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燕飞的下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飞不是九月,她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将她带出去会发生什么样儿的事情。

出去住?怎么可能让她出去住?璟王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心?还让她出去住?

恐怕,璟王是要将她拖出去剁碎了喂狗,或者,是将她卖进勾栏院吧!

燕飞自然无比恐慌,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听她的话,所有的人都在欺骗九爷,他们将九爷当成什么了?一个三岁无知的孩童么?

所有的人都在偏袒长孙殿下,长孙殿下究竟比九爷好在哪里?或者,就是因为他长得像璟王?是九爷的哥哥?所以他们就将觉得,长孙殿下才有资格得到一切?却九爷当做小孩子,什么事情都瞒着他?

就连璟王殿下也是无条件相信长孙殿下,而不将九爷当回事!

燕飞被严宏拖着往外走,她又是挣扎,又是哭喊:“九爷,你别听王爷胡说,他都是骗你的,他不会给燕飞姐姐活路的……九爷……你被骗了,被他们都骗了……小……小姐?”

燕飞正哭喊着,突然眼前就出现了一抹青色的碧影,燕飞抬头,竟然看见尹穆清站在门口,也不知回来了多久!

燕飞瞬间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她内力不错,但是碍于廖仙儿给她下的毒,稍微一用力,她就管不住自己的屁股,是以,她根本不敢动用内力,毕竟,女孩子的脸皮是相当薄的,燕飞也是一个极为好面子的人,又如何受得了在人前放屁的这么尴尬丢脸的事情?所以根本不敢动用内力!

但是,现在关系着自己性命,她哪里还管的了这么多?

尹穆清回来了,他们还敢对她做什么?

想到这里,燕飞一把推开严宏,虽然一用内力,她又很不文雅的放了几个响臭屁,但是她又如何会在乎这点?拖着受伤的手臂,连滚带爬的跑到尹穆清身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哭道:“小姐,小姐救我,璟王要处置我,小姐就我!”

尹穆清回府的时间不短,萧璟斓如何伤了燕飞的,她都知道。

可是,心里太过悲哀,以至于她根本不想露面,甚至,不想管燕飞!

她凭什么管她?

一个燕飞而已,一个吃里扒外的人而已,一个背叛了她,伤害她宝贝孩子的人而已!

比起九月和倾恒,说真的,燕飞算什么东西?

因为当初的怜悯之心,她救她,帮她,这么多年,带她如姐妹,还好吃好喝的带她,没想到,得来的,竟然是这样的回报!

都说人心可贵,但是,实际上,人心最是可怕,也最是不可信的存在!

她派人去查了燕飞,前不久,那暗卫亲眼看见燕飞在璟王府受了委屈,跑了出去,而径直跑去了那个医馆。

哭着跑去医馆做什么?去医馆见了什么人,又为何情绪崩溃的跑了出来?

根本不用知道里面的人是谁,她都知道,燕飞,背叛了她!

果然,回了府邸,便听见燕飞胡言乱语,破坏两个孩子的感情。

两个孩子都是萧璟斓的孩子,是同胞手足,本该相亲相爱的不是吗?难道燕飞想让他们势同水火?

尹穆清重感情,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是一个母亲,两个孩子是她的底线,有人胆敢将矛头指向两个孩子,她怎么可能会留情面?

看见燕飞在她脚边求情,尹穆清竟有些讽刺的笑了出来,问道:“燕飞,王爷为什么要杀你?你可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事?”

燕飞摇头,泪如雨下:“小姐,燕飞是什么样儿的人,您不知道吗?燕飞对小姐忠心不二,对九爷更是一心一意,就算会犯错,那也是根本不用计较的呀,燕飞不懂规矩,总是笨手笨脚,将九爷的汤药熬坏,打坏小姐喜欢的茶盅,可是这些,小姐以前都不会计较的。难道,现在就因为小姐要嫁入璟王府,也变得没有人情味,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要任由王爷打杀了燕飞么?”

燕飞越来越激动,腰板也挺得笔直,似乎,她很有道理。

“小姐,你要相信燕飞,燕飞虽然会犯错,但是对您和九爷是真心的呀,只有燕飞会毫无保留的为九爷着想,小姐,九爷是您的儿子,是你的骨血,你一定要为他着想,不能将他逼入绝路呀!”

尹穆清听的又好气又好笑,轻嗤了一声,附身,手指抬起燕飞的下巴,问道:“这么说来,燕飞是这天下最关心九爷的人?甚至,连我这个做娘的,都比不过燕飞么?以至于,要让燕飞你觉得,九爷身边少了你,就会将他逼入绝路?”

下巴被尹穆清卡在指缝,燕飞瞪大了双眼,一时不能明白尹穆清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鼓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尹穆清,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么,我倒是想听燕飞说活,这么多年,你究竟为九爷做了什么!给他端水送茶,做饭洗衣?还是说,哄他玩,逗他开心?燕飞做的可真的多!只是可惜了,这些事情,鸢歌比你做的更好,比你更细心!而且,九爷的身边,从来不会少了想要全心全意伺候他的人,所以,燕飞,你要认清事实,九爷身边少了你,就好像少了一件衣服,本小姐再给他换新的就好,你算什么东西?”

说罢,尹穆清使劲甩开燕飞的脸,仿佛看什么厌恶的东西一般,不屑道:“所以,你究竟有什么资格在九爷面前说三到四,诋毁他的同胞哥哥?嗯?这就是你所谓的全心全意?这就是你所谓的为九爷着想?看着兄弟不和,互相猜忌,相互防备,刀剑相见,你才开心么?”

燕飞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儿的?是因为倾恒的出现,还是说,是燕飞前段时间失踪后,带着那所谓的深海龙鱼脊回来后?

她就说,就凭燕飞那猪脑子,她怎么可能会瞒过她的人,一个月都销声匿迹,根本没有任何影踪?想来,是有人在背后作祟!

尹穆清怒不可遏,厉声道:“滚吧,回去告诉你的主子,鬼鬼祟祟的躲在背后,算什么?有胆子在背后挑事,却不敢现身,那是王八所为。顺便告诉他,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倾恒和小九月会兄友弟恭,相亲相爱一辈子,让他死了那份心!”

燕飞听此,身子一软,几乎是摊在了地上!

“不……小姐……”燕飞凄惨的哀嚎出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小姐心中,她就像衣服一样,说换就可以换吗?小姐就这样无视她的存在?她比不过鸢歌?怎么可能?

自己的衷心得不到认可,燕飞绝望又愤恨,比起刚刚面对死亡的恐惧还要绝望!

而且,听了尹穆清后面的话,她也在害怕,她害怕自己做错了,更不相信那位公子会欺骗她,那位公子人那么好,救她性命,替她疗伤,还亲自给她敷药,他说的话怎么是错的?

而且,她如何会希望九爷不好了?

燕飞凄然道:“小姐,您糊涂了?燕飞的主子一直都是您,是九爷呀!四年前,是你出钱替燕飞安葬了父亲,是您给了燕飞名字,您忘了?您对燕飞的大恩大德,燕飞永生难忘,燕飞岂敢背主,做对不起小姐的事情?小姐,燕飞真的是为九爷着想,您怎么不能理解燕飞的一片苦心呢?呜呜……”

尹穆清见燕飞的悲伤不像装假,她突然觉得很悲哀,她一直都知道,燕飞是一个脑子不灵光,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傻傻的,就算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

尹穆清如何不知道,燕飞是被人利用了,燕飞,左不过也是一个别人的棋子!

虽然同情可怜燕飞,可是,这样危险的人,她断不会留在身边,她不是观世音菩萨,不可能将任何人都留在身边。

燕飞现在可以被人利用,被人蛊惑,将来,保不准不会再被其他人骗。

燕飞她自己被骗不要紧,若是九月和倾恒再受到伤害,那么,她想后悔都来不及!

尹穆清起身,对燕飞道:“你走吧,当初帮你,也不过是看你可怜,并没有留你在身边的打算,如今,你离开,也不过是回到当初罢了!你在九月和倾恒面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以王爷的性子,凌迟都是轻的,如今我放你离开,是我的仁慈,就当还你这五年来朝夕相处的情分!”

说罢,尹穆清转身,抬了抬手,对严宏道:“带她出去!”

然后,对鸢歌道:“去我妆台上拿三百两的银票给她,以免出去饿死了,不知道的,还说本小姐狠心!”

鸢歌面上早已布满泪水,毕竟有相处一场的情分在,听墨领帝王要将燕飞拔了舌扔进辛者库受苦,她如何不难过?如今小姐只是将她赶出去,真的是留了情分了!小姐还给她三百两钱,真的是燕飞的幸运!

鸢歌立马点头,擦了泪水,提着裙子跑进屋中,用帕子包了银票,跑了出来,蹲在地上,将三百两银票塞进燕飞的怀中,鸢歌哽咽道:“燕飞,你好自为之,女子一个人在外面,不比跟着主子,这三百两,你可以去置办一处宅子,盘个铺子,做点小生意,以后,好好的嫁人过日子!”

说罢,鸢歌捂着唇,似乎不愿意看着燕飞这样的下场,跑了开去!

燕飞哪里舍得走?三百两,算什么?打发叫花子?

买宅子,盘铺子?

她们当所有的女子都像小姐一样,根本不需要男人,就能成为暨墨富商?她燕飞是什么人,她自己如何不知道?做生意?她哪里能做这样的事情?

燕飞哭喊道:“小姐,不要赶燕飞走,求求你了,燕飞离开你,会死的,燕飞什么都做不了,小姐,求求你,不要赶走燕飞,小姐……”

只不过,尹穆清已经决定,她向来说一不二,又如何会听燕飞求饶?

尹穆清根本不理会燕飞,走开了去,根本不理会燕飞的哭喊!

严宏领了命,径直将燕飞带了出去,远离尹府,扔在了闹市之中,然后返回复命!

尹府,尹穆清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厉声道:“燕飞,是本小姐带回府的丫鬟,比起你们的地位不知道高出哪里去,她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尚且没有好下场,还不说你们!所以,你们最好是收敛一些,身在其位,便谨守本分,若是有人僭越无礼,背主弃义,便不是赶出去这么好的事情了,你们,听清楚了么?”

院子里面的丫鬟婆子吓得脖子一缩,立即俯身称是!

尹穆清进屋,萧璟斓,倾恒,君凤宜都在正殿之中,九月窝在萧璟斓怀中,似乎被他哄睡了!

君凤宜抬了抬眉,问道:“阿清真的放过了她?还给三百两银子?尹府钱多?”这次,君凤宜很不满意女儿的决定,吃里扒外的人,留着做什么?还给钱?他宁愿将那三百两银子换成铜板,丢着玩!

萧璟斓也看了一眼尹穆清,但是终究是没有说什么!他了解尹穆清,她做事,一向稳重,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理由!

尹穆清走到萧璟斓身边,伸手摸了摸九月的小脸,小家伙长长的睫毛上面还挂着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着实疼人,尹穆清抿着唇,开口道:“钱多并不是好事!阿斓答应九月,不杀燕飞,那就要守信,一根手指头也不该碰!”

尹穆清早就说过,自己不是善人,不能任由别人算计在她的头上,燕飞的背叛,虽然并非她有意为之,可是确实对两个孩子造成了心理上不小的伤害,所以,她不可能放过她!

萧璟斓听此,勾唇笑了笑,开口道:“理应如此!”

君凤宜一愣,随即也明白了过来,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没有半点脑子的女人,身上拿着那么多钱,恐怕,只会招来祸事!

……

夜市,总是最为热闹的地方,河堤沿岸,一片片璀璨的河灯与河水中的倒影交相辉映,繁华非凡!

河堤旁,一群人围在一团,又吵又闹,还有不少的人为了看热闹,不断的往前挤,场面更是骚乱不堪。

圈子里面,燕飞被一个双眼下凹,脸色苍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男人抓在手上,强跪于地,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的扇:“贱蹄子,偷了爷的钱,还不打算认账是不是?”

“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莫打了……莫打了……”燕飞的惨叫声凄厉又尖锐,像是被人生生的剜开了血肉,听的让人肝胆生寒!

这个社会,对女子本来就苛刻,没有男人,没有主人,根本无法过活,燕飞不过是刚被赶出来,就被一个逛窑子败光了家的混混碰见,两人撞在一起,那男人本看燕飞还有几分姿色,想着拖回去好好玩玩!

却不想刚碰了一下,这女人就是几声响屁,什么心情都没了!

气愤之下,一巴掌将燕飞打倒在地,不巧的是,燕飞衣襟里面的银票瞬间就落了出来,那人看见,瞬间就直了眼睛。

直接将燕飞的衣服剥开,全部抢了过去!

燕飞哪里允许?她没了这银两,怎么活?毫无疑问,燕飞的反抗得来了男人的拳打脚踢!

这男人还有几个狐朋狗友,都开始起哄!

一个揪住燕飞的头发,强迫她将头仰起,另一个又一巴掌轮在了她的脸上。燕飞早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红肿的脸高高的肿起,好像变了形一样,衣衫头发凌乱,狼狈不已!

那个男人见此,一脚揣在了燕飞的心窝,吼道:“贱人,爷的钱都敢偷,爷今天要你的命!”

小偷,本来就是人人喊打的角色,这男人这么说,围观的人群都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止,更不说,这几个混混是这京城的纨绔,天天混花楼,后面又有人撑腰,哪里敢惹?都奇奇后退,不敢招惹!

燕飞蜷缩在地上,嘴里因为痛苦而嘤嘤的哭,拼命求饶!

求饶不过,燕飞张口就咬在那男人的大腿之上,那男人尖叫了一声,一脚踩在燕飞的头上,脚下拼命的用力碾压!

“叫你咬爷,爷要你死!”

或许是咬破了舌头,大口大口的鲜血从燕飞的嘴角流下,染红了她的衣服,晕染了她身下的地砖!

“啊……啊……”头仿佛要爆炸一样,疼的钻心,燕飞哭的眼睛红肿,尖叫不断!

泪眼模糊之间,她好像看见了那个带着面具的青衣男子,朝自己走来,燕飞突然笑了……

她觉得自己受了这么都的苦,看见他的时候,都不觉得痛了!

他终是在乎她的,他来救她了是吗?

伸出染血的双手,用尽全身力气,沙哑道:“公……公子……救……救我……”

萧湛站在人群之中,见燕飞被几个男人将燕飞围在中央,一个男人的脚还踩在燕飞的头上,将她本就红肿不堪的沾满鲜血的笑脸压在地上,用力碾压,带着一种残忍嗜血,又没有人性的狠厉……

只是,不过是犹豫了片刻,萧湛便转身,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

燕飞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她的死活,他并不在乎!

而且,燕飞听信他的挑唆,伤了她的心,理应受到惩罚。为了以后她不要在祸害他人,死了……最好!

------题外话------

对不起呀,这几天更新的都很晚,也很少,周末改回来!么么!好像,萧湛很自作多情呀,明明是他的错,现在却怪燕飞,这样的男人,真是……没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