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楼卿如再见灵玉檀/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夭折?”这个消息,让尹穆清很难接受,原来,挽姨口中的宝宝,竟是已经夭折了?

真相竟是这样么?

尹穆清不禁叹道:“那个可怜的孩子在天上,知道这么多年来,母亲一直挂念着自己,应该会很高兴吧!”

“也许吧!”毕竟,这么多年,虽然宝宝不在,母亲却将所有的记忆都给了她,而他,虽然在母亲身边,却一直被母亲忘记!

尹穆清见楼卿如情绪低落的样子,没有再说宝宝的事,若是宝宝已经死了,那么,她也不能继续提及被人的伤心之事,她看了一眼穆挽清,开口道:“神医门的晏子苏,你可以找他帮你母亲瞧一瞧。”

“神医门?”楼卿如眸中闪过一道亮光:“神医门隐于江湖,并不好找,听王妃的意思,您知道他的下落?”

晏子苏表面上是萧璟斓的幕僚,但是,实际上却是兄弟,也没有人知道晏子苏的身份,是以,楼卿如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之事!

尹穆清倒是笑了:“他和阿斓称兄道弟,请他,倒是不难!”

……

明宣帝萧璟渊在位二十四年,驾崩于明宣二十四年秋,于养心殿停灵七天后,出殡下葬。

这天,天下素缟,举城哀痛,黑色的棺木从皇宫而出,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直到皇陵,百官素服加身,无不痛苦悲叹。

百姓之中,本该躺在棺木之中的已死之人萧璟渊如今却坐在一辆普通的马车之内,从皇宫的西角门缓缓而出。

马车之中,萧璟渊手脚还不能动,纪全早就让人定制了一轮椅,萧璟渊坐在轮椅上面,从掀开的车窗帘向外看去,见送葬队伍远去,他才露出了一个笑意。

总算是尘埃落地,本以为萧璟斓不会同意他就这么“驾崩”,没想到,他还是因为顾全大局,乖乖的穿上素缟,带着百官去了皇陵。

这个孩子,他终究还是没有看错的。

回头,见灵玉檀也掀开车窗帘,咬着唇朝外看,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萧璟渊拧眉道:“脸色不好,在担心什么?”

见萧璟渊问,灵玉檀放下车窗帘,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因为这么多年的误会和亏欠,灵玉檀心里羞愧内疚难当,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萧璟渊,所以,如今除了顺从,却是连主动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但是终究是不忍他失望,灵玉檀摇了摇头,道:“你身子未好,不该这般折腾。”

伤筋动骨,该好好将养,这般折腾,若是又碰到伤口,遭罪的是自己。

“这个你无需担心,国丧一过,阿斓便可即位登基,那个时候,不能出任何岔子,你腹中的孩子……也只能委屈他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能出生在皇宫,所以,萧璟渊只能带灵玉檀走。

灵玉檀也懂,腹中的孩子,来的根本不是时候,于伦理不合。

可是,她明白萧璟渊说的都是真的,却还是忍不住一刺。

上天为什么要这般捉弄于她?委屈了一个孩子,还要继续委屈另一个孩子,终究是他们做父母的不是。

见灵玉檀如此,萧璟渊如何不知道她心里委屈?想伸手去握她的手,奈何手无法动弹,他只好作罢。

保证道:“你就这般不信任我吗?这个孩子比他兄长有福气,我相信,阿檀不会让他受委屈的,对不对?”

小小的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地位?他能在乎的,也是父母的关爱罢了。

萧璟渊相信,这个孩子,会比他的阿斓幸福。

听此,灵玉檀的手,便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小腹,阿渊哥哥说的不错,她不会让他委屈的。

“爷,王府到了。”

马车一停,一嬷嬷便进来给灵玉檀罩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将灵玉檀遮的严严实实的后,才扶灵玉檀下马车。

萧璟渊则同样也是罩了一层黑色的斗篷,连同轮椅一起,被抬下了马车。

因为知道萧璟渊要来,璟王府门口也有人迎接。

再次踏入璟王府,灵玉檀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上次来璟王府虽然也才不久前,可是,短短时间,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如何不感慨。

上头说,来人是个异常尊贵的人,不能怠慢,可是王爷又吩咐,不能住在他能看得到的地方,王福绞尽脑汁都才将二人安排在东苑的客房。

虽然王爷不想见,不能出现在王爷的眼皮子地下,可是,慕将军再三强调,这次来的客人身份尊贵,所以不管再偏僻,那也不能真的将二人安排在西苑去。

西苑偏僻是偏僻,可是,西苑向来都是下人住的地方,着实于理不合。

现在虽然东苑已经有了客人,楼卿如住在那里,但是,楼卿如住在东苑的南风院,他将这次来的客人安排在东临阁,两处还隔着一处花园,也不用担心互相打扰。

灵玉檀的胎虽然被晏子苏照顾着,可是终究年纪在那里,怀的也凶险,即便马车行的慢,灵玉檀身子都有些受不了,脸色白的吓人。

一到了东临阁,嬷嬷就发现灵玉檀手心全是冷汗,脸色白的吓人。

“哎呀,灵主子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说着,嬷嬷连忙扶灵玉檀坐下。

这会儿,纪全推着萧璟渊进屋,听嬷嬷这么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灵玉檀,果然看见灵玉檀脸色苍白,额上全是冷汗,萧璟渊蹙眉道:“怎么回事?”

晏子苏不是说胎很好,而且她的身子也无碍吗?怎么才走这么几步路,身子便受不住了?

灵玉檀肚子不痛,只是全身无力而已,是以她摇了摇头:“我没事,很有可能只是……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萧璟渊不放心,哪里就能任由她这般说的轻巧,连忙对纪全道:“去请大夫!”

“是!”

来了萧璟斓的府上,萧璟渊就当在自己的皇宫里一般。

可是,萧璟渊在世人的眼中毕竟是死人,知道他还活着的人,也就几个人而已。是以,他这次来王府,下面的人并不知道这个人是皇帝陛下,所以,只将他当客人。

既然是客人,在主人家的屋中,哪里能仍性而为?不说去请大夫,出去做什么都要向主人请示。

纪全找人去请大夫,璟王府的人不可能直接就听纪全的,而是层层禀报通知,直接报到尹穆清那里去了。

今日国丧,尹穆清身为儿媳妇,该去参加葬礼,可是,萧璟斓以她身子不便为由,没让她去。

毕竟,根本就是一场闹剧,去了也是跪在哪里装哭,萧璟斓哪里舍得尹穆清跟着去受罪?九月身子不好,自然更不用去,苦了小倾恒,被萧璟斓抓去,跪了一天,回来的时候,走路都不利索。

尹穆清自然是知道住进来的是萧璟渊的,对方要请大夫,尹穆清哪能不同意?连忙让人去请。

去东临阁会路过南风院前面的花园,彼时,楼卿如正陪着穆挽清坐在花园里面的花厅里面透气,萧璟渊和灵玉檀进去的时候,他就看见了。

虽然二人带了围帽,但是因为没有刻意遮掩,是以,他还是看到了灵玉檀的脸。

咦?楼卿如疑惑,那位失踪的夫人?她竟然出现在璟王府?

毕竟是自己看过的病人,楼卿如还是有几分在意的,也不知,她腹中的孩子怎么样了?

“卿如?”穆挽清见楼卿如发呆,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在看什么?”

几个人而已,很有趣么?

穆挽清今日一大早过来,没有任何意外,前面发生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免不了问楼卿如,他是谁。

一觉醒来,突然得知自己的儿子已经二十岁,穆挽清再一次震惊。

楼卿如胆战心惊的给她解释了所有,甚至,将她昨日写的东西拿给她看,穆挽清也不得不接受!

当然,楼卿如成功的避开了有关尹穆清所有的事。

因为,穆挽清放在外面的宣纸上,除了那几张有关尹穆清和璟王府二位小殿下的画像,并没有关于尹穆清的任何记录,楼卿如虽然奇怪,却真好合了他的意。

不久前就因为宝宝的事情刺激了自己的母亲,这次,他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楼卿如自然不知道,穆挽清心思细腻,因为怕自己的宝宝被人知晓,有关尹穆清的记录,她全部都贴身放着,即便楼卿如,也不可能发现。

除了楼卿如自己的解释,更多的是那来于自血浓于水的母子之情,穆挽清自然很快接受楼卿如,得知他受了伤,便处处关怀备至,即便是一个微笑的面部表情,她都看在眼里。

楼卿如回过神来,对穆挽清笑了笑,道:“没事。”

只是,没过一会儿,刚刚进去东临阁的人便匆匆而出,似乎有些着急。

“那些人是什么人,卿如,我们现在这是在哪里?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楼卿如答道:“这里是暨墨京都,璟王殿下的府邸!”

穆挽清听此,眉头一拧,眉头瞬间就蹙了起来。

暨墨京都,那么宝宝在京都了?

宝宝现在怎么样?

可怜的孩子,有没有过的好?

穆挽清忍不住想起那个被她仍在尹府的孩子,心痛如割!

“母亲,你可要去看看?”楼卿如起身,朝穆挽清走了过去。

穆挽清一想到自己的女儿,神情便有些恍惚,楼卿如问起,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二人来到东临阁,灵玉檀已经被安置在榻上,萧璟渊等了一会儿,不见大夫来,便是有些怒意:“怎么回事?大夫怎么还不来?”

听到里面的声音,楼卿如快速走了进去,开口道:“我便是大夫,若是前辈信得过晚辈,可否让晚辈看看病人?”

萧璟渊见门口进来一个年轻男子,虽然只穿着一袭布衣长衫,墨发由一根发带系在脑后,耳边一缕青丝自然的垂在胸前,显得俊美非凡,气质绝佳,柔美精致的五官自带几分温润亲和,让人见之忘俗,忍不住想要亲近。

萧璟渊暗自惊叹,哪家的孩子,这般气质风华,比起他的阿斓也丝毫不逊色。

阿斓虽然长得美,可是太傲了,让人不敢直视,就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对那孩子有几分惧意。

而这个孩子,一看就是一个性格好的。

萧璟渊听楼卿如这么说,连忙道:“此话当真?若是这样,那便太好了!”

说罢,萧璟渊转身朝屏风后喊道:“竹溪?领这位公子进去给夫人诊脉!”

穆挽清本想跟着楼卿如进殿,但是一看到殿中的萧璟渊,她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藏在楼卿如身后,抓着楼卿如的袖子:“卿如,娘亲突然心口有些闷,就不进去了,你小心自己的身子,速去速回!”

虽然萧璟渊比起当年老了太多,可是,她还是认得出来萧璟渊。

当年在北燕边关,他们当过对手!

萧璟渊是阿衍的兄弟,见到她,岂有瞒着阿衍之理?所以,穆挽清断断不敢让萧璟渊看到自己。

“胸口有些闷?”楼卿如听此,瞬间就蹙起了眉头,伸手去探穆挽清的脉门:“可是有些伤寒?”

穆挽清急着想走,哪里允许楼卿如给她把脉,避开手腕,推了推楼卿如:“娘亲没事,你去吧!”

楼卿如不放心,忍不住叮嘱道:“那母亲就在前面的凉亭等着孩儿,不要乱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嗤……”听到楼卿如这么说,穆挽清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眸中满满都是温情和怜爱,点了点楼卿如的额头,嗔道:“你这孩子,当母亲是五岁大的幼子是吗?快去吧,别让病人等急了。母亲答应你就是了!”

不是楼卿如将她当个小孩子,他怕她乱跑出去受什么刺激,父亲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会儿,他自然要好好照顾母亲。

见穆挽清保证,他才转身进去。

萧璟渊看见门口有一白色身影,二人嘀嘀咕咕说了一些话后,离开了,他倒是没有想太多。

“小公子有劳了!”萧璟渊主动开口。

竹溪嬷嬷连忙过来,将楼卿如迎了进去。

灵玉檀躺在床上,腰上盖了一个厚厚的毯子,闭着眸子,很是虚弱。

“灵主子,大夫来了。”竹溪将帐子放下,轻轻的将灵玉檀的手腕放在帐子外面,然后再手腕之上搭了一块洁白的丝帕。

楼卿如把了脉后,很明显面色一沉,收回玉指,拧眉道:“夫人应该没有将晚辈的话放在心上吧?”

这个时候还服用安胎之要?强行保胎,这是要了这位夫人的命!

灵玉檀没有看楼卿如的脸,是以,没有避讳。可是,如今听到楼卿如的声音,她骤然一惊,掀开帘子,惊道:“是你?”

“灵主子?”嬷嬷连忙去扶,有些不解:“您当心身子!”

楼卿如是大夫,也从来不知道皇家后院的一些事情,在他眼中,人的性命都是一样珍贵,若是为了一个未成形的孩子而去要了一个女子的命,这么做,无疑是最残忍的。

所以,他对灵玉檀到现在还保胎的做法,有些不解!

晏子苏都说孩子好,灵玉檀自然是不相信楼卿如的话的,作为一个母亲,哪里就允许别人说她的孩子不好?甚至,这个年轻人三番两次要让她不要这个孩子!

灵玉檀自然是气愤的。

“怎么回事?”萧璟渊被纪全推了进来,见楼卿如惹灵玉檀生气,他有些不悦。

灵玉檀见萧璟渊进来,便有些委屈,白着一张脸,对萧璟渊道:“阿渊哥哥,这个年轻人实在太放肆,恐怕也就是自己看了几本医书,便以为自己能领了大夫的头衔,却不想庸医一个,睁着眼睛说瞎话,哪里能看病,阿渊哥哥快将他赶出去。”

------题外话------

唔,小贝贝会不会告诉萧璟渊灵玉檀身体情况呢?孩子,心爱之人,再加上阿斓的性命,萧璟渊该如何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