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是你杀了娘亲?/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这世上最可悲的事情,便是如此。

当你知道自己所爱也爱着你的时候,那人已经因为自己,故去!

想要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这会儿,面对尹穆清,君凤宜哪里还有帝王的气势?便是刚登基时,面对群臣刁难,他也镇定自若,可以睥睨一切,然而,面对这个自己亏欠过的女儿,他是连看她的眼睛看不敢。

只听尹穆清继续道:“娘亲去了,而且去了这么多年,如今,再去追究谁的责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是晚辈,确实也不改插手长辈之事,批评长辈的不是,世人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只有不是的儿女,所以,我也不能责问你什么。你不要娘亲,不要我,可能也有你的苦衷。但是,我只想知道,阿睿,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待阿睿?你知不知道他有多无辜?既然不爱他,不期待他的出生,当初,你又为什么要生他?难道,仅仅是为了巩固你的帝位,稳定君家的江山,牵制朝众?但是,你不觉得,这么对他,很残忍,也很不公平么?或许,你会说,大丈夫,不拘小节,做大事,注定会有所牺牲,然而,在我看来,阿睿的牺牲,完全是出自你的私心,不是吗?”

尹穆清这么平静的将这件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君凤宜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他突然觉得很讽刺,他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没出息了?面对这么一个小姑娘,竟然会害怕。

君凤宜听了尹穆清的话,便严肃了起来,看了一眼窝在被子里面,一声不响,却睁着明亮又清澈的眸子看着他和尹穆清的君天睿,也异常平静的开口:“阿清这么想么?你觉得父皇的皇位,是会靠这么一个孩子才能坐稳的?或者,朕的江山,需要用这样一个孩子来稳定?若是朕需要外人,靠这些关系来稳定朝堂,那么,朕的后宫,早就莺莺燕燕,美人无数。何苦,又怎么会……”

“你是在告诉我,你后宫无人,是因为娘亲?”尹穆清打断君凤宜的话,她觉得很讽刺,也不相信,娘亲在二十年前就嫁过来了,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条件如此优越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娘亲,孤身二十年?在这个以男人为天,可以三妻四妾的古代,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

何况,阿睿的存在,也告诉她,他并非只有娘亲一个女人,不是吗?

尹穆清的讽刺,君凤宜如何感觉不到?他突然有些累,女儿的性子太淡然,心里太透彻,便是他,与她对话,都感觉有些累。君凤宜一噎,带着几分纠结和痛苦:“你是在怪我,是吗?”

怪他做了对不起她娘亲的事情,怪他现在才知道她的存在。

尹穆清听此,便笑了笑,出声道:“没错,我是怪你,但是你觉得我因为什么怪你?怪你对不起娘亲,做了对不起娘亲的事情,连孩子都有了,还是怪你现在才知道我的存在,让我在尹府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君凤宜听此,又禁了声。

或许,因为身处的时代不同,所以二人的想法不同步罢,君凤宜觉得,似乎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至少,女儿,是不满意的。

他很疑惑,难道,阿清不是因为这些事情怪他?

尹穆清见君凤宜不语,也不知道从何开口,她蹙眉道:“你错了,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怪你,我怪你是因为你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不知道我的存在,你不知我的冷暖,这不怪你。可是,你既然生了阿睿,即便你有千般不愿,万般委屈,你都生了他,便要对他负责,不是吗?但是,事实是,你不仅没有这么做,还将自己的怨气发泄在这个孩子身上,你知道么?我知道阿睿是墨翎小太子的时候,墨翎帝王这几个字,便让我感觉到可怕,甚至是失望。”

“你说的不错!”

君凤宜听此,心下越来越平静,他站起身子,背对着尹穆清,走向不远处的窗台,看着窗台外鱼缸里面的睡莲,然后转身看着尹穆清,平静的开口:“朕确实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也不是一个好父亲。自从挽儿选择了尹承衍,自从她离开后,朕谁都不在乎,又岂会去在乎一个处心积虑算计朕的女人所生的孩子?除了挽儿,谁都不能生下朕的骨肉,也不配孕育朕的子嗣!所以,朕以为,站在阿清你的立场,你会理解朕,也应该支持朕。”

除了挽儿,谁都不能生下朕的骨肉,也不配孕育朕的子嗣。

如此狷狂嚣张,却又无比痴情的话,直接让尹穆清抽了抽唇角。

如果娘亲在世,听到这个话,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这般霸道的誓言,女人听了,最容易失了理智。

或许,当年,娘亲之所以怀了这个人的孩子,就是这个人这一副皮囊,还有这甜言蜜语骗的也说不定。然而,君凤宜前面的话,便又让尹穆清蹙眉,不解道:“娘亲选择了尹爹爹?你觉得是娘亲选择了尹爹爹?而不是她逼不得已?那么,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想娘亲的么?”

谈起当年之事,君凤宜也皱起了眉头,似乎不想回忆以前的痛苦,君凤宜有些疲惫的靠在窗台,一只玉手放在自己的额前,揉了揉眉心,然后继续道:“既然阿清问起,朕也不再隐瞒。”

尹穆清握了握拳,眸光微闪,只听君凤宜道:“虽然朕是墨翎皇室之人,但是,五岁的时候,便去了北燕,在北燕长大,后来认识了你母亲……”

说到此处,君凤宜的眸光便不可抑制的柔了下去,想到那人,那事,似乎,便是他内心最幸福之事。尹凤宜知道尹穆清的聪慧,即便不用说的那么露骨,她也清楚他的处境。

一个生长在北燕的墨翎皇子,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受制于人,且被墨翎放弃的质子。

尹穆清听此,确实意外,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光鲜的背后,也有这么一段艰难的过去。

质子,会过怎么样的生活,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这会儿,只听君凤宜继续道:“你母亲不知朕的身份,朕怕她害怕,怕她疏远,便也不愿告诉她,朕只想回国之后,便回来娶你母亲,立她为后,朕……想给她一个盛世婚嫁,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朕不辞而别,离开了北燕,离开了她。”

君凤宜说的很轻松,也很简单,事实又怎么会这么容易?

当时,他还是一个质子,墨翎其他皇子对他虎视眈眈,各方势力都阻止他的回归,腹背受敌的他,如何敢让她也面临危机?

甚至,当初,青岚院的那一把大火,差点让他尸首无存。

回国,几乎是九死一生。

他害怕他一去不返,害了她终生,所以,只能选择不告而别。

成败就在此一举。

他发誓,若是成功,他便返回北燕,向穆皇提亲。

若是,他死了,那么,就让她恨他,然后,永远忘记他吧!

无能的他,也不配拥有她,

“只不过,没过多久,便传来暨墨与北燕的战事,朕有心相助,但是,当时墨翎内战,朕无暇分身,等处理好墨翎之事,北燕已经战败。”

尹穆清听此,便也觉得造化弄人,她以前责怪君凤宜不管娘亲,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还有逼不得已,娘亲痛苦挣扎时,他也并不好受,不是吗?

墨翎内乱,根本就自身难保,若是再参与暨墨北燕战事,惹火烧身,根本就是自找死路,所以,也不能怪他不在乎娘亲。

“那个时候,朕才知道,你的母亲,竟然也去了战场,却还是败了……”君凤宜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低沉沙哑的厉害,可是,他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道:“朕害怕她受伤,受委屈,便扔下一切,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北燕前线,你母亲看见朕,很开心,也很……热情……”

“我抱着她,感受到她在我怀里的那一刻,便是一切都觉得值了。本以为,那晚,会是我们幸福的开始,却不想,只是一个离别……”

“你母亲失踪了,我疯一般的寻找,几月后,我才在暨墨找到她……可是,她成了尹承衍的的妻,手里,还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尹承衍说,那是……那是他和挽清的孩子!”

说到这里,君凤宜突然转身,仰头,看着外面,似乎在欣赏挂在树梢上的皎月。

明明,尹穆清在他转身之际,看到了那个帝王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他竟然在落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行清泪从尹穆清眼眶滑落。

她在意的,不是二人感情的纠葛,错失的遗憾,而是,君凤宜的话。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尹穆清的脑海闪过,尹穆清缓缓站起身子,颤声道:“娘亲不是难产而亡的是吗?是……是你杀了娘亲?你以为,他背叛了你,所以,你杀了她?”

------题外话------

啊啊啊……大家猜猜,挽清怎么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