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他是谁?(十六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从玉壶林回来的尹穆清和尹承衍刚好遇到楼卿如他们,远远地,便看见明亮的火光,还有坐在马背上的人。

再次看见楼卿如,尹穆清的心境突然变了。

接受一个同父异母的爹爹,尹穆清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纠结,面对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尹穆清就觉得自己的心刺痛难忍,甚至看他一眼,都觉得自己难受。

“公子?”云锡远远的看见尹穆清,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翎羽披风,一根碧玉簪子在头上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绝美的容颜之中透着一股素雅清丽的婉约气质,和以前看到的清音公子完全不同。

打马而去,云锡啧啧称奇:“果然是个姑娘,也怪不得璟王都能娶了你,公子的容貌气质,不管是男装还是女装,都能迷倒一片!”

这个时候,尹穆清没有心情和云锡开玩笑,见尹承衍看过来,她拧眉道:“有消息了么?”

“我正要个公子传话呢,这样的小事还需公子亲自来问么?”云锡说到此处,突然沉了脸,愤愤道:“原来是云衣坊的人,见不得咱们陌上香坊的好,竟然生出歹心!”

云锡以为尹穆清想问的是上次陌上香坊商船被烧一事!

尹穆清猜想肯定是其他商贩心生妒意,所以才放火的,只是没有想到是贺家的人!

贺有义被关,云衣坊被查,他们还不知道收敛一点?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云锡笑了笑:“不用公子开口,璟王就已经下令,没收了贺家的钱财,府邸被封,贺家的一家老小也去牢中与贺老大团聚了!”

萧璟斓?

尹穆清没有料到,这么小的事情,他还记在心上!

只是,这个时候尹穆清可没有功夫去理会这样的小事,左不过那批货物没有损坏,尹穆清问道:“让你查的人,查到了么?”

云锡没有答话,倒是楼卿如夹了夹马腹,靠近了尹穆清:“听人说,母亲去了天下第一山庄的方向,我们正在沿路寻人!”

“天下第一山庄?”那天晚上的情景浮上眼前,尹穆清心中咯噔一声,转身看向尹承衍道:“爹爹,恐怕情况不好,上次我遇到她的时候,楼雪胤似乎想取她性命!”

尹穆清说完后,才发现,尹承衍根本没有看她,而是将视线落在楼卿如身上,很久都没有回神。

“爹爹?”尹穆清眉头一拧,再次唤了一声。

尹承衍这才算回过神来,转身看向尹穆清,问道:“他……是谁?”

楼卿如长得像穆挽清,见过两母子的人,都能看的出来。唯一的区别就是,男人的容貌即便再美,也没有女子的柔和秀丽。

可是,这并不影响尹承衍在楼卿如身上看到穆挽清的影子。

尹穆清握了握拳头,心中嘲讽,果然如此么?因为是她的血脉,所以,外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想要隐瞒都来不及!

楼卿如自是不知尹穆清心中所想,听了尹穆清的话,心都揪在一起,拧着缰绳,惊异道:“楼雪胤莫不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

虽然都姓楼,但是楼卿如并不觉得他们楼家和天下第一山庄有什么瓜葛!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救自己母亲!

楼卿如面色苍白,也来不及等尹穆清回答,便拉了缰绳,打马疾驰而去。

若楼雪胤要取娘亲的性命,楼卿如就无法说服自己,母亲现在没有在天下第一山庄!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尹承衍自然不悦,也打马追了过去,尹承衍坐下的马乃是千里宝马,平素也少不了训练,是以,速度并非一般马匹能够比得上的。

楼卿如很快就被追上!

得知楼雪胤要取那女子的性命,尹承衍便已确证,阿清怀疑的对象是挽清不假,天下第一山庄的前任庄主的身份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是楼逸宸。

楼逸宸是挽清的师兄,但是那个男人对挽清的心思,是个男人都能看得出来。挽清死后,楼逸宸也消失,几年之后,出现在墨翎,成了墨翎太傅!

现在想想,尹承衍心中就有几分猜测。

挽清的假死逃离,和楼逸宸定脱不了关系!

现在楼逸宸回到暨墨,天下第一山庄的人恐怕不会对楼逸宸这个叛徒有什么好态度。挽清被去天下第一山庄,恐怕也是因为这个!

尹承衍没有再问楼卿如的身份,可是他的心里已经有种预感,阿清心中怀疑是挽清的女子却被这个孩子喊母亲,这个孩子又长的这般像挽清,难道……

不可能,挽清的性子,他比谁都清楚,怎么可能再离开之后,又生下其他男人的孩子?

可是,这个孩子不是挽清的又说不过去。

尹承衍心里很乱,却没有继续再猜测下去,他不愿破坏挽清在他心目之中的美好印象,更不愿将她想的那般不堪!

事实的真相,总要见到挽清本人,才能得知!

尹承衍蹙着眉头,沉声道:“若是你母亲真的被天下第一山庄的人抓走,你这般贸然前去如何入的了天下第一山庄的门?”

“若对方有伤母亲之心,那么,就拿我的命换母亲的命好了!”只要母亲平安,明日,她就会忘记他,连悲痛都不会有!

都说年轻人冲动,果真就是如此,尹承衍轻嗤一声,倒是没有责备楼卿如的莽撞,只道:“若对方真的有心伤你母亲,又何须将你母亲引诱至庄内?”

若他猜得没错,楼逸宸离开天下第一山庄是为了挽清,那么,楼雪胤此次将挽清抓入山庄,追根究底,是因为楼逸宸。

听此,楼卿如愣了,他想不明白,母亲病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相安无事的度过了,怎么会突然遭此大祸?难道,父亲不让母亲露面,就是因为这个么?

这么多年,在意母亲的,也只有他和父亲二人而已,对方抓了母亲为饵,想要引诱谁?

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父亲!

所以,天下第一山庄针对之人,其实是他的父亲楼逸宸!

这般剥丝抽茧的想着,楼卿如心里也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天下第一山庄也是楼姓,难道,父亲其实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人?

这……怎么可能?

楼卿如紧紧的握着缰绳,心里变得不安起来。

“即便只是一个陷阱,做孩儿的有岂能知难而退?母亲的安危,我怎能坐视不理?咳咳……”楼卿如身上有伤,这般骑马,只会让加重内伤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