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穆挽清在哪里?/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璟王府的风雅居,风夜雪正坐在凉亭之中,手里翻着密函,娉娉袅袅一左一右,一个给他打着扇子,一个给他剥着葡萄,很是悠闲。

只不过,他拿了一密函,扫了一眼后,眸光一凛,连袅袅喂给他的葡萄都没有吃。

“公子?”袅袅换了一声,然后伸了脑袋去看风夜雪手里密函里面的内容,喃喃道:“莫不是书里面的人儿成了精,将公子的魂都给勾没了?”

娉娉那手上的团扇拍了一下袅袅的肩,嗔道:“成了精还偷看,担心将你的魂儿也给勾走了去。”

“那感情好,和公子一起被勾走,不然,公子想吃葡萄,谁给他剥?”

“你个傻姑娘,都被书里成精的人儿勾走了,公子吃葡萄自然有那成精的人儿剥,人家哪里还需要你?”

娉娉这话一出,袅袅拿着团扇便开始颜面哭泣:“公子再不需要袅袅,袅袅还不如去死。”

两个小丫头长的一模一样,一左一右拌嘴,风夜雪早就习以为常,若是以往,倒是会觉得有趣,百看不厌,这会儿,却是一点心都没有。

皱着眉头,看着信上的内容,瘪了瘪嘴,突然将那信仍扔在桌案之上,抬起双腿,交叠放于桌案之上,风夜雪一把揽过哭的眼眶通红的袅袅,俯身亲了一口袅袅光洁的额头,吊儿郎当的道:“本公子就说,挽清姑姑的死有蹊跷,青岚叔叔定是坐不住,果真,这就将矛头指向北燕。袅袅你说,你觉得挽清姑姑会不会去北燕?”

袅袅撅了一下嘴,想了想,随即抽泣道:“这个袅袅就不清楚了,为了和尹将军在一起,挽清公主连公主之尊都放弃,若袅袅是挽清公主,便是死,也不会离开尹将军的。”

风夜雪伸出手指弹了一下袅袅的额头,道:“就不期待你这小嘴里面能说出什么有趣儿的话。”

说罢,风夜雪指了指自己的腿道:“还是给本公子松松筋骨的好!”

袅袅这才笑了,伸出玉手,在风夜雪的腿上揉揉捏捏,很是仔细。

风夜雪舒服了,揽了一把娉娉,道:“娉娉你说!”

娉娉顺势窝进风夜雪,柔声道:“若娉娉是挽清公主,自然是不会去北燕的。”

“哦?怎么说?”

“女子的天,有三。在家,父为天;出嫁,夫为天;夫死,子为天。挽清公子父死,且被北燕抛弃,自然是不会再回北燕。她如果爱着尹将军,那么,便不会生下墨翎帝王的孩子。如果爱的是墨翎帝王,自然会拼死保护自己的孩子。娉娉在想,挽清公主的假死,便是为了逃离尹将军,逃离后,去处只有一个!”

“哦?”风夜雪来了兴致,问道:“哪里?”

“去墨翎,寻自己的心爱之人。”娉娉说到此处,便有些哽咽:“你们男人三妻四妾,可是,女子却会从一而终,当将自己交给一个男人的时候,若不是被迫,那便是爱极,这一辈子,心里只有有那个人。挽清公主能在那种情况之下也要生下墨翎帝王的孩子,想必她是爱极了墨翎帝王的,一朝逃离,她自然会去墨翎,即便不会相认,默默地陪着心爱之人,于自己,也是一种幸福。”

风夜雪听完,便是翻身将娉娉压在身下,玉手伸手拂过娉娉的脸颊,凤眸微勾,带着几分狡黠:“这么说,娉娉不愿将自己交给本公子,那是因为心里没有本公子?听娉娉这么说,你可知,本公子的心……真是痛极?”

娉娉听此,倒是脸红了红:“娉娉和袅袅是公子的人,公子想怎样,都行……就怕,公子嫌弃。”

说着,便是连耳根都红了。

风夜雪见此,但是愣了愣,随即翻身下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笑道:“那么,就等娉娉袅袅什么时候找到自己心爱之人,本公子必定会送上丰厚的嫁妆,让你二人风光出嫁!”

“公子?”娉娉眸光微闪,眸中难掩失望,最后才起身,应声道:“多谢公子!”

“你们先下吧,本公子要沐浴更衣!”

“是,奴婢这就下去准备!”

娉娉看了一眼妹妹,起身,退了下去。

袅袅倒是有些不懂,起身也跟着姐姐走了。

风夜雪这才拿起那密函又看了看,最后,嗤道:“青岚叔叔呀青岚叔叔,将本公子当枪使,以为,本公子不知道么?”

风夜雪把玩着手中的密函,一手撑着脑袋,开口道:“武艺。”

一黑影从暗处闪来:“主子!”

“传下去,就说,五皇子穆子越还活着。”

武艺不禁蹙眉道:“主上明知墨翎皇帝有心利用您,为什么还要……”

“他利用本公子,便已经做好了被本公子利用的打算,互相利用,又有何不妥?有墨翎做后盾,本公子也会事半功倍!”

武艺立即明白了过来,连忙点头:“是!属下这就去办!”

……

君天睿将信揣自己的兜里,便打算回璟王府,他倒是想去看看,那个坏哥哥究竟是什么人,定是欺骗皇姐的。

一个陌生哥哥,怎么能随便就做姐姐的弟弟么?

璟王府四处灯笼高挂,亮如白昼,即便晚上行走,也不怕黑。

君天睿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他拧了拧眉,也学着前面那人的样子,弯腰,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你在做什么?”

“啊……”廖仙儿吓了一跳,一声惨叫刚出,便用双手死死的捂着唇,见是君天睿,连忙一把将他拉入暗处:“嘘……别出声!”

那细腻的玉手在掌心滑过,君天睿瞬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募得想起墨郡瑶,胃部一阵痉挛,差点没有呕出来。

他立即甩来廖仙儿的手,厉声道:“不许碰阿睿。”

除了自己的姐姐,君天睿的身体已经对所有女人起了生理性排斥,根本不容许女人碰他。

廖仙儿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君天睿,看到君天睿眼里的那种嫌弃,她表示受了一万点伤害,瘪了瘪嘴:“臭小子,毛都还没长好,装模作样,呸!”

君天睿拧眉看了一眼廖仙儿,不想和她答话:“阿睿不想和你说话!”

说罢,便要起身,然,他还没有走出去,突然看见楼逸宸从对面的走廊走了下来,他顿时一惊:“太傅?”

吓的君天睿再次躲了进去。

“他……他怎么会来这里?”以前可能还会喜欢太傅,毕竟,以前,最喜欢给他讲故事的就是太傅了,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儿的,太傅都会给他说。

当然,他说的只是皮毛而已,而且,总会避重就轻,让他误会。

现在有了风夜雪这个师傅,他便知道,以前的这个太傅,完全就是像父皇一样的人,都是坏人!

阿睿一点都不喜欢他!

如今看着楼逸宸,君天睿以为楼逸宸要来抓他,这让君天睿产生了一定的恐惧,他好不容易有姐姐,有会教他武功,教他读书的师傅,他怎么舍得失去?

这般想着,君天睿下意识的就要躲起来,或者绕开也行。

他正犹豫之下,廖仙儿再次抓着他的衣袖,将他拉入了暗处:“不许出声,坏了本姑娘的好事,我姑娘要你好看!”

君天睿看了一眼廖仙儿,虽然有些嫌弃,却还是点了点头:“哦!”

廖仙儿于假山口探出一个小脑袋,贼兮兮的道:“本姑娘前段时间研制了一种新的毒药,本姑娘取名迷离粉,今日正好在他的身上试试效果。”

“迷离粉?”一听都不想像好东西,君天睿嘟着唇,问道:“做什么的?”

廖仙儿自豪道:“这个能让人产生幻觉,只要毒发,看到一切踹气的东西,在他眼里看到的,都会是自己的心爱之人,等会儿,本姑娘将这只猪放出去,你说,他看见这只猪会不会觉得是自己的心爱之人,然后对它……哈哈哈……听说这个老东西的儿子就在府上,若是被他儿子看见他家老爹对一只猪怎么样怎么样,他会不会想死的心都有?哈哈……”

廖仙儿指了指地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君天睿朝下看去,却见是被五花大绑的幼猪,那猪也不知怎么回事,叫也不叫,正傻乎乎的看着他。

君天睿没有见过猪,这一看,倒是有些愣了一下,然后,挪了挪位置,屏住了呼吸,表示自己对这动物的气味很难接受。

“好阴险的毒!”

廖仙儿正欢喜,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有才了,却突然听到一声咬牙切齿的声音,头上也罩下一片阴影。

廖仙儿瞬间起身,闪身后退防备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叶瑾妍双手环胸,轻哼道:“本公子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倒是你,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干什么?还敢用这么阴损的毒欺负楼大哥的父亲?看本公子不打死你。”

叶瑾妍哪里是廖仙儿的对手,她刚喊出来,廖仙儿手腕一翻,便是一颗药飞入了叶瑾妍的口中,她惊了一下,来不及吐出来,那药便是顺着她的喉咙滑了下去。

“臭丫头,你……你给本公子吃了什么?啊……”

廖仙儿伸手推了一把叶瑾妍,叶瑾妍直接就从假山后跌了出去,摔在地上,他再想动,却已经动不了了。

廖仙儿朝叶瑾妍吐了吐舌头道:“什么药?让你变男人的药!”

说吧,廖仙儿看了一眼躲在暗处的君天睿,道:“傻了吧?还不快走?”话落,再不理会君天睿,跑了出去。

君天睿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叶瑾妍,还有从走廊处下来的楼逸宸,迟疑了一下,瘪了瘪嘴,撒腿跑了。

叶瑾妍还没有动身子,急的大哭,但是这里后花园甬道,因为平时主子来来往往,下人们不得进来,而且侍卫也少,便显得很安静,自然就没人注意。

叶瑾妍被气死了,被让她抓住那臭丫头,否则,她要她吃不了兜着走!

“小挽儿?”突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声音,叶瑾妍大惊,想到刚刚那个臭丫头说的,她瞬间就慌了,急道:“楼伯父?楼伯父,我是瑾妍!”

“挽儿?”穆挽清在这里,楼逸宸又怎么会走?自从被穆挽清斥责离开后,他便觉得心慌,身体发热,这会儿夜风清凉,便想着出来走走,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穆挽清?

楼逸宸眼前缓恍恍惚惚的,但是还是认得出来,前面的人是自己的心爱之人。

他连忙过去,将地上的叶瑾妍扶了起来。

叶瑾妍被他一碰吗,吓的脸色苍白,哇哇的哭:“楼伯父,你别吓瑾妍,你醒醒,瑾妍不是你的小挽儿,楼伯父,你走开……”

楼逸宸听不清楚叶瑾妍在说什么,恍恍惚惚之中,能看见,穆挽清伤心欲绝的脸,他顿时心凉。

“小挽儿,你是在怪我对不对?怪我骗你这么多年?怪我自作主张,给你的贝贝冠上楼家的姓,对不对?”

楼逸宸终究是定力好,这么多年,她日日夜夜在他身边,若是想对她做什么,她病中,自然是拒绝不了。可是,他知道她不愿意,所以,他不愿意强迫。

他不是贪心之人,想要的,只是想陪着她而已。

楼逸宸没有靠近,只是一脸悲痛的看着他,叶瑾妍害怕的同时,有些奇怪。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给贝贝冠上楼家的姓?贝贝是谁?

“可是,小挽儿,若是我不这么做,对卿如太残忍不是吗?他小小年纪,怎么能没有爹爹,挽儿,你难道不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吗?”

说罢,楼逸宸便伸手去抱叶瑾妍。叶瑾妍本因为楼逸宸的话而震惊不已,所以,楼逸宸这一抱还真的抱上了,当即吓的叶瑾妍尖叫了一声,下意识的一拳便打了去。

本以为她身子还如刚刚那般酥麻僵硬,没想到,这一拳,竟然还真的打了出去。

碰的一声,一拳落在楼逸宸的眼睛上,顿时就青了一片,楼逸宸之前重伤,失血过多,本就身子虚弱,这会儿又中了毒,哪里经得住?挨了这一拳后,便直接向后倒了去,然后两眼一翻,倒了过去。

叶瑾妍见楼逸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吓的笑脸苍白,可是一想到她的身子被这能自己当爹的人碰了去,这个人,还是她心爱之人的爹,叶瑾妍整个人都不好了,又气又怒又羞又慌,

看了一眼楼逸宸,牙关紧咬,一个没有忍住,便对着楼逸宸的胸口肚腹一阵踩。

“踩死你个王八羔子!”

“呸,本小姐也敢动!”

“若不是见你是楼大哥的爹,本公子势必阉了你个老色狼!”

话落,叶瑾妍的脚瞬间顿住了,刚刚,楼伯父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楼逸宸的话很明显,楼大哥根本不是楼逸宸的孩子,怎么会这样?

楼大哥知道吗?

叶瑾妍抿着唇,看着倒在地上的楼逸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个时候,叶瑾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正是侍卫赶了过来。

“刚刚听到了叶家大小姐的喊声,叶大小姐是墨翎贵客,断不可怠慢,快去看看!”

“是!”

听此,叶瑾妍连忙起身,足尖轻点,飞身离开了去。

好在叶瑾妍不是那种迂腐守节的死脑筋的女子,不过是被人碰一碰,就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心爱之人,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不是?

所以,打了一顿楼逸宸后,她也就消了气,一想到刚刚那个女子,叶瑾妍咬紧牙关,臭丫头,此仇不报,他就不姓叶!

这会儿,叶瑾妍倒是在纠结,这件事该怎么办!

要不要说给楼大哥听!

不知不觉,叶瑾妍来到了客房,楼卿如睡了一天,这会儿醒了过来,穿着一件厚厚的披风半躺在凉亭内的软塌上看书。

穆挽清正在给他削苹果。

叶瑾妍看着穆挽清,觉得,楼夫人和那晚有些不一样,究竟哪里不一样,她有说不出来。

“楼夫人?”叶瑾妍走进凉亭,然后看了一眼楼卿如,面色一沉,不由的责备道:“楼大哥,你伤的那么重,怎么就出来吹风了?也不在床上躺着?”

楼卿如避开叶瑾妍伸过来的爪子,微微蹙眉道:“咳咳……躺了一天,出来透透气。”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哦,今天晚上不用看春晚,咱们来个活动好不好?什么活动?1。今天所有留言者,奖励66个币。2。正版群里红包接龙,哈哈,作者有大红包哦,验证群号:534148701,宝宝进群交全文订阅截图进正版群哈!3。凡事今天进群的,都有红包迎接哦。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