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烫死(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音,清音!”

“清音出来,快出来!”

“清音公子次次吊胃口,有时十天半个月都不现身,听了清音公子的琴声后,其他丝竹便再也入不了我的耳朵,这一次,本公子一定要花重金,将清音请回去,让他天天给本公子弹琴。”

“就你也敢和爷争?清音是爷的,你还是迟早收了这份心,以免以卵击石。”

“你们都不许争,清音公子是存小王爷的,就你们两个歪瓜裂枣,也争得过存小王爷么?”

夜幕降临,天上人间便已经开始躁动,喊着让清音公子出来,想要将清音公子据为己有的比比皆是。

不怪这些男人私心,尹穆清每次出现只是隔着帘帐弹琴,便是连面都没有露,营造的神秘感几乎能让这些男人为之疯狂。

是以,各种关于清音公子的各种传闻便从各大风月场所传来出来。

说什么清音公子姿容绝艳,美貌胜过九天仙子,看他一眼,魂都会被勾走。

又有人说,清音公子也不过是一个人人可骑的男宠,因为伺候的存小王爷尽心又周到,所以才得了恩典,出入这等风月场所不仅能安然无恙,甚至,敢去找她麻烦的,几乎没有。

因为有这个传闻,所以才有人敢竞价带走清音公子。

雅间,萧璟斓听着外面的男人的那些污言秽语,便早已经沉了脸色,周身寒意凛然,屋中温度,似乎骤降了好几度。

看了一眼某个试琴的女子,萧璟斓皱眉道:“这些年,你便是三番五次在这种地方弹琴?”

听听外面的那些臭男人在说什么?他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的男人竟然敢肖想他的女人么?

而,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竟然这么无动于衷,就放任不理?

那些肖想她的男人,就该拖出去净了身,扔进宫中做太监去。

尹穆清试好琴,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开口道:“是呀,难道有什么不妥?”

难道有什么不妥?

萧璟斓听了这话,差点没有敲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这小脑袋瓜里面究竟装的是不是豆腐渣,身为一个女子,还是一个美貌女子,竟然敢在这种地方出现,她不知道除了他之外的男人都是一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么?她一个女子,若是被人欺负,那还得了?

日子再艰难,她……她也不能冒险,不能让自己受委屈才是。

见这女子没心没肺的模样,萧璟斓气急,从榻上起身,来到尹穆清的面前,玉手放在琴弦之上,带着几分指责的口吻,开口:“难道,难道你就不怕么?”

尹穆清听此,便知道萧璟斓是在担心她,在心疼她,她笑了笑,开口道:“怕甚?因为不曾现身,不与人接触,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清音公子身后有人,即便是有人想要做点什么,却没有那个胆子,不敢得罪清音公子身后之人,所以,他们都是有贼心无贼胆罢了!”

因为她身边有封离,所有,很多次有人想要将她据为己有,可是,都尸骨无存,久而久之,便没人敢对她有歪心思。

虽然话虽如此,萧璟斓却还是蹙着眉头,没有舒展过。

“好了,我们要等的人恐怕已经来了,我去看看!”墨郡瑶不是缺男人么?她就做个好人,送她一打!

“你要去给那些人弹琴?”萧璟斓握住琴声,蹙眉责问出声。

“阿斓还未听过我弹琴吧?我今日不弹给别人,就弹给你一个人听,可好?”

听了尹穆清的话,萧璟斓这才愣了神,然后将手拿开,抿了唇,心里有几分诧异,又有几分得意。

弹给他一个人听么?

这还差不多。

尹穆清抱着琴,来到后台,缓步入场。

白沙曼曼处,她缓步而至,白色的席地长袍扫过铺满红色地毯的台阶,带着几分高贵静谧之美。

“清音,清音出来了……”

“可惜了,还是看不到脸。”

“也不知今日,清音公子会弹哪首曲子。”

“不管是什么曲子,只要出自清音公子之手,那也成了旷世名曲!”

因为清音公子的现身,所有的人都围了上去,好在天上人间早有准备,在舞台上用了围栏,围栏外,还有一排侍卫,是以,即便是他们想上去,却也无法接近半分。

曼曼白纱里,尹穆清落座,玉指在在琴身上随意拨弄了两下,一串清越空灵乐曲,从指间倾泻出,紧接着,便是一串悦耳的乐曲传来。

只听里面的人轻唱着:“风沙漫延扰乱晴天,丹心照明月。遥望城外兵器相见,浮生又一劫。君独守皇宫,已非昨日威严,谁在此哽咽……”

如果和古人比琴技,那么,尹穆清没有什么可比的,只能是班门弄斧,所以,要想赢,只能投机取巧,现代的词,现代的曲,是古人不能比的。

君主残暴,利欲熏心,一心想要一统天下,发动战争,不顾百姓生死,最后众叛亲离,就连最亲最爱的人,也离他远去。

不择手段,拼尽所有,到头来,究竟得到了什么?

江山美人,权势利益,抵不过相爱之人携手一生。

高处不胜寒,到头来,也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

这首词,无疑是大逆不道,可是,在这风月场所,又有谁会在乎?无不对曲中的君王感到悲哀,对战争的痛恨,又大肆感叹,不愧是清音公子,这般倾世绝曲也能作的出来。

三楼,萧璟斓倚栏而望,手紧紧的握着杯子,眸中讳莫如深。

阿清,在担心什么?

他萧璟斓并非那种无心无能之人,什么江山美人择二为一?什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萧璟斓偏不信!

江山美人,他都要。

没有江山,哪里来的资格去保护他想要的美人?

有不少想要看小璟斓笑话,闻声赶来,或打算见缝插针的人,或为尹穆清撑腰,看到尹穆清后,便都熄了火焰,听到尹穆清的歌,更是五味陈杂。

另一间雅间,萧湛听着尹穆清的吟唱,不由的,手开始颤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萧湛紧紧的握紧了拳头,指节发白。

阿清,你在讽刺我,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得不到么?

民心。

呵,他并非想做那贤德明主,要民心作甚?

或许,这首歌,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当做话本子听了去,可是对于尹承衍来说,却感触颇深,脸色都白了几分。

这首词,无疑是先皇的写照,也是他们所有人的写照。

先皇昏庸无道,贪恋美色,曾经,为了囊括大陆美人,便有一统天下之心。也曾因为博美人一笑,派兵攻打北燕!

可是,最后,也不过落得众叛亲离,不得好死的下场罢了。

而他,戎马半生,也愚不可及,为了君主一个命令,便真的踏上了北燕的国土,最后,血染双手,还逼死了她。

尹承衍脸色难看的吓人,他心里恐慌至极,便是连手都在抖。

阿清,阿清是知道她母亲的死因了么?

所以,她才会写这首歌?

尹承衍讥诮的轻笑了一声,他竟然还在期待,存有侥幸心理,原来,他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是时候,该给她坦白了。

尹穆清不知道,她不过是唱了一首歌,却不想,因此而知道了隐瞒多年的真相。

众人心思百转,唯独墨郡瑶什么都没有想,她看着白纱曼曼之中的尹穆清,听不见她在唱什么,只知道,弹琴的这个男人,绝对是难得的一个尤物。

不过是一个青楼琴师,墨郡瑶势在必得。

只见墨郡瑶闭着眸子,手指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扶手,满是陶醉,良久,才嗤声道:“嗓子不错,也不知,人长的如何!”

听着他的歌,怎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唱歌的人,究竟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而这会儿,青奴过来,俯身道:“公主,奴才查到了,琴音公子是从三楼天字号雅间下来的,璟王,也在里面。”

“是么?”墨郡瑶听此,果断的站起身来:“去会会他!”

尹穆清,不知,你知道自己的男人与她巫山云雨,会不会觉得心痛?

“公主?”青奴还想劝,墨郡瑶却没有再听,起身便从人群之中挤着往楼上走。

尹穆清虽然在唱歌,视线却在人群之中搜索,这里人多,不可能抓人,是以,只能让墨郡瑶自投罗网。

果然,尹穆清一眼便看见了人群之中的墨郡瑶。

她与萧璟斓的落脚点,自然是故意透露出去的,墨郡瑶自以为是,还真以为随便一个人都能打听到清音公子的落脚地?若是真的这般容易,那么,这些年,她死了不下百次。

见墨郡瑶上了楼,尹穆清也收了琴,不顾众人喧闹,也果断的收了琴,跟了过去。

其实,她和萧璟斓待的雅间是玄字号房间,并非天字号,天字号房间里面,不过是给墨郡瑶准备的大礼罢了。

只不过,尹穆清看着墨郡瑶推开了玄字号房间的门,她眉头果断的蹙起。

墨郡瑶怎么知道萧璟斓在玄字号雅间?

而,尹穆清不知道的是,玄字号雅间的隔壁,九月看着自家哥哥面无表情的脸,疑惑道:“哥哥,娘亲都来了,你还换了牌子做什么呀?你明明知道父王来这里找女人,为什么要给那个女人机会呀?”

难道,哥哥专门给那个陌生女人制造机会?

倾恒面无唇角勾了勾:“防范于未然,小惩大诫!”

虽然来了这里,倾恒才知道父王来这里不过是娘亲的一个计谋,并非父王要做对不起娘亲的事。可是,那人已经上钩,结局已经不能改变,结局曲折一点又怎么了?

而且,在看见墨翎皇帝的身影后,倾恒那小狐狸性子,便躁动起来。

果断的换了两个雅间的门牌。

墨郡瑶打听到萧璟斓在天字号房间,君凤宜大厅到的,自然也是这个。

君凤宜抱着抓奸的目的而来的,是以,某个皇帝陛下此刻正猫着腰,躲在被换成天字号门牌,实为玄字号雅间的窗口下,瞧你们的动静。

暗处暗卫不由的扶额,陛下,您……还要不要形象呀?

君凤宜却不在乎,从小孔之中,看见一披散这头发的女子站在大厅,毫不犹豫的脱了外面的红裳,露出大片肌肤,而不远处的榻上,躺着的,正是萧璟斓。

君凤宜瞳孔一缩,怒极。

看见不远处一个龟奴端着一壶滚烫的茶水走来,他上前便抢了过来,然后从走廊窗户跃了出去,果断的来到房顶,掀开瓦片,对准了萧璟斓身下的宝贝,便将那壶滚烫的茶水,浇了下去。

------题外话------

君爹搞事情。

灵殿要票票,评价票,月票……可不可以?二更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