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义父(三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热天的,穿这么厚的袍子不热吗?九月非常的不理解。

九月抬头看着楼雪胤,见他唇角苍白,脸色也接近灰白,额角上是一层薄薄的的汗水,眉头也紧紧地锁了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小家伙心想一定是他太热了。

所以,他一直在打量楼雪胤,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叔叔和以前的有一点不一样?究竟是哪一点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

九月歪着脑袋看着楼雪胤,眨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萌哒哒的问道:“叔叔,你是不是很冷?怎么今天穿的就像娘们一样?”

都说童言无忌,楼雪胤自然也不会将九月的话当真,他想伸手去摸一下小九月的头,但是他现在身受重伤,连抬下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就算是背靠着轿身才能勉强站立不倒下。

所以即便是九月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若是往常,他伸手就能够得着,可是现在他却不能够的着孩子的头。

微微抬起的胳膊放了下去,楼雪胤笑了笑,开口说,“靠近一点。”

明明痛极,却要装作若无其事。

明明虚弱之极,却还是要强行硬撑。

周围的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楼雪胤,心头痛如刀绞,所有人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阴霾,那浓郁的悲伤如千斤重担般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似乎压得人喘不过气。

都说不知者无罪,其实不知者还不痛。

如今,就像九月这般毫不知情的人来说,最是轻松,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九月看着楼雪映,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眉宇间的犹豫,根本无法忽视。

可是看着楼雪胤坚持的目光,小家伙还是妥协了。

九月走过去一步,与楼雪胤保持一定的距离,嗤了一声,脆生生的开口,“不能再近了,你的人不由分说地将九爷带到这里来,九爷一点都不开心,九爷不想理你。”

听此,楼雪胤笑了笑,有些艰难的上前挪了一步,玉手终于落在九月的头上,温声开口:“叔叔想和你说一说话,九月,难道不高兴吗?”

九月看了一眼楼雪胤,撅着嘴,糯声道:“可是刚刚九爷要和哥哥买糖葫芦的,然而,叔叔连个招呼都没有打,就把九爷带到这儿来,叔叔要和九月说话,应该拿点诚意来吧!”

“哦?”楼雪胤听此,眸中瞬间染上一片笑意,缓缓出声:“那么,九爷觉得,哪种诚意,才能入得了九爷的眼呢!”

楼雪胤看着面前的这个孩子,心里不是滋味,没想到,与他在千金揽尽的那一次相遇,便注定了他对她这一辈子的纠葛,他和她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本以为她是他手中的猎物,没想到到头来是他自己陷入其中,不能全身而退。

若是他和这个孩子之中只能活一个,那么他宁愿这个孩子活着。

因为楼雪胤明白,就算他活着,他也不能陪在她的身边,没有资格照顾她爱她。

因为她已经有了萧璟斓,她根本就不需要他,更不需要他的陪伴和爱。

若是他强行留在她的身边,只会给她带来痛苦罢了!

而且,若是他活着,却没有她的陪伴,甚至每天都要看着她与萧璟斓两个人双宿双飞,生儿育女,那么还不如死去。

没有她的日子,所有的岁月都会变成苍白无力的字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些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

而是这个孩子不同,这个孩子是她的血脉,是她所爱,他的人生还很长,他会平平安安的长大,会陪着她一辈子。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楼雪胤觉得让这个孩子代替他继续活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九月看着楼雪胤,见他这么问,九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随后伸出五个白嫩的手指头,非常豪气的开口:“既然因为你九爷的糖葫芦泡汤了,那么你得给我五个糖葫芦作为赔罪,这样九月才陪你说话!”

楼雪胤听此,笑了笑,果然是一个孩子。

五串糖葫芦而已,又是什么难事呢?

他看了一眼亦行,开口道:“去……”

亦行跟着楼雪胤这么多年,如何不知道鲁迅心中的想法,一个去子足以让他知道主子想要叫他做什么。

亦行本来不想离开楼雪胤,可是主上这么吩咐,他却不好违背主子的命令,而且还是这种时候,亦行红着眼眶,悲伤出口:“属下遵命。”

因为这里离集市不远,所以,亦行很快就回来了,将五串红彤彤亮晶晶的糖葫芦递给九月:“小公子,您请。”

亦行其实很不明白,主上喜欢尹三小姐就罢了,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会来见这个孩子呢?见见心爱的人不是更好吗?这个孩子又算什么呢!就算爱屋及乌,那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亦行恨不得现在就马不停蹄的奔向璟王府,将璟王妃带出来,让主上见一见她。

亦行觉得,主上伤成这个样子,还是要怪尹三小姐,若不是尹三小姐的存在,主上就不会将自己救命的药交给楼卿如,而,有那个药丸的存在,主上的伤也会好一点。

九月看着糖葫芦,瞬间就流了口水,踮起小脚,扬着手,迫不及待的去拿亦行手里的糖葫芦,乐滋滋地开口:“既然叔叔的诚意这么好,那九爷就却之不恭了哈!”

楼雪胤看着九月天真可爱的笑脸,也不由得勾起的唇角,也就是她才能养出这般天真单纯的孩子。

还是被保护得太好,就不知道人世险恶,也不知道这世间的悲欢离合,如此,他便能快乐一世,做一个真正的无忧之人。

楼雪胤微微倾身,缓缓开口,声音很轻,他似乎根本就不想用力一般,根本他本就没有力气再大声说话,只听他道:“其实……叔叔今日来是想送你个礼物,顺便……也想送你娘亲一个礼物,九月可愿意帮……帮叔叔转交给她?”

“叔叔要送给九月礼物?此话当真?”九月一听说自己要有礼物了,瞬间就扬起了可爱的小眉毛,似乎非常的期待,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只觉如明珠一般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小孩子自然都喜欢惊喜,九月也是一样。

因为年纪小,所以不知道这世上的生死离别,他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叔叔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站在他的面前的。

小家伙只是沉浸在要得到礼物的快乐之中,看不到这背后的离别和心酸,。

楼雪胤看见九月如此高兴,他的心情也愉悦了几分。

从怀中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交给九月:“叔叔将这个令牌交给你,好不好?”

这一令牌出,周围天下第一山庄的人都跪下了。

亦行更是大吃一惊,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赞同的开口:“主上!”

天下第一山庄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家主世代相传,以庄主令为象征,只要得到庄主令者便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主人。

可是,天下第一山庄,乃楼家的命脉,百年传承,却只传嫡出一脉,连庶出之人都没有资格得到庄主令,那么这个与楼家一点关系都不占的孩子如何有资格继承庄主令?

其他人自然也如亦行一般,非常不赞同楼雪胤的决定,这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家务事,为何要将一外姓的孩子牵涉起来?

天下第一山庄如何能交给一个外姓人的手里?

还不说,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他如何担得起这天下第一山庄的主人,如何撑得起这个重担?

仅仅是楼雪胤的一个小动作,就让天下第一山庄所有的人都不淡定起来,可是,别人如此重视,九月却一点都不觉得这个东西有多么的有价值。

九月见只是一个黑色的团龙令牌,背面雕刻着繁复的图腾,正面写着一个楼字。

这算什么礼物呀!又没法吃,又没法用,九月拿着这个干什么?

小家伙哪里知道这个就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令?更不知道这个令牌的价值是在哪里。

他咬了一口糖葫芦,吃的嘴角全是红色的糖,阳光之下,鲜红的唇角带着莹莹流光,此时小家伙正撅着小嘴,鼓着腮帮子,瞪着大眼睛,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叔叔的礼物一点都没有诚意。一个破牌子而已,父王那里多得很,九爷一点都不喜欢,九爷不要。”

从来就没有人听说别人送礼物,还有因为不喜欢而不要的,连起码的客套都省了,亦行听到九月的话顿时就黑了脸。

无知小儿,懂什么?

这庄主令怎么能是一个破牌子?这个令牌代表的是什么他知道吗?那可是代表着天下第一山庄至高无上的权力,这小家伙竟然看不起?

这是气死他了。

这小家伙看不起庄主令,他们天下第一山庄又如何看得起这个小娃娃?若是主上执意要将这个庄主令交给这个娃娃,那么从今以后,他们天下第一山庄上下所有人都必须将这个娃娃称为主子,也就是说,从今以后,这个娃娃就将是他们天下第一山庄新任庄主。

这怎么可以?

亦行跪在地上,哀戚道:“主上你一定要三思呀,这庄主令非同小可,何以要交给一个外姓娃?”

“咳咳……”楼雪胤突然咳嗽了一声,他捂着唇,许久都没有开口,可是,目光却落在了亦行的身上,即便是身受重伤,身体虚弱,楼雪胤那与生俱来的睥睨之势没有减弱丝毫。

“如今,你……咳咳……已经不……不将本座放在眼里了?”

他们觉得,如今命不久矣,所以已经糊涂了吗?

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亦行跟着楼雪胤久了,便处处为楼雪胤着想,很多时候他也能成功地揣摩主上的心思,所以儒学应这么做,他也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可是,他接受不了楼雪胤身受重伤而性命垂危的事实。

他觉得主上的人生不该如此,不能如此凄凉。

因为自己从未娶妻,而没有血脉,在自己弥留之际,连一个继承人都没有,所以不得不将自己所有的东西交给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孩子。

看着楼雪胤如此眼神,亦行再不敢说什么了。

作为天下第一山庄的人,亦是如此。

面前的人是他们的主子,作为属下,只有无条件的服从。

他们虽然不同意楼雪胤做法,但是,主上现在这种状态,他们却不能执意反对。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主子还能撑多久。

能不能撑下来?也是一个谜。

或许,这是主子唯一一次任性了,他们只能如此。

所有人的,身上都笼罩着一种叫做悲伤的情绪,亦行也再不敢说话,只是跪在地上默默的流泪。

九月看了一眼亦行等,觉得很奇怪,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这个叔叔要将这个破令牌给他的,不是吗?他们这些人这般,搞得好像他九爷稀罕一样。

九月撅着嘴,非常不开心:“叔叔,好像他们喜欢这个令牌,你给他们好了,九爷不要。”

九月这话一出,周围所有的人都吓得面色惨白,跪地道:“庄主饶命,属下等不敢。”

卢雪英,自知他们不敢有如此想法,他勾了勾唇,缓声开口:“他们没有九月的勇气,不敢拿这个。”

九月这么一听,眼前一亮,仰着小脑袋问道:“这个东西很厉害吗?他们为什么不敢拿?”

楼雪英微微喘着气,眯了眯眼睛,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九月看着眼里,便也发现他肯定是,生病了,小家伙担忧道:“叔叔,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九爷带你去看大夫?”

楼雪胤摇了摇头,忽略了九月的话,沙哑开口:“这东西很厉害,九爷拿着,你是想吃多少糖葫芦,就能吃多少糖葫芦。”

而且,走到哪里?别人都不敢,对你做什么,甚至在看到你的时候,都会绕道三分。

因为拿着这个就代表,他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主人了,江湖一霸,又有谁敢与天下第一山庄作对呢?

这个也算,他给她的东西,九月就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主人,那么有谁敢欺负她呢?

九月听到楼雪胤的话,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楼雪胤,惊呼道:“这么厉害?”

问完,九月就有点不相信了,迟疑道:“这么厉害的东西,你会给我?为什么不自己留着,娘亲说了,无功不受禄,无事献殷勤,叔叔莫不是没安好心?”

九月如此不知好歹着实让亦行等人,气的捶胸顿足,主上如此恩赐,都被这个小娃娃当成了驴肝肺么?

真是岂有此理!

心想,恐怕只有楼雪胤对这个娃娃有耐心了,或许没有想到,这个娃娃当成天真就罢了,防范意识如此强,还如此鬼精灵,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要是平时他还能和这个娃娃聊上两句,可是现在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从心,他感觉下一刻自己就会倒下一般,是以他根本就不敢耽误。

这也就是他不敢见尹穆清的原因。

“给你自然有我的原因,九月说的没错,无功不受禄,你要得到这个令牌,非的叫叔叔一声义父方可。”

义父是什么东西?九月接触的人不多,身子又有病,自然很多东西他都不懂,叫一声义父,就叫一声义父好了这又不是什么难事,九月仰着脑袋脆生生的喊道:“义父。”

九月这一身义父叫了之后亦行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参拜道:“属下的参见小公子!”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在倾恒的耳边,他大惊失色,这是什么意思?天下第一山庄庄主认小九月为义子?可是,即便如此,拜义父这样的大事,怎么能不请示父王母亲的意见?天下第一山庄庄主这么做?会不会太草率了?

而且这个天下第一山庄庄主为何说话如此有气无力的样子,脸色那般惨白,难道身受重伤?

倾恒抿着唇,不由得拧起了眉毛。

楼雪胤这才露出了一点笑意,摸了摸小秋月的头发:“好……孩子。”

九月哪里知道,拿了这个令牌,不仅不能吃糖葫芦,还将自己一辈子交给天下第一山庄,为天下第一山庄做牛做马。

九月拿着令牌看了一眼,然后又仰头道:“叔叔不是要给娘亲礼物吗?娘亲的礼物是什么?娘亲要不要喊叔叔义父?若是也要喊义父才能收礼物,那么九月就帮娘亲好了。”

楼雪胤嘴角扯了扯,有些无语,这孩子连义父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吗?只不过他不知道就不知道好了,反正有天下第一山庄的人辅佐,也不怕这孩子尽心尽力为天下第一山庄着想。

楼雪胤看了一眼小九月,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的锦囊,动作有些艰难地挂在了九月的脖子之上:“这便是叔叔要给娘亲的礼物了,只不过,九月现在还不能给娘亲。”

九月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明明给娘亲的礼物却不能立马交给娘亲呢?

“为什么不能立马给娘亲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