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她是公主?(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凌翊内心懵逼,比吞了苍蝇还难受。

前一秒因为乐于看好戏而挂着的三分笑意骤然消失不见,带着几分惊恐,艰难道:“公主……这是认真的?”

“尹二公子是给本公主面子,还是觉得令妹的厨艺入不得你的眼?你无法下口?”君语嫣眸中带着几分讥讽的笑意,尹凌翊,伪君子,人前人模人样,衣冠楚楚,对她做出那等无礼之事,如今还像个没事人一般,装作什么是事情都没有发生,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君语嫣恨不得将自己做的这乱七八糟的东西糊他脸上,看他还笑不笑的出来!

尹凌翊听君语嫣这么说,自然是眉心一跳,他总觉得,姑娘家,还是乖觉一点的好,这语嫣公主这么会闹腾,真的能嫁的出去么?可是,人家公主都找上门来,他身为暨墨的朝中重臣,难道还能公然拒绝,驳人家面子不成?强迫自己笑了一下,起身,努力保持以往的镇定:“臣下……之福!”

君语嫣见此,自是还算满意,总算你有几分良心!

他若是对她有半分愧疚,就该将这盘鱼吃完!

当太监将那盘可能难吃到空前绝后的红烧鱼块放置尹凌翊的面前时,不由自主的,尹凌翊的嘴角猛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这味道,饶是见惯血腥,闻惯监狱恶臭的尹凌翊,也不由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尹凌翊周围之人无不捂着口鼻,虽然对这盘菜很是嫌弃,却难忍心中的好奇之心。

尹大人,会……吃么?

因为这一好奇心,几乎,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在尹凌翊身上。

扯了扯唇角,尹凌翊伸出玉手,拿起筷子,看了一眼上面半生不熟,因为放多了糖而一片粘稠的鱼块,鼻息之间全是鱼腥味,尹凌翊有几分迟疑,犹豫半晌,才对旁边的太监道:“麻烦这位小公公,你先吃一口,试试毒?”

那小公公听此,吓的身子一哆嗦,跪在地上:“尹大人饶命,尹小姐用的所有食材,都是经过层层检查把关,不可能有任何毒药掺杂其中,尹大人安心用便是!”

小公公心中腹诽着,您妹妹做的东西,您都吃不下去,还让小的我受罪么?

尹凌翊嘴角一扯,这东西没有毒,也不一定吃不死人!

萧璟斓眸光扫向尹凌翊,带着几分得意之色,只要尹凌翊下不了口,那么他便不用再吃了,或许,只要尝一口,阿清就能赢,还能博她一笑。

“二公子,本王面前,不必逞能!”萧璟斓的话很嚣张,当然,忽略二人面前放着的那一盘杀伤力比起鹤顶红还来的猛烈的黑暗料理,会很有气势,可是放在眼下的场景,只会让人忍不住想笑。

这个时候还有这份自信,璟王殿下真乃神人!

而且,比谁能吃下难吃的食物,完全没必要争这个输赢好么?

“呵呵……”尹凌翊呵呵笑了一声,不管在什么方面,男人,似乎都无法主动认输。尹凌翊自然也是这般,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荡出唇边,只听尹凌翊道:“让王爷失望了,公主给的这份殊荣,下官自当珍惜!”

说着,非常努力的找一块相当小块的鱼肉,以一种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快速的扔进嘴里,然后,吞咽了下去!

只不过,以为,咽下去便万事大吉,当感受到那黏糊糊的东西滑进喉咙,一股腥味又从胃部上涌,尹凌翊面色一变,腾地一声站起身,飞身离去,来到花园处,扶着大树,呕了出来……

尹凌翊还是太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了!

这感觉,目测,比吃鼻涕的感觉还要难受!

君语嫣!

尹凌翊咬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主,他迟早要让她还回来!

“哈哈……”向来淡定的笑面狐狸被整,百官都不由的哄堂大笑。

萧璟渊也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哈哈……”可惜尹承衍那老狐狸没在,若是他看见自己这位二公子还像个十几岁的没规矩的孩子般,也不知道是何种表情!

君语嫣见尹凌翊那仿佛吞了粪一般的表情,自然觉得大快人心,看他以后在百官面前如何自处,在罪犯面前如何立威!

尹穆清暗自扶额,只不过她不会说自己看见二哥那吃了屎一般的表情,也挺解气的,每次看到这个二哥像狐狸一般的笑意,总觉得心头发毛!

“二哥未吃完,那么,是不是算公主输了?”尹穆清问道,自己的男人,还是不要受那份罪,尹穆清还是觉得,有些看不下去。

虽然,潜意识中,尹穆清还是非常想看看,不可一世的璟王殿下,吃下这些鬼东西,会是什么表情?

萧璟斓听此,自然是多了几分心安,还是他的女人厉害,做的东西根本无法入口!

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萧璟斓的认知已经受到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厨艺差到一种境界也是需要能力的,做他的女人,不需要有多好的厨艺,只要做出的东西,别人吃不下去,便是好的!

尹凌翊,萧璟斓,她可是一个都不想放过,君语嫣带着几分笑意,开口道:“是,本公主输了,但是也不代表尹三小姐赢了不是?或许,璟王殿下连尹二公子都不如也说不定!”

这话一出,众人都无不一惊,吓的屏住了呼吸,这小公主可是什么都敢说,竟然说璟王殿下不如尹二公子?

萧璟斓果真面色一沉,带着几分不愉。尹穆清见此,连忙上前,来到萧璟斓的面前,伸手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酱肘子,上面遍布辣椒胡椒还有干盐巴……

这个味道重了些,但是绝对不恶心,是以,尹穆清哄道:“阿斓,给个面子,就此那么一小口,只要一下口,就能赢了二哥了!”

尹穆清很少这么小女子一般和萧璟斓说话,是以,美人计使的很成功,鬼使神差般的,萧璟斓便张嘴,咬了一口。

巨辣,又呛,还咸的夹舌头,几乎是在那一瞬间,萧璟斓的玉脸便涨红了,可是,拳头一握,还是忍了下来,忍的额上冷汗淋漓,某人都没有失态。

心中却盘算着,今日的付出,是要在这女子身上要回来的。

九月和倾恒见萧璟斓咬了一口看着都觉得无法下口的东西,两个孩子都咽了一下口水,深表同情。

小九月很懂事的问道:“爹爹,好吃吗?要不要再吃一口?”若是好吃,九爷也想吃一口!

毕竟,九爷的好奇心说很重的!

倾恒也很懂事,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十七爷爷,喝点水,解解辣!”

酒本就辛辣,吃了巨辣的东西再喝酒,无疑是火上浇油!

对于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兔崽子,萧璟斓只想说,走着瞧!

人家璟王殿下定力好,就那么淡定的咽了下去,随后,自摆出一副高冷谁都不想理的姿态,让众人根本无法探究其真相,或许,公主做的那酱肘子,还别有一番味道也说不定。

输赢,不用说,自然是尹穆清赢了,尹穆清对萧璟斓的表现很是满意,转身,朝君语嫣道:“公主,承让了!”

赢了,萧璟斓便是她的,连金丝玉都是她的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侍卫飞奔而来,朝萧璟渊道:“皇上,罪人尹曦月……被劫走了!”

萧璟渊听此,自然皱了眉头,随即大怒:“废物。”

尹曦月是犯了欺君之罪,是朝廷重犯,萧璟渊自然是要派人去捉拿归案。

尹穆清也不由的愣住,尹曦月背后还有人了?竟然还有人冒死救她?

君语嫣听此,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她的人,会这么快,完全出乎意料。

她选择比赛厨艺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她身上有伤,不管是比武还是斗舞,她都会败的很快,若是这样,恐怕会有很多人去关注那个本该在今日被凌迟处死的尹曦月。

……

此刻,菜市场无比混乱,观看行刑的百姓因为刚刚的厮杀而躁动,争先恐后的乱逃,场面一片混乱。

监斩官是刑部侍郎,此刻他已经急的满头大汗,不住的朝尹承衍求救:“尹将军,怎么办?放走了朝廷要犯,办事不利,死罪呀!”

因为尹曦月身份特殊,尹承衍自然是要来送她上路的,只不过,他一来,便赶上了刺客劫法场,他扫了一眼身边的监斩官,嗤道:“无能的是你,于本将何干?”

说罢,某个将军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转身,给了监斩官一个高傲的背影,走了!

君语嫣自然要将尹曦月错认为那个人的女儿,他乐见其成,为了语嫣公主能成功的给他父皇找点不快,他自然要帮助一二。

君凤宜,你可不要感谢本将!

“你……你……”刑部侍郎气的半死,深觉得在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尹大将军是不是胡吹的,不然,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刺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监斩官都在怀疑,是不是尹承衍自己搞的鬼!

是夜,君语嫣穿着一身黑衣,带着帷冒,进入了别庄。

“公主!”一女婢见君语嫣进来,立即上前行礼。

“她如何了?”君语嫣一边问,一边往内室而去。

“已经用了药,包扎好了伤口,现在已经醒了。”女婢答道。

“本宫去看看!”

里间,尹曦月全身缠满了绷带,因为这三天在游街示众,饱受摧残,不过三天,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脸颊上很多伤痕淤青,眼窝深陷,颧骨吐出,瘦的不成样子,又因为凌迟的噩梦一直缠绕着她,就连神经都有些错乱,全身抖的厉害。

她看见君语嫣进来,眼睛瞥了一眼君语嫣,随即,开口:“你……你救我,做什么?”

虽然不知道君语嫣为什么救她,但是她还是很庆幸,她躲过了一劫不是吗?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本公主救你,是吗?”君语嫣却没有打算让尹曦月回答她的话,继续道:“本公主给你讲个故事,即便一切都明白了!”

君语嫣能讲的,便只是在别人那里听到的,外加自己猜想的。

说完整个故事,君语嫣也没有注意尹曦月的神情,继续道:“不得不说,你很不幸,却比谁都幸运!自然,你究竟是不是金枝玉叶,还要等父皇来亲自确认,你是当事人,有权知道一切真相,自然是不该被蒙在鼓里!”

这会儿,君语嫣突然注意到尹曦月的神情,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只见尹曦月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天花板,眸中全是不可置信,恍若在做梦一般!

嘴里喃喃自语。

“我是……公主?”

“墨翎公主?”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她怎么会是公主?

墨翎公主?她竟是墨翎公主么?

哈哈……她真正的金枝玉叶么?那么,尹穆清算什么?在她眼里,连个屁都不算!

公主?她是公主,那谁又敢对她不敬?

墨翎皇帝君凤宜是她的亲爹,是她的父皇!

什么萧璟斓,尹穆清,尹承衍……都去死吧!

还有柳雪,萧倾恒,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要让父皇派兵踏破暨墨江山,让他们萧家的人,尹家的人,全部跪在她的面前,向她求饶!

君语嫣起身,道:“这段时间,你便不要在京都露面,京都到处都是你的通缉画像,还是格杀勿论!所以,你只要现身,便是死!若是你自己知道轻重,便收敛一些!不要想着以公主之尊,做点什么不切实际的事情!”

尹曦月听此,自然是有几分怒意和高傲:“本宫是公主,谁敢对本宫不敬?即便是萧璟渊,也得对本公主客客气气的。只要本公主身份一出,自然无恙!”

君语嫣很不喜欢尹曦月,八字还没有一撇,便将自己放在公主之位,高高端起,若是父皇来了,说不是,他岂不是又要失望?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一点脑子,怎么配得上当父皇的女儿?

就连尹穆清,也比不上!

------题外话------

不用怀疑,二更,十二点二更,君爹爹就出现咯。嘿嘿……

还有,谢谢送上生日祝福的亲,爱你们,奖励待会儿发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