姐就不知道了,或许真的会像你说的……很多!”

萧璟斓听此,心中一颤,随即便是浓浓的自责和痛意,伸手拉过尹穆清,将她禁锢在怀中:“不许,除了九月,就只能本王一人能享受你给的待遇。是本王的错,让你受苦。”

这么熟练,原来是照顾那孩子的缘故。

想来,那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她亲自照顾的吧?没有奴仆伺候,没有亲友关心,就连给孩子穿衣,她都要亲力亲为。

原来,这么多年之中,他的女人,过的便是这样的生活。

萧璟斓心肝儿肺都是疼的,也无比后悔自责,他不知她的苦,却还在怀疑,质问她,他真是该死!

尹穆清听此,觉得这萧璟斓脑子有病,脾气一阵一阵的,随时发疯。

男人上身什么都没有穿,精悍的胸膛,完美的线条,白皙紧致的肌肤,看的尹穆清鼻槽一空,就感觉鼻子有些痒。

真是见鬼!

这男人好像上天的宠儿,外貌身型几乎无一丝瑕疵。

好看的让她这当女人的都嫉妒。

或许,嫁给他,也并不是什么亏本买卖。

至少,看着好看呀!

“你就打算这么光着么?”尹穆清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她问过衣服在哪里吧?

听此,萧璟斓俊眉一挑,向后一靠,手搭在膝盖上,做出一副散漫却极度勾魂的姿态:“本王的这副身子,王妃还算满意?”

忽略那苍白的唇色,这副身子当真完美到无可挑剔。

可是,这么自恋?尹穆清便是很不服。

视线,落在男人某处,摇了摇头,道:“中看不中用,绣花枕头罢了!”

眸色一黯,萧璟斓咬牙:“尹穆清,有本事再说一次?”

没有哪个男人容忍的了自己的女人如此挑衅自己吧?中不中用,分分钟让她几天几夜下不了床!

可是,尹穆清根本没有理会萧璟斓,觉得这男人有时幼稚的和九月有的一拼。

起身,朝早已经发现的衣橱边走去。

打开衣橱,里面果然是寝衣,黑色,白色,银灰色,各种各款崭新的寝衣整整齐齐的叠放好。

这么多,可以穿到他入土坑!

随手拿了一件,走过去,扔在了某人的头上:“听你中气十足,想来没有虚弱到连自己的衣服都要本小姐动手的地步。”

萧璟斓咬了咬牙,这女人……

可是,听她刚刚的话,他突然不愿意让她替他穿衣了。

以后,就让他照顾她好了。

有些吃力的自己穿好,伤在后心处,微微一动就能扯到伤口,疼的钻心,但是对于一个身经百战,大伤小伤无数的某人,什么样儿的痛,忍受不了?

“我昨晚没有看到我的那些人,你可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尹穆清见萧璟斓穿好,过去替他盖好锦被,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并非坏人。”

“你该去问你的爹!”萧璟斓见尹穆清提她身边的那些人,眸色一沉:“什么人都在结交,不知底细,什么时候吹了暗亏,你哭都没处哭!”

朝廷中人,自然对江湖中的那些人多有成见。

那些人重情重义还好,见利忘义之人多有存在,她一个闺阁小姐,着实不该招惹他们,若是那些人起了歹心,随后逃之夭夭,她在哪里去找人?

再者,萧璟斓打心里认为,尹穆清这次动了离开的心,便是受了那些人的蛊惑,不然,她一个姑娘家,怎么敢异想天开,动了离家出走的心?

所以,那些人,死不足惜。

“爹真的将他们抓了?”尹穆清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便道:“爹太不讲理了,仙儿,流飞是本小姐的人,他怎么可以?”

说着,便要离开。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害了他们。

萧璟斓见尹穆清离开,眸光微眯,倒也没有阻拦,对外面道:“来人!”

“王!”慕恩急忙推门而入,见萧璟斓没有事他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里面明明是在吵架呀!尹家小姐离开的时候,脸色也不怎么好,没想到自家的王竟然没有生气。

“洛淑妤呢?”

慕恩一愣,随即有些无语,王这几天是怎么了?昨天刚临幸了尹三小姐,还没有给人家尹将军一个交代,现在怎么又要召见洛小姐?

真是……

“回王,洛小姐昨晚受了些惊吓,风公子衣不解带地照顾着,现下也应该醒了。”

“送洛小姐回相府!”那女人不喜欢洛淑妤,那么,洛淑妤也没必要再在王府待着了。

他不追究她欺骗之事,却也两不相欠,救命之恩,他用自己女人女儿五年来的委屈还清。

“啊?”洛小姐在王府五年,在他们眼中,洛小姐早已经是王府的主人,以为,王妃之位,非她莫属,没想到,王爷这么突然,竟然要将洛小姐送回去?

这……洛小姐以后的日子空怕难过!

不说洛小姐在王府五年,外面的人是如何看她,就算王没有宠幸她,她也戴上了王的女人的枷锁,其他的男人,断不敢娶她。

再者,洛小姐爱慕王爷,他们明人眼都能看的出来,离开王,洛小姐该如何自处?

慕恩以为自己听错了,躬身询问道:“王?您的意思是要送洛小姐回相府?”

“有意见?”萧璟斓睥睨的眸光一扫,慕恩顿时心肝一颤,连忙道:“属下不敢!”

可是,慕恩还是有些迟疑,问道:“那么,王觉得,何时送洛小姐回去合适?”

萧璟斓蹙眉:“自然是越快越好,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额,属下立马去办!”

慕恩扶额,难道,王爷心中并无洛小姐,尹三小姐才是王爷心怡之人?

额……王的口味可真重!

……

话说,萧璟渊气呼呼的离开,却不想在花园看见两个小娃娃。

其中一个男娃娃是他的孙儿没错,另一个是个小姑娘,那小姑娘……

眼角下那颗泪痣!

萧璟渊看后,心脏骤然一缩,募的呆愣在那里。

“这是哪里?阿睿怎么去找姐姐?”君天睿手里的糖葫芦吃的还剩下一颗,也不舍得吃完,一直拿着手上。

他觉得自己现在待着的地方很陌生,便有些害怕。

九月轻哼了一声,对君天睿道:“九爷怎么知道你如何去找姐姐?说了不要跟着九爷,你偏偏要跟,现在好了吧?姐姐都给你弄丢了。”

君天睿心智不成熟,倾恒便也没有再排斥他,反而有些同情,见君天睿如此,便道:“你无须担忧,等会儿让十七爷爷派人去寻一寻,京都也就这么大,想找到你阿姐,并不难。”

“真的吗?”君天睿眸色一亮,刚刚的担忧不复存在:“太好了,阿睿谢谢殿下小弟弟。”

几个孩子说说笑笑,也就没有注意到前面突然驻足的人,不过须臾,便走到了萧璟渊的面前。

“伯伯,你在看什么?”九月首先看见萧璟渊,见这个大伯一直盯着自己看,他自然不是没有感觉。

仰着头,看着萧璟渊,满脸孩子的天真。

倒是倾恒惊了一下,立马下跪行礼:“孙儿给皇爷爷请安!”皇爷爷竟然亲自来了?

见右边的九月没有动,立马伸手拉了拉:“九月妹妹,不得无礼!”

萧璟渊的思绪被倾恒拉回了现实,他看着九月的小模样,总觉得自己鼻子有些发酸。

这……是谁家的孩子?

长的可真好看。

特别是眼角下那滴泪痣。 让他一下便想起了萧璟斓,曾经,满身是血的躺在他的怀中。

若是,以前,他能保护好那个孩子,他也不会……、

如今,面对同样有泪痣的小九月,除了萧璟斓本人,经历过那惨烈一幕的萧璟渊,也是相当怜惜的。

蹲下,伸手摸了摸小九月的脸,喉头有些发紧:“你……你是谁家的孩子?”

九月皱眉,为什么这个伯伯和爹爹长的很像?还和殿下也像?他看了一眼倾恒,随即回答道:“我是我娘亲的孩子。”

娘亲说,随便问自己身份信息的人很有可能是坏人,要防备,所以,九月选择装傻!

萧璟渊一噎,顿时觉得好笑,这是谁家的孩子,真是傻的可爱:“那,你娘亲又是谁家的女子?”

“我娘亲是外公的女儿!”

萧璟斓嘴角一抽,小小年纪,称呼还是弄的挺明白的,可是怎么就听不明白他的问题呢?

倾恒觉得小九月这是在戏弄他皇爷爷,心里为小九月捏了一把汗,小声提醒道:“九月,这是皇爷爷。”

“他为什么是黄爷爷?”九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着大眼睛一阵疑惑,一旁的君天睿适时补充:“啊,阿睿知道,因为他穿着黄色的衣服,所以是黄爷爷!”

不仅是萧璟渊,就连萧璟渊身后的几个侍卫,都嘴角抽了抽。

再看萧璟渊,他没有穿龙袍,却还是穿了一件黄底黑纹的常服,确实是黄色的。再看君天睿,萧璟渊问道:“你是何人?”

“阿睿不是何人哦,阿睿是阿睿!”

什么鬼?

萧璟斓皱眉,表示自己一把年龄,不懂孩子的世界。倾恒见此,立马圆场:“皇爷爷息怒,九月妹妹人小不懂事,阿睿哥哥……”欲言又止,只要不是傻子,都会明白这少年是出了什么问题,倾恒继续道:“所以,冒犯了皇爷爷,还请皇爷爷恕罪!”

九月?

这儿名字萧璟渊如何不知道?原来是尹三小姐的女儿,那个野孩子。

萧璟渊有些失望,可是阿斓对那女子维护至此,他也就不想为难这小姑娘了,若是被他知道,恐怕又要动怒了,起身:“阿恒带他们逛逛,十七爷爷静养,不要他们去打扰!”

“是!”

九月见萧璟渊起身,立马从怀中的小兜兜里面拿出一块糖糕,递给萧璟渊:“伯伯,给你吃糖糕!”

殿下的皇爷爷,就是爹爹的哥哥,九月想清楚了。

所以,先讨好再说。

萧璟渊看着小白手上的糖糕,有些诧异,终究是抵不过九月的坚持,伸手接过:“给朕的?”

“嗯嗯!”

“朕吃了,你不会哭鼻子?”

“不会,娘亲说,有好东西要给大家一起分享,所以,九月有糖糕,就要给伯伯吃!”

“嗯!”萧璟渊点了点头,孩子是个好孩子,懂的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东西,这份心,已是难得:“去玩儿吧!”

“孙儿告退!”

目送走几个孩子,萧璟斓看着手上已经被压坏的糕点,问道:“纪全,你说,阿斓是不是因为这孩子,才对尹三小姐不同?甚至想要封她为妃?”

身后的纪全躬身上前,道:“这个,奴才不敢随意猜测,王爷现在已经长大,他的心思,奴才们哪里能猜得透?”

“是呀,他已经长大了。”他一定是怪他的,不然,也不会那么维护那个小姑娘。

几个孩子一离开,尹穆清便匆匆的从走廊处飞奔而来,和之前的人错过。

……

尹凌翊带着君语嫣回了尹府,刚到尹府,便听见府门口吵吵闹闹的,他一眼就看清了门口的人。

驻足,转身,对君语嫣道:“姑娘,看来府上有些麻烦,为了不吵着姑娘,在下带姑娘去别院吧,就在附近。”

见君语嫣眉头微拧,一副防备的模样,尹凌翊笑容扬起,端的一个风流倜傥,文雅迷人:“去客栈也是可以的!”

“去客栈吧!”跟他去别庄?君语嫣想想都觉得不安全。

这人,怎么看,怎么像一只笑面狐。

“好!”

府门口,出嫁的尹思雨突然回了娘家,坐在府门口,撒泼儿一般的哭,嘴里吵着要尹家给她做主,谁劝都不行。

再这么闹下去,恐怕全京都的人都知道尹家二小姐尹思雨是个泼妇了。

“爹爹偏心,给大姐姐选一个好夫婿,却对我一点都不上心,随便择了一个落魄的侯府就将我搪塞过去,凭什么?呜呜……”

尹承衍不在府上,女儿们的终身大事,都是老太君做的主,他几乎不插手,现在被尹思雨埋怨,他恐怕也有苦没处诉。

白氏被尹穆清禁足,现在都还没有出来,就尹思雨的生母上官氏陪在那里,连连落泪:“二姑娘这样闹腾也没用,还不如先进屋,有什么委屈,给姨娘说,姨娘定去求了老太君,给二姑娘做主。”

尹思雨自知自己的姨娘在尹府没有地位,说什么都不管用,她的事情,只能尹府有权利的人出面才能做主。所以,坐在台阶上不动,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抹泪:“我不,冯家作践我,我不能这么算了,爹爹若是不给我做主,我就死给他看,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

尹思雨三年前嫁给给了昌晋侯府的嫡子冯新荣,冯家先祖是开过功勋,曾经在战场替太宗皇挡了剑,便从一个六品校尉升为正四品忠武将军,凯旋之后,更是封为昌晋侯,子孙世代世袭侯位,享受皇恩。

但是到了现在,侯府倒是逐渐没落,早已没了以前的盛况。

本来,尹思雨一个将军府的庶女,嫁给侯府嫡子,算是高攀,她还是挺满意这门婚事。

可是,嫁过去才知道,侯府根本不如表面风光,家底也不殷实,除了皇家俸禄,手上的铺子,就没有多少是盈利的,这让尹思雨想过一回奢侈侯夫人生活都不行。

这不算什么,她现在竟发现,冯新荣在外面养了外室,连孩子都有了。这让她如何接受?她嫡子未出,庶子就要踩在她头上了?冯家真是岂有此理!

尹思雨这么闹,自然会惊动府中的人,现在这个家在李氏手中,虽然没有扶正,名不正言不顺,她却是尹府的女主子。

李氏不可能视若无睹,不闻不问!

便派了嬷嬷过来询问:“呦,二姑奶奶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了府,也不进屋给老太君请安,在这里哭什么?”

尹思雨见是李氏身边的嬷嬷,哭的更加难过的,抓着嬷嬷的手,便要让李氏给她做主。有嬷嬷劝慰,到也没有再在门口坚持,进了府门。

只不过,却还是哭声不止,她非得闹得让尹家出面,将那冯新荣养的外室和那小畜生全部打死才行。

李氏听了好半天,才知道原委,却觉得尹思雨是小题大做,只是施施然的道:“本夫人以为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呢,原来就这么一点小事,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既然二姑爷有了人,你便大度的接回府上,不是多一个人吃饭的事?难道冯家还养不起一个女人,和一个娃么?”

尹思雨听此,顿时气的不轻:“姨娘说的轻巧,你知不知道那小贱种多大了?现在已经四岁了,我嫁过去的时候怎么不说有孩子?他们偷偷摸摸的藏着养,生怕本姑娘知道他们的腌臜事,若不是我无意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恐怕,一辈子都被她们骗了去。他们这明明就是骗婚?以他们冯家的家室,嫡妻未娶,就有个庶长子在前面,谁愿意将女儿嫁过去?他们那么欺瞒我,本小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你想如何?闹到将军那里去?”李氏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尹思雨,心里有些幸灾乐祸,除了她的曦月,她们这些庶女过的好不好,她可不管!

尹思雨听此,握紧了手,狠狠道:“爹爹不能不管!同样是女儿,凭什么我就该受这样的委屈?”

“二姑奶奶不是姨娘说你,这事你还是自己受着,将军军务繁忙,岂会管你的这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天下大事都忙不过来,还要管自己的女婿纳不纳妾么?将军自己不就是这样么?娶嫡妻的时候,大公子都五六岁了,难道将军还会说二姑爷的不是?”

李氏这么一说,尹思雨顿时一噎,随即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不甘心道:“难道我就要将这哑巴亏吃了去?他们冯家这么作践我,我还能忍气吞声的任由他们欺负了去?”

说着,直接双手捂着眼睛,呜呜的哭……

上官氏见不得自己孩子这么委屈,噗通一声跪在李氏面前,哀求道:“姐姐,思雨这孩子从小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性子有好强,若是这事忍了过去,指不定以后还会出什么事,姐姐一定要给思雨做主呀!”

李氏皱眉,突然想到尹穆清,随即唇角一勾,道:“这事我也无能为力,我虽然得老太君和将军信任,管着这个家,却只是一个妾,若是出面,也没有威信。你们若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还不如去求了嫡小姐,让她替你做出!”

上官氏蹙眉,怀疑道:“可是,三小姐一个未嫁之身,插手别人内院之事,恐怕……”

“这有什么?她是尹家的嫡出小姐,只要她肯出面,冯家难道还能不给她面子?”

有点希望,尹思雨自然是不会放弃,说风就是雨,腾的一声站起身,便往茯苓阁走去。

“二姑奶奶,等等姨娘!”上官氏连忙跟上。

李氏见此,勾唇。

这件事确实不好处理,若是处置了那个外室,冯家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不敢找尹家的麻烦,尹思雨以后在冯家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而收了那外室,养了那个庶子,以后尹思雨的嫡子也落了这庶长子的一头,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左右来,尹思雨将来,都会恨上帮她处理这件事情的人。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尹穆清的好。

她可不想惹得一身骚!

……

尹穆清回到尹府,本想问问自家爹在何处,却不想刚走到后花园,便被匆匆而来的尹思雨拦了路去。

“三妹妹!”

尹穆清一时没有认出尹思雨,因为她双眼哭的肿成了一个桃胡,发髻凌乱,看着就像泼妇一般,哪里像十八九岁的少妇?

“二姐姐?”尹思雨和尹穆清相差不大,不过相差两三个月,但是尹穆清看着却年轻的多。

“三妹妹现在随二姐姐去冯府一趟,他们无情无义,休怪本小姐无情。”尹思雨拉着尹穆清的手,便往外拖,根本不问尹穆清愿不愿意。

“二姐有话好好说!”尹穆清不喜别人触碰,自然不会留情面,用力挣脱,防止尹思雨再发疯,她立马后退几步,保持距离。

尹思雨擦了泪,也知道需要将来龙去脉给尹穆清说清楚,便绘声绘色的将这些年在冯家过的苦日子,甚至冯家上至老夫人,下至奴仆都瞒着她养了一个庶长子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她哭道:“三妹妹,冯家如此对二姐姐,明明是不将尹家看在眼里,难道你就坐视不理?”

尹穆清听后,有些无语,但是确实为尹思雨的遭遇感到深深的同情,若是她,遇到这样的男人,肯定一脚踹了,可是她们不行。

古代对女子的贞洁很是看重,一女不嫁二夫,是她们从小便接受的教育,所以最直接粗暴的办法肯定是不行的!

可是,这些事情,不是她能管的吧?不说她是未嫁之身,就算在尹家,上有老太君,下有兄长姐妹,怎么也轮不到她管。

尹穆清皱眉:“二姐姐糊涂了吧?妹妹能做什么?”

“三妹妹将军府嫡出小姐的身份摆在那里,只要你说你是奉了爹爹的命令,将那对母子送走,难道他们还敢反抗不成?还是说,三妹妹根本不愿意管二姐姐的事情?”

“二姐开什么玩笑?就尹家嫡出三小姐这名号一出,他们反抗是不用,臭鸡蛋可能还是会送几个的,二姐姐还是回去自己好好斟酌斟酌吧,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恕妹妹无能为力!”

尹穆清说罢想要走,却不想尹思雨拉着尹穆清,又哭又闹:“这日子没法过了,冯家不待见我,娘家人也视我无物,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

说着,扔了尹穆清的手,便往尹穆清身后的假山上撞去。

尹穆清见此,立马去拦,尹思雨的身子便一下撞到了尹穆清身上。

尹穆清胳膊上有伤,这么一撞,伤口撕裂,疼的钻心,血瞬间从腕上流了下来。

而尹思雨却突然抱着肚子,摊在地上,脸上扭曲:“疼……”

赶来的上官氏见此,整个人一惊,连忙上去扶尹思雨,见尹思雨捂着肚子呼痛,她脸色一白,低头,却见白色的裙底染了血迹……

灵殿面色浮上一抹红晕,低头,扭捏道:“嗯~我要……”

众萌宝粉们抱胸,惊恐万分:“啥……你要啥?”

灵殿娇嗔:“人家要票票,花花,钻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