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被丈母娘嫌弃的璟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然是没有人知道穆挽清心里在想什么,楼雪胤听尹穆清这么说,随即眉头拧了拧,看向萧璟斓,缓声开口:“璟王,这是要管天下第一山庄之事?”

朝廷和江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朝廷不会想和天下第一山庄为敌,天下第一山庄也没有与朝廷作对之心,是以,只要不要太过,一般朝廷不会插手天下第一山庄之事。

朝廷有朝廷的律法,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这种作准,多年都不曾被人破坏过。

“楼庄主的事,本王无心参与,倒是上次反贼作乱之事,还多亏了楼庄主出手。”萧璟斓自然是不会想欠情敌的人情的,他早就知道楼雪胤觊觎他的女人了的,所以为了避免他的女人对另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感恩戴德,恩怨就要分明:“天下第一山庄散出的钱财,璟王府,当双倍奉还。”

不用查,上次尹穆清散出的钱财肯定是天下第一山庄所为,因为尹穆清没有从在璟王府支过银子,她也不可能去尹府支那么多银子,所以,用脚趾头想,那银子都是天下第一山庄出的。

萧璟斓这么问,不仅楼雪胤愣了一下,就连尹穆清都楞住了,几乎是瞬间,尹穆清的眸光落在楼雪胤身上,想知道他怎么说。

有些事情,某些不为人知的身份,萧璟斓没有问,尹穆清就没有说,这么一来,萧璟斓自然也就没有发现,也不知,这个小气的男人会不会怪她故意隐瞒。

楼雪胤愣了一下之后,只觉得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看向萧璟斓,唇角上扬,自带几分魅惑之美。

若是没有看错,尹穆清觉得那抹笑意之中含了不少的心灾乐祸。

她顿感不妙,却见那人将视线移开,落在萧璟斓身上,道:“璟王殿下莫不是误会了?天下第一山庄什么时候闲得慌,就算有那些闲钱,又怎么会插手朝廷只事?至于那些银子的由来,本座在想,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应该会比本座清楚一点。”

这话一出,楼雪胤清楚的看见了萧璟斓面色一沉,青黑交加,煞是好看。

唔,于楼雪胤而言报仇哪有看见情敌吃醋来的痛快。

就连他都不知道阿清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陌上香坊的主人吗?

现在萧璟斓恐怕不好受吧,在他眼里,会误会阿清背后还有一个甘为她一掷千金的男人,而他却一点都不知情吧?

或许,阿清立马会向他解释,其实清音就是尹穆清,尹穆清就是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

但是,她觉得萧璟斓看高兴?恐怕会更妒忌吧!

自己娶得妻子,她究竟有哪些身份他都不尽了解,反而,他楼雪胤这个外人却更之情,萧璟斓如何不气?

杀人什么时候都可以,何以要当着她的面,惹她的不快?楼雪胤看了一眼尹穆清,开口道:“阿清不愿本座杀她,本座就不杀她好了,只是,阿清莫要被她楚楚可怜假仁假义的外表骗了去就好。”

说罢,楼雪胤转身消失在了那巷道深处。

“咳咳……”尹穆清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只觉得心肝一颤,有点恐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转身对萧璟斓道:“有事回家说,有事回家说。”

说完,给了萧璟斓一个讨好般的笑意。

萧璟斓眸光一深,究竟没有在这里多问,但是某种已经升起几分冷意和杀意。

陌上香坊?

果然就不得!

商人的钱财多到一种程度,就已经对全国的经历造成了威胁,本来朝廷已经对陌上香坊存有不满,以前,萧璟斓不觉得清音公子有何能耐,左右不是一个最低贱的商人,根本不足为惧,如今,他不得不正视了。

男人和女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纯洁的友情,说什么朋友之情?那都是胡扯,男人是什么德行,萧璟斓如何不知道?

所以,面对那个清音公子甘愿为了尹穆清散出千万银钱这一事,萧璟斓是非常的震怒的。

尹穆清哪里知道男人的心思?而且左右不过隐瞒之罪,告知不就完了,那有多严重?再说,也不是她故意欺瞒,实在是他不曾问过,也就没有机会说。

如此想着,尹穆清如何会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她看了一眼角落处的穆挽清,穆挽清也揪着衣袖看着她,穆挽清似乎很害怕,脸色苍白的可怕,全身似乎都在哆嗦着。

尹穆清上前,伸手扶穆挽清站起来,问道:“不知您怎么称呼?”

虽然穆挽清面容上已经不像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却也不像一个二十岁男子的娘,毕竟她看起来左不过三十出头,还年轻着。

再者,她也没有梳已婚妇人的发髻,所以,尹穆清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

穆挽清如今本就打算隐姓埋名,是以,自然不会随便将自己的真实姓名说出来。

穆挽清已经是过去,无需再提。

她看了一眼尹穆清,只觉得她很喜欢眼前的女子,总觉得有几分熟悉,顺着尹穆清的搀扶,穆挽清站了起来,开口道:“你我年纪相仿,不必客气,你叫我……小挽就好。”

穆挽清现在的记忆停留在假死离开之后,其实,那个时候,她才十八岁,所以,她自然以为和眼前尹穆清年纪相仿。

尹穆清嘴角一抽,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心里有些心塞,不管再年轻,也无法和真的年轻人比好吧?她有这么老么?

不得不说,女子都是爱美的,尹穆清也不例外,听穆挽清说她们年龄相仿的时候,还真的想撒手不管。

压下心中的不满,尹穆清扯了扯唇角,倒是没有和她一般计较,果然神志不清的人不好惹,尹穆清开口道:“挽姐姐莫怕,现在没事了。”

她不会告诉这个夫人,刚刚,他们把她儿子关大牢了。

穆挽清白着一张脸,问道:“姑娘怎么称呼?不知,璟王是何许人?以前,从未听说过。”

她心里很不安,总觉得面前的世界太陌生,陌生到让她恐慌,好像,她错过了很多,很多事情,而且是很重要的事。

尹穆清看了一眼萧璟斓,才解释道:“璟王自然是今上之子萧璟斓了。”

穆挽清看了一眼萧璟斓全身一抖,瞳孔骤然一缩:“萧璟斓?”

怎么可能?萧璟斓不是才四岁左右的小娃娃么?怎么会是眼前的男人?而且,萧璟斓不是先帝之子吗?怎么会是今上的血脉?

当然,这个时候,穆挽清没有纠结这些细节,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紧紧的拉着尹穆清的衣袖,迫切道:“那……那刚刚那个男子,那个男子是谁?天下第一山庄庄主叫什么名字?”

尹穆清对于穆挽清的反应很诧异,她似乎对天下第一山庄的事很感兴趣。

尹穆清和穆挽清没有什么感情,自然不会像楼卿如和楼逸宸那般,陪她演戏,陪她糊涂。

人,总要面对现实,才能继续往下走。

“天下第一山庄庄主楼雪胤。”

楼雪胤这三个字一出,穆挽清拉着尹穆清的手顿时一松,整个人似乎受了不小的打击,腿一软,便往后退了好几步。

楼雪胤……

楼雪胤……

他竟是阿胤?

小皇叔萧璟斓长大了,阿胤也长大了?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突然来到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年后?

意思就是,这里确实是暨墨京都,但是不是她以前所知的罢了。

这意识一出,穆挽清虽然很恐慌,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暗处,她死死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剧痛袭来,她确定这不是梦后,穆挽清才算真的接受。

看了一眼面前的尹穆清,视线撞入一双秋水寒潭般的眸子,幽黑,闪亮,如星光璀璨夺目。

好熟悉的眸子,好漂亮的眼睛。

她的宝宝,也有一双像这么漂亮的水眸。

不知为何,一种本不该有,却无比强烈的念头袭上心头,穆挽清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你……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名字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所以尹穆清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道:“尹穆清,你唤我阿清便可。”

轰的一声,大脑变的异常空白。

她姓尹,她说她姓尹。

姓尹,又有着和她女儿一般漂亮相似的眸子,根本不用怀疑,穆挽清几乎是认定,眼前的姑娘,就是她狠心抛弃的宝宝。

狂喜,铺天盖地的惊喜排山倒海般袭来,穆挽清只觉得上天是怜悯自己的,在有生之年,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让她再见自己女儿一面。

看到自己的女儿,穆挽清很想上前抱一抱,问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恨不恨她,可是,无论如何,她不能这么做。

泪水赫然涌出眼眶,穆挽清喜极而泣,步步后退,小声呢喃:“宝宝,我的宝宝。”

她长大了,长这么漂亮,亭亭玉立,稳重端庄,年前的女子,竟然就是她的宝宝。

“挽姐姐,您没事吧?”尹穆清见穆挽清面上表情丰富多彩,一会儿震惊,一会儿惊喜,一会儿哀怨,一会儿欣慰……复杂的情绪好像演绎了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让尹穆清觉得有些惊恐。

这夫人莫不是疯病要发了?

“叫我挽姨,叫我挽姨就好。”哪有母女姐妹相称的?这不符规矩。穆挽清连忙擦了泪,上前抓住尹穆清的手,上下端详,眸种满是慈爱:“好,真好……”

尹穆清被她看的头皮发麻,只觉得得了疯症的女子果然情绪多变,她扯了扯唇角,还不曾开口,又听穆挽清问道:“这……这位是?”

“刚刚不是对你说过么?这是璟王殿下。”

穆挽清看了一眼萧璟斓,眉头瞬间锁了起来,随即拉了尹穆清于边上,蹙眉道:“我不是问你他是谁,而是问你你们究竟什么关系。孤男寡女,他一个大男人带你一个小姑娘来这偏僻无人之地,成何体统?一看就是心思不纯,想对你意图不轨,小清清莫不要被他骗了。”

尹穆清瞬间一赧,脸上升起几分尴尬,心中哀嚎,这小祖宗神智不清不是么?怎么还知道这些?

这都什么跟什么?

然,尹穆清还不曾解释,便感觉身后一阵冷意。

“夫人脑子糊涂,眼睛也迷糊了么?竟看不出本王与阿清的关系。”萧璟斓本就心里有怒,如今听穆挽清这么说,更是怒意横生。

什么叫做孤男寡女?

什么叫做心思不纯?

看不出来他和阿清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么?竟然这点都看不出来?

“还是说,夫人是装疯卖傻,就是为了无事生非,喜管别人夫妻二人之事?”

“夫妻?”穆挽清一愣,随即看向尹穆清,问道:“小清清成婚了么?”

她竟然成婚了,她的宝贝女儿竟然已经嫁为人妇?也不知,她有没有和她一样身不由己,是不是嫁给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再看萧璟斓,虽然生的美,可以说惊为天人,但是那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什么意思?这男人未免太凶了,一点都不温柔。

她的宝宝如此美貌,应该嫁给一个体贴温柔,惜她如命,珍她如宝的男子。

这个璟王?

一看就是那种霸道专横的男人。

要不得,要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