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倾恒女装(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丞相有所不知!”暗卫深吸一口气,非常善意的开口:“恐怕,再次见到存小王爷,您不仅不能将他打的半身不遂,反而要向他行礼参拜了!”

“嗯?”叶祁回头看向暗卫,面上阴了下来。

“暨墨已经搬下诰书,先皇萧璟渊传位第六子萧存。”

“你说什么?”叶祁惊的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暗卫:“你是说,萧存即将登基为帝,而非璟王?”

“是!”

叶祁久久都没有消化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不管是谁,都会猜想萧璟渊死后,定是璟王称帝吧,没想到,这暨墨根本不安常理出牌,竟然让萧存那个公子哥即位。

叶祁摸着下巴,思考了许久,突然一拍大腿,叹道:“陛下又上当了!”

“丞相何出此言?”

“当初陛下同意璟王和公主的婚事,那也是因为璟王同意以半壁江山为聘礼,风光赢娶我们元清公主。那个时候璟王欣然答应,陛下妥协,那是陛下料到,暨墨做主的人是璟王,萧璟渊不理政事,只要他有退位之心,那么一定是璟王坐上高位,可是,如今萧存登基,璟王又如何像当初那般将大权掌握在手中?兄弟可不是父子,你觉得,萧存的生母,还有舅家,能容许璟王踩到萧存的头上?萧存一定会找理由贬萧璟斓去封底,那个时候,公主岂不是跟着去吃苦?这下好了,半壁江山的聘礼没了,连京城荣华富贵的日子都没了,也不知陛下会如何!”

暗卫听此,总觉得丞相说的有道理,这个事情放在别的皇室,肯定只会这样的结果。可是放在萧家,萧存能不能当上那个皇帝就已经很不错了,又如何妄想打压璟王?

这会儿,却听叶祁道:“也不是璟王是怎么想的,不愿即位,还将萧存这般花花公子推上位,萧璟渊泉下有知,恐怕要被这个儿子气的不能瞑目了!”

叶祁如何不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弯弯绕儿?萧璟渊那般宠爱萧璟斓,他也不是对江山不负责任的皇帝,又怎么会将皇位传给萧湛?

这么说来,这一切,还是萧璟斓自己的主意罢了!

……

璟王府,倾恒膝盖疼的厉害,便没有下床,孩子小,膝盖受了伤要好好养着,否则以后留了病根,就麻烦了。

是以,昨晚尹穆清就让鸢歌好好伺候着,不要让他下床。

倾恒一直都是一个乖孩子,便没有忤逆自己母亲的意思,用过早膳后,便躺在床上看书。

九月不知道做什么,觉得无聊,也拿着纸和笔,在一边涂涂画画,画了一会儿,便觉得没意思,又去拿了琴在一边拨弄。

尹穆清教过九月琴,九月聪明,学什么东西很快,就是没有耐心,是以一点都不精,但是九月的不精,放在同龄人身上,却已经是难得。

倾恒见九月拿着琴拨弄,放下手中的书,问道:“小九喜欢抚琴,哥哥倒是知道有一位先生琴技高超,不知小九有没有兴趣拜师?”

九月撑着脑袋看了一眼倾恒,嘟着嘴巴,糯糯道:“琴技高超?有娘亲弹的好么?没有娘亲弹的好,九爷就不拜师!”

“那位师傅琴技曾是天下一绝,多少女子想要上门拜师,那人却是不接,只愿教真正有天赋且有缘之人,而且,她老人家只愿意收女弟子,去年,你哥哥我便被她拒之门外。”

倾恒学的东西多,而且他做事认真,要学就要学的最好。

尹曦月虽然待他不好,但是在功课上却不会含糊,不管是琴棋书画,还是武艺骑射,都要他做到最好,毕竟,他样样出类拔萃,得到皇爷爷的夸奖,尹曦月她也脸上有光。

争宠,不就是这样么?

所以,尹曦月也曾带他去拜见过那位师傅。

只是,被拒之门外了。

九月将琴推了推,瘪嘴道:“她只收女弟子,九爷身为纯爷们儿,能上前去凑热闹么?再说了,九爷心中,谁人的琴技都没有娘亲厉害!”

倾恒上下打量了一下九月,唇边勾起了一抹坏笑,然后别过头,拿起书继续看,却似不经意的开口道:“小九穿上女装,谁人能看得出来咱们的九爷是个纯爷们儿呢?”

九月顿时就怒了,士可杀不可辱,曾经扮女娃娃的日子是他最可耻的记忆,现在哥哥还这般调侃,小家伙蹭的一声站起身,两手叉腰,鼓着一双大眼睛,怒气匆匆的道:“萧倾恒,九爷再不喊你哥哥了!你才是娘儿们勒!”

说罢,小九月跳下榻,怒气匆匆的朝外走。

“九爷?”一边伺候的人见小家伙生气了,又是好气又觉好笑,说实在的,所有的人都认为长孙殿下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只不过没有想到小九月会这般生气罢了。

鸢歌连忙朝倾恒欠了欠身,然后追了出去:“九爷您慢点跑!”

完蛋,这下捅了马蜂窝了。

倾恒哪里知道,九月本就有些无聊,所以不想在房间里面待罢了。

一觉醒来娘亲就不见了,九月哪里高兴的起来?

倾恒算是躺枪,他见自己惹了弟弟生气,连忙起身也追了过去。

膝盖刺痛,倒也不是不能忍。

见九月径直就往大门处走,倾恒便明白,那小家伙又想出去玩儿了。

他揉了揉眉心,快步追上去,试图牵九月的手示好:“小九莫生气了,哥哥以后都不告诉别人,以前你穿女娃娃的衣服的事情,可好?”

“哼!”

这一声哼中气十足,还挺神气!

倾恒妥协了:“那好吧,只要小九不生气,哥哥做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前面的小娃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倾恒,酷酷的抱着自己的手,上下打量对面的哥哥,然后摸了摸下巴,不怀好意道:“你说真的?”

“这是自然!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像骗的次数多了去了,可是,又有什么关系?这小笨蛋又不知道。

倾恒哪里知道,自己自诩聪明,却要被自己弟弟坑了!

“那你答应九爷两个条件!”九月伸手两根白嫩的手指头,比了一个大大的二字。

倾恒大方道:“不说两个,二十个,两百个都不生问题!”

“切,说大话!”九月不屑道:“就怕九爷说出来吓死你,你死皮赖脸的不答应!”

“君子一言,既然答应了小九,哥哥又怎么会出尔反尔,不答应呢?”无非就是几根糖葫芦,这小家伙还能提出什么了不起的要求么?

“哼哼!第一……”九月伸出手指头,比了一个十:“你现在得陪九月去买十根糖葫芦!”

“好!”果然,十根糖葫芦而已。倾恒笑眯眯的开口:“不成问题!”

“第二!”九月瞥了一眼倾恒,同样给了他一个自认为非常可爱善良的笑:“从现在开始,哥哥你得穿女娃娃的罗裙,明日早上才能换回去。你觉得如何?”

倾恒脸色骤然一白:“你……”

这小家伙这是什么意思?让他穿女装?怎么可能?若是被夫子看见,岂不是又要教训失了仪态。

“噗……”一边的鸢歌等人听到九月提出来的这个条件,都不由的笑了,他们看向倾恒,还满是期待。

也不知道倾恒小公子穿上女装的样子是什么样子的!

九月见倾恒一脸铁青,顿时就高兴了,插着腰,非常得意:“怎么样?你怕了吧?哼,反正你若是不答应,这一辈子都别期望九爷叫你哥哥!九爷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说罢,九月将脸偏至一边,抬起小下巴,再不看倾恒一眼!

倾恒便是觉得自己真的是掉坑里面了,眉心突突的跳。

“小九!”倾恒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哼!”小九月将小脑袋偏至另一边:“九爷才不和说大话的坏孩子一起玩呢!”

鸢歌掩面笑了一下,终究是顾及倾恒在场,没有笑出来,上前道:“长孙殿下,您有所不知,九爷从小性子执拗,决定的事情,便是三百匹马也拉不回来,您既然答应了他,若是……他恐怕真的会说到做到!”

倾恒听此,果然脸色沉了下去,看了一眼自家傲气的小弟弟,倾恒表示自己真的很为难,很委屈,抬手摆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鸢歌知道倾恒是妥协了。

而且,长孙殿下性子也是孤傲的,怎么会允许她们看见他穿女装的样子?

连忙福了福身,拉了九月的手,哄道:“你以前穿过的罗裙哥哥也穿不上,要不,哥哥带你去成衣坊,选一件?”

九月这才算满意:“这还差不多,谅你也不敢算花样,走吧!”

倾恒答应弟弟这个要求,就没有打算经常伺候的人跟着,不然,他定没脸面再见她们。

暗卫自然不同,反正又不常见面!

九月直接带倾恒来到陌上香坊,陌上香坊的人都知道这两位是小主子,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将两个小家伙带到雅间。

“小主子怎么有空来这里玩儿呀?”胡老板看到小家伙喜的眉眼都笑的弯成月牙儿了。

九月一把抱住胡老头的大腿,扬声道:“胡爷爷,哥哥要买新衣服,有没有哥哥穿的新衣服?”

倾恒端坐在一边,面无表情,一点喜色也没有。

胡老头不了解倾恒的性子,是以,面对这个长孙殿下,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只能表现的比较恭顺。

而且,小公子都不会穿买来的成衣,长孙殿下怎么突然要来这陌上香坊拿成衣穿?

“不知长孙殿下喜欢什么样儿的?草民这就让他们将今年新出的款式拿给长孙殿下瞧瞧?”

“胡爷爷不必麻烦了,你比着哥哥的身形,将今年最好看的罗裙拿出来给哥哥换上就好了!”说完,九月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哀戚道:“你说真是奇怪,好端端的一大老爷们,怎么就有这癖好?喜欢穿女娃娃的罗裙,真是,哎!”

倾恒黑了黑脸色,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故作深沉的小家伙,嘴角扯了扯,终究没有说什么。

“这……”胡老板自然不信,可从来没有人说长孙殿下有这爱好!

九月见胡老板没动,他眉头拧了拧,开口道:“胡爷爷你还不信九爷的话么?对了,还要请一个姐姐来给哥哥梳一个漂亮的发髻。”

越听越觉得九月在胡闹,胡老板下意识的看向倾恒:“殿下,这……”

倾恒眉心跳了跳,咬牙看向九月:“你之前并未开这个条件,小九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吗?”

只说了穿女装,没有说还要梳小姑娘的发髻吧?不带这么坑人的!

“你想反悔?”九月亦咬牙道!

倾恒无奈,不得不妥协:“就如小殿下所言!”

胡老板这下明白了,小主子这是在坑人呀!可怜了长孙殿下,千万别让璟王看见,不然,指不定长孙殿下要被批评有失体统了!

不一会儿,胡老板就带了两个小丫头,一个小丫头手里端着一件月牙白的浮光锦的小罗裙,一个丫鬟手里端着各种头饰。

“殿下,奴婢们伺候您更衣!”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倾恒不可能再反悔,他看了一眼九月,上前,伸手捏了捏九月的笑眯眯的笑脸,嗔道:“这次就依了你,下次,哥哥可不会这么任由你胡来了!只不过,小九要给哥哥保密,不许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知道吗?”

“九爷是那种乱嚼舌根的人么?”小家伙满是期待的而看着自己哥哥,心道,今日你穿了女装,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嘲笑九爷!

倾恒走到屏风后,颓然道:“你们来吧!”

“是!”

九月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摇头晃脑等着哥哥,等他两个苹果下肚,哥哥就出来了。

“小九!”倾恒沉着脸,提着小裙子走了出来,那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瞟,别提多不自在了。

九月闻声望去,顿时眼神都直了,手里的苹果核咚的一声掉在地上。

只见往日和父王一般一板一眼的哥哥梳着女孩子的垂髫,头顶斜插着一对珐琅彩花卉簪,下面的流苏挂着两颗明亮的白色珍珠,衬得自家哥哥肌肤白皙盈透,唇红齿白,漂亮的好像瓷娃娃。

这会儿,他手拿一柄小巧的织金美人象牙柄宫扇,身着一袭月牙白的如意缎绣对襟纱裙,好像小仙子一般。

九月上下打量了之后,突然拍着膝盖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哥哥刚刚说什么来着,你说九爷我穿上女娃娃的衣服看不出来是纯爷们儿?你呢?半斤八两,瞧你以后怎么嘲笑九爷!啧啧啧……九爷决定了,九爷以后的妻子,就要按照哥哥穿女装时的模样来找,可不能让哥哥比下去了!”

“萧小九!适可而止!”倾恒被弟弟调侃,脸上募得飞起一朵红晕,显然是被气的!

他有些后悔,自己答应他这种要求了!

九爷又怎么会害怕倾恒呢?朝倾恒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跑了出去:“不服气,你来打我呀?”

九月身子不好,倾恒哪里敢让他一个人就这么跑出去,连忙追了出去。

可是,他穿着女装,裙子都拖地了,哪里有男装时的便捷?一脚踩在裙子上,差点摔了跟头,然,他也来不及换衣服,干脆提着裙子追。

而,因为耽误了一刻,等他追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九月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让倾恒大惊的是,就在那一刻,他看见一个黑衣人站在九月的身后,径直将他带走了,倾恒脸色一白,跃上房梁,追了过去:“小九!”

远远的看着小九,倾恒穷追不舍,直到来到一处荒僻之地,见那黑衣人将九月放在一顶软轿前面,四周黑衣人密集,他便不敢现身了,将自己的小身子藏匿在暗处。

看那轿子上面的标注,小倾恒认得,那好像是天下第一山庄的。

难道是楼庄主?

他为何要将九月劫来此处?

九月也是懵逼的,他不就是害怕哥哥恼羞成怒打他么,怎么才跑出来就被人抓走了,小家伙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一脚踹在刚刚将他抱来的黑衣人身上,然后插着腰,怒道:“谁让你碰九爷了?”

“嘶……”小家伙力气挺大,这一脚踹到脚踝处,那人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呵呵……咳咳……”一声轻笑过后,便是虚弱的咳嗽从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九月看过去,便见那轿帘被掀开,他早就熟悉的楼叔叔扶着亦行叔叔的手走了出来。

只不过,他并没有朝他走来,而是靠在轿子扶手上,朝他招了招手:“九月过来!”

九月嘟了嘟嘴,朝楼雪胤走了过去,拉了拉他身上的火狐披风,皱眉道:“叔叔,你很冷吗?为何穿的这么多?”

这么厚的披风,他冬日才会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