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送你去和女儿团聚/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斓现在处于懵逼状态,他难道如此失控,将她伤成这样吗?

浓烈的心疼泛滥成灾,甚至,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尹穆清已经疲惫至极,眼皮都抬不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被他折腾的昏过去多少次,只知道,现在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再次,一个有气无力,却异常坚定的字眼溢出她的喉间:“滚!”

正在这会儿,外面慕谦的声音再次响起:“王!不好了,小殿下被人劫走了!”

“九月……”尹穆清也听到了这句话,瞬间眼睛一睁,便挣扎着要起身,然,下面传来撕裂般的痛让她倒吸一口冷气,直接倒了回去。

萧璟斓也是一惊,是谁?竟然敢打小九月的注意。

本想出去的他见尹穆清如此激动,摔了下去,他眸光一眯,连忙伸手去扶:“阿清,你没事吧?”

这么一问,尹穆清顿时委屈的泪水溢流,又哭又闹:“你说呢?你说有没有事?九月,若是我的九月有什么三场两短,本姑娘……本姑娘势必要阉了你,为九月报仇。”

若不是他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害的她连身都起不了,小九月能被坏人抓走么?不得不说,萧璟斓这几年不曾沾过荤腥的男人一旦开荤,那战斗力根本不是常人能受得了的,还不说尹穆清不仅在几年前伤了身子,先下身上还有伤。就像萧璟斓这般威猛,没有个轻重,就算没有九月被劫一回事,她都有阉了他的冲动。

“你……”听此,萧璟斓顿时脸都青了,然,他这为自己证明的话都还没有说出来,便被尹穆清给堵了回去:“你什么你?还不去救九月,杵在这里做什么?”

手指对准萧璟斓腰间的软肉,又掐又揪。

萧璟斓疼的龇牙咧嘴,又是无奈又是心酸,怎么他好不容易吃一次肉,却偏偏发生这样的事?

“好好好,莫着急,你好好歇着,我这就去。”将腰间作祟的小手拿下,塞进被子里面盖着,萧璟斓才拿过一边的衣服穿上,一边穿一边往外走。

吱呀一声,寝殿的门被打开,慕谦抬眸一看,便见自家王正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袍,下巴上有一条血痕,脖子上也有两条血痕,甚至,因为还未系好胸口的系带,对襟里衣敞开,胸膛上也满是爪子印,一看就知道刚刚战况激烈。

慕谦耳尖微红,垂下眼帘,忙道:“王,小殿下……”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吱呀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头上便传来了萧璟斓的声音:“何人所为?”

“是墨翎丞相叶祁!”

本来萧璟斓就没有有多担心,毕竟,这是璟王府,因为有这两个孩子存在,再加上上次九月偷跑事件,璟王府的守卫更加的森严了,所以,若是真的想对孩子不善,那是难上加难。

而这会儿,被禀报九月被劫走了,怎么可能突然就被劫了?璟王府的侍卫难道是吃白饭的?所以,萧璟斓便猜测,定是熟人所谓。

果不其然!

叶祁?

萧璟斓眉头微拧,随机嗤了一声:“不中要,今夜守夜之人,各自去领五十杖!”

什么人都往里面放,难道不知道么?最该防着的就是君家的那些不知好歹之人!

“是!”

萧璟斓招看了一眼旁边的侍女,道:“为王妃沐浴洗身!”

虽然这些事情他更愿意代劳,为娘子服务,可是今日事出突然,也就只能委屈一下阿清了。

“是!”

“现在叶祁在哪里?”叶祁千方百计的将孩子劫走,目的是什么?自然是引他出去,想要见他不是?叶丞相如此费尽心思,总归不能驳了叶丞相的面子才是!

慕谦连忙引萧璟斓去小九月院子。

刚出院没过多久,萧璟斓便听到小家伙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璟斓蹙了蹙眉头,很是不悦。

这熊孩子,算起来,又扰了他。

只不过,幸好这次打断,否则,还不知道他还会将她折腾成什么样儿呢!

虽说如此,萧璟斓还是很庆幸的,而且一点都不后悔,毕竟,现在,她才算真的是他的女人。

而且,她如此这般,不正能体现他的生猛么?

这么想着,萧璟斓内心还有几分洋洋得意。

再想起刚刚那温香软玉,萧璟斓只觉得回味无穷。那冰肌玉肤……啧啧啧……

跟在萧璟斓身边的慕谦甚是奇怪,这王爷究竟是怎么回事?小殿下都被抓了,他不仅不着急,似乎还挺高兴!

瞧那唇边那么笑意,他想要忽略都没法。

慕谦哀嚎,哎呦喂,我的王,您走点心吧,被抓的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儿子喂……

“王,您……您……”慕谦忍不住开口,犹豫了半天,才想好了措辞道:“可是有喜事?”

萧璟斓眉毛一挑:“嗯?此话何讲?”

“瞧王爷春风拂面的样子,就知道王现在很高兴!”

萧璟斓面色一沉:“本王儿子都被偷了,能高兴?”

这话若是被阿清听去了,那又是搞事情!

慕谦一听,心头瞬间一凉:“属下该死!”

萧璟斓哼唧了一声,突然拧眉道:“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回王爷,属下已经查好了,近期,陌上香坊便有一批货进入河口,据说是从南疆那里运过来的,都是南疆极好的丝绸,缎面,若是以暨墨的物价,少不得五万两黄金!”

听此,萧璟斓早已经蹙起了眉头:“添一次货,动辄万两黄金,那个清音公子究竟什么来头?”

“这个属下不知!”

“哼!”萧璟斓轻哼一声,不屑道:“不管什么神秘身份,这次运货上岸,清音公子本人不能不去验货,那个时候……”

“王爷是打算……”说到此处,慕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萧璟斓看了一眼慕谦,唇角微勾。

敢觊觎他的女人,还不敢现身,偷偷摸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看上他萧璟斓的女人,也算运气不好,顺带着,连眼神都不好。

“自然是杀无赦!”

当然,萧璟斓若是知道他这乱吃飞醋,男人就算了,现在连自己的女人的醋都吃上了,还因为这个,害的自己差点成了下堂夫,还睡了大半个月的地板,那个时候,他只想说,吃醋要谨慎呀!

当然,后悔也是以后的事了,萧璟斓加快了脚步,走到小九月的院子,果然看见叶祁抱着小九月,一副想死模样。

小家伙嚎的声音都有些嘶了,小九月性子撅,本来就有起床气,还不说这大半夜被人叫醒,可以说他是赖上叶祁了。

叶祁蹲在九月身边,不住的哄骗,就差给那小家伙跪下了。

“小殿下,咱哭够了,能不哭了么?”不是叶祁怕吵,他听得也是心疼呀,小家伙嚎的连嗓子都哑了。

萧璟斓看到这个场景,不由的嗤了一句:“叶丞相大晚上不休息,跑到本王这里来做什么?”

看了一眼叶祁怀里的九月,继续道:“还惹哭了本王的娃娃。”

“王!”围着叶祁的人见萧璟斓来,纷纷后退一步,让出一条道。

九月连忙伸了手,哀戚的喊了一声:“父王,哇呜呜……”

泪水啪啪的往下掉,那满脸泪痕的模样别提多可怜了。小身子一挣扎,叶祁生怕伤到小娃娃,而且萧璟斓来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于是,便将小家伙放了下来。

小腿一挨着地,便朝萧璟斓跑了去,抓着萧璟斓的裤腿,哭道:“父王,父王,哇呜呜……”

萧璟斓嫌弃的看了一眼小九月,恨不得将这小娃娃踹走。

就没有见过比起这个还能哭的小娃,有些时候,萧璟斓都不愿意承认,这小哭鬼是自己的种!

当然,虽然如此,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萧璟斓不可能真的嫌弃。

伸手把小娃抱起来,蹙眉道:“不许哭,难看!”

九月听此,擦了一下泪水,没好气的道:“你以为九爷愿意哭呀?大晚上的,那个老东西吵醒九爷,九爷哭两声,怎么着了?”

萧璟斓伸出袖长的玉指,扯起小九月领子上的布料,擦了一下小家伙鼻头上的鼻涕眼泪,嗤道:“不怎么着!男子汉,哭哭啼啼,丢的是你自己的脸。”

小九月听此,瞬间嘴角一抽,哀哀戚戚的道:“九爷就是吓唬吓唬他,就吓唬吓唬他而已!”

萧璟斓懒得和他瞎扯,抱着他转身就走。

叶祁见此,大惊,连忙追上去:“璟王,本相有事相求。”

萧璟斓脚步一顿,转身,瞥了一眼叶祁,他轻哼了一声:“叶丞相莫不是和本王说笑?有事相求,还能欺负本王的孩儿?惹的他哇哇大哭,不给本王个清净?”

叶祁一听,面色一赧,蹙眉道:“若不如此,本相哪里能见到璟王殿下?”

萧璟斓看了一眼叶祁,开口道:“既然叶丞相有事相求,本王哪里有不听之理?丞相说便是!”

叶祁大喜,果然,陛下的面子大呀,亏得璟王是陛下的女婿,否则,璟王哪里会听他说什么?叶祁连忙道:“王爷有所不知,不久前王不是下令将一小姑娘和年轻男子送入了天牢么?不知璟王能不能看在本相的面子上,放了那两个孩子?”

萧璟斓听此,倒是很诧异,蹙眉道:“放了他们?不知,他们和丞相是什么关系?”

“王爷有所不知,那小姑娘正是本相的不孝女,她年纪小,不懂事,还请璟王宽宏大量,绕了她。”

萧璟斓点了点头,缓声道:“既然如此,那么,本王就不能如此狠心了!”

叶祁一喜,原来璟王这么好说话,自然感谢万分:“多谢璟王!”

“将叶丞相押入大牢,与叶大小姐团聚。”

“啊?”叶祁一愣,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个样子,怎么璟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他不是该放了瑾妍么?怎么能将他也抓进去?叶祁气的脸色青黑交加,怒道:“萧璟斓,你……你敢对本相无礼?”

他好歹也是墨翎丞相,到哪里去不该被人敬着?这萧璟斓,竟然要将他关进大牢,简直是岂有此理!

萧璟斓哪里还听叶祁要说什么?抱着孩子转身离开。

叶祁大急,连忙要追上去,可是,一边的侍卫立即围了上来:“叶丞相,得罪了!”

暗处,穆挽清看到叶祁的模样,顿时一惊:“叶祁?”

叶祁是青岚身边的一等侍卫,如今竟然已经是一国丞相了么?

而是,叶祁都在这里,那么,青……青岚是不是也在这暨墨来了?

穆挽清全身都在抖,虽然她觉得,明明昏睡前,她都还见过他,可是,如今一觉醒来,就来到这二十年后,宝宝也长大了,看到宝宝的样子,穆挽清就觉得自己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穆挽清的心间,也仿佛积攒了二十年的思念,艰苦难耐。

“青岚……”穆挽清念着这三个字,却万万不敢去见他。

他是皇帝,应该早就宫妃三千,儿女成群了吧?宝宝和我又算什么呢?或者,他会在乎两个孩子的存在,可是,他其他的孩子呢?势必会将宝宝贝贝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此一来,只会给两个孩子带来伤害罢了。

突然,假山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穆挽清一惊,连忙收敛了声息,朝外看去,却见萧璟斓抱着小家伙从外面路过,看着在萧璟斓怀中睡觉的小娃娃,穆挽清顿时眉头一皱。

萧璟斓年纪轻轻,竟然就有这么大一个孩子了?

这么想着,穆挽清只觉得萧璟斓这男人不仅贪恋美色,还是个滥情之人,也不知璟王府这后院有多少女人,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孩子。

这么想着,穆挽清只觉得自己心都疼了,她的宝宝长得那么漂亮,怎么能嫁给这样一个花花公子?

也不知,嫁给这样一个不长进的男人,她该受了多少委屈?

“宝宝,你放心,娘亲为给讨回公道的!”穆挽清拳头一握,心中似乎做了什么决心一般。

叶祁是君凤宜的人,穆挽清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

转身,朝正殿闪去。

穆挽清的轻功觉高,曾经,就连君凤宜都难与之媲美,也就是因为那轻如鸿雁的身姿,吸引了君凤宜的注意。是以,她来到正殿,都没有惊动任何人。

从窗口一闪而过,穆挽清掠入寝殿,见帷幔深处之中的王榻之上,正躺着一个人,不由自主的,穆挽清的眸色柔了下去:“宝宝。”

穆挽清掀开帷幔,见尹穆清睡的香甜,脸色有些苍白,好像累极一般,这让穆挽清蹙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丫鬟们早已经替尹穆清沐浴更衣了,而且床单也换了崭新,殿内香喷喷的,哪里有之前浓郁的欢爱的气味?

所以,穆挽清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

“宝宝?”穆挽清唤了一声,但是只觉得这么叫着,很怪异,也不妥,是以,她改了口:“小清清?清清醒醒?”

尹穆清累的够呛,但是好歹是有武功傍身,若是没人喊,这一觉睡到什么时候都是个未知数,但是尹穆清前世六天六夜未入眠的情况都有,而且,她向来警醒,是以,穆挽清这么唤了一下,她果然是醒了。

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却见是那个得了疯症夫人,穆挽清本就疲累,如今被打搅,更是火冒三丈,咬了咬牙,有气无力道:“出去,给我出去!”

真是后悔将这疯疯癫癫的人带回家。

尹穆清不耐烦的样子让穆挽清大为内疚,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见到她如此疲惫的样子,她自然是心疼的不行:“好孩子,别生气,娘……挽姨说两句话就走,好吗?”

穆挽清的声音和温柔,也很温暖,拂过尹穆清的心间,异常的舒服,尹穆清试图动了动,去发现还是和之前一般,酸痛的根本找不到自己的腰和腿在哪里。心里又将萧璟斓骂了一声后,尹穆清才抬手揉了揉眉心,蹙眉道:“你说吧!”

不抬手不要紧,一抬手,袖子滑下,露出胳膊上的青紫,穆挽清瞬间一惊,伸手握住尹穆清的皓腕,颤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手臂上不仅有吻痕,还有激情之下被掐出的淤青,除了吻痕,萧璟斓身上比尹穆清的还惨,背上,胸膛之上,满是像是被猫儿抓了的一般。

这些东西被人看了,尹穆清尴尬的不行,连忙缩回手,想要藏起来。

然,穆挽清哪里允许,又急又怒,这些东西她如何不清楚?

仿佛菜农辛辛苦苦浇灌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一般,更甚的是,如同自己的心爱之物他人伤害了,穆挽清怒不可遏,紧紧的握着尹穆清的胳膊,咬牙道:“他欺负你了?是不是?还将你伤成这样?”

虽然她是很生气萧璟斓这次的暴掠般的索求,可是,这都是夫妻之间的事情,哪里有外人插手的道理?而且,她们有什么关系么?这夫人着急成着这个样子?

尹穆清连忙撸下自己的衣袖,盖住这些痕迹:“没事,你不用担心,不疼的。”

这句话本是发自肺腑,可是听在穆挽清的耳朵里面,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瞧她的宝宝都过的什么日子呀?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却不敢吭声,甚至,为了不让她担心,还昧着良心说不疼,这是她的宝宝,本该是金枝玉叶,如今却遭受这样的苦楚吗?

难道是她错了吗?不该将她留下,不该将她一个人留下。

这么想着,穆挽清的泪水止都止不住,直接将尹穆清揽入自己的怀中,哭道:“宝宝,娘亲对不起你,是娘亲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呜呜……”

穆挽清有感而发,但是在尹穆清眼里,却是面前的这个夫人病又发了,而且疯的不轻。

尹穆清在猜测,或许,这个夫人有一对儿女,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一直跟着她,但是女儿没有了而已。所以,现在,她才会将她错当成她的女儿。

认错人没关系,至少没有抱着一个婴儿说那是她的女儿了!

尹穆清忍着身体的不适,伸手拍了拍穆挽清的脊背,哄道:“好了好了,你女儿不会怪你的。你不是有几句话要说么?你说,我听着。”

穆挽清这才想起,也没有意识到刚刚自己失言喊了尹穆清什么,只是擦了擦泪水,开口道:“我差点忘记,本想找你出面去救一下墨翎丞相叶祁,他被璟王关押起来了。可是,如今你这样子,也不便劳累,再者……萧璟斓恐怕不会应你的要求。”

若是她没有猜错,小清清只是他众多女人之中的一个吧?他那么多的女人,又如何会将小清清放在眼里?他只会欺负小清清。

穆挽清这么一说,再加上那悲天悯人满怀心疼的眸光,尹穆清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惨兮兮的,像极了爹不亲娘不爱,还嫁了一个渣男夫婿的小可怜一般。

嘴角一抽后,尹穆清也有些诧异,蹙眉问道:“你是说,叶祁也被关了?”

“嗯!”

“你认识他?”这个夫人来头不小呀,与天下第一山庄之人关系不浅,如今,连叶祁都认识。

穆挽清一惊,连忙摇头,摇了头后又觉得不妥,又点了头:“好像……好像认识!”

罢了罢了,尹穆清觉得自己心累的很,她竟然和一个脑子有毛病,连时日都分不清楚的人聊天?

累糊涂了吧!

“好了,你且放心,叶丞相毕竟是墨翎之人,而且还是丞相,阿斓不会真的将他怎么样的,明日我亲自去一趟天牢,安抚丞相大人!”

毕竟是丞相,还是父皇的亲信,算起来,也算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阿斓怎么能将他关起来呢?还是关天牢,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可是,你的身子?”穆挽清害怕尹穆清的身子受不住。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这怎么行?我看你身子单薄,像有些不足之症,身子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可有请大夫瞧瞧?平时吃的什么补药?练什么内功?”穆挽清问了一通,只觉得怎么样都是不妥的,干脆服尹穆清起身,手掌抵住她的后心,道:

“我这里有一套内功心法,可以助你强身健体。”

本以为上次分别,就是永生再难见面,如今好不容易见面了,穆挽清飘飘然,自然要尽最大的努力,怎么对女儿好,怎么来啦!

后心传来一阵暖意,只觉得全身上下都舒展了开来,尹穆清舒服的直想哼哼,可是,这么更让她吃惊的,是穆挽清的举动。

她竟然传授内力给她?这怎么行?

就算不是萍水相逢,她也不能受此等大恩,忙拒绝道:“挽姨使不得,阿清何德何能能受你此等恩情,你快住手。”

“小清清别担心,这套内功心法没什么用处,唯一的好处就是养生健体,可是这心法要从小练,才最具成效,小清清过了练功的年纪,只能这般做了。反正我也不需要,留着也浪费,还不若传授给你,助你调理身子。”

“可是……”明显的感觉自己小腹暖了起来,尹穆清不得不说,这套内功心法比起晏子苏开的汤药还管用。

生两个孩子的时候因为年纪小,又难产,伤了身子,虽然调养了一两年,好了一些,却还是留了病根,之前服用晏子苏开的药,也有了一些起色,但是终究是调理,没有一年半载恐怕也好不了。

尹穆清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疯病夫人的内功心法,好像真的将当年留下的毛病都治好了一般。

她今天是走了什么运?遇到这发疯的夫人!也不知明日她醒来,若是知道今夜自己的冲动,也不知会不会找她讨回去。

讨不回去,恐怕也要废了这套内功。

尹穆清如是想着。

虽说这内功来的不光明,可是已经这样,她若强行反抗,害的她们二人走火入魔的话,那才叫得不偿失。

走一步算一步吧!

若是她清醒过来后后悔,她又另外补偿好了!

萧璟斓进殿后,便看见这一幕,他顿时惊了一下。

赤月心经?

这个夫人竟然会赤月心经?

传说赤月心经是天机老人年轻的时候为自己心爱之人所创的养生心经,那个时候,天机老人所练的武功有长生之法,为了与自己的夫人白头到老,他也为自己的夫人创了一套适合女子修炼的心法,目的就为满足心爱之人长生。

可是长生不成,倒是阴差阳错,成了养生强身之最的内功心法,赤月心经。

然,这赤月心经本就是绝本,世上没有流传,这个夫人究竟是什么人?

不管如何,她将这套心法传给阿清,对阿清有好处,萧璟斓自然是求之不得,哪里会打扰?

默默在一边护法。

……

天牢之中,男女囚犯本该分开关押,可是叶瑾妍死皮赖脸的一定要和楼卿如关押在一起,璟王府的人也就没有坚持,直接将二人关在了一起。

楼卿如被萧璟斓打成重伤,如今脸色苍白的躺在简陋的石榻之上,有气无力的模样,苍白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一般。

叶瑾妍跪在楼卿如面前,急得不行,拿出手里的丝绢,擦着楼卿如额上的汗水。

“楼大哥,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呀!”被关在这里,叶瑾妍什么事都不能做,只能抹眼泪水。

楼卿如早就神智不清,陷入了昏迷,天牢阴暗潮湿,受了重伤在这里带着,只能病上加病。

“冷……冷……”

“楼大哥,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句?”叶瑾妍听楼卿如开口说话,她眸中闪过一丝亮光,俯身,将耳朵靠近楼卿如,小声哄道:“楼大哥,你说什么?再说一句,好不好?我听不见。”

“冷……”

“冷?”叶瑾妍终于听清楚了,急道:“楼大哥,你是冷吗?你是冷对不对?”

叶瑾妍看了一圈,没有见到任何取暖的东西,顿时急了:“可是,这里没有被子,又如何取暖呢?”

情急之下,叶瑾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狠了狠心,没有做任何犹豫,开始宽衣解带。

红着一张脸,叶瑾妍念念叨叨的开口:“楼大哥呀,本公子早就摸了你的身子,你就别矫情了哈,早该是本公子的人,如此,有点肌肤之亲,也无可厚非。你若是醒来,可别要死要活呦。”

说罢,外袍已经褪下,只剩下一个白色的里衣。

叶瑾妍将衣服盖在楼卿如身上,问道:“楼大哥,你好点了吗?有没有觉得暖和一点了?”

夏天的袍子本就单薄,这么盖着,哪里有什么效果?楼卿如烧的额头滚烫,嘴里还是呢喃着冷。

没办法,叶瑾妍干脆扑在楼卿如身上,紧紧的拥着他:“这样好些没?”

叶瑾妍感觉到楼卿如滚烫的身子,更加害怕了!

“呜呜,老爹死哪里去了?都现在了,还没来救本公子,等本公子出去后,一定给他好看!”

叶瑾妍抱着楼卿如,两个人相互取暖,缩在石榻的一角,不知过了多久,她竟然睡了过去。

突然,叶瑾妍听到铁锁打开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听到一声河东狮吼:“瑾妍?你没事吧?”

叶瑾妍睁开眼一看,就见叶祁夺门而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却听他大骂:“姓楼的,臭小子,竟然敢欺负本相的女儿,拿命来!”

叶祁看见叶瑾妍衣衫不整的和楼卿如抱在一起的样子,眼眶都急红了,人还未到,掌风先到。

不得不说,叶祁护女儿的尿性,和君凤宜有的一拼!

叶瑾妍吓的连忙伸手挡在楼卿如面前,一副要杀他先杀我的样子。

叶祁顿顿时一惊,收了掌风,伸手便将叶瑾妍从地上拉了过来,上下打量,:“瑾妍,有没有事?有没有吓到?那个臭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的?莫怕,爹爹现在就杀了他,给你解恨!”

说着,就又要出掌。

叶瑾妍连忙拦着:“你眼瞎不成?没看见楼大哥病成这样么?他哪里力气欺负我?”

“最好没有!”叶祁眉毛一竖,便轻嗤道:“否则,本相要他死在这里!”

叶瑾妍翻了一个白眼,不屑道:“你这人有没有点爱心,没看见楼大哥冷么?也不自觉一点!”

说着,身后便扯下叶祁的披风,还抢了叶祁的外衫,统统盖在楼卿如身上。

------题外话------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计划现在开始每天一万的,可是编辑今天给我说,二月六号到二月八号开始,三天爆更十五万,三天爆更十五万哦。所以灵殿必须存稿。大家期待吗?二月六号一天更新八万,哈哈!所以,为了那天看的爽,这段时间就只能像平常那么更,日五千。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