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阿渊哥哥?(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小兔崽子,似乎对于如何激怒他异常的拿手。

不知道他是父王么?怎么联合外人欺负他?

萧璟斓只觉得自己心肝肺都是疼的。

他一发现君凤宜,便觉得事情不对,就亲自去查了一下,没想到,原来,罪魁祸首,便是这两个小兔崽子。当时,萧璟斓便想着该将这两个小兔崽子关进暗室,不狠狠罚他们,便不知道自己错了。

只不过,当真的面对这两个小小的孩子的时候,萧璟斓哪里舍得动他们一根手指头?

一个萌哒哒的低着头,偶尔抬起头瞄你一眼,小眼神带着几分打量,看见他在看他后,便连忙缩了脖子,垂了头,机灵的像个小猴儿一般,看得他心就那么软了下去。

另一个更气,不卑不吭的跪在那里,一双幽深黑亮的眸子带着几分倔强,定定的看着他,就是这份倔强,让萧璟斓的心,狠狠的刺了一下,无比的心疼。

两个孩子,无疑将萧璟斓吃的死死的,最终,萧璟斓轻叹了一口气,对倾恒道:“弟弟身子不好,身为兄长,大晚上的,带着他瞎跑什么?”

倾恒心头一颤,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九月,见他唇色像往常那般苍白,自然是蹙了蹙眉,自知自己是有些鲁莽了,便主动认错:“倾恒鲁莽了,下不为例!”

萧璟斓点了点头,这才派人将两个孩子送回府,看了一眼四周的人,不见君凤宜的影子,便是不悦,那老东西,又去缠着阿清了么?

这么想着,萧璟斓连忙追了出去。

另一边,萧湛看着萧璟斓离开的背影,笑了笑:“早就知道她并非池中之物,原来,她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

身边,灵素萼锁了锁眉头,不善道:“璟王,怎么可以这么好运?本以为,他身中万蛊之王,便会受姑姑控制,没想到,他和神医门的人有联系。中了那胭脂醉,就能遇到一个金枝玉叶,还能因为那阴差阳错,得了一对孩子,还能因此,轻而易举的扳倒太子,这天下的好运,都被璟王占齐了,上辈子,他是做了什么好事?尹穆清那小贱人也是,竟然……是墨翎的公主?怎么会是她?比她好看,比她优秀的女子多的是,怎么她就能好运,成为公主?”

不得不说,灵素萼是妒忌的,妒忌萧璟斓,妒忌尹穆清,妒忌他们所有的人。

凭什么他们能得到一切,而她,却只能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连自己的姓名都不敢被人知道?

像她这么大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已经找了婆家,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

偏偏,她灵素萼,还在为血仇奔波。

凭什么?

萧湛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带着几分不屑:“别人能得到,那是手段,与其埋怨命运不公,还不如自己争取。谁是公主,那是命中注定,即便有一个女子能将阿清比入尘埃,可是,又能改变什么?是金枝玉叶的,还是阿清。不是么?”

“萧湛,你什么意思?”灵素萼听此,怒了,明媚的脸上带着几分戾气,然后讥讽道:“萧湛,你别忘了,你的一切,都掌握在姑姑的手里,你能否成就大业,靠的,还是我灵家的势。”

“哦?”萧湛笑了笑,看了一眼面目狰狞的素萼,低低的笑了一声:“灵家自身难保,难道,还能保他人?”

“萧湛,你放肆!”灵素萼被堵的哑口无言,便是无比难堪,她本还想说点什么,却不想,萧湛面目带着几分阴沉,看着她的视线,更是有几分杀意,但是,转眼消散,只见萧湛唇边带着几分笑意,淡淡的开口:“素萼姑娘想多了,你不是说太妃娘娘这段时间身子不爽么?这个时候,该回去伺候了,太妃若是倒了,你自己的仇,也不得报,不是么?”

萧湛觉得人与人的关系太虚假,不是你利用我,就是我利用他。

最可怜的是,其中还有人傻傻的不知情,心甘情愿的被人利用,真是悲哀!

素萼皱了皱眉,却没有在说什么,只是轻蔑道:“哼,这还用你说?那可是我的亲姑姑!”

虽然话这么说,素萼却带着几分不屑。

也不知,灵玉檀有什么好的,竟然迷的萧璟渊那暴君不看后宫女人一眼,即便那女人是先帝用过的,他也不嫌弃,还像宝贝一般捧在手心,不管灵玉檀怎么作,这么多年就不曾厌弃过。

若说以前,灵玉檀年轻的时候,她确实是难得的美人,可是现在,人老珠黄,后宫每年新进多少美人,鲜嫩的颜色,比起灵玉檀好上千倍万倍,萧璟渊竟然看都不看一眼,真是毫无眼光。

灵素萼摸了摸自己的脸,细腻光滑,水嫩的仿佛能掐出水一般。

灵家都是美人胚子,灵素萼无疑也是美的。

可是,想到她的容貌出色,却一直在后宫当一个小丫鬟,她就无比的烦躁。

虽然因为是灵太妃身边的人,太监宫人们都对她毕恭毕敬,可是这却满足不了灵素萼的野心。

灵素萼握了握拳,便有几分不屑,愤愤的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离开了天上人间。

……

皇宫,灵玉檀半躺在榻上,脸色有些苍白,全身疲惫虚软无力,却睡不着,看着不远处忘记关的窗户,随着夜风的吹拂,一开一合,不知为何,灵玉檀便感觉自己全身发寒。

要离开了,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她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

为什么,心里,会疼的这么厉害?

灵玉檀起身,连鞋也没有穿,来到窗口,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高墙大院将广阔的天空缩成一个狭小的四角的天,她觉得很讽刺。

或者,她已经习惯了这四角的天,突然一离开,便还有些不舍吧。

“呵!”灵玉檀靠在窗口,讥诮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习惯真是可怕!”

这种金丝雀一般的生活,她竟然习惯了么?

灵玉檀或许自己都不知道,她并非是习惯这般的生活,而是,习惯与那人待在一起的日子。

一方面,因为恨,排斥着,说服自己,不要接受,不许接受。

可是另一方面,因为爱,却想要靠近,舍不得离去。

两项矛盾,几乎能的她发疯,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不是说身子不适么?怎么还站在风口?”男人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灵玉檀惊了一下,转身一看,便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从昏暗的地方漫步而来,因为未曾点灯,她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灵玉檀还是能想象的到,面前的男人,是何等的器宇轩昂,俊美非凡。

这么想着,她喉间就有些紧,想要像往常一样惹怒他,看着他愤怒的样子,她便觉得畅快。

可是现在,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一想到过不了几天,她便再也看不见他,她就心慌,心痛。

甚至,以前想着让他赶快离开,现在,却想他一直留在这里,陪着她。

灵玉檀没说话,手指颤抖的不行,紧紧的握住自己的衣角,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鞋也不穿?”萧璟渊眸光从地上白皙的玉足上扫过,面色一沉,几步上前便打横抱起灵玉檀,走进罗帐深处,放在柔软的大床之上。

伸手将还不及他巴掌大的玉足握在手里,感觉到那冰凉的温度,萧璟渊带着几分斥责的语气,不悦道:“这么凉?现在天气转凉,寒气最易入体,若是受了风寒,吃药的时候,可别闹。”

虽然现在还是夏季,可是,在晚上,冰冷的金砖铺就的地板,还是很冰冷,虽然她的身子一直很康健,却不如以前年轻的时候,可不能大意。

“阿渊哥哥……”不知为何,灵玉檀看着眼前的男人,便不由的哽咽出声,只不过,就在喊了这几个字后,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愚蠢的事。

萧璟渊的手因为这几个字骤然一颤,抬了抬眸子,有些诧异,甚至,蹙眉,伸手摸了摸灵玉檀的额头,想要看看,眼前的女人,是不是真的身子出了问题。

感受到温度正常,萧璟渊还是有些不放心,起身:“朕去传太医。”

多少年,不曾听见她心平气和的叫他一声阿渊哥哥?萧璟渊受宠若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恐慌。

因为灵家之事,她闹了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她对他的恶语相向,突然见安静了,不闹了,他如何不觉得奇怪,不害怕?

“别走!我没事。”灵玉檀拉住萧璟渊的手,眸光愣怔的道:“我……我想见见阿斓……”

萧璟渊听此,皱眉,转身看着脸色有几分苍白的女人,带着几分戾气:“朕以为你会消停一段时间,怎么?还想着去招惹他?想见他做什么?你想见他,恐怕,他不会想见你!”

说罢,萧璟渊便有些烦躁,母子的关系,闹得太僵,他自然是痛苦的。

他不为萧璟斓,而是为他自己。

灵玉檀之所以恨阿斓,不就是因为不爱他么?

若是,灵玉檀爱他够深,又怎么会不动动脑子,看看究竟孰对孰错?

若是,她选择相信他,问问他灭灵家的理由,又怎么会因为灵家那些罪该万死之人,去恨他,甚至连最无辜的阿斓也连累?

灵玉檀看着萧璟渊甩袖离开的背影,心头突然一痛,一行泪水从眼眶滑落。

募的,心头翻涌,胃中一阵翻腾。

------题外话------

嗯,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想看斓爸爸斓妈妈的故事,但是,不管想不想看,灵殿都会给他们一个结局,不得不写。或者,他们的感情很虐心,相爱的人互相折磨,但是呢,不得不说,他们深爱着对方。给大家透露一下吧,他们的结局会好的,虽然斓妈做了很多对不起阿斓的事,可是,血的代价会用生命得以救赎,爱终究会化去仇恨。

废话太多,灵殿可不可以要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