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郡主变男娃,当爹的哭晕在厕所/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因?”墨臻似乎因为尹穆清的反问而倍感好笑,带着几分轻蔑道:“朕做事,可需要原因?”

“那么,晋源皇帝陛下可是做好了触怒暨墨君王的准备?挟持暨墨重臣之女,挑衅暨墨国威,后果,是你能担当,还是晋源能担当?”

“你我私下远走,他们如何会知?”说着,便抱着尹穆清出门。

然,门刚开,一把锃亮的水墨扇便朝墨臻的脖子划了过去。强大的劲风扫过,墨臻眸色一紧,不得不松开抱着尹穆清腰身的手,拔剑格挡。

而也在这个时候,尹穆清趁机,纤腰一拧,长腿一抬,直接便踹向墨臻的门面。

墨臻大手一握,便将玉足握在手上,而就这在这刹那之间,那玄铁水墨扇便划破了他的下巴,并且朝他命脉袭来。

危机之下,他只能弃美人不顾,与那墨扇的主人较量。

屋中的黑衣人见自己的主子被攻击,立即围了上去。

尹穆清趁机后退几步,见来人武功高强,竟然和封离不相上下,她看不清这人的来路,而且,她总感觉这人似乎和晋源皇帝有莫大的仇恨一般,招招致命,丝毫不留情。

皇家事情本就乱,牵扯到其他国家,更是麻烦,尹穆清也不想惹祸上身,低头,弯腰,轻手轻脚的进屋,解了廖仙儿和流飞等人的绳索。

流飞受伤不轻,被打的鼻青眼肿,现下已经昏迷了过去。

尹穆清气的手都在抖,这便是真正的封离么?

解开廖仙儿,拿下她嘴巴里面塞的东西,廖仙儿哇的一声便吐了出来:“呕……咳咳……”

“仙儿。”尹穆清拍了拍她的被,很是心疼。

廖仙儿吐了好一会儿才将嘴巴里面的臭味清理干净,然后瞪眼,呵斥道:“岂有此理,本姑娘如花似玉,这几个老男人竟然粗鲁的往本姑娘口中塞袜子,真是……呕……”

这个时候也不是安慰她的时候,扶起安婶婶,尹穆清心里愧疚自责不已。

若不是因为她,安婶婶的家人也不会死,老来丧子丧夫,谁受得了?

“安婶,安婶醒醒。”

“阿清姐姐不必担忧,安婶只是心恸晕过去了而已。倒是流飞,因为反抗,被那王八蛋的走狗打的可惨了。”廖仙儿嘴里的那个王八蛋是谁,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墨臻。

尹穆清听此,抿了唇,不语。

试图将安婶背在背上:“仙儿,带流飞走。”

“啊?他是男人耶,不行,本姑娘可背不动他!”廖仙儿撅起嘴,表示很不满。

“那你背安婶,我背流飞可行……啊……”

尹穆清话还么有说完,一把箭便从她耳边射了过去,然后,插在了对面的墙上。

紧接着,门砰的一声便被砸坏,几个黑衣人尽数摔进来,砸在地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尹穆清抬眸望去,便见一个锦衣墨袍的男人走了进来。

不是萧璟斓是谁?

带着隐含的怒意,缓步而至,伸手:“起来。”睥睨之眸扫过流飞,轻蔑,不屑,要女人背,也配做男人?

尹穆清看见萧璟斓,自然是有几分心虚的,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尹穆清还是比较乖觉,将手伸了过去。

募得被这男人拉入怀中,直接打横抱起。

“还有安婶婶和她的家人。”

“来人!”萧璟斓唤了一声,外面便走进两个侍卫,进来抬人。王妃的人,自然会带去璟王府养着。

尹穆清见萧璟斓脸色苍白,想来蛊毒还没有压制下去,便急着赶过来。

也不知,他是在她身边安了眼线还是咋滴?怎么她去哪里,他总能知道呢?

有些忐忑,不知不觉中,尹穆清害怕萧璟斓会误会,特别是,封离不久前,还说要让她做他的皇后。也不知他听没有听进去。

是以,解释道:“我并不知道封离的身份,也不是故意来见他的,只是放心不下仙儿和流飞,给你说过的,他们一直跟随我,九月的病一直也是仙儿在治,若是没有她……”

“他们不会有事!”萧璟斓出声打断尹穆清的话,虽然心里确实对于这女人不知天高地厚,私自出来见那么危险的人而感到愤怒,但是,这并非是她的错,她也是有情有义罢了。

只是,她错就错在,不知好,不知和那些野男人保持距离,就算那些野男人腆着脸凑上来,她不该不打回去。

萧存,萧存算什么东西?也敢碰她?

墨臻,又是什么东西?皇后?了不得了?能上天么?

院中,双方人马僵持,早已停了打斗,连那黑衣人都不见了踪影。

墨臻身份暴露,便不再隐瞒。他早已做好了准备,将国书递交给了暨墨皇帝,就算现在他人手不济,暨墨也不可能真的对他做什么。

否则,晋源的六十万大军,并非是摆设。

只是,他没有料到,萧璟斓会这么快赶了过来。

看着萧璟斓抱着尹穆清出来,顿时扬起一抹嗜血的笑意:“璟王殿下,你怀中的人,似乎是朕看上的女人!”

他看上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这话,无疑让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冷气,尹穆清更是连萧璟斓的脸色都不敢看。

因为萧璟斓的蛊毒还未尽数压下去,随时会有反噬的危险,宴子苏拦不下,却不得不跟上来。

他完全不能想象,即便是封闭五官,尹家三小姐这几个字也能传入他的耳朵,然后逼迫自己醒过来。

就这短短时间,他便在意她至此么?

也是,眼前的男人便是这样的性子,一旦在意,便是倾心相付。

萧璟斓轻嗤了一声,不怒,反笑,低头啃了一口尹穆清的额头,亲昵道:“让本王说你什么好,就该将你藏起来,才不会被这乱七八糟的野男人觊觎了去。”

尹穆清一听,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脸上火辣辣的烧起了起来。

这厮,这么多人在,竟然亲她?

墨臻听此,那紫色的瞳孔瞬间燃起了怒火,拳头骤然握起。

乱七八糟的野男人?

若是他没有记错,守护在她身边四年的是他,而非他萧璟斓。

算起来,野男人也该是他萧璟斓才对。

不等他开口,萧璟斓继续道:“忘了与陛下说,这位,是本王的女人,也是本王女儿的娘。虽然本王欣赏陛下的眼光,但是却不得不提醒陛下,本王的女人,觊觎不得。”

墨臻倒是笑了,轻蔑道;“璟王殿下这是在忽悠朕么?尹三小姐嫁没嫁人,王爷娶没娶妃,朕还不清楚么?再者,女儿?王爷蠢笨至此,也配在朕的面前说,那是你的女人孩子?”

萧璟斓听此,眸子半眯,闪过一丝危险气息。

总觉得墨臻的言语之中带有幸灾乐祸之意。

只是,他可不想和这些野男人计较,开口道:“本王正想请晋源陛下喝杯本王的喜酒,陛下便等不及了。”

说着,转身看向一旁的宴子苏,道:“子苏,最近可有宜嫁娶的黄道吉日?”

“额!”宴子苏听此,嘴角一抽,连忙想了一下,开口道:“回禀王,七天后便是成亲的好日子。”

萧璟斓点了点头,言语之中无不是沾沾自喜,洋洋得意之态,道:“晋源陛下可听清楚了,七日后别忘了来璟王府吃喜酒。若是没有其他的异议,便让本王的人送陛下去使馆,虽然我暨墨民风纯正,百姓安居乐业,可是陛下还是小心为妙,谨防哪个宵小之辈,不知陛下龙尊之贵,伤了陛下龙体,这就得不偿失了。”

这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胁。

说完,也不在意墨臻黑透了的脸,抱着自己的女人上了王驾。

墨臻也不得不和暨墨侍卫去使馆,既然被发现,便无须在隐瞒,他有的是机会将这女人带走。

暗处,尹凌翊拉下面罩,看着墨臻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果然,来了这里么?

……

尹穆清内心是懵逼的,怎么这男人就将婚期定下了?

说好的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呢?

七天,七天能有个鬼呀?

“萧璟斓,什么意思?你这么草率定日子,父亲可知道?”尹穆清揪着萧璟斓的领子,很是气愤:“可有问过本小姐的意思?”

“我们的父亲将你接走,不就是做给本王看的么?嫌本王办事不利,昨天就认了女儿,现在都还没有下聘,父亲都暗示了,本王这做女婿的,难道还不行动?”

呵呵……想的可真多!

父亲在乎的可是他对尹家的态度,还有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急着将她嫁过去。

“七天,你彩礼准备好了么?本小姐在怀疑,你娶得起本小姐么?”

萧璟斓还不知道她是陌上香坊的主子吧?

“本王将自己交给你,难道还不够?”某人无比自恋的话让尹穆清心生反胃之意,正想反驳,却不想头顶上传来咬牙切齿之声:“看来尹三小姐还没有做好嫁给本王,做本王王妃的觉悟。说,这么晚出来,是不是就是想着私会野男人?那什么破皇帝,长的也不过如此,人不人,鬼不鬼。小心你自己被他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本王可知道,那晋源的皇,最爱啃食你们这些有夫之妇的血肉。”

有夫之妇这几个字,萧璟斓咬的异常的重。

哈哈哈……

这笑话讲的可真好听。

有夫之妇。

幼稚!

尹穆清暗骂了一声,一拳打在萧璟斓的胸口,正想反驳,却不想她这一拳竟然打的他连连咳嗽,唇边也流下一抹血线。

尹穆清大惊:“萧璟斓,你没事吧?”尹穆清怎么忘记了,他身体内有蛊毒,来这里根本就是逞强,还不说和墨臻动手?

“无碍!”萧璟斓握尹穆清的手,压下肺腑的巨痛,出声道:“懂事的话,这些天便别出来惹事,好好的在家待嫁,再过两日,九月,也会正式上玉蝶,入族谱,本王不想节外生枝,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你最好是别见。”

“额……”尹穆清哑然,忐忑的问道:“上玉蝶?什么时候,这么快?你就不怀疑什么么?”

“快?”再慢,恐怕又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几个野男人来辣他的眼睛。

只是怀疑?怀疑什么?萧璟斓眉头微拧,自然是带着几分不悦:“尹穆清,你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王么?”

“呵呵……”这模样,哪里有和他好好交流的欲望?尹穆清咽了一下口水,很是自觉的摇头:“我身家清白,哪里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呀?”

“没有最好!”碍于尹穆清的名声,萧璟斓将她悄声送进了王府,并没有惊动尹府的人。

萧璟斓做事很快,接下来的几日,璟王府的人都快踏破了尹府的门口,做什么?自然是送彩礼。

一批又一批,就没有断过。

好在尹府大,否则,恐怕要堆到外面去了。

小到金银首饰,钗环珠宝,大到家具器具,应有尽有,各个价值连城。

看的百姓嘡目咋舌,这等丰厚的彩礼,竟然是为了迎娶尹家那个名声具毁的尹三小姐么?

京中名媛贵女们无不气的绞了帕子,摔了妆台。

凭什么?不就生了一个女儿么?一顶轿子从侧门抬进去了事,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么?

萧璟斓想的很简单,只有这女人真正的进入他的璟王府,那么,那些男人才会知难而退,也只有一个盛世婚嫁,才是给他们最好的警示。

尹穆清也忙天忙地,她没有什么准备的,只是璟王府折腾的欢乐,连带着她也不得安生。

量体裁衣,选珠宝,选首饰,瞎折腾。

而,更可怕的是,萧璟斓派人送了一张红纸,上面竟然满满的都是女孩儿的名字。

箫蓁蓁,箫静姝,箫芃芃,箫子衿……

看的尹穆清将自己嘴里的茶水全部喷了出来:“哈哈……萧璟斓要笑死我了……”

鸢歌见尹穆清如此欢乐,也好奇的拿过名单看了一眼,随即嘴角一抽,问道:“小姐,你怎么就不给王爷直说呢?王爷知道九爷其实是个小公子,肯定会更加开心的!”

男人么,都喜欢男孩。

子承父业,延续香火,这才算传宗接代。

谁喜欢丫头片子?

“告诉他什么?我可不敢?你没有看见昨天送过来的小郡主的衣服么?五岁便能真的请封郡主,萧璟斓也算真的疼爱九月。他这么热情,我可怕一盆冷水浇的他透心凉。惊喜没有,别变成惊吓。”

“娘亲,你在说什么?”九月也忙的不行,璟王府要给他做衣服,准备不少小姑娘的裙褥,可是尹穆清怕小家伙不开心,便也给小家伙准备了不少男装,正赶巧这几天送来。

小家伙都喜欢新衣服,九月自然也不例外。

刚刚便藏在屋里换了一身帅气的男装。

淡青色的小袍子,袖口绣着几片竹叶,明明是小娃娃一枚,却让九月穿出几分谪仙味,帅的不行。

尹穆清朝九月招了招手,将手中的名字交给九月看:“这是你爹给你取的名字,明日上族谱用的,你选一个。”

九月看了一眼,认识的字没几个,但是看到叠字,他立马就摔了名单:“爹爹欺负人,给九月取一些丫头的名字。”

鸢歌连忙将其捡起来,璟王府送的东西,哪里有往地上摔的道理?

尹穆清笑笑,将九月抱在怀里,点了一下某个小娃撅起来的嘴,道:“那九月给娘亲说说,自己想要什么样儿的名字?”

“箫九爷!”小家伙扬声喊道:“娶了这个名字,以后谁人不喊我爷?再让爷装小姑娘,爷跟他急!”

这话是给尹穆清说的,九月早就被女装折磨的快崩溃了。

殿下张口闭口都是妹妹,真是岂有此理!

他堂堂小九爷,咋就和娘们儿联系到一起?

“那好,明日,娘亲便带你进宫,你就穿着这一身,好不?”

“真的吗?”小九月顿时高兴的快要跳起来。

“那当然。”

小九月不满名字的事情很快便传进萧璟斓耳朵里面,适时,萧璟斓还在御书房,正在批改奏折。

听小九月不满他取得名字,某个男人顿时咬了笔杆,带着几分不解和困惑。

随即,唰唰唰的写下了自己想好的名字。

喃喃自语:“逃之夭夭,其叶蓁蓁,箫蓁蓁不好听么?多好听!”只是,细看,这两个字确实不好看,从草头,他的宝贝女儿是他手心的宝,是她所出,怎么能是草?果断划掉!

“静女其姝,娴静美好,箫静姝也很好听呀!”

然而,一想到小娃娃那萌哒哒的小模样,姑娘家,还是活泼一点好,太文静不好。于是,狼毫一划,又被划掉……

萧璟斓正为女儿的名字发愁,这会儿,外面突然想起了萧存哭天喊地的声音。

“父皇,儿臣有事求见父皇。”拿了一本书在旁边榻上假寐的萧璟渊听见萧存的喊声,立即翻身而起,皱眉:“身为皇子,咋咋呼呼,成何体统,轰出去!”

小太监立即出去传话。

只是萧存哪里肯走,跪在地上,铁了心的不走:“父皇若是不见儿臣,儿臣便在这里长跪不起。”

得,这都威胁上了,萧璟渊不见也不行了,只能让其进来,看看究竟受了什么委屈。

萧璟斓看了一眼萧璟渊,没工夫在这里听他和儿子摆龙门阵,便起身,进入屏风后,打算走人。

萧存进来,噗通一声跪在萧璟渊面前,哭道:“父皇,父皇你要给儿臣做主呀!”

萧璟渊一脚踹了过去,沉声道:“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有话就说!”

萧存抱住萧璟渊的脚,抬眸,期期艾艾道:“儿臣,儿臣要娶王妃,求父皇赐婚!”

一听,萧璟渊突然不气了,反而有了几分兴致,施施然坐下,道:“哦?看上了哪家的姑娘?细细道来,若是可以,你们生辰八字也相配,朕便应允,给你做主!”

萧存听此,立马急了,起身,拉着萧璟渊的袖子,激动道:“来不及了,还合什么生辰八字呀?再拖,她都被璟皇叔娶回府上做王妃了,哪里还有本王的份?”

萧存只觉得晴天霹雳,前个清音还在他的面前说话来着,这两天就被关在尹府出不得出,他进也不得进,最可怕的是,璟王府的彩礼就像流水一般的往尹府送,急的他像热锅上的蚂蚁。

“混说!”萧璟渊厉声呵斥:“听你这意思,是觊觎你皇叔的王妃么?”

“父皇,什么觊觎呀?这是光明正大的求娶,本王喜欢清音好几年,情真意切,哪里像皇叔?他始乱终弃,污人家小姑娘的清白,然后就不管不顾,凭什么他就能娶人家清音?清音可没有答应!”

“咳咳!”萧璟渊听的尴尬症都犯了,适时提醒了一下抱着自己的腿,完全不知死活的某个王。

“你对尹三小姐情真意切,喜欢她好几年?”突然,背后传来一声阴测测的询问之声。

萧存告状告的欢快,哪里知道这人是谁?

“是呀,本王发誓,这辈子,非清音不娶!”

突然,感觉自己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剧痛无比,他哎呦一声,瞬间大怒,正想回头,却不想书本奏折接二连三的朝自己飞了过来。

“哎呦……皇叔,你干嘛?哎呦……”

“非她不娶?本王始乱终弃?”

厚重的书本劈头盖脸砸在头上,脸上,萧存一会儿就头破血流,萧存大哭:“啊……救命呀……不敢了……皇叔住手……”

“还敢娶她么?”

“不敢了,不敢了……”萧存呜呼哀哉,抱着头就往御书房外冲……

萧璟斓看着萧存猴子窜一般的背影,嗤了一声:“黄毛小子,也胆敢给本王穿小鞋!”

完全不是对手好么?

萧璟渊看见这般幼稚的萧璟斓,突然失笑。

……

东宫,尹曦月趴在床上,听着李嬷嬷禀报外面的情况,气的牙痒痒。

“尹穆清,小贱人,你就得意吧,总有一天,本宫会看着你哭,让你跪在本宫的面前,哭着求本宫!啊……”一激动,扯的屁股上的伤,剧痛,她哀呼了一声,随即朝李嬷嬷吼道:“没看见本宫痛么?还不给本宫看看伤口是不是又裂开了?”

“是是!”李嬷嬷现在只想如何能保命,哪里在乎尹曦月是否呵斥于她?

“你将本宫的事情给姨娘说了没有?”

“说了,李姨娘也很震惊,但是让娘娘放宽心,只要你自己别自乱阵脚,又有谁会知道?她已经派人去寻安老太婆了,只要除了她,我们还怕谁?”

尹曦月这才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尹穆清,你便等着吧!”

而她不知道的事,这会儿,一个黑影,从房梁上一闪而逝。

皇宫一僻静之处,一黑衣人跪在倾恒面前,低语:“主子。”

“如何?”

“确实还有知情之人,听侧妃的意思,是要灭口。”黑衣人早就心惊,原来,眼前的这个孩子,竟然是王爷的儿子,真是不可思议。

知道这个真相,他们更加的服帖,对倾恒唯命是从。

“该怎么做,你们清楚。”果然,想要偷天换日,瞒天过海,仅凭一两个人如何行?从出主意,到将孩子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进皇宫,需要的人可不止一人。

“属下明白!”黑衣人说罢,继续道:“殿下,当初,给侧妃安胎的是钟广钟太医,殿下可要去见见?”

倾恒点了点头,便随着黑衣人去了一处偏僻的冷宫。殿中,一黑衣人踩在被绑成粽子的钟广身上,钟广早就吓的脸色煞白,一张脸瘪的通红,嘴巴塞着一破布,支支吾吾的喊不出来。

倾恒眼神看过去,那人将钟广嘴里的布取了下来,只听钟广哭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本官是朝廷命官,太医院正四品院判,你们敢……长……长孙殿下?”钟广正激动时,便见门口走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锦衣玉冠,气质尊贵,不是长孙殿下是谁?

倾恒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在钟广前面站定,出声道:“大人认得本殿,实属难得。钟大人能得母妃赏识,想来,大人的医术在太医院定是楚翘。”

“殿……殿下过奖了,微臣惶恐,微臣惶恐……”钟广在地上挣扎着跪了起来,由于身上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是以,动作异常艰难。

“惶恐?意思是,你不过是庸医一个,却得人庇佑,稳坐太医院院判一职?拿着朝廷的俸禄,却做着欺君之事,瞒天过海,意图混淆皇室血脉?”倾恒切入主题,不过几句话便将钟广吓的一哆嗦,哭天喊地的道:“殿下何出此言,何出此言呀,微臣冤枉呀!”

咔的一声,一把钢刀架在脖子上,钟广直觉肝胆生寒:“饶命,饶命呀!”

“那么,你便说说,为何母妃在本殿之后,便再无所出?东宫女子,大多怀孕不过月余,便莫名其妙小产?”倾恒说到此处,便顿了顿,然后唇边露出一抹笑意,温声道:“大人想好再说,毕竟,母妃能给你的,本殿也能给,母妃能收回来,本殿亦能。甚至,比起她,本殿做的,会更让你觉得……生不如死!”

钟广看着倾恒那严峻肃杀的小颜,惊恐缓慢升起,眼前的这个孩子,很明显,已经知道了一切。

既然如此,他哪里还敢欺瞒,跪地哀求道:“殿下饶命呀?微臣也是逼不得已呀?只是,殿下一定要想清楚呀,您现在是皇长孙殿下,身份尊贵,这都是侧妃娘娘的功劳呀?微臣死不足惜,可是,殿下难道舍得眼前的一切么?那件事情一旦暴露人前,殿下难道能独善其身?殿下年纪小,不懂事,微臣能理解,可是殿下一定不要冲动,做那等糊涂事呀!”

倾恒听此,轻哼一声,怒道:“答非所问,剁他一根手指头!”

“是!”黑衣人刀剑扬起,吓的钟广立即将撑在地上的手缩了起来:“殿下息怒,殿下息怒,微臣说,微臣说。”

“说错一个字,剁一根手指头,本殿看你还敢不敢撒谎!”

“是是……”

钟广只觉眼前的哪里是个孩子?简直是个魔鬼,比起璟王还可怕。哆嗦着,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殿……殿下有所不知,侧妃……侧妃娘娘得了宫寒之症,根本就无法怀孕,是……是以……”

倾恒瞳孔一缩,无法怀孕?倾恒抿唇,问道:“她自己可知道?”

“她……她不知情,微臣不敢说,只说是时运不到,才未有子嗣。”钟广似乎害怕自己的手指头被剁,自然不敢撒谎:“侧妃娘娘无所出,自然不会让其他妃嫔赶在她的前头,因……因此……”

后面的话,不用说,钟广也知道倾恒明白,倾恒自然是恼怒的:“即便如此,她便能欺君眛主?”

“微臣不知,微臣是侧妃嫁入东宫后才来给侧妃诊的脉,那个时候,侧妃已经传出自己怀孕,才被太子抬入东宫,也算奉子成婚。微臣得知侧妃乃假孕,也是惶恐不安呀!这事传出去,微臣的脑袋也是保不住的。侧妃威胁微臣,让微臣给她保密,给她开几幅助孕的药方,只要快速受孕,便能瞒天过海。可是,后来,后来微臣才诊出,侧妃根本无法受孕……”

“所以,她才狗急跳墙,偷别人的孩子么?若是本殿不曾发现,岂不是萧家的天下,便因为尹曦月的胡作非为,而换了姓么?”倾恒是知道的,本来应该嫁给太子的是母亲,后来阴差阳错,尹曦月被太子宠幸,又因为尹曦月怀孕,才被抬入东宫。那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尹曦月的局么?

倾恒这话一出,钟广脸色又白了一分:“侧妃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这等天理不容之事,侧妃她不会……不会让殿下……”

不会什么?自然是不会让长孙殿下坐上那个位置。

“为何?”倾恒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立即面色一沉,拳头紧握:“意思便是,从始至终,她便没有将本殿当过她的孩子,只是一个为她未来儿子铺路,为她稳固地位的工具?只要一有机会,便可牺牲的棋子?甚至,是一个注定会牺牲的棋子?”

即便不是亲生的,他也喊了几年的母妃,得知这一点,倾恒就算早就看淡,却还是忍不住心寒。

五年,即便是养个小猫小狗,也该是有感情的,还不说,是一个人!

尹曦月,你若如此狠心,那么,也休怪我无情!

钟广趴在地上,不敢吭声,倾恒说的,一个字都没错,侧妃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有了最大的绊脚石,长孙殿下便是最好的棋子。殿下命损,谁能担当?必定是死罪!

那个时候,尹曦月虽然失去长孙殿下,也定会因为念及其丧子,而晋升位份,或者屹立侧妃之位不到。

倾恒深吸一口气,道:“你的安危,本殿会派人保护,甚至,你的家人,也会平安。现在,你唯一做的,便是想清楚,在尹曦月面前,该如何说,如说做!可明白?”

“是……是!”钟广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不住的保证:“微臣明白,微臣明白!”

不再理会眼前的人,倾恒转身离开。

黑衣人跟在倾恒身边,低声道:“殿下当真不给王爷说明实情?”

“什么实情?”

“您……您其实是……”

“不知道,是他自己蠢笨!”倾恒不屑道:“想让本殿贴上去喊他父王么?做不到!”

以前只觉得十七爷爷孤傲威凛,强大到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然而,现在只觉得,那人便是一个自以为是,眼高于天的人罢了。

就是因为自己自以为是,看见一个和他长得像的孩子,连怀疑也不曾。

当真以为自己高高在上,不会随便宠幸女人么?

“呃!”黑衣人无力望天,小主子这么骄傲,王爷又是个轻易不服软的人,他已经能想象的到,以后王爷这爹当的定不会顺风顺水。

“本殿累了!”明日九月妹妹认祖归宗,他身为哥哥,自然不能不到场。

“属下告退!”

……

认回民间郡主,自然是免不了酬神祭天,去宗祠跪拜先祖。

萧璟渊和萧璟斓很重视九月的认祖,自然场面盛大严肃,皇家宗族几个颇为德高望重的老王爷都到了场,就等着小家伙来,上圣台酬神后,去宗祠跪拜先祖。

只是,一等没来,二等还没来,萧璟斓已经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就连一边的倾恒也抿了唇。

九月妹妹早就入了宫,现在应该到了才是,怎么吉时都快过了,小家伙还不来?

人群之中的萧湛看了一眼萧璟斓,眉眼全是对笑意。

他就说,以阿清的性子,不可能这般轻易随了璟皇叔的意。再者,小郡主一上玉蝶,小家伙身份一暴露,便是欺君,她也不敢。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外面小太监喊驾:“小郡主到……”

萧璟斓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张开来,还以为小家伙因为不满名字而生他气,现在赌气不来,原来并非这样。

然,他转身,看见一身穿白色小长袍,玉冠束发,一本正经的小男娃时,顿时一愣。

倾恒也不由的站起身来,这小家伙在搞什么?这场合是他乱来的地方么?祭天酬神,去宗祠跪拜先祖皇帝,这帮严肃之事,岂容她胡闹?

几个宗族王爷也不由的沉了脸:“小郡主这是做什么?真是胡闹!”

祭坛酬神,穿什么衣服,戴什么首饰,说什么话,都不容出一点错,还不说小九月以郡主之身,穿着便装出席,还是男娃的装束!

萧璟渊看了一眼萧璟斓,问道:“怎么回事?”这么重要的日子,阿斓竟然没有提前给小家伙打个招呼?让嬷嬷好好教一下规矩么?

萧璟斓可是不在乎规不规矩的,上前抱起小娃:“怎么穿成这个样子?父王送去的小衣裙,不喜欢么?”

就算小姑娘挑,也不可能几十套郡主正装里面挑不出一件心怡的吧?

“不喜欢!”九月摇头,竖起一个小中指,鄙视道:“给你们说过无数次,九爷是纯爷门儿,你偏偏不信,让爷穿女娃的裙子就算了,连取名字都取丫头片子的名儿,九爷忍无可忍!”

轰……九月这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震惊。也顾不得这严肃的场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有喜有怒的。

“原来是个小公子,那岂不是是璟王府的小世子?真是太好了,又有皇孙了!”

“这像什么事?这不是欺君么?”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连世子郡主都没弄清楚?那还拜什么先祖?岂不是让先祖笑话?”

萧璟斓不在意别人说什么,看着怀中的小不点,很明显是不相信的:“乖,别胡说,九月喜欢穿男装也并无不可,可是现在不行,现在穿了女装,拜完先祖爷爷,以后九月想怎么穿男装就怎么穿男装,好不好?”

“不好!”九月跐溜一声从萧璟斓身上跳了下来,因为萧璟斓不相信,激动的不行:“怎么就不相信?非得让你看看爷的小鸡鸡,才相信爷是纯爷们儿么?”

说着,小手便去撩袍子,似乎真的要用实际去证明自己是男人!

然而,脱到一半,九月的动作便顿住,然后放下自己的袍子,拍了拍手,对萧璟斓冷傲道:“凭啥给你看?爷还要留着清白的身子给未来娘子,可不能便宜了你们这群大老爷们!”

“噗……”在场的人大多都是男人,见小家伙如此豪迈,这就要去脱裤子了,哪里有不相信的?

还要留着清白的身子给未来的娘子,这小家伙的娘是怎么教的?

萧璟斓看着自己面前,扬言要给自己看小鸡鸡的小不点,顿时感觉五雷轰顶!

------题外话------

哈哈……求阿斓的心理阴影面积!

今天,可以求票票,求奖励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