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九爷就是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恒带着九月去马厩看马了。”尹穆清不着痕迹的抽开萧璟斓的手,因为那天的事情,到了现在她还满是尴尬。

现在,手上的感觉仿佛还在。

滚烫,跳跃……

咳咳……

脸红了!

萧璟斓看见尹穆清粉嫩的耳尖,心中又开始痒痒,贴耳亲昵道:“阿清又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回味无穷?”

瞬间血气上涌,尹穆清伸手便在萧璟斓腰间掐了一把,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什么叫做回味无穷?

这厮,又在耍流氓?

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他是这样的璟王呢?

两人在哪里耳鬓厮磨,君语嫣笑了笑,眸中的光彩黯了黯。

这会儿,晏子苏从屋中走了出来,尹穆清问道:“子苏公子,嫂嫂没事吧?”

晏子苏手里拿着白色的锦帕擦手,一边道:“动了些胎气,倒是不是大事,慢慢养着就是!”

别人的女人孩子,萧璟斓自然是不关心的,问尹穆清道:“小九月喜欢马?这倒是难得,若是喜欢,合该选一匹从小培养着!”

对九月的态度,萧璟斓是骄纵的,那孩子身子骨也较弱,经不起折腾,也受不得苦,虽然这不是一个男子汉该有的体魄,可是终究是自己的孩子,不管他怎么样儿,都是好的。

尹凌灏这会儿也从暖阁出来,开口道:“王爷手里不是有一匹西域汗血么?”

萧璟斓不以为意的道:“太烈,那小鬼头能驯服的了么?倒是可以让倾恒试试。”

不是萧璟斓不相信自己的这个儿子,实在是小九月在他的面前除了吃就是哭,写爹的名字,还能画个王八,这么淘的孩子,也就只有小九月了!

然,萧璟斓这话一出,走到外面的小九月脚步一顿,刚刚还因为看见了外公的骏马而高兴的心情瞬间被人浇了个透心凉。

若是以前,小九月定会扑上去,抱着父王的腿,问问他凭什么觉得九爷不能驯服那马儿了,小看九爷,九爷自然是不依!

可是如今,小九月只觉得好像他们都不相信自己,似乎,在父王娘亲眼中,他真的就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一般!

字写的不好,父王说便说,哥哥多么厉害,哥哥三岁的时候写的字便已经不错。

如今,还不曾见过他驯马,父王便下意识的认为,他根本不如哥哥,肯定驯服不了!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九月真正的体会到了一种不被认可的滋味,确实很难受!

小九月抿着唇,站在门口,只觉得难受的不行,鼻子一酸,便想要哭出来。

转身看向倾恒,眸中全然是打量。

父王怎么就这么信任哥哥呢?

萧璟斓的话,倾恒自然也听到了,可是他却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觉得父王说的不错,毕竟驯马这件事情太危险了,九月身子弱,自然是不敢让他去冒险!

一般,宫中的御马都是经过专人驯服的,可是顶尖的好马只会服一个人,所以,真正的好马之人便会亲自去驯服,让宝马彻彻底底的服从自己。

如今,听说父王要将那西域汗血交给他试一试,倾恒心下自然是蠢蠢欲试,是以,倾恒也没有注意到九月的失落和难过。

见九月看着自己,倾恒不解道:“怎么了?”

九月心中极为的复杂,看了一眼倾恒,道了一声:“我累了!”

说罢,都到了门口,却不进屋,转身径直走了。

“阿九!”弟弟情绪不对劲,若是现在还差觉不到,倾恒也就不配做哥哥了,喊了一声,连忙追了过去。

九月的情绪来的快,没有任何征兆,一直跟着伺候的鸢歌和慕谦都觉得很奇怪,生怕小主子出意外,便连忙追了过去。

屋中的几个人听到外面的声音,都追了出来,却只看到两个孩子消失在院门口,后面的侍卫追上去的场景。

“怎么回事?”尹穆清蹙了蹙眉:“好像是九月和倾恒,两个小家伙闹矛盾了?”

“小孩子闹矛盾是常事,不足为奇!”萧璟斓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还是很重视!

皇家的孩子,要好好引领,否则就容易出岔子。

而且,皇家的孩子闹矛盾也不是小事,一旦出现嫌隙,想要再亲密无间,便是难事,而且嫌隙产生,恐怕,就会面临血与命的代价。

毕竟,这其中,有太多的利益关系,不得不防着!

尹穆清也放心不下,小九月出去跑了一天,也不知道身体如何,担心之余,二人便先行一步,晏子苏和君语嫣留下,去给尹凌翊看诊。

小九月心中难过,却不知道往哪里走。

尹府?他从来都没有将尹府当自己的家。

璟王府?好像璟王府是他的家来着,可是现在他却不想回去。

小家伙眸子之中含了一泡泪水,站在尹府门口,觉得很迷茫。

他该怎么办?

突然,小九月想起了楼雪胤对他说的话,他真的要这么不信任哥哥么?

“阿九!”倾恒追了出来,见九月一个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之上,眸色沉了沉,上前,蹲在小家伙身边,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小九月的头:“怎么了?生哥哥的气?”

啪……

九月挥手便拍开倾恒的手,撅着小嘴,朝倾恒吼道:“不许你碰九爷!”

倾恒这下有些蒙了,看了一眼手背上的一片红肿,再看小九月,却见小家伙早已经泪流满面。

若是刚刚倾恒还有些被弟弟小脾气连累的委屈,现在只剩下心疼了,连忙问道:“莫哭莫哭,哥哥错了,哥哥错了好不好?”

弟弟不是弟弟,是祖宗!

只要弟弟不哭,他做什么都可以!

看见弟弟那红肿的大眼睛,哭的他心都碎了好么?

倾恒扪心自问,对待九月,他当真是不舍得让小家伙受一点点的委屈,也事事小心,毕竟,失而复得的手足,他比谁还要重视!

所以,面对弟弟在他面前哭,倾恒只觉得一切都是他的错,反正弟弟是没有错的,错的也是对的!

九月一哭,却又觉得自己没出息,本来父王就小看他,如今,他倒是好,还像个娘们儿一般哭鼻子?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想到这里,两只小手一个劲儿的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阵,瞬间精致漂亮的小娃娃就变成一只小花猫,看着可爱又有几分楚楚可怜!

倾恒看着弟弟这般,又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无奈。

生怕再次弄哭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阿九,告诉哥哥,为什么难过,好吗?”

九月听此,瞬间不爽了,扯着脖子吼道:“九爷哪里哭了?九爷是纯爷们,能哭么?刚刚明明是沙子迷了眼,这点都不知道,笨!”

无疑,小九月是个小骄傲,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哭了?那太丢脸了!

倾恒无奈,知道自家弟弟的自尊心很强,断不可能承认,可是这般,他心中有委屈,却又不说,这有些伤脑筋!

倾恒无奈,却只能妥协,看着小家伙那小猫儿般的脸,叹息一口气,伸出两只白嫩的手指擦了擦小家伙眼角的泪水:“好好好,九爷没有哭,是沙子迷了眼睛,哥哥眼睛花了!”

小九月哼哼唧唧的哼了一声,倒也没有说话。

跟来的鸢歌和慕谦二人看见小倾恒这会儿已经哄好九月,便松了一口气。

小九月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如此,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萧璟斓和尹穆清出来的时候,便又看见两个小家伙乖乖巧巧无比友好的坐在台阶上,并没有什么不妥。

“九儿?”尹穆清走过去,一把将九月从台阶上抱了起来,见小家伙小脸上全是污迹,她不由得笑了一声:“怎么一会儿不见,我们家的九爷,就变成小花猫儿了?”

拿出袖中的锦帕,轻轻的擦着:“怎么又哭鼻子了?不是和哥哥看外公的马了么?”

“娘亲胡说,九爷可没有哭,沙子迷了眼睛而已,九爷才不会哭呢!”虽然这么说,可是小家伙还是紧紧的搂着尹穆清的脖颈,小脸埋在娘亲的胸口,仿佛贪恋一般,不愿意离开。

这孩子!

小九月耍赖,又有谁招架的住?

萧璟斓对这个孩子是疼惜的,看见这孩子花猫儿一般瘦小可怜的样子,便觉得心疼,上前,伸手去抱小家伙,嘴里却沉声道:“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哭什么?”

萧璟斓向来如此,他对自己的要求高,对别人的要求更高。

小九月是小公子,还是璟王府的小公子,需要承受的,就会比别人多,他也该学会,有足够的能力去成承受。

所以,在得知九月是公子身份后,他便再也不会对小九月温声细语的哄,反而,在教育方面,更多的,像是对待自己的下属一般,没有留多少情面。

尹穆清也了解九月,小家伙心大,不会在小事斤斤计较,所以,有时候她也会故意的刺激小家伙,激将法,在小九月面前一试一个准儿。

然,现在的小九月本就对自己没有多大的自信,如今又听父王这么说,更加觉得父王在嫌弃自己,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恐惧,还有一分浓浓的怨恨!

这份怨恨来自于父王的不认可,也来自于娘亲这段时间的疏于照顾,更来自于哥哥绝对性的实力碾压!

见萧璟斓伸手来抱,小家伙非常抗拒,拼命往尹穆清怀里钻,拒绝萧璟斓的触碰。

小家伙这动作,倒是让萧璟斓眯了眯眼睛,被自家儿子这么排斥,萧璟斓表示很受伤,倒是没有责怪小家伙,放弃了抱一抱儿子的想法,转身对尹穆清开口道:“还有些折子没有批,本王先走了,乖乖留在这里待嫁!”

说罢,萧璟斓眸色柔了下去,勾了勾唇:“记得想本王!”

“王爷慢走,王爷再见!”尹穆清嘴角抽了抽,转身抱着九月进府。

倾恒目送尹穆清抱着弟弟离开,才转身对萧璟斓道:“十七爷爷!”

萧璟斓低头看了一眼小倾恒,因为那一声十七爷爷,心情格外的不爽,这么久,竟然不叫一声父王,还十七爷爷十七爷爷的叫着,真会糟心。

“嗯?”

倾恒顿了顿,不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犹豫了片刻,只道:“倾恒告退!”

说罢,便大大方方的进了府!

有些事情,不是他一个孩子能管的,这一点,倾恒很清楚。

“这臭小子!”一个不懂事,让他愁,一个又太喜怒不形于色,根本不知道那小家伙心里在想什么,完全没有个孩子样儿,对于父亲来说,这样的孩子,更加让人闹心!

萧璟斓上了王驾,璟王府的王驾才浩浩荡荡的离开。

“慕恩?”闭眸沉思的萧璟斓突然睁开了眼睛。

外面骑马而行的慕恩立即勒了马,和王驾并排而行:“王!”

“小九月不是平白无故哭鼻子的孩子,去查查究竟发生了何事!”小九月哭鼻子的时间多,但是大多数是干嚎,这么久来,他没有看见过小家伙真的因为难过耍脾气而哭泣的样子。

慕恩自然是不了解小九月的,在他心里,这九月小主子就是一个哭包好么?一哭一闹腾,真的能将人的耳朵都能震聋好么?

如今,王爷竟然说九月小主子并非平白无故哭鼻子的人,王,您确定您说的不是笑话?

当然,这话,慕恩自然是不会说说出来遭王嫌弃的,连忙领命道:“九月小主子是个懂事的,定不会平白无故的耍脾气!今儿是慕谦和鸢歌一直伺候着,去细细查询一番,定会知道小主子何故委屈!”

“嗯!”哪个父母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家孩子的话?慕恩这话,无疑是取悦了萧璟斓,某人嗯了一声,便又开始闭眸养神!

……

暨墨皇城的夜市很繁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燕飞一个人一瘸一拐的走在街道上,径直进入了一个药铺:“大夫!”

“姑娘是看诊还是抓药呀?”

“不看诊如何抓药?”

“若是看诊,姑娘屋里请,让女医给姑娘瞧瞧!”

大夫打开帘子,领着燕飞进入。

一个黑影一闪而入,越上了房梁,居高临下的看着屋里的动静。

却见女子脱下外裳,卷起裤腿,露出修长而白嫩的双腿,唯独两个膝盖上,大片青紫。

一个女大夫摸了摸燕飞的膝盖,叹息道:“这炎炎夏日,姑娘的腿上,怎么就长了冻疮?还伤了筋骨?”

“大夫,我的腿能好吗?”却见燕飞拉着女大夫的手,潸然欲泣。

“姑娘莫怕,你退下衣服容我给你揉揉,活络活络筋骨,膝盖上的有淤血,合该揉化了才好!”

“多谢大夫!”说罢,燕飞便开始宽衣。

房梁上的黑影见此,双眸赫然瞪大,随即闭上眸子,狠了狠心,转身跃下房梁,隐于暗处!

然,就在暗卫走了后,屋中走出一个青衫男子,男子带着面具,露在外面的唇薄而性感。

燕飞看见男子,顿时脸色一红,连忙拉过刚刚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腿上。

萧湛伸手,阻止了燕飞的动作,深处白皙的手指按了按燕飞的膝盖,调侃道:“怎么这么严重?这是谁让我们的燕飞姑娘受这样的苦?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么?”

萧湛一按,燕飞疼的到下一口冷气,嗷嗷的惨叫:“公子,你别按了,疼!”

燕飞虽然哭喊,但是听了男子的这话,心里却很少感动,暖暖的,心中的悸动在看到男子面具下那完美的唇线后,达到鼎盛。

小脸红了红,但是一想到风夜雪,她的脸色变阴沉了下去,愤愤道:“风夜雪那臭男人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又不是王府里面的主人,倒是管主人的事情,惺惺作态,关心九爷?他哪里有半分关心九爷的样子?”

萧湛见燕飞这么讨厌风夜雪,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拿过放在一边的膏药,结骨分明的玉指拧开瓶盖,指尖沾了一点,涂抹在燕飞的膝盖之上,轻轻的涂抹开来,顺势,缓声开口:“风夜雪是什么身份?坊间传闻,天下第一公子风夜雪素有断袖之癖,据说,有一段时间,璟王殿下也是他的入幕之宾,二人同桌而食,同榻而眠,关系密不可分!如今王妃的出现,哪里有风夜雪的地位?如此一来,他心生妒忌,自然对王妃身边的人不会有好脸色,或者,即便小九月是璟王殿下的血脉,恐怕,风夜雪都不会放在眼里!毕竟,璟王已经有了长孙殿下,那孩子那么出色,还深得圣心,他只要将长孙殿下讨好,自然不会再惧怕王妃!”

这几天燕飞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风夜雪是以什么身份出手教训她,最后,小姐都没有追究,也不过是请了大夫让她好好养伤,这件事情,竟然就不明不白的过去,她怎么能甘心?

好歹,她跟在小姐身边这么多年,就算是养一条狗都会有维护吧?小姐竟然无动于衷?

燕飞越想越生气,也百思不得其解。

如今,听萧湛这么一说,豁然开朗,恨恨道:“我明白了,定时风夜雪在小姐耳边说三道四,好狡猾的男人,若是他对九爷出手,那可怎么好?倾恒公子不也是小姐的孩子吗?他又如何放心倾恒公子?”

“长孙殿下和王妃近期才相认,母子之情也不深,加以哄骗利诱,小孩子又不懂事,哪里经得住诱惑?”

“天呀!”燕飞大惊,脸色一片惨白:“那我得必须给小姐说,让她防着风夜雪……”

萧湛唇边带着一抹笑意,手上动作不停,淡淡的开口:“让小姐知道,也于事无补,两个都是她的孩子,她自然不会相信你的话。你何不让给九爷点明?九爷那般聪慧,虽然身子弱了一点,却是个好孩子,何以被人压一头?就算拿至高无上的位置,九爷若是想,也有那个资格去坐上一坐!”

燕飞听此,立马明白了过来,看向萧湛只觉得崇拜无比,却也忍不住问道:“公子,你为什么要帮我?帮九爷?”

萧湛起身,淡淡的开口:“做不过是偶然遇见你,救你性命,既然相识,自然就会设身处地的为你思考一番,当然,我说的,你也可以选择无视!”

既然相识,自然就会设身处地的为你思考一番?

这句话仿若一颗炸弹,在燕飞脑海炸开,她只觉得全身的都开始发热,脸颊更是滚烫无比,心里也仿佛有一只小鹿,砰砰的撞个不停!

燕飞拿着一包药,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从药铺走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尹府的。

男人如沐春风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脑海,久久没有散去。

黑衣人见燕飞从药铺出来,径直回了尹府,连忙闪去给主子汇报。

……

殿内,明亮的夜明珠照亮整个寝殿,尹穆清拿着一本厚厚的账本,手边放着一个玉色算盘,认认真真的核对。

看了一眼跪在不远处的黑衣人,尹穆清抬了抬眸子,问道:“治腿伤?府医不够她治么?”

尹穆清心生寒意,燕飞若是真的出了问题,那么,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承受!

养在身边的人呀!怎么就能一个二个的离你而去呢?都说人心可贵,可是如今看来,人心却也是最不敢相信的东西!

“可能……是因为姑娘家,脸皮薄吧!燕飞姑娘确实只是去看了大夫,医治了腿伤!”那暗卫观察了燕飞几天,那姑娘都是老老实实的在房间养伤,就今日出去了一躺,还径直去了药铺拿药,确实没有半点可疑!

“若是脸皮薄,又为何医治了数日,才出去?以燕飞的性子,若是真的因为脸皮薄,不给大夫看,在府医去看的时候,就该嚷嚷!”

尹穆清揉了揉眉心,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燕飞会背叛她,可是她的行径实在可疑,不得不让她怀疑!

可是终究是自己的人,尹穆清也不会一棒子打死,毕竟也不知道她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是被谁蛊惑,被谁收买!

另外,尹穆清也希望,只是自己多心!

那暗卫听尹穆清这般说,顿时一惊,不可置信的抬眸看向尹穆清:“王妃的意思?”

尹穆清合上账本,起身,悠悠的开口:“她进入房间后?你可是半刻都没有离开过?”

暗卫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脸上发烫,这是办事不利而产生的羞愧之心在作祟:“属下无能,燕飞姑娘进屋后,便开始宽衣,那女医要给她按摩,属下……属下实在是……”

尹穆清听此,拳头握了握:“螳螂捕蝉呀,这事怨不得你!先下去吧,找一个女暗卫继续跟着!”

“是!”暗卫汗颜,领命闪身离开。

尹穆清揉了揉眉心,明日尹爹爹该走了,因为走得匆忙,都来不及为他设宴为他送行,但是,明日她却不能不去送他出城。

……

次日,京都城内,处处流光溢彩,家家张灯,只是因为暨墨京都尹大将军带领尹家精兵前往边关,万人空巷,只为再睹尹将军风采。街上一阵喧嚣,一队队士兵从街上走过,个个戎装在身,眼神如寒霜带雪般凛冽,尹家军大部分都是经历过战争的洗礼的,就算已经回京十几年,且不少老兵早就退役,也注入了不少新鲜血液,但是那令人震慑的军魄,非京中禁卫军能比!

再加上,当今圣上亲自鼓舞士气,祭天酬神,鼓舞尹家军凯旋立功,每个将士都仿佛注入了一腔热血,热血昂扬的模样,更加令人钦佩!

尹承衍一身金甲,高坐金甲披身的战马之上,威武霸气的不忍直视!

城楼之上,萧璟渊目送众将士离开,这才放下手里的千里眼,感叹道:“阿衍宝刀未老,朕却不中用了!咳咳……”

纪全心疼萧璟渊,手里拿着一件宽大的大氅,披在萧璟渊的肩上,出声道:“陛下是万岁爷,尹将军可比不上!”

“嘁!”萧璟渊不屑的嗤了一声,不屑道:“人的寿命若是真的是靠人喊出来,那么,你就该天天站在御书房前,将那吾皇万岁喊个千百遍!”

“只要陛下,开心,不说千百遍,日日喊,时时喊,奴才心里也是也毫无怨言!”纪全的话无疑是取悦了萧璟渊,他勾了勾唇角,转身看见看了一眼身后那红墙绿瓦,四四方方的城,自觉地心口似乎压抑着一股气,压了他十几二十年,没有一日是轻松的。

“这种地方,朕尚且不喜欢,又如何期待,她会心甘情愿的待在这里?”萧璟渊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讽刺和无力,这个时候,纪全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低头,看着那龙纹金靴。

……

尹承衍离开,尹穆清等人自然是要亲自相送,但是毕竟是女子,不能登上城门和百官一起,只能混入人群之中,看着尹承衍离去。

九月看着外公离去,眸中全是钦佩,小家伙一直以来的梦想,便是当一个威武的大将军,如今看到这场面自然是无比兴奋。拉着倾恒的手,小手指着士兵最前,骏马上面的外公,兴奋道:“哥哥,你看,外公,外公在那里!”

小孩子不记事,没过两天,九月就将以前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开始缠着倾恒,哥哥前哥哥后的喊。

而小倾恒自然也就将那日弟弟闹脾气伤心委屈的事情抛至脑后!

小九月是个不消停的,小身子跟着军队走,在人群之中挤来挤去,就挤在了最人群的最前面。尹穆清不喜欢挤,便站在街道边上,让鸢歌和燕飞过去看着两个孩子。

尹穆清本来让燕飞留在府中养伤,但是她执意要来,也就随了她。

人太多了,燕飞和鸢歌挤出去的时候,头发都乱了。

“九爷,这里太乱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挤出个好歹那可怎么好?”鸢歌性子安静,哪里喜欢这闹腾的场合?

九月偏偏不听:“爷不走,爷要看大将军,九爷以后也要当大将军。”

燕飞听此,蹲在小九月面前,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九月听到:“大将军没什么了不起的,九爷该做那九五之尊!”

因为这里人多,太过喧哗,九月也不怎么听的清楚,见燕飞对他说话,九月仰着脑袋问道:“燕飞姐姐说什么?”

闪闪发光的大眼睛透着纯真,仿若上好的黑曜石。

燕飞抬眸看了一眼倾恒,见他虽然牵着九月的手,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九月身上。燕飞憋了憋嘴,俯身在九月耳边道:“九爷就是傻,开始就输了。璟王殿下的孩子,怎么能这么不思进取呢?大将军算什么?就算再有权,那也是臣,是要向别人下跪三呼万岁的,九爷甘心么?”

------题外话------

宝宝们不喜欢留言,灵殿心塞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